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杀一孤

第十八章: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杀一孤 席席尘 3343 2017-06-08 08:06:08

  杀一孤缓缓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趟在一片广袤无垠的冰天雪地里,四面都看不见尽头,杀一孤有些慌乱了,自己现在应该在床上啊,为什么一觉醒来在这雪地里呢?

走在这冰面上,四面白雪皑皑一片,“祁尘?他们都在哪儿”,忽然一阵狂风把杀一孤吹倒在地,大风里夹杂着雪花,杀一孤睁不开眼睛了,忽然一个巨大身影在风雪中出现,杀一孤半眯着眼睛对着那身影大喊“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那个身影在风雪里游荡,越来越近!杀一孤瞳孔放大,一只蓝色的大鱼赫然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鲲移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面朝杀一孤说“我就是你要找的鲲”

杀一孤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鲲“鲲?为何你知道我要找你呢?为何你会出现在这里呢?”

鲲没有理会杀一孤问的这些问题,二是直接奔向了主题说“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但能否将这个世态的命运交给你去改变不是你找到我就能决定的”

杀一孤握了握拳头“虽然我不敢保证我以我的能力可以换来这个世界的安宁,但我会用尽我毕生修为去挽救!”

鲲动了动它巨大的身体,引来了一阵狂风吹起漫天雪花,渐渐消失,杀一孤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追着鲲喊道“鲲!鲲!”

再次睁开眼睛,杀一孤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正直了身体擦了擦额前的细汗自己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梦见鲲?它都知道?”,这时门被轻推开,祁尘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祁尘笑笑“一孤,怎么了?做恶梦了?”漫不经心的问起杀一孤

杀一孤摇了摇头说“不是噩梦,应该是美梦?不,是现在最想见到的”

祁尘挑眉“哦?难道是我吗?”,杀一孤一惊脸一红,低下头小声的说“不是”,祁尘故作委屈的说“那还真是让人伤心啊,我还以为是梦见我了,以为一孤最想见到的人是我呢”

“一孤!该起身啦!”蜘蛛砰的一声把门推开就看见红着脸低着头的杀一孤,还有在他眼里痞子样的祁尘,蜘蛛一把推开祁尘指着他说“喂!我警告你,就算你知道一孤是女儿身了也不要总是骚扰她!”,祁尘听了蜘蛛地这一番莫名的教训脸立马就黑了下来“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这天到底是有多高了!”

杀一孤立马察觉到火药味,站起来跑到两人中间阻止了两人,杀一孤看了两人一眼大声吼道“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为什么老是吵架?”,二人见杀一孤生气了便各自转头互不理睬,杀一孤叹了口气说“我还是希望你们把我当作男人看待”

蜘蛛扁了扁嘴说“好,我知道了”,祁尘也点了点头

三人从房间出来就见老伯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看“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趣儿呢”,杀一孤有些不好意地说“老伯见笑了,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该启程了,多谢老伯的收留”说完想老伯一礼拜

老伯摆了摆手说“不必客气,但老舍有一事相求,还望公子,哦不,是姑娘能助老舍一臂之力”,杀一孤一愣又点点头说“老伯您有什么事就尽管开口吧,只要我杀一孤能帮忙的一定会尽全力完成”

老伯笑着点点头说“那还真是感激你了,是这样的,我的老伴去世有些年了,她告诉我在她年轻的时候给我藏了一件东西在雪山之巅,但这是她去世前不久告诉我的,现在我已经老的不成样了,没有力气再去找了,还望姑娘能帮老舍取回我老伴留给我的东西”

杀一孤想都没想就点头“好!我一定会找到带给您的!”,老伯走到门外,指着在这所房子的正前方向的那座雪山“就是那上面”,杀一孤看着那座高大雪山,看来爬上去是需要一些体力和精力了,杀一孤回过头看着老伯坚定地说“老伯,您放心,我这就去找!”,这时蜘蛛拉住了杀一孤正要往外的身体说“你疯了啊,你自己也看到了那座山有多高!上面会发生什么你都不知道就这样贸然前去?!这不是找死吗?不行这事由我去吧!”,杀一孤撒开蜘蛛地手然后说“我会找到的,这是老伯拜托我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的!”说完就疾步而去

老伯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蜘蛛恼怒的看着祁尘说“你平时不是那么关心她的吗?怎么?到这个节骨眼儿了就不吭声了?我还真是高估你了啊”蜘蛛说完就追着杀一孤的身影追去

老伯笑了笑对祁尘说“那里也是很危险的哦,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祁尘皱了皱眉眉头对着连云说“保护好她”说完转身进屋了,老伯则看着祁尘的背影一直保持着微笑“真是难得啊”

奔波了一会儿的杀一孤来到了雪山的山脚下,正要打算一鼓作气冲上去的杀一孤被后面追赶的蜘蛛喊住“一孤!杀一孤!”,听见是蜘蛛的声音杀一孤猛地一回头“怎么了?你怎么跟过来了?”,蜘蛛把头扭到一方,不好气的说“我可是堂堂男子汉,总不能看着你一女子受苦受累吧”,然后又小声嘀咕“还不是因为担心你啊”

