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杀一孤

第十三章:祁尘

杀一孤 席席尘 3220 2017-06-03 11:15:49

  杀一孤从药古村离开后,一直看着罗盘方向往北行走,她要找到鲲才能解救埋藏在她灵力之下的亡灵们

在杀一孤在马车上行迹一个月左右来到了她按照罗盘指示来到见到的第一个城市--围城

正要把马车驶进城的时候杀一孤被两个凶煞的猛士拦住,其中一个猛士对杀一孤说“诶诶诶,不知道围城里是不能有马车进入的吗?”

杀一孤为了不声张,低声下气的对那位猛士说“这位猛士,实在不好意思,我就是普通的乡下人,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望猛士不要见怪”

看着杀一孤还算老实,那位猛士闷声的应了一声说“恩,要进城你就把马车留下,把你值当的东西都带走,其他的都充公”

杀一孤一听马车不保心生顾忌,但为了大局找想便答应了

杀一孤从马车上简单的衣裳,还有一些干粮再把罗盘收于腰间,从马车上下来杀一孤又对二位猛士客套的说“有劳二位猛士了”

待杀一孤进城后,那个让杀一孤把马车留下的猛士表情严肃起来说“让蜘蛛跟上去,这么容易就把最贵重的马车给我们充公,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杀一孤进围城后发现这里面很是杂乱无章,街上到处都是乞讨的人,而且空气里还带了一些刺鼻的味道,这让杀一孤不禁抬起手在鼻子前挥了挥手,正要往前走时突然感觉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抱住了,杀一孤低头一看是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男孩儿,穿着破破烂烂的看起来很是可怜

杀一孤蹲下身对那个小男孩说“小弟弟你怎么了?”

只见小男孩儿抿了一下自己干涸的嘴唇对杀一孤可怜兮兮的说“这位漂亮哥哥能否给年儿一口干粮吃?”

杀一孤温柔地笑了笑,摸了摸年儿的头说“好,哥哥给你”,杀一孤从自己包袱里拿出一块饼递给了年儿,拿到食物的年儿一把拿过然后很礼貌地向杀一孤一鞠躬“谢谢漂亮叔叔”,然后迫不及待的奔向一个佝偻着背坐在地上的老奶奶那里,大声高呼“奶奶!年儿拿到食物了!”,那位老奶奶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奔向她的年儿,年儿拿着饼子跟他奶奶一人一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杀一孤满意的微微一笑,转身时把她吓了一跳,只见在自己眼前出现了十几个乞讨拿着破碗乞丐,都争先恐后的说“麻烦这位大哥施舍点食物!”

杀一孤很快恢复镇定,然后打开自己的包袱看了看,拿出全部的干粮递给了那些乞丐说“你们都拿去分吧,这是我全部的了”

十几个乞丐一拥而上的抢着杀一孤唯一的干粮,看着这些无依无靠的乞丐们让秋一孤一阵心疼,衣角被拉了拉,秋一孤回头看是刚才拿东西给他吃的年儿,年儿把剩下的饼递给杀一孤说“哥哥,你拿去吃吧”,杀一孤把饼子递回了年儿手上说“乖,哥哥不饿,你自己吃吧”

这是年儿的奶奶慢慢地走过来对杀一孤说“这位公子,实在是对不起,我们也是身不由己”

说道这里杀一孤就很难理解为什么这城市为何乌烟瘴气,不禁问这位奶奶“请问为何这里会是这副模样?”

老奶奶叹了一口气,思绪片刻缓缓说“围城,虽然不大,但在三年前却是十分繁华,在城主的带领下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有滋有味,其乐无穷,可就在三年前的夜晚,城主就像变了个人似得,把所有的粮食都搬进了他的城府,不断地剥削这城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让他们都他城府里建造一个祭坛,没日没夜的干活”,说到这里老奶奶的眼泪就开始往外掉,一边哭一边说“不知道我的儿在里面是否被他们给累死了!可怜我的年儿刚出生不久爹就被抓进去了,现在都生死未卜,留下我们这些没有力气的老骨头在外!”

杀一孤听了很是生气,想不到竟会有如此猖狂的人类!

杀一孤说“奶奶,这附近可有歇脚的地儿?”

老奶奶点点头说“有,在城西,有间客栈,是这座城唯一的一家客栈,但就是这家客栈就在城府的旁边,你看这?”

杀一孤微微一笑说“没问题,我就去那里看一下”,蹲下身摸了摸年儿的头说“年儿乖,哥哥要先走了,好好照顾奶奶哦”

年儿乖巧的点了点头说“哥哥你放心,年儿一定会照顾好奶奶的!”

杀一孤满意的点点头,给老奶奶道别后就像城西方向走去

极乐客栈

来到客栈楼下,杀一孤看着这间黑压压的客栈不禁心里起了毛毛,让人觉得很不舒服,推开陈旧的大门‘嘎吱

--’,一股霉味儿传进杀一孤鼻子里,里面桌子椅子都是收拾好的状放在那里,杀一孤心想‘这大白天的就一直把门关着?’

