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九章 迟到的烛光晚餐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3342 2017-04-25 22:48:05

  秋水在沈雪住处睡下,俩人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临近中午了,下午沈雪还要赶回单位上班,所以俩人吃过午饭后,秋水就起身回到自己的住所,洗了个澡,洗洗涮涮,下午闲来无事就在宿舍看书,接到穆国康的电话,约好等他忙完单位的事后,过来接自己出去转转。这一等,就到了傍晚6点钟,秋水接到穆国康的电话,换了件淡粉色针织衫,一款流行的九分长破洞牛仔裤,脚上着白色帆布鞋,简单利落,跨上小包包朝外走去。出了大门,没见到穆国康,却看到了穆国康的好友陈辛百无聊赖地倚在大门外的路灯杆那。

陈辛显然是在等秋水出来。看到秋水,一脸坏笑地迎面走过来:“好啊,美女,每次见面都如此惊艳。”

“呵呵,好,你怎么在这那?”

“等你啊”

“哦,你和穆国康一起来的吗?他人呢”秋水很不适应陈辛调笑式的语调,逐立即搬出了救兵。

“他没来,特地找我来接你”

“为什么?刚他还给我电话说让我出来呢啊”秋水很疑惑。

“等等啊”陈辛说着拨通了电话,递给秋水。

“秋水,我这突然有点事,让陈辛接一下你,你跟他走”穆国康在电话里给秋水解释。

“哦,那去哪呢?不行我也可以自己过去的”

“没关系,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先这样,我这还忙,一会见”说完穆国康就挂了电话。

秋水把手机递给陈辛。

“走吧,美女,这附近真是不好停车,要不我决计是要服务到位的,不过现在我们只能走一段路去那边停车场找我的爱车去了”陈辛一边抱怨一边和秋水一起去附近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走到停车场找到陈辛的车,还是上次在停车场见到的银色兰博基尼,秋水坐上车后,陈辛边开车边和秋水闲聊。

“这车很拉风”秋水夸奖道。

“有眼光”陈辛很不谦虚的回应“不过,上次差点和您的车来个亲密接触。”

“啊?哦,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学会开车,技术还不太好,而且你们老按喇叭,我一紧张就操作错了,我平时不这样的,好在我反应快。而且,谁想撞你这车呢,这车估计我也赔不起”秋水很是尴尬。

“嗯嗯,就是,都怪穆国康那小子,按什么喇叭呀,把美女都吓着了,下次我替你教训他,还想混不想了”陈辛配合秋水接着说:“不过没关系,撞上了麻烦的也是穆国康,他要负全责的。”

“为什么?”秋水竟然很认真地问陈辛。

“你是他女朋友啊,他不负责,立马把他给蹬了,换我,我很乐意的”陈辛说完竟然还对着秋水眨了眨眼睛。

秋水一阵肉麻,一时没了声响,惊讶过后,很正经地对陈辛说了一句话“嗯,这话我会转告穆国康的。”

“哈哈哈,哎呀,那我要赶快找个地方躲几天了,那小子发起火来我怕招架不住,尤其还是我挖墙脚这事”陈辛扭头轻笑着看了眼秋水:“开个玩笑,别介意,我和穆国康很熟了,而且我这人很有原则的,朋友妻不可欺嘛。不过穆国康也算是遇到对手了,以后要好好管教管教他,有什么事哥给你罩着。”

在陈辛的调侃和秋水的疲于应付中,车到了一小区内,陈辛把车停到喷泉广场旁边的一花园洋房前停下来,对秋水说:“好了,我们到了,我就不上去了,88”

“这是哪?”

“穆国康家啊,你没来过?”

“没啊”秋水回答。

“真的假的?穆国康啊穆国康,我怎么说你好呢?3楼,可以按门铃,慢走不送”陈辛真是玩世不恭。

秋水下车按了门铃,等门开了后乘电梯到三楼,随着电梯门开启,秋水看到穆国康站在电梯门前,今天的穆国康的衣着和平时的运动休闲打扮不同,着黑色衬衫搭配着卡其色西装,显得优雅成熟。这电梯门和穆国康的住所相连,进入房间,这是个跃式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楼,左手的厨房,欧式的餐厅,餐厅周围的吊顶上挂着一圈闪闪发光的灯带,客厅的落地窗都落了下来,一圈由玫瑰花摆成的心形图案围绕餐桌一周,餐桌上摆放着漂亮的蜡烛、红酒、牛排,很温馨浪漫。右手是个大客厅,摆放着欧式的深咖色真皮沙发,再往右是一个落地窗的阳台,阳台上放着跑步机。一楼和二楼用中间的环形楼梯连接。

穆国康揽住秋水柔软的腰肢,为秋水拉开椅子,摆出邀请的姿态请秋水入座,随后自己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秋水直到这时才缓过神来,羞涩地看向穆国康。

