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杀一孤

第十五章:二师兄?

杀一孤 席席尘 3326 2017-06-05 09:26:27

  听到这个声音后刚才所有站出来的男人们都害怕的又藏了起来,只见桥上身穿大红色衣裳的四个女人抬起一顶黑色的轿子缓缓从那发出巨大响声的桥上走过来,让杀一孤只觉得困惑的是桥上现在一共有五个人再加上一顶轿子,记得陈林峰告诉自己这桥上只能最多承受三个人,但这。。。

轿子到达离杀一孤仅有十米左右轿子停了下来,四个侍女面带微笑的轻轻放下手中轿子,仿佛一点重量也没有一样的轻松,轿子落地,从轿子里走出身穿紫红色袍子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莫尉迟,虽是男儿身但打扮和着装却显出一股和女人的味道

莫尉迟轻瞥一眼杀一孤,微微一笑说“年轻人,你的潜能深不可测,但就是用错了地方”

杀一孤轻佻眉说“哦?不知前辈为何这样妄下定论,不过在下敢自我肯定绝对没有用错地方”

莫尉迟满眼不屑的说“小小年纪口气倒不小,报上你的名字来,我可不想最后杀的谁叫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你死后也要记得杀死你的人叫莫尉迟”

“莫尉迟?好!那你也要记清楚今天让你输的人叫杀一孤!”说完手中的匕首迅速的刺向莫尉迟,莫尉迟并没有惊慌只是向后退了一步,杀一孤以为莫尉迟是来不及躲闪,可那四个侍女突然堵在她的面前,莫尉迟在身后鬼魅的笑了一下

还没搞清楚情况的杀一孤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吓了一跳,只见四位美人侍女各从腰间抽出长剑排成一排刺向杀一孤,杀一孤赶紧一下腰躲过这惊险的一击,莫尉迟在身后懒洋洋地说“身手不错,反应也挺快嘛”,说完他左手指头一动,四个侍女又开始发出攻击,一直把杀一孤往死角打,杀一孤一咬牙使出自己三成的灵力隔空打向四人,侍女们被这力量的波动打飞扑倒在地,杀一孤调整了一下呼吸定眼看着莫尉迟说“怎么?这就完了?”

莫尉迟大笑,左手又一动,趴在地上的侍女们马上又重新站了起来,举起剑又攻过来,杀一孤一愣,这不应该啊,不!是不可能的啊!

杀一孤一跃到高处,俯视着看着下面那五个人,杀一孤一冷笑自言自语“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眼神一变锐利,短匕首一握紧,俯冲下去到侍女么莫尉迟中间手一挥,那控制侍女的丝线被杀一孤割断,瞬间四个侍女倒地没有了一丝动力,莫尉迟稍稍一迟钝,又故作轻松地说“没想到你还挺有些能耐嘛,不过这次你的对手可不是那些被我控制的死人了”

杀一孤嘴角一勾说“那正好,省的我一些力气”,话音刚落杀一孤就抢先一步出招了,利用白虎的灵力打出四成气运,莫尉迟右手一挥把杀一孤打出的气运挡住,两股灵力相互僵持着,砰地一声两股相持的气运爆炸,两人随声向后扑倒,互看一眼后两人双手同时一拍地又腾空而起,在空中两人快速的攻击,忽然战斗中的莫尉迟向正在下面观战的绿萝使了个眼色,绿萝会意后也腾空而起在杀一孤的后面,待杀一孤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绿萝已经一掌打在了分心的杀一孤背上,鲜血从嘴角流出,杀一孤被击落在地久久不能起身,莫尉迟站在杀一孤面前狐媚的一笑说“你在江湖方面的经验真是一点也没有”,杀一孤恶狠狠地盯着莫尉迟说“你这叫阴险狡诈”

莫尉迟娇滴滴的摸了一下自己的指甲,“呼呼”吹了两下说“哼,只要能赢,不管什么招数都是好招数”,转眼看着绿萝说“把她绑起来,马上开启祭坛,这里的人一个也不许跑!”

绿萝走到那座桥边上,手一掌就把桥给毁了,躲在四周的男人们发出悲痛的声响,似乎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被五花大绑的杀一孤使不出任何一点儿劲,在一旁的绿萝看了一眼杀一孤眼神空洞的说“别挣扎了,死后也能图个清静,不用任人摆布”

杀一孤停止了动作,抬头望了一眼绿萝,她眼神宁静,但杀一孤似乎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波澜,温和表面下的歇斯底里!

杀一孤的直觉告诉自己绿萝不是坏人,但她为什么会做这一切呢?

绿萝忽然低下头说“快开始了,你也别挣扎了,你看这里的哪一个人像是有着继续活下去的念头吗?”

