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四章 攀岩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4764 2017-04-25 20:54:59

  国庆节假期后,秋水又开始了简单重复的工作模式,闲暇时看看书,出去逛逛街中度过了。期间和穆国康一起吃了次饭,看了个电影,算是熟络一些了。到了周末,穆国康和几个朋友一起去秦岭攀岩,约秋水一起去。攀岩这样的有很强的技巧性、冒险性的运动对秋水这样一个运动细胞欠发达的“柔弱女子”来说难度系数过大,不过秋水却很喜欢终南山的意境,逐同意和穆国康周末一起去秦岭游玩。

初秋的十月温度适宜,是户外攀岩的绝好时间。周六一早穆国康开车接上秋水,只见秋水穿着淡紫色修身运动衣,黑色运动长裤,一双紫色运动鞋,把165的身材显得更加凹凸有致,白皙的左手腕上带着一串细小红豆豆装饰的手镯,梳着简单的马尾辨,显得很青春靓丽。俩人在体育场和十几个朋友汇合后,几辆车自驾前往秦岭天子峪,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在早上10点就到达了预定的天子峪岩壁。

天子峪岩壁很陡峭,峭壁表面大多较光滑,没什么明显可以放脚的地方,高度20多米,如果没有装备,单靠人力是很难攀爬上去的。今天来的队伍除了秋水外,有十五六人,大多为20-30多岁的男士,体形大都结实而精瘦,仅有3名女士在列。其中领队的28、9的戴眼镜的男士叫丰伟,一名长相姣好高挑的大约25岁左右的女孩是丰伟的表妹晔云(今年刚设计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盘了个店面做美少女模型设计),晔云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面容姣好、个性张扬、时尚另类,在两年前一次去表哥丰伟所在的攀岩娱乐部时,对穆国康一见钟情,从此苦练攀岩技巧,凡是有穆国康的攀岩活动从不缺席,是个大胆追求心中所爱的外向型女孩,这和秋水含蓄的古典气质大相径庭。还有一对因攀岩志同道合的小情侣,剩下一位女士攀岩技巧很好,不输于大多数今天来此的男士。

只见众人把动力绳、头盔、8字环、攀岩手套、半身安全带、丝扣锁、钢锁、扁带等攀岩装备从背包中拿出,稍作休息和准备,两人一组,保护组事先设置好,绳索穿过固定在攀岩墙钩环,绳索的一头系于攀登者腰间的安全带,另一端通过穿过人腰上的钩环并执于保护人手中,做好准备工作。攀爬之前,队长丰伟首先观察了面前的岩壁,想清楚了攀爬的路线。准备妥当后,给大家讲解注意事项:“速降面朝岩壁用脚蹬爬到顶端后不要停下。下岩时一定要面朝岩壁、身体微向后倾斜的向下降落。也可以用脚蹬岩壁的方式掌握下降的方向和速度。”之后,丰伟第一个做先锋,正式打开攀岩的序幕。

“要不先坐附近看着,一会大家攀的差不多了,你从这边这个4米左右的崖壁这也试试看”穆国康说着把事先帮秋水买好的专业攀岩鞋拿了出来“36的,这个最好穿比平时稍小点的,能穿吧?”

“那个,不用了,我肯定爬不上去,我坐远点看你们攀吧”秋水连忙推辞“你不用管我的,我就坐稍稍远点的地方看你们攀岩,你自己注意安全。”

“那好吧,你先休息,一会我攀上去后教你,很简单的”穆国康安顿好秋水后也去做准备了。

这边晔云好像总是黏着穆国康,晔云对穆国康表现的很是热情,而且秋水觉得晔云看自己的眼神有着一丝敌意,不知道是不是想多了。

秋水找了个离攀岩地点稍远点的地方坐了下来,一会后,掏出手机,带上耳机静静的坐在群山中小栖,不时也看看这边的攀岩。

这时,穆国康也开始了攀岩。他攀登岩石峭壁时身体自然放松,重心随攀登动作的转换移动,上、下肢协调舒展,有节奏的根据情况上拉、下登,时刻保持面向岩壁、三点固定支撑、直立于岩壁的攀登姿势。看的出来,穆国康是一个优秀的攀岩者,有足够的指力、腕力和臂力,在攀登过程中动作随着岩石的变化变化很大,不时的采用抓、握、挂、抠、扒、捏、拉、推压、撑等各种用力方法,手脚配合的很好,不多长时间就攀到了崖顶。晔云也在穆国康的右侧攀爬,期间掉下来了三、四次,磕磕绊绊总算是也攀了上去。相比较之下,更外的一名女士攀岩技术不亚于丰伟和穆国康,很轻松地就完成了攀岩任务。之后,队长和那位女士指导着其他队员进行攀岩。