杀一孤头一侧问“你说什么?”,蜘蛛连忙摇头“没什么啦”,推着杀一孤就往雪山上跑“走啦,再不上去雪都化了”

二人往高处快速跳跃,到半山腰事雪山忽然颤动了一下,机敏的杀一孤赶紧对旁边的蜘蛛说“快!停下!”,匆忙停下脚步的杀一孤和蜘蛛屏住了呼吸,蜘蛛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杀一孤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嘘”,看着杀一孤这可爱的模样蜘蛛不禁脸红了起来,杀一孤小声说“你听,这是什么声音”,蜘蛛耳朵一竖,“轰隆”

杀一孤眉头一皱“不好,是雪崩!快跑”,山顶传来一声炸裂声,突然间白雪皑皑的一片向杀一孤他们奔来,两人转身就往下跑,但是雪崩的速度完全超出两人的速度,眼看杀一孤就要被淹没时蜘蛛一把抱住杀一孤往杀一孤那一边方向推躲到一块突出的巨大岩石下,雪从两边倾泄下去,待雪崩停止后蜘蛛长须一口气说“你没事吧一孤?”,杀一孤摇摇头说“没事,谢谢你,不过能先把我松开吗、。有点儿勒!”

蜘蛛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抱着杀一孤脸一红赶紧把手撒开了,别过脸说“走吧”

经过一番周折和时间杀一孤和蜘蛛终于登上了雪山之巅,看着这白雪皑皑的一片让杀一孤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在自己来过这儿

蜘蛛看着这空旷的雪山内心哗然崩溃指着这片雪山说“一孤,这怎么找?这么大一块儿地,要找到猴年马月去了?”

杀一孤深吸一口气说“找吧,一定会有的”,就这样寻寻觅觅多时,杀一孤发现了一个雪山洞,洞口都是冰柱,低下头进入山洞发现里面空间还是挺宽敞的,于是杀一孤继续往里面走,一个伫立的大冰柱上放着一块大红色的盒子,杀一孤走近盒子,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杀一孤被吓得猛回头看见蜘蛛嬉皮笑脸的看着自己“你干嘛!会吓死人的好吗?!”蜘蛛委屈的看着杀一孤说“对不起嘛,没忍住就想吓吓你”,杀一孤没好气的白了一眼

蜘蛛探过头来问“这是什么?”,杀一孤摇摇头说“不知道,我想这应该就是老伯想要的东西吧”

蜘蛛贼兮兮的笑了一笑说“打开看看?”伸手就过去那盒子,杀一孤啪的一声打掉蜘蛛的贼手说“别碰,这是老伯的东西,我们得拿回去的”,蜘蛛吐吐舌头“开玩笑嘛”

唰,一束红光闪过,蜘蛛被弹开,红光形成了一层结界困住了杀一孤,蜘蛛吃痛的捂住腹部,艰难的站起来到结界的跟前使劲拍打,砰砰砰,任蜘蛛怎么敲都没法打开,只有焦急在外说“这是怎么回事儿?!一孤你没事吧?”

杀一孤摇摇头“我没事儿”,这时一声凶悍的声音响起“你想要这个宝盒?”,杀一孤回头,一直冰狮子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杀一孤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的表情,点了点头“是”

冰狮子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既然想平白无故的拿走我们的东西那就必须拿出你最珍贵的东西出来交换”

杀一孤想了想说“恕在下直言,凭在下身上的每一件东西恐怕都不值钱,如果您实在是觉得有您所需要的东西就便拿去”

冰狮子目光忽变凛冽,摆了摆头说“有,当然有值当的东西,那就是你的命,杀一孤一怔“恐怕就这件事一孤不能答应,还望换一下”

冰狮子摇摇头说“就是你的命,你说的,我看上什么我就拿什么,这可是你说的,我就是看上了你这条命”

杀一孤握紧了拳头又松开“好,既然我是说的那我就必言出必行,不过等下你务必把盒子给蜘蛛,你来拿吧”说完闭上眼睛

在外面看着这一切的蜘蛛着急了大骂道“臭狮子!我去你的!有本事你给我出来!把结界打开!”

冰狮子并未理会蜘蛛,反而一步步逼近杀一孤,但杀一孤并没有后退,冰狮子伸出利爪向杀一孤攻去,在外的蜘蛛一直在敲打着结界“臭狮子!你要是碰她一根汗毛我就把你杀来烤着吃了!”

杀一孤抱着必死的心去面对这只冰狮子,等了许久也不觉得自己哪里痛,慢慢睁开眼。冰狮子正乖巧的盯着自己,忽然老伯从山洞外走进来,手一挥结界不见了,蜘蛛惊讶地看着老伯“这?就开了?几个意思啊?”

老伯来到杀一孤旁边,手摸着冰狮子,那冰狮子竟乖巧的蹲在了老伯的脚边并且一直在蹭她的腿,杀一孤问“老伯?这是?”

老伯哈哈大笑“鲲,愿将鱼鳍交付与你,祝你一臂之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