果不其然,所有的人都安安静静的站在一堆,没有一个人乱动,也没有一个人说话,像是这一天的到来是他们等了很久的那样

惊讶地看着绿萝说“这是为什么?”,绿萝看着这些无辜的男人们也是满脸内疚,蹲下来面对着杀一孤说“你害怕死亡吗?”看着绿萝一脸认真的问自己,杀一孤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我的死亡会换给这天下安定太平我定会舍弃我的生命”,绿萝看着杀一孤眼里看不出情绪,绿萝偏了偏头说“真不知道你为何会为与自己无关的人舍弃性命”,杀一孤说“并不是与自己无关,这世界上有很多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需要我去保护,他们对我来说是比性命还重要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对你来说是重要的,但这世界上肯定有在你意料以外还要爱你的人”

绿萝思绪飘外“没有了,已经没有了,他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离开我了”猛地站了起来对杀一孤说“时辰差不多了,你也准备好吧,接受死亡”

杀一孤看随着前面一个个走上祭台,到了祭台边上朝这个大炉里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深不见底,忽然莫尉迟走上祭台多出的那个站台上,绿萝在一旁递给莫尉迟一根镶着一颗红宝石的手杖,莫尉迟接过手杖然后对绿萝鬼魅地说“绿萝,接下来一切妥当之后你跟蜘蛛就是自由身了,之后你们姐弟俩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绿萝没有说话看了一眼下面站着看着自己的弟弟,再看了杀一孤,眉头皱的很深

莫尉迟高举手杖朝祭坛的四个方向分别一指,瞬间四方岩壁涌动,岩浆从人们头顶上破口而出,四柱岩浆水各自喷入祭坛的熔炉内,只见深不见底的炉底火花四溅,莫尉迟见岩浆上涨到三分之二处收手,岩壁上岩浆戛然而止,莫尉迟面带微笑的看着杀一孤,用嘴型说“我要你死”,杀一孤咽了咽口水,看了看这熊熊燃烧的岩浆,头上的汗也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看着杀一孤这狼狈的样子莫尉迟大笑,然后用伶俐的目光盯着杀一孤说“想不到浮屠山的人还是这样灵顽不灵!还不会开口求饶吗!”

杀一孤一愣,转头看向莫尉迟说“你怎么知道我是浮屠山的人?”

莫尉迟微微抬起头说“我想想啊,按照那是的规定你还得叫我。。叫我二师兄呢,哈哈!”

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人,杀一孤有点儿不知所措“二师兄?你开什么玩笑!”

莫尉迟没有理会杀一孤的否认继续说“我知道你是我怎么看我的,不男不女?但是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欧阳离!他让我成为了整个浮屠山的笑话!这祭坛就是为血洗浮屠山二准备的!”

杀一孤打断莫尉迟大声说“你简直就是个疯子,虽然我不知道你遭受了多少的非议饱含多少委屈,但牺牲这么多无辜的人的性命来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那你是真的该死”

莫尉迟脸色一变大力一挥衣袖指着杀一孤说“你懂什么!你知道被自己爱慕已久的人嘲讽,被出卖的心情吗!男人爱男人有错吗!那也是爱啊!凭什么要被世人贬低!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说完对站在下方的蜘蛛说“推下去!”

蜘蛛一跃上到祭坛上,慢慢逼近杀一孤说“你,无路可逃!”语毕一把把杀一孤推往炉子里,身体一斜,缓缓坠落的杀一孤感受到身下那滚滚岩浆的热量,闭上眼睛想起了关玉、秋炎石、秋时、闵晚、冷悟岭还有石屋里那躺着的杀汝汝“对不起,娘”

腰间忽然被圈紧,杀一孤睁开眼睛就看见白衣飘飘的祁尘眼含笑意的搂住自己,时间好像就此定格,身边所有事物都为眼前这个白衣美少年衬托,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又来了

祁尘把杀一孤就这样抱回了上面,把杀一孤一放地上,又转头看向莫尉迟说“你伤了我看上的人,所以你”抬手指着莫尉迟“不能活”

莫尉迟一惊,他感受到眼前这个祁尘的灵力的强大,而且还是自己从未见识过的灵力力量,在进退两难之际莫尉迟犹豫不决,但还是硬着头皮说“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在我灵力之上者,不过这是我的地方,谁输谁赢都不是一个准数!”

说完手中手杖打出红光,祁尘不屑一笑,搂住杀一孤的腰轻松一避给躲开了,看着满眼愤怒的莫尉迟祁尘高傲地说“就凭你?还不够资格和我较量”

唰的一声连云站到了莫尉迟身后,眼神冰冷,手掌凝聚灰色灵力气运打落莫尉迟手中的手杖,然后又迅速一脚踢在莫尉迟背上,莫尉迟被踢飞十几米远,连云捡起被打落的手杖走到祁尘面前,祁尘温柔的低下头看着杀一孤说“能站起来吗?”,忘记自己被祁尘抱住的杀一孤瞬间面红耳赤说“当当当然可以”自己蹦哒跳了下来,祁尘笑了笑手一挥绑住杀一孤的绳子断落,活络活络自己酸痛的手肘对祁尘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声“谢谢”

祁尘点了点头,专项连云结果手中的手杖,取下上面镶着的红宝石自言自语的说“避免这场灾难还得靠这东西呢”

被击落的莫尉迟擦了擦嘴边的血勉强的站了起来,手里泛着红光,然后把手摁在地上,祁尘见状“不好”迅速上前一步想要拦截,可惜还是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