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杀一孤

第六章:惩罚

杀一孤 席席尘 1985 2017-05-13 14:44:50

  第二天

欧阳离像昨日一样站在圆石柱上指挥着一切“子傅,你的下盘重心应该放由丹田,而不是你的腿上”

十五岁左右的付子傅调整了一下姿势应到“是!子傅知晓”

欧阳离又转移视线“凌风,今日那五位小师弟师妹们就交由你督促,一共十缸水,一人分两缸,不得互帮互助,天黑之前我来查收”

“我的天!十缸!昨日一缸水都快废了我,这不是要让我死吗?”周驰在一旁小声嘀咕

欧阳离一挑眉“哦?周驰小师弟莫非还有怨言?”

周驰打了一个冷颤“嘿嘿…我哪儿敢啊大师兄”

秋一孤心里也一揪

秦安拍了拍秋一孤肩膀“没事的,实在不行我就帮你,有什么事情我给你担着”

秋一孤连忙摇手“我自己可以的”

欧阳离看着浅浅地看了一眼秋一孤,嘴上流出一丝笑容“那你们现在还在这儿磨蹭什么?”

反应过来时间紧迫,五个人转身就跑,但奇怪的是今日一跑感觉到了一股力量在身体各处,没有累的感觉

五个人拿起水桶就往后山的那面湖水跑,打水之际闵晚问秋一孤“一孤,你感觉到没有今儿觉得身体特别轻?”

秋一孤缓缓点点头“确实,而且这感觉就像没有这负重袋的感觉,和往常行走时无二般”

闵晚笑嘻嘻对着秋一孤“你说会不会是咱们这负重袋里的东西漏了些?哈哈”

秋一孤噗嗤的笑了出声

秦安和周驰都痴痴地看着秋一孤那一抹笑颜

“安哥哥!你快走啦!”夏晓晓一个急眼地把秦安视线拉了回来

周驰也咳嗽了一声收回了那副痴呆样“秦安,别看了啊,今儿两缸水呢”

秦安嗖地脸红起来“我没看!快打水吧!”

闵晚摇了摇头“唉,豆蔻年华之际”转头看着一孤“你说对吧?一孤”

秋一孤一脸不屑的瘪了瘪嘴

就这样来来回回到未时就一缸水打满了

五人无力地躺坐在河边

周驰舀了一口水解渴,擦擦脸上的汗水“不行了,还有四个时辰就要查收了,就咱们这剩下的一点儿力气恐怕难以挑满最后一桶水”

这时凌风的声音从五人身后响起“动作在不快起来恐怕今日你们五人都要受罚”

五人懒懒散散地起身,闵晚拍了拍身上的土“凌师兄,这要是完不成会怎么样啊?”

“至于什么惩罚那是大师兄所定,我也不敢妄自揣测”

撅了撅小嘴的闵晚愤愤不满

在五个人加把劲的努力下三个时辰后水缸都已经一半多了

在不到还不够半个时辰的时候夏晓晓突然一座地“哎哟,好疼啊”

秦安急急忙忙跑到夏晓晓身边扶起她“晓晓?你怎么了”

夏晓晓吃痛的吊着秦安但我手臂“安哥哥!我的脚扭伤了,好疼啊!”

安抚着夏晓晓秦安左顾右盼的喊着凌风

凌风一个飞身来到他们身旁“我来送她回去,你们继续完成作业”

随后二话不说抱起夏晓晓就飞身走了

剩下四人因为时间紧迫转身就开始打水

回到房间的夏晓晓见凌风离开后悄悄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拆房,看着这五缸水邪笑了一声

付子傅一边手脚比划着今天练功时不足的地方一边晃悠着,路径柴房时看见夏晓晓正把秋一孤缸里的水往其他四缸水搬运着,然后又不以为然的转身离开

到查收之时周驰悻悻地嘀咕“完了,这回咱们几个人都得遭殃了”

欧阳离站在柴房里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秋一孤那只有一缸多一点水的两个大缸

待到四个人站到欧阳离身后时欧阳离慢慢转过身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今日任务,夏晓晓因受伤我不资深追究,其余剩下的你们几个除秋一孤接受惩罚之外你们都可以吃饭去”

秋一孤不可思议的看向欧阳离

闵晚率先表示出疑惑“欧阳师兄!我们五个人都未完成!为何只让一孤留下一人呢?”

欧阳离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手指着水缸“你们自己看看,真如你们说的那样?”

秋一孤上前一步,看着自己本来快两缸水的水现在竟然只有一缸多一点,而其他们人的都满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一孤的水明明和我们一样多,而且我们都是一起打的水,不可能啊!”秦安义愤填膺的抗议着,闵晚也连点头侍应着

“别说了,我只相信我眼睛里看到的东西,你们几个出去,一孤你现在拿上你的桶到浮屠山山脚给我打一桶水上来!如若下得去上不来那你就收拾好行李回家!”欧阳离显然有些生气的低吼出来

“大师兄!这明显就是有人把一孤的水给倒走了!这惩罚实在是不可理喻!”周驰也按耐不住了

秋一孤拉过周驰,对着他摇摇头,然后正直的看向欧阳离“我接受我的惩罚”

“一孤!”闵晚和秦安异口同声道

欧阳离点点头“那你的惩罚现在就开始吧”转身欧阳离嘴角漏出一抹笑颜

秋一孤不顾闵晚阻拦拿着水桶就跑了出去

待一孤跑远都闵晚转脸看着秦安“怎么可能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看啊,绝对是那夏晓晓做的,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夏晓晓怎么个看一孤不爽的,都怨你!”

“怎么可能是晓晓做的!她脚受伤了!你们都是看见了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秦安连连摆手

“哎呀我说你们俩就别猜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那一孤要兜一个来回呢,别瞎猜呢”周驰说了句公道话

“哼!”闵晚狠狠地瞪了秦安一眼

天梯上

秋一孤一步一步地走着那天梯,细细的汗水慢慢参透出来

欧阳离和凌风二人站在玄关处看着一孤的背影

“师兄,这惩罚是不是过于的太重了?”凌风不解的摇着头

“重不重她自己心里明白,我想她应该很乐意受这罚,好了天色不早,回了吧”欧阳离故弄玄虚的解释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凌风则一脸心疼的看着那瘦弱的背影叹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