穆国康举起红酒杯“为了茫茫人海中可以和你相遇,干杯好吗?”穆国康如此深情款款的望着秋水。

“好”秋水举起酒杯和穆国康的碰到一起。红酒香气浓郁,口感有如天鹅绒般细腻、优雅绵长,秋水这个几乎不喝酒的人喝起来也觉得很有感觉,不觉中搭配着牛排和水果沙拉也喝了不少。

穆国康和秋水说说笑笑很是轻松浪漫。

“吃好了吗?过来一下”穆国康走到秋水面前帮秋水添了点红酒,拉着秋水走到了客厅那边一架钢琴前面,穆国康坐在钢琴前,让秋水倚靠可以直视自己在钢琴架旁,极为投入的弹起《献给爱丽丝》的曲子,随着柔美动人、悠扬的曲调和时不时穆国康深情的眼神,秋水就陶醉在穆国康的浪漫陷阱中无法自拔,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梦幻。

一曲弹完,穆国康站了起来,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款桃心内镶嵌着蓝色宝石的仿钻石项链.“这个项链是我原本前段时间就应该送给你的,女孩的饰品我不太懂,所以请教了一下周围的朋友,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玉兰公主”。我帮你带上”说着穆国康把秋水的头发往后捋了捋,帮秋水把项链带上。

随后,穆国康和秋水坐在卧室飘窗上,一人一杯红酒,轻松的闲聊起来。

“我很惊讶,你竟然会弹琴?”秋水问道。

“呵呵,是吗?说起来弹琴,其实我对此很深恶痛绝的,这次弹以前我有十几年没挨过琴了,就今天还发现它还有点用。”

“为什么,那你怎么会弹的?”

“我从6岁多就开始学琴,刚开始的时候太小,就是家里让学就学呗,到了稍微大点我就对学琴很反抗了,你知道吗,我小时候非常调皮,我妈也许是为了让我磨磨性子或者是为了培养我的音乐气质,总之呢就逼着我弹,到初三毕业我就把该考的级都过了,当时我就告诉我妈,我已经完成任务了,从此以后都不会再碰琴的,我真的是特别厌恶它”穆国康接着说:“我也是这么做的,在我的印象中弹琴真是个苦差事,也为此挨了不少打,学是学了,但是始终没能爱上,我一直都觉得这是我妈强迫我喜欢的。”

穆国康喝了口红酒,继续娓娓道来:“以后呢,我考了外地的大学,我就告诉自己,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所以毕业后我违背了家里的意愿,没有出国留学,也没回郑州,在外地自由嘛,天高皇帝远的,家里想管也管不着。不过多年的琴童血泪史也不是没教会我一点东西。”

“那教会你什么了?”秋水接话。

“锲而不舍”穆国康接着说:“我毕业后,家里为了逼我就范,断了我的经济支持,那段时间我打过零工、发过传单,过得很是窘迫,但是始终不想找个朝九晚五的工作,太不自由,创业的时候我偷偷地把落在我名下的两栋房子卖了凑了些钱,等挣了钱就还回去了,以后我就再没伸手向家里要过钱,作为男人呢,有时候也得要现实点,特别是我的爱好还有点烧钱。为了不被家里看扁了,在生意上,有的人和事你偏偏非常反感,但是没办法还得干啊,只要我知道反正奔的是最终的目地,过程怎么样都无所谓,有些事和喜欢不喜欢没关系,只要坚持朝着一个目标锲而不舍,很多事都能做成的。”

“哦,很复杂”

“嗯,不过在个人生活上我就像匹脱缰的野马了,我只做我自己,任何人都不能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你说这算不算童年的时候压抑惯了有种叛逆的反抗啊?”

“一半现实、一半理想的活着,也是很让人羡慕的。”

“一半现实、一半理想?”穆国康的心被触动了,哑然失笑,伸手温柔地刮了一下秋水的鼻子“嗯,一语中的”“秋水,我说这些是想让你更了解我,我想让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想让你走近我。你知道嘛,我见到你的第一面,我的心怦怦直跳,真得特别紧张,而且还患得患失,总是怕哪没做好,把你吓跑了,那种感觉真得很奇妙。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小心又小心地呵护这段感情,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被我摔坏了。在我误会你的那天,我本来是想表白的,所以我那天真得非常愤怒,心揪地生疼,在我心里,早就认定你是我的女朋友了,在随后的日子,我尽量让自己忙碌起来,有机会就把自己灌醉,甚至连我很喜欢的户外攀岩也不打算以后再去,然后就在车库遇到了你,我却发现我还是没办法对你视而不见。如果说一开始我只是很冲动地喜欢你,那么秋水,我现在就是整个心里都是你,我对感情很认真的,我想我们长长久久”说着就去吻秋水。这次秋水主动地攀上了穆国康的脖子,俩人很是缠绵地拥吻在一起,许久都不舍得离开对方的唇。

两人聊了很久,秋水就索性睡在穆国康家里的客房里,第二天秋水一大早要赶回单位值班,早早起床,在餐桌上留了个条子,没有吵醒穆国康,自己独自赶回上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