穆国康闲下来后,向秋水倚靠的位置走来,想着是不是冷落了秋水,秋水在这里好像格格不入,觉得今天带秋水来这里真是欠考虑,这项运动不喜欢的人恐怕很难融入。

“是不是觉得没什么意思?”穆国康坐到秋水的身边。

“没有,我觉得挺好的”秋水摘下耳机看向穆国康:“你的攀岩技术很好啊,姿势也很帅气。”

“哈哈,多谢夸奖。自大一开始我就很喜欢这项运动,大学的时候很痴迷,经常在室内娱乐部苦练,那个戴眼镜的队长丰伟,我们认识很久了,还算是他带我入的行呢”穆国康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毕业后,时间没那么宽裕了,偶尔有活动了,我会来参加一下,再过一段时间,等秦岭下几场雪,瀑布会结冰,到时候还可以来攀冰,每年我都会来。不过下次下雪了,我们自己来,不攀冰也可以看看山上的雪景,真得是很漂亮,也免得你觉得无聊。”

“没关系的,我不无聊”秋水觉得即便是坐在山里,吹吹山风、听听鸟语,看看这神秘的终南山,也是很惬意的一件事。

转眼就到了下午1点多,大家把随身携带的吃的喝的,还有人带了便携电热杯,把大桶的矿泉水加进去煮了一些方便面,热气腾腾的,大家围坐在一起,很是热闹。

大家边吃边聊,秋水微笑着听,没插话。丰伟的表妹晔云很是活跃,是个开朗活泼的女孩。说话间,晔云突然向秋水发难:“我看你带着耳机一个人在远处坐着,是不是很无聊啊,一大早赶到山里,你也不干什么,多没意思,还不如就在家听音乐,人还不累,是吧?”

晔云的话夹枪带棒的,秋水就算是个傻瓜也该听出了对自己的敌意了。丰伟赶忙拽了拽晔云,小声说道:“胡说什么呢?”穆国康更是满脸不高兴,大家一时间没了声响,气氛很是尴尬。

秋水觉得不开口是说不过去了“嗯,在家听音乐和在这里听音乐意境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所在的终南山有很多岩石峭壁,雄伟壮观,鬼斧神工,我刚看你们攀岩,攀岩可能讲究的可能是惊险刺激,也能充分满足大家寻求刺激、从中挑战自然和自我的欲望,攀上去了都很有成就感,我觉得你们应该都很喜欢这里。这里其实也还有很诗意的一面。终南山,有人也把它称为“月亮山”,据传说,这里是太阳和月亮睡觉的地方,在它神秘的群峰中,坐落着天帝在尘世的都城,还有月亮女神的家。于是,这里就成为了某些人试图接近月亮的神德,极其力量根源的地方。因而,他就成了隐士的天堂。(月亮山的说法出自比尔.波特《空谷幽兰》)。这座山到现在都有很多茅棚,隐士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终南山很神秘、清静,有山有水,这里号称是中国最后一块田园,我喜欢这里给人的感觉,就算是只坐着,看山峦、听风声、鸟鸣,也很惬意的。虽然我们大家喜欢这里的角度和原因不同,但是不影响我们都喜欢这里。当然今天是你们攀岩的队伍,我也算是蹭的,在不麻烦大家的情况下我还是很乐意跟着一起转转的,这样的机会也不多,你们在这里,我坐远点也比一个人安全多了,是吧?”

“不麻烦不麻烦,对了你是学文的吧?”有人问“唉,你说这山上有灵芝吗?我在金庸的武侠里看的,咱随便聊啊。”

“《道藏》中记载的灵芝有几十种之多呢,这里还是能买到灵芝的,不过在山里能买到的都是一两年生的。如果是多年生他们会长出更多的年轮,草灵芝比较多见。那些长在悬崖峭壁上的灵芝就只是在传说中出现过了,而且他们附近一般都有山泉和水光的反射,并且有毒蛇守护,不是常人所能奢望获得的。”秋水接着说:“另一种灵芝是传说中的太岁,他们一般深埋在大地中亿万年,介于动物和生物之间,如果割掉一块它会以罕见的速度复原,当年秦始皇苦苦寻找的长生不老药其实就是它”秋水借机卖弄一气,也算是给自己解围。(灵芝的说法出自《问道》)。

晔云很是懊恼地闷头吃东西,再没挑衅秋水,穆国康看向秋水的眼神却更加热切了。

大家吃过饭,又玩了会,就收拾收拾装备,折返回去,路上到至相寺结伴参观了寺院,秋水客串了一回导游,把自己知道的关于香积寺的历史和典故都分享给大家。随后,众人驾车回西安。穆国康把随行的另外三个人送到体育场后,最后送秋水回家。

