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杀一孤

第十六章:绿萝,再见

杀一孤 席席尘 3574 2017-06-06 08:01:13

  “轰隆”一声巨响,炉子开始震动,祁尘回头对着那些慌张的人们大声喊“你们都快点下去!”

那些男人们听从了祁尘的命令,都快速的向下跑去,莫尉迟看着还在发愣的绿萝说“你还在这里看什么!还不快去杀光那些逃跑的人把他们都抓进炉子里!你不想要回你和你弟弟的肉灵了吗?不想要自由了吗?!”

绿萝摇了摇头退后两步说“不,我不想再这样活着了!不想再胡乱杀人了!不想再做你的傀儡了!”

莫尉迟大怒“你简直就是找死!你不想活啦!”

绿萝大笑“哈哈,活?还有什么意思?我心爱之人就死在你的手里了!就因为我怕死因为我懦弱才会臣服于你!都怨你!你为何那么残忍?!”

莫尉迟看了一眼蜘蛛又看了一眼绿萝说“哦?那就不顾你弟弟的死活了?”

蜘蛛愣了愣,握紧拳头青筋暴起,然后又松手说“姐,我知道这些年你是因为我才会忍耐这么久,我也知道我顽劣,我欠你的太多了,如果不是我方景仁也不会死,这都是因为我!姐!这次换我保护你了!”说完就向莫尉迟攻去,因为要疏离人群的杀一孤没有办法去帮助蜘蛛,但他们的对话杀一孤听得一清二楚,心里对那姐弟俩的苦楚也略知一二了

蜘蛛用红线绑住了莫尉迟的手,密密麻麻的小蜘蛛从蜘蛛那头涌出来跟着这根红线往莫尉迟方向窜,莫尉迟冷笑说“就你这三角猫功夫?你拿什么跟我抗衡?”说完左手一挥红线断裂,小蜘蛛因为没有红线指引而落地到处乱窜,祁尘见状给了连云一眼色,连云会意迅速站到蜘蛛身侧,莫尉迟见势不妙赶紧从袖口拿出两颗珠子,一颗红一颗黄,蜘蛛和绿萝愣了愣,莫尉迟大笑说“你们就真的不在乎自己的肉灵被毁?生生世世都做孤魂野鬼吗?”,绿萝咬了咬下唇说“我们本来就是死人,只不过我们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和正常人一样有血有肉有痛的感觉罢了!我们害怕的不过是徘徊在异界的孤独罢了!你夺走我们肉灵就以此来威胁我们,因为你知道我们害怕再“死”一次害怕生生世世都孤独徘徊!”,莫尉迟不屑的用鼻音呵斥一声说“那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害怕变成孤魂野鬼吗?哈哈!生生世世不能投胎!”

杀一孤把人群撤离后听见了他们这一谈话,也明白了绿萝和蜘蛛的苦衷,杀一孤走到绿萝身后说“你放心,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会想尽办法救你们的!”绿萝流下眼泪转过头对杀一孤说了声谢谢,随后正了正身子大笑起来,定了定神然后转头看向莫尉迟“再死一次又怎样?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都惨死在你的手上!而我却苟且偷生的在杀死他的凶手底下做傀儡!方景仁不在的这些年我每天都痛苦的呼吸着这空气!这次我不会了!我要去找他了!”说完拿出手中的扇子瞄准莫尉迟手中的肉灵,肉灵被打落掉在地上,绿萝一把抱住莫尉迟向他身旁的祭坛内跳了下去!

蜘蛛来不及反应,看着绿萝和莫尉迟一起掉落进去“姐!”,扑过去没有拉住那绿色的衣角,杀一孤匆忙拉住蜘蛛,绿萝回头温柔的看着蜘蛛说“好好活下去”,转眼二人被岩浆吞噬,蜘蛛像疯了一样咆哮“姐!你回来啊!姐我错了!姐!我再也贪玩了!你回来啊!”蜘蛛哭的稀里哗啦,杀一孤看着绿萝掉下去的身影鼻子也忍俊不禁吸允起来,“轰隆”炉底发出巨响,祁尘在下面大喊“快走啊!”杀一孤赶紧拿着肉灵攥着蜘蛛往下跑,蜘蛛无力地看着绿萝往下跳的方向含泪说道“姐!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两人跃到祁尘身旁,祁尘对杀一孤说“你们先走”,说完到那条断裂的桥旁双手举起发出淡蓝色的光,光束形成一座桥,他回头大喊“你们都过去!快!”,看着那条半透明的桥男人们不禁害怕起来,没人敢冲,毕竟下面可是岩浆啊,就在这时桥对面陈林峰出现了,他踏上了这条半透明桥上冲着对岸大声吼道“大伙!走啊!”,那些男人看着陈林峰在桥上没有掉落一个个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蜂拥而至,祁尘看着杀一孤和蜘蛛还有连云“你们三个也快过去”,杀一孤顿了顿说“可是你!”,祁尘温柔的说“我没事,我还要收拾这烂摊子呢,放心吧”,杀一孤被祁尘这样一安慰内心一股暖流,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在祁尘这里有了,杀一孤点点头就拉着蜘蛛往前走了,看着他们都上对岸祁尘收手,那座半透明的桥也消失了,祁尘腾空而起在半空中,拿出那颗红宝石放在面前,红宝石悬浮在空中,祁尘双手把红宝石往祭坛里推,红宝石到达祭坛中间是红光四射,岩浆不再沸腾,这地底下开始崩塌,石头缓缓坠落,祁尘见差不多赶紧回头飞向出口方向,那条岩浆也在往下沉,大地也在慢慢合拢...