正当杀一孤疑惑不解之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客观是住店?”,寻着声音的方向,杀一孤看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绿衣女子,长得不是特别好看,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来者不善,杀一孤本能的提高了警觉

待绿衣女子走进杀一孤面前时又问了一遍“客观?这是住店?”

杀一孤反应过来,强装镇定的点了点头说“住店”

绿衣女子掩嘴轻笑一声说“我叫绿萝,跟我来吧”

在绿萝的带领下杀一孤顺利的住进了二楼的房间,环顾四周,房间很简单,和自己在浮屠山住的房间差不多简单,放下包袱,靠在房门的绿萝对还在打量房间的杀一孤说“客观,在这儿可没有挑剔的权利了,您好好休息啊,有什么事儿叫我就成”,说完她转身出去关上了门,又在走廊上自言自语“哎,今儿真热闹,好久都没有住满两间房了”

杀一孤一听自己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间客栈不免有些好奇了,但很快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推开窗户,让杀一孤不禁一喜,从这里刚好能看见城府里面,但杀一孤还是一无所获,因为她虽然能看见城府里面,但却看不见一个人影,更别说什么祭坛了,杀一孤忽然眼睛一亮,掏出放在腰间的罗盘,手一挥,罗盘正前方一闪一闪着红光,正是城府方向,这让秋一孤确定这城府里绝对隐藏了什么,杀一孤正愁眉不展时罗盘另一方亮起了阵阵白光,是隔壁房间?杀一孤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好奇心驱使杀一孤去隔壁看看,杀一孤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迫感,但又说不出为什么,蹑手蹑脚的来到隔壁房间门口,杀一孤感觉到有两股强大的力量而且都在自己力量之上,把耳朵贴上门,杀一孤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而且力量也突然消失了,正当杀一孤疑惑之际门突然打开了,这让杀一孤来了个措手不及,顺势往门开方向扑进去,一阵茉莉花淡淡的清香传入杀一孤鼻子里很是陶醉,杀一孤感受到一个强有力的胸膛撑着自己倒下的身躯,杀一孤惊愕地抬起头看着这位犹如画中走出来的俊美少年,砰砰砰…心跳不自觉快了起来,杀一孤看得出神时这位俊少年启唇说“请问阁下是否伤到哪里了?”

杀一孤立马回过神,匆匆忙忙的从他怀中抽出身,红着小脸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路过这里时不小心绊了一跤”

白衣少年莞尔一笑“没什么,没伤到就好”,然后对杀一孤一礼拜说“在下祁尘”

“祁尘”杀一孤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杀一孤回“在下杀一孤”

祁尘眼睛忽然一亮又恢复平静说“杀一孤?姓杀?现在可找不出姓姓杀的了,那一孤兄还真是难得”

杀一孤有点错愕祁尘会这样说,尴尬一笑说“这个姓氏也不足为奇吧,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区区一个姓氏而已”

祁尘点点头说“对,一孤兄说的是,恕祁某多嘴了”

杀一孤莞尔一笑说“祁兄莫见怪,只是这个姓氏确实少有罢了”

“公子”一个沉稳的声音从祁尘后面传来,是一位蒙面的黑衣男子,“黑衣?蒙面?”

杀一孤突然想到了在八年前救下自己的少年和一位黑衣蒙面男子,这一想法让杀一孤一惊喜

祁尘回头看了一眼说“连云你先进去看一看”

杀一孤脑袋一翁,连云这个名字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八年前救下自己的少年和连云,祁尘看着杀一孤这副痴呆样忍俊不禁用手轻弹了一下杀一孤的额头说“想什么呢?”

杀一孤缓缓的摸了摸刚刚被祁尘弹的那下,感觉整颗心都要爆炸一样,迷惘的看了一眼祁尘大声说“没事没事!”说完就仓皇地逃进隔壁自己的房间,砰的关上门杀一孤靠在门上按耐住那颗惊魂未定的心自言自语说“没事没事…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而已救命恩人……”

有点摸不着头脑的祁尘狐疑地看了一眼杀一孤逃跑的方向,嘴角微微向上扬

为了让自己快速平静下来杀一孤一下午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城府里面,打算晚上潜进去打探打探

连云不一会儿回到房间对祁尘说“找到了,果然是在地底下”

祁尘波澜不惊地说冷呵一声说“果然不出我所料”

连云干咳了一声,祁尘一挑眉问“怎么?还有什么事?”

连云看了一眼祁尘说“已经很久没见公子笑了,好奇罢了”

祁尘不以为然地说“哦?很久了吗?就是觉得那丫头很有意思罢了,比较好奇她女子模样而已”

另一边的杀一孤此时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一举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