“你平时爱看什么书,这些生僻的都知道”穆国康很好奇秋水从什么地方知道的灵芝、隐士和一些寺庙的传说的。

“上学的时候随便看的,当时候时间比较多嘛,我也没什么别的爱好”秋水回答:“而且我的运动细胞真的不行,总要找点事打发时间的”。

“下次秦岭下雪,我们去看雪去。”

“哦,到时候再说吧,看有时间没”秋水没马上答应。

车到钟楼时都到了下午5点钟,这里很不好停车,秋水在右侧车辆堵车的情况下,就地下了车。下车后,车还堵着,秋水恶作剧地敲了敲前车窗门:“你今天是特地让我去帮你挡桃花的吧?不地道,再见了”说完轻飘飘地撤了。

穆国康一时没反映过来“什么桃花?”等反应过来,秋水已经走远了一些,穆国康一时也没办法从车上下来,只能干着急。穆国康连忙拨打秋水的电话想解释,却没有人接。等车可以发动,穆国康向前开了一段,找了个好停车的位置把车停下来,连续给秋水拨了好几通电话,可是却始终没有人接。穆国康暗自懊恼“不会是生气了吧,唉我说丰伟啊丰伟,你不能看好你妹妹啊,这都添什么乱啊”、“什么桃花,就算是找人挡桃花,我也不能找你去挡啊,我又不傻。”穆国康等了有一个多小时,也没打通秋水电话,发了几条短信也没见秋水有什么反应,又不知道秋水具体住哪,只好悻悻地开车回家。

秋水回宿舍后立马去离宿舍几米远的冲凉室洗了个热水澡,出去吃了个饭,把手机留在宿舍充电,所以没有接到穆国康的电话。等秋水回到宿舍看手机,已经晚上8点多了,秋水真的被吓了一跳,二三十个未接来电,秋水翻看短信“怎么不接电话,生气了?”、“那晔云和我真没关系啊,我真的很冤枉的”、“接一下电话吧,我还在附近等着。”、“别生气了好吗?”

“晕,什么情况,秋水其实只是跟穆国康开了玩笑罢了,还不是因为他,自己才差点下不来台吗?”秋水暗自思量,本打算拨过去解释一下自己只是开个玩笑,后想想穆国康的短信,觉得还是装糊涂比较好。在秋水犹豫不觉时,手机铃声又响了。

秋水接通电话:“喂,不好意思,我刚出去了,手机在宿舍充电。”

“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穆国康赶忙解释“晔云是丰伟的表妹,我们之间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我们并不熟络。”

“没有,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秋水很尴尬地说:“而且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就算谁喜欢谁也很正常的,不用向我解释的,不好意思啊,我真得只是跟你闹着玩。”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

“秋水,我觉得有一点我还是要讲清楚的”穆国康叹了口气继续说:“我喜欢的是你,我和晔云没任何关系。从我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你了。在没遇到你之前我是不太相信一见钟情的戏码,不过我相信自己的感觉,对我来说只要感觉对了别的我都不在乎。我知道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我对你来说还很陌生,所以我也告诉自己应该慢慢来。但是我刚真的很着急,我在你附近打了很多电话,我本打算把车扔路上去找你解释,却突然发现我竟然不知道你具体住哪,如果你不接我电话的话,我甚至不知道该去哪找你,我觉得很无力。不过我现在反倒希望你今天是真的生我气了。你在听吗?”

“嗯”

“你不用有什么压力,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以后还有很多时间你可以慢慢了解我,我可以等。现在我想告诉你的只有一点,就是我喜欢你,我是认真的。好好休息,晚安。”

“晚安”秋水挂断了电话。

秋水在大学时也有男生表白,不过都不像穆国康一样直白,含蓄的表白秋水还是可以应付的,不喜欢的话就慢慢疏远,对方感觉没戏就不会再纠缠了,这比直接拒绝要好很多,不伤和气。今天穆国康突然这样直白的表白,还没给秋水回答的机会,秋水觉得很有压力啊。

秋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要说穆国康这个人,秋水还是有好感的,但是他们认识的时间太短,彼此还不熟悉,对方是什么品性什么情况自己知之甚少,在这样的情况下秋水是不会做出任何回应的。秋水真的是不相信一见钟情,就算某一天遇到一个一眼就能让自己心跳加速的人,秋水也会克制,看看得了,不会想太多。在秋水看来,找爱人首先要看的是是否妥帖、能给自己安全感,适合就好,秋水喜欢所有的东西都在计划之内,不喜欢冒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