已经逃出杀一孤他们感受到这大地在剧烈的颤动,建筑物在慢慢崩塌,眼看这出口快被淹没了,杀一孤还没看见祁尘,不禁担心的大喊“祁尘!”,突然之间一个白色的身影从里面飞出来抱住了自己“你很担心我?”,杀一孤闻到这熟悉的味道不禁脸一红,挣开祁尘的环抱,吞吞吐吐地说“哪哪有!”祁尘温柔的摸了摸杀一孤的头说“没事了,快走吧,恐怕这整座城都保不住了,得把他们带到空旷的地儿”

这是陈林峰走过来说“在城南有一块儿空地,是以前我们看戏的地方,那地方大”

祁尘点了点头说“你带路”,正要过去的杀一孤停下脚步想到城门口的年儿他们,那儿全是楼,倒塌后不堪设想,拉住祁尘说“你们先过去,我要去城门口!”,祁尘反拉住杀一孤说“那我们走吧”,再对连云说“这里交给你了”,连云点点头“是”

没反应过来的杀一孤被祁尘拉着往城门口方向去了,在城门口发现年儿和他奶奶都被这震动的大地吓得瘫坐在地,杀一孤跑到跟前扶起奶奶和年儿说“跟我来”,年儿一见是杀一孤激动的抱住她“年儿好怕”,杀一孤摸了摸年儿的头安慰着说“年儿乖,不怕,大哥哥来接你了”,抱起年儿扶起奶奶杀一孤对那一群慌张的乞丐说“都快去城南方向那块空地上!”,不知所措的乞丐们慌张的听从杀一孤的话往城南方向奔去,祁尘从杀一孤怀中抱过年儿说“我来抱,走吧”,杀一孤那种安心的感觉又来了,点了点头扶着奶奶往城南方向走去

刚到达空地的杀一孤一行人与连云蜘蛛他们汇合,就在之际围城榻倒,一切变为废墟,晃动停止后身侧年儿突然被其中一个二三十岁的男人抱起,宠溺的亲了亲“年儿!你都长这么大了!”,此人正是年儿的爹爹袁晨,年儿的奶奶看见袁晨眼泪流淌下来说“我的儿啊!为娘总算等到你了!”,过后所有的乞丐都在找自己的家属,抱头痛哭,哭诉这几年的心酸

找到年儿的袁晨一只手抱住年儿一只手牵住年儿奶奶的手说“娘,是孩儿不孝,这些年让您受苦了”然后左顾右盼一会儿又问“娘,年儿他娘呢?我怎么没见着?”,说到这儿奶奶哭了起来“晨啊,娘对不起你,年儿他娘这些年为了给我们吃的她活活被饿死了!”袁晨脑袋嗡的一声响颤抖地说“不,不可能啊,那些人说你们过得很好啊!怎么会这个样子!他说过只要我们做配合你们就会平安无事吗?不!”

祁尘上前一步说“莫尉迟始终会毁了这座城,他对你们的生与死完全就不感兴趣”,袁晨听完瘫软在地,年儿哽咽的抱住袁晨的头说“爹,娘走的时候让年儿一定要等你回来”,袁晨哭着抱住年儿,看着袁晨一家人不完整的团聚,杀一孤一半欣喜一半心酸,祁尘看出杀一孤的心情所以故意转移话题说“既然莫尉迟已死那围城真正的城主在哪儿里呢?这城不可一日无主啊”

这时蜘蛛走了过来说“那个城主在客栈地窖里”,祁尘给连云递了个眼色,连云会意转身去客栈

此时的客栈已是一片废墟,连云四处翻找着入口,砰砰砰,砰砰砰,连云的脚下传来一阵敲击的声音,摞开脚步连云把一些碎木头一开,是一个地窖入口,又是一阵急促的敲击木门的声音,使劲把门给拉开,就看见嘴被封住,手脚被缠住的男人,和莫尉迟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整个城的人随后跟着杀一孤他们来到客栈前,连云一把把城主王耀祖拉上来,解开王耀祖身上的束缚后王耀祖跪拜在地,连云一把扶住王耀祖说“城主您不必多礼”

起身后王耀祖对着围城所有百姓一鞠躬大声说“我王耀祖对不起我的城民们!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才会让你们没有了家流离失所!这是我王某没有尽到责任!我深感歉意!但如果大家还愿意再相信王某一次,王某敢向大家保证围城会东山再起!”

哗然安静,此时袁晨站了出来一鞠躬“我袁晨愿意为城主效忠!重建围城!东山再起!”

哗然之间所有民众齐声说道“重建围城!东山再起!重建围城!东山再起!”

王耀祖眼含泪光激动地说“好!王耀祖一定尽心尽力!”

在大家欢呼之时祁尘来到杀一孤和蜘蛛旁边小声说“走吧”,杀一孤点点头,等到所有人欢呼完后袁晨回头却不见杀一孤他们四人,王耀祖得知所有来龙去脉后深深地向城门深鞠一躬“救城之恩在下永不相忘”

在城门时杀一孤停下脚步,看了看祁尘和蜘蛛说“接下来我要去北冥,你们呢?”,蜘蛛无奈耸耸肩说“我姐已经离开了,就我自己一个人了,我也不知道去哪儿,索性跟着你吧,也有个伴”,祁尘眼含笑意的看着杀一孤说“我也很想和你一起”,杀一孤被祁尘这一挑逗瞬间脸红到脖子,点了点头说“既然大家都顺路,那就一起吧”,祁尘摇了摇头说“我不是顺路,我就只是单纯的很想和你一起罢了”,杀一孤猛地看着祁尘尴尬的说“祁尘兄说笑了,我也是男人啊,这样说不好吧”,祁尘笑了笑没有作答

今日夕阳把四人的身影拉得很长,但这是个新的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