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六章 误会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1724 2017-04-25 21:27:20

  元旦前夕,秋水单位参加一次在骊山举行的健步走活动。单位组织大家下午两点到了骊山,这里已经云集了很多人了,大家都在等启动仪式,从各种旗帜上看,来的单位有行政单位、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秋水单位带队的领导是冯主任,在现场碰到了老朋友,随即把秋水招呼了过去。

“秋水啊,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冯主任笑眯眯的介绍道:“你看,无巧不成书啊,这不,这么快就在这碰上了,这是沈锋,在瑞风律师事务所工作。”(冯主任打算介绍给秋水的)

“你好,我叫岳秋水”

“你好,沈峰,很高兴认识你”沈峰176左右,戴着黑棕色眼镜,一身浅白色运动装显得人很阳光、斯文。”

“既然刚好碰上了,那就你们年轻人聊你们的,我们这些老家伙聊我们的。哈哈,老沈,走走走,咱们聊”说着拉着朋友去聊天了。

沈峰好似对秋水印象很好,沈峰的性格中规中矩,说话逻辑性很强,可能跟从事的职业有关。和秋水聊了聊工作,聊聊兴趣爱好,却发现和秋水一样对传统儒释道文化感兴趣,虽然偶有观点争执,倒也相谈甚欢。

健步走活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秋水和沈峰结伴从规划好的路线也不紧不慢的到达了终点,这种活动倒是不在乎什么名次,就看看骊山的凤景,聊聊感兴趣的话题,倒是很应景。

活动结束后,沈峰坚持要请秋水吃饭,秋水推脱不掉,加之秋水听说沈峰有本宗教方面的省志可以顺路回家取给自己看看,秋水很是想看,所以两人结伴一起回城。

结束了一天的行程,直到两人在回民街吃了烤串、炒米饭时,秋水这才发现手机不见了。

“坏了,我手机不见了”秋水翻遍了随身携带的包包、口袋都没找见,就赶快用沈峰的手机给秋水手机拨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随后再拨”。

这下坏了,真是乐极生悲啊,光顾着听沈峰讲三论宗了(最早兴起于陕西并最终正式创立于陕西的中国汉传佛教八大宗派之一),秋水的手机算是交代了。

这下秋水也没心事再听沈峰聊学问了,两人结账,沈峰送秋水回宿舍。快到大门口时秋水不小心绊了一下,沈峰下意识的身体前倾双手扶住了秋水,远远看上去像突然抱了一下秋水,秋水手上的书掉到了地上,秋水蹲下去捡,沈峰看到秋水头顶上落了一片树叶,就顺手帮秋水摘了下来,还拍了几下秋水的头发把小碎渣拍了下来,秋水不好意思地冲沈峰笑了笑,这一幕刚好被已经在附近等了三个小时的穆国康看到,夜幕降临,光线昏暗,远看去就像一对情侣依依不舍的亲热临别礼。

秋水和沈峰告别时,沈峰拍了拍秋水的左肩膀安慰秋水“好了,别烦了,就算给自己换新手机的机会吧,回去早点休息,以后常联系,88”

“没事,再见,回头我看完了还你”秋水和沈峰告别后往大门内走去,抬头刚好看到穆国康从阴影里走了过来。

“你…你怎么在这呢”秋水很是惊讶,而且还有点小心虚,说完竟然不敢看穆国康。

穆国康走近秋水,脸色很难看“你不是说今天单位组织活动吗,我看着好像不像啊”穆国康本想给秋水个惊喜,晚上约秋水一起烛光晚餐,并计划向秋水表白,所以并没有提前告知秋水今天要回来。等联系秋水时秋水手机一直关机,自己又不死心,就在秋水住所旁边等秋水,这一等就是差不多三个小时,很是疲惫,刚刚却看到如此亲密的一幕,心里好像堵了快石头似的,说话语气很不友好。

秋水丢了手机心情本来就不好,乍听穆国康质问的口吻,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于是说话也冲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岳秋水,这句话该我问你吧?你什么意思啊?”

秋水真得很生气,今天真是倒霉,丢了手机不说,现在好像自己脚踩两条船被抓住似的,真是够够的。但是秋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很生气地说道“我懒得理你”说完就打算走。

穆国康正在气头上,看秋水作势要走,一把抓住秋水的胳膊“岳秋水,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想干什么呢,那人是谁了,你耍我玩呢?”

穆国康手劲很大,就算是隔着厚厚的衣服秋水依然被他抓疼了,秋水挣脱不开,加上觉得穆国康言语侮辱了自己。于是口不择言:“那人是谁了,关你什么事了,就算那是我男朋友,你也管不着,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把我抓疼了。”

穆国康听了秋水的话,愤怒的双眸很受伤得望向秋水。停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地呼出,徒然地松开了抓着秋水的手。“你别后悔”说完颓然的转身离开。

秋水突然面对这样的局面,有点想哭,看看街上时不时有人望向自己的目光,忍住眼泪,抱着书,悻悻地往宿舍走去。

穆国康走到不远处的地下停车场,坐到驾驶室,心情烦闷到了极点,趴在方向盘上许久,稍稍平复后准备离开,突然看到副驾驶座位上的原本打算送给秋水的一捧红色的玫瑰花,顿时感觉好像每朵怒放的花朵都张大嘴巴在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真真很讽刺。于是穆国康一把抓过那捧玫瑰花,下车扔向附近的垃圾桶后,驱车离开。

半个小时后,穆国康来到了以前闲暇时和朋友经常来的酒吧,这个酒吧是执行会员制的,比较清静。躲在幽暗的角落里,听着乐队伤感的音乐,喝着苦艾(是一种后劲儿很大的鸡尾酒,苦艾的味道类似甘草,这种鸡尾酒点火后熄灭再喝下,能从嘴里一直辣到胃里。)这种酒平时穆国康只是浅尝即止,但是今天,却正是自己想要的,所以只是闷头拼命喝酒。

丰伟和几个朋友在酒吧喝酒,看到穆国康,于是走过来坐在穆国康对面,问道:“怎么一个人在这,早知道你在西安,叫上你一起了。”

“刚回来,最近很忙。”

“要不一起过去见见我几个朋友,他们有两个刚好也玩越野,你们可以一起”

“不了,改天吧”

“没事吧你,看你情绪不高啊”

“没什么,只是有点烦”

“晔云有点任性,上次的事我代她向你道歉了。”

“不用了”

“过些时候我们打算进山去,你有时间的话一起,可以把上次你那朋友也带过去。”

“别跟我提她,陪我喝杯酒吧”穆国康说着又叫了两杯鸡尾酒。

……

丰伟看穆国康的喝法,想劝他少喝点也劝不住,只好负责善后工作,叫了个代驾,自己跟着把喝多了的穆国康送回了家。

穆国康这次真的是喝多了,回家后昏昏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醒来,看着自己的手机,竟然还拨了好几次秋水的电话(却都没打通),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觉得自己也真够犯贱的。

秋水这边也是有够烦的,回去洗漱后,坐在书桌前发呆,秋水心想“都是些什么事啊,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而且穆国康竟然威胁自己,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让他自大去吧”索性收拾了收拾早早的睡觉去了。第二天,秋水睡到了自然醒,起床已快中午了。出去吃了饭,到办公室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给大学舍友方青打电话约着下午帮自己看手机。下午秋水和方青去买了手机,又到营业厅把通话单打了出来,算是拯救了一些电话联系方式。至此,到了一号晚上秋水才结束异次元生活,重新有了信号。开通电话后秋水即收到了沈峰早早发来的短信,和一些节日祝福短信,却没有见穆国康的短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