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三章 穆国康篇和古城再会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1606 2017-04-25 20:29:37

  穆国康父母郑州市区的家是一处跃式花园洋房,其父亲经营一家服装公司二十余年了,母亲在家专心做全职太太,家境富足殷实。6年前大学毕业后,穆国康在西安和一个朋友合伙开了家做反光制品的公司。今年9月下旬公司没什么大事,穆国康就回到在郑州的父母家,也计划筹备一下在郑州开分公司的事情。到今年穆国康毕业也6年了,这两年穆国康母亲格外地关注起穆国康的感情生活,只要穆国康在家,总是想尽各种办法介绍女孩子给穆国康认识。没事的时候,穆国康也偶尔答应去见见,但是却没有什么特别心动的感觉。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也有一些女孩主动示好穆国康,但是却没有让穆国康上心的女孩出现。穆国康总觉得,既然是选择一辈子要在一起的爱人,对自己来说,是一定要找个令自己砰然心动、时刻惦念的女孩的,这样的爱情和婚姻自己才会有能力去相守相望。如果这个人还没有出现,那么暂时单着也没什么不好,毕竟还有很多自己感兴趣的业余活动可以打发时间。

10月1号上午在火车站附近通过朋友见了一个潜在客户后,穆国康接到发小徐秋明的电话求助,想着还要在熙熙攘攘的火车站等待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但是却碍于发小的面子,却不好推迟。在火车站开车转了一圈后,一时间也找不到适合停车的地方,心情有点烦躁,却也在这么偶然的机缘下遇到了秋水。当穆国康按下车窗按钮,那是他第一眼看到秋水,女孩一双清澈透明的眸子宛然轻笑,一眼满是风情,在穆国康的心里,顷刻间春光流转,心也就跟着沦陷了。至此,穆国康的目光再也不愿从秋水的身上移开,穆国康心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就是她了”。

穆国康确实是旁敲侧引地问了秋水很多问题,其实穆国康想问的只有一句话:“岳秋水,你有男朋友没?”不过穆国康从和秋水的对话中,也大致可以猜出来,既然半晚上下火车都没有人特地去接站的话,就应该是没有男朋友了,要不这样的男朋友不要也罢了。

下午朋友聚会时,徐秋明调侃穆国康不会是看上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只见过一面的小姑娘时,穆国康轻描淡写的以“看上了,其他的以后总会知道的”的口吻回答时,众人起哄,说什么时候穆国康真的带过来看看,是何方神圣,这么有福气,就这样轻易俘获了我们男神的心呢!

随后的假期里,原本计划在8号再回西安的行程,穆国康也改到了5号下午,这几天来,穆国康总是想打电话给秋水,但却又怕这么做太唐突,适得其反,所以很是纠结,这么一来,这日子也就觉得越发的慢。

古城再会:

秋水搭乘的火车晚上5号晚上21:00开车后,秋水找到自己的硬卧卧铺床位,看了会随身携带的小说,等22:00熄灯后,定了凌晨4点半的闹钟,随后便沉沉的睡去了。这点上,秋水真得是很随遇而安的,只要自己累了想睡,无论在何处都能做到挨到枕头就睡着,也算是福气。

火车原定于凌晨5:20到达西安站,可今天却早点了,4:40就到了西安火车站,这在现下普快列车经常晚点的现状下也可谓难能可贵,不过这要是放在凌晨天还没亮就早点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早在到站前半个小时秋水竟然接到穆国康的电话,告知已经等候在火车站出站口了,这让秋水感到很意外,也有点隐约的压力。火车到站后,秋水在出站口见到了穆国康。

穆国康浓密的眉毛此时微微向上扬起,双眸深邃,炯炯有神,带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很自然地接过秋水的行李箱。

“其实你不用专门过来接我的,我住的地方离车站不远,打个出租车一会就到了,你这样,我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秋水觉得和穆国康的交情远未达到让人家凌晨专程接站的地步,而且秋水对穆国康的认知,除了年龄27岁,郑州人外,其实真的一无所知。这样看来,这个时候坐穆国康的车倒不如坐出租车来的更安全和自在。

“反正都已经来了,给个面子吧!就当来了个免费的司机。”穆国康摆了个正儿八经的邀请姿势说道。

秋水只好随着穆国康走向停车的地方。

上车后穆国康问了秋水的住址“钟楼附近,到时候我给你指”秋水答道。

“那的住宅可不多啊,大多数都是商城”穆国康询问。

“大门不在正街上,快到了我给你指”秋水没话找话:“那你住哪呢?”

“高新那边,单位也在那附近,我和一个朋友自己干,做反光制品,改天带你去看看”穆国康觉得还是要让秋水进一步了解一下自己,别真整得像个别有所图的人贩子似的(话说你真得是有所图好不好)。

“反光制品?”秋水接话。

“嗯,反光制品种类很多的,低端的衣服类的就像平时你见到的警察穿的示警服、骑行安全服、环卫施工反光衣等;还有什么偏振镜、护眼反光电子屏,一些反光膜、工程膜、反光贴纸等,还有些技术含量较高的产品,改天去单位,再给你详细介绍”穆国康打开话茬:“你呢,做什么工作?”

“我在单位办公室,平时就收收文件,传阅一下,发发文件,还兼内勤,有时候采办点办公用品,准备会议、工会什么的杂七乱八的,好像就是个打杂的”秋水觉得自己在单位也不接触具体业务,每天这样的流水线似的工作,干两个月就变机械了,甚至连脑筋也都用不着动了,做得也都是些不关紧要的工作,真真就是个打杂的。

“来西安几年了,怎么想到来西安呢,没在离家近点的省内找个工作?”穆国康试机进一步问。

“嗯…有四年多了吧,我在西安上大学,今年7月刚毕业,也是在西安待习惯了。郑州吧,也想过回去,去年过年前找工作的时候,我还去过郑州一家工程单位,但是郑州我其实还是很陌生的,我那次去的时候,就在火车站附近的那个银基商贸城等个亲戚,你是不知道,足足一个半小时我都没弄明白哪个门是哪个门,愁死我了”秋水貌似很委屈地说:“所以我觉得还是待西安吧,还能稍微熟悉点,也有几个大学同学在这里,而且刚好我现在的单位相对稳定,家里也觉得除了离家远点剩下的还好了”。

穆国康被逗乐了,扭头怜惜地看了看秋水:“嗯,你的方向感看来真得不太好。是不是女的很多方向感都不好啊?哎你记不记得前几天我在郑州站等你时,你给我打电话问车在哪,周围有什么?挂了电话我还想,车站东出口后面都没有路,前面不就是东嘛,也是一人才”说完还笑着摇了摇头。

秋水直接楞了,有那么好笑嘛?方向感不好的人大有人在好不好,自己不过就是相对比较明显罢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嘲笑嘛!!!所以秋水做出了反击:“出了车站,除了前面有路,左边右边也有路”。

“哈哈,哎呦,好好好,我错了,我真得错了,嗯…的确是还有两条路”穆国康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过这样一番嬉笑后,两个人的距离反倒拉近了一些,气氛也轻松起来。

不一会,秋水的住所就到了,为了聊表感谢之情,秋水主动邀请改天有空的时候请穆国康吃饭,穆国康颇为欢喜,随后,两人就愉快地告了别,秋水回到宿舍,简单得洗漱后补觉去了。

揽月狐

求收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