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下谁人不识君

天下谁人不识君

找昭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5上架
  • 4179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前言

天下谁人不识君 找昭 2373 2017-04-25 17:37:17

  天下谁人不识君

老师在讲台上已经重复了第三遍消息。

但是没有人回应。

这跟校长想象之中完全不一样,他狐疑地看向讲台上一脸憨态的老师,一双眼睛又严厉地把二十几个学生的脸扫了一遍。

“校长,你看这……要不去别的班看看……?”老师不好意思地看向校长,眉眼之间满是谦卑。

有个大城市的大老板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改造,要找一个条件艰苦的家庭,教务处主任带着他来到了被指定的班级。

不是校长想要的结局,但老师的态度倒也和他的意。

“那好吧,李主任,我们到别的班看看。”

这地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条件艰苦的人家,这个班没人乐意,多的是人眼巴巴地望着,不一定人家来的时候会带来多少东西,但事成之后的钱也是不少的。

校长大人举步欲走,门边候着的李主任立马说到:“校长,城里那孩子就是来体验生活的,张老师他们班就是我们学校的“特困班”,这再合适不过了!”

“啊?那……”

“校长,虽然我们班是特困班,但其实我们这地方谁家不穷,谁比谁好多少?大家相差都不大,我们班的学生只是都是留守儿童,而且——”

“校长,张老师这说法我看有问题,这怎么能行,既然人家是来体验生活的,当然就要去最困难最有挑战的,那改造才能起到作用!并且他待的时间也不长,这离学期结束不过也就一两个月了,我看还是再多做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吧!”

校长听着李主任的言论十分有理,心里也确实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二十几个学生怎么都口径一致地不愿意“收留”那位城里来的,又听到后面的思想工作,就怀疑是不是这张老师提前给学生做了思想工作,要他们都不同意?

这么一想,校长不再看张老师,径直走到讲台上,张老师退让不及,差点没摔着。

“同学们,城里的那个——”

——“张老师!”

——“你让他来我家吧。”

角落里居然立马举起来一只手。

“……好了,这不是有同学愿意了吗,校长,还是得您出面呐!”李主任一脸谄笑地看着校长,待校长反应过来,便笑吟吟地陪同着走到举手的同学桌边。

“这位同学,你很有觉悟嘛!真是好孩子,张老师,我看你们班的优秀学生,这学期就是他了!”

不等张老师说一句话,校长和李主任把人从后门带走了。

三人走后,原本噤若寒蝉的教室立马变成了马蜂窝,都向张老师议论起此事,很多同学咒骂走了的同学辜负老师一片好意,也有个别同学表示要不是张老师不让他们同意,他们也是想“收留”那个城里人的。

城里人有什么不好呀,有钱,可以带着吃好吃的,玩好玩的,脾气差点就差点,反正他们这边也不见得有谁脾气好。

至于老师说的此人行径恶劣,以至于到了殴打父母的地步,且不说他们班都是留守儿童,没有父母给他打,自己的话,谁打谁还说不准呢!

支持老师的人替老师不值,觉得莫识君这种做法是不明白老师的用心良苦,是没有良心!不支持老师的,则觉得莫识君此番是赚到了,万一城里人善心大发把她接走了,从此钱途无量也未可知呀!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被校长和李主任带走的莫识君却忽然有点后悔,她当时举手,为什么举手,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了,她觉得可能是自己看不得善良的张老师被为难,但又觉得不是,但到底是为什么,她却再也找不到理由。

她一直都是想一出是一出,此刻后悔了,便立马就拔腿而逃,却被跟在校长后边的李主任一把揪住。

“同学,我们好好聊聊。”

进了办公室,校长坐到桌子后面,李主任在跟前站着,把莫识君丢在中间,开始询问。

“你父母现在是在哪里打工?”

“我没有父母。”

“爷爷奶——”

“我一个人生活。”

任谁听说此话,必定是要同情一番,李主任却十分兴奋:“校长,这学生正合适呀,城里那位要的就是这样的!越困难越好!”

校长有些迟疑,城里那位说是说要找贫困的,但这情况似乎是有点太糟糕了,这小姑娘自己恐怕都养不活,要再来个折磨人的,那日子还怎么过,他想要不还是换一个人算了。

办公室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们学校条件不好,整个学校就这一部电话,所以并不放在校长办公桌上,而是放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

李主任主动接了电话。

“啊,你好,哦,是陈先生啊,陈先生你好。”

李主任向校长示意对方正是要送小孩过来体验式生活的陈老板,询问是不是要校长自己过来讲话。

校长却在这个时候摆起了架子,认为此事不值得自己一个校长如此重视,于是便摆摆手,让李主任自己去说。

李主任接到信号,转而对电话那边说到:“我是学校的教务处主任,哦……找到了,已经找到了”

校长与他一起看向莫识君,莫识君觉得他们那眼神像让自己很不舒服。

“艰苦,一定艰苦,另外这学生从小就一个人生活,性格特别坚韧,特别地懂事,一定符合您的要求,哎,好的,好的,您先忙。”

李主任挂断电话,邀功一般对校长说到:“陈先生说他们后天就把人送过来,到时候先给我们学校二——”

“咳咳”李校长咳嗽两声,朝他使了个眼色。

于是他噤声,比了个手势,又说如果那孩子改造成功,还会再捐多少多少。

莫识君被晾在一边,对未来的事情充满恐惧。

她更加后悔当时自己不经大脑就举手,也后悔自己被李主任捉住的时候没有奋力挣扎。

突然降临的那人会是怎样的人,张老师说他在家殴打父母,成天夜不归宿在外游荡,烟酒不离身,在学校顶撞老师,跟朋友一起打群架,要他们同学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她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心中那股莫名的不安让她辗转反侧,她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在害怕她听到的那些关于那人的描述,她害怕的那东西轻飘飘地在她的胃里刮过,有点痒有点痛,但是寻觅不到具体出处。

莫识君。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前路又在何方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