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十章 不好惹的暴脾气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5023 2017-04-25 23:08:26

  接下来的日子,俩人和平常的情侣一样约会、吃饭、温存,很是亲密。也因为沈雪的到来,秋水的业余生活也逐渐丰富起来,沈雪和秋水办了个健身卡,健身房自带室内游泳池,作为秋水会的为数不多的运动项目来说,有了闺蜜相伴,秋水在闲暇的时候就去游一下,也和闺蜜聚聚。倒是这段时间,穆国康却渐渐地忙碌起来了,转眼又是一个周末,秋水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联系穆国康。

“忙完了没?”秋水打电话给穆国康。

“估计还得加会班,大概8点多才能完”

“哦,本来还想和你一起看个电影呢,那就算了吧,你没时间的话,我晚上约沈雪去游泳啊”秋水表示很遗憾。

“想我了?”穆国康压低声音说道。

“嗯,不过没办法,谁让某人工作第一,我排第二呢,哼”秋水语气很是不满。

“哈哈,怎么会呢,今天真的是特殊情况,要不你来公司等我一会,忙完了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穆国康爽朗地笑着。

“好,那我过去,要不要我帮你捎个饭上去”

“你来就好,这里有饭盒,我让人多叫一份。”

秋水要了穆国康单位的具体地址,收拾收拾,赶在7点前就到了穆国康的单位。

穆国康在单位所在的写字楼一楼大厅接上秋水,进了电梯“有个比较大的合同原本是三天后签约的,对方临时改到明天早上了,所以比较赶,一会你在我办公室坐会,玩会电脑,我怕是顾不上你”穆国康说着带秋水来到公司。

公司坐北朝南,一进门就是前台,一个4开间的房子摆放着二十几个由隔断隔着的办公桌,过道上摆放着些发财树和富贵竹,左手边一玻璃隔断的会议室、会客厅,再往里走是一个独立的财务室,最后边是两个独立的办公室,穆国康推其中一个正北方向标着总经理室的门,请秋水进去。办公室面积大概20平米多点,棕红色的实木办公桌摆放在房门右手方向,古色古香,办公桌右手位上摆放着电脑、笔筒、公司CI标识物等,桌子后边离墙一尺的距离那放着一把老板椅,背面墙上挂着大幅的山水画,对面靠墙位置是两个并列的实木书柜,办公桌的左后方放置了木质的茶桌和招待客人之用的沙发,旁边还有一绿植。秋水看着这样的摆放,觉得倒是很符合风水学的讲究,庄重气派、中规中矩,却是和穆国康给秋水的感觉完全不搭。想到这里,秋水忍不住笑了出声。

“怎么了?”穆国康问。

“你们公司的房子是坐北朝南的房子,总经理办公室放在正北方,房间里的办公桌放在青龙位,青龙喜游、易动、蹿跃无阻则生财气,上下翻飞无碍则生财喜之气;办公桌左后方为腾蛇位,腾蛇喜藏于物下,易昼伏夜出,摆放花木、茶几、沙发最好,寓意给下属及子孙平安康泰,很符合风水学,家具也很气派。”秋水眼睛含笑地陶侃穆国康:“不过,真得和你一点都不搭。”

穆国康一时啼笑皆非,揉了揉秋水的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啊”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穆国康应声。

来人是一个40岁左右的男士“穆总,出了点问题,办公室负责手稿抄录的人把还没打印出来的产品详细介绍、商家比对信息和技术分析稿弄丢了。”

“没有备份吗?”穆国康问

“没有”

“去看看”穆国康说完也没给秋水打招呼就急着走出了办公室,连门也没关。

秋水百无聊赖,想去上会网又觉得没经过允许乱动办公电脑有点不妥,只好坐在沙发上,随手翻看旁边的报刊。

不一会,外面就传来穆国康很严厉的批评声“怎么回事,这种重要的资料连个备份都没有,干什么吃的”

“还没来得及”一个女声怯怯得说。

“还有,你这办公室主任怎么当的,连这点事都弄不好,这东西明天等着用呢,现在都这个点了,你给我说怎么办,你不会是想让我明天只带张嘴过去吧?这个合同业务跟了多长时间、花了多少公关费了你知不知道”穆国康嗓门很大的训斥道:“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啊,今天晚上必须拿出来。”

秋水这下也没心思看报纸了,心想这脾气太害怕了吧,以前还觉得我们领导有时候不近人情,比比这位,陈主任真是太和蔼可亲了,就算自己或者周围同事不小心犯了错,也是主任自己立马去补救,等事情过去了再单独批评,而且也是循循善诱,点到即可,想想今天真是应该约沈雪去游泳,非要矫情地看什么电影啊,这下好了吧,来得真不是时候。

“都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快重新弄啊”说完穆国康黑着脸径直走回办公室,到老板椅上坐了下来,倚在椅子扶手上低头紧闭着眼睛,同时左手揉着太阳穴,感觉很是疲惫不堪。

秋水等了几分钟,都没见穆国康抬起头来,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走到穆国康身旁,碰了碰穆国康的胳膊“怎么了,你没事吧?”

穆国康听到秋水的声音,抬起头来,拉过秋水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开口说道:“没事,明天的资料出了点问题,恐怕不能陪你去看电影了。”

“这个倒没关系的,你也别生气啦,气大伤身嘛,想想看怎么解决吧?”秋水安慰道。

“东西太多了,前期几个部门送来的资料原稿都弄丢了,还有一些调研的信息有些还是手稿,一些临时加上去的分析,现在太晚了,人都回家了,工厂那边恐怕早就下班了,明天一大早要的东西,气死我了”穆国康很是头疼地说。

“哦,这样啊,那,那你让办公室怎么想办法啊”秋水自己就是办公室的,深知办公室就只能汇总整合各个部门的信息,本身没有第一手资料的,对业务也知之甚少,信息的原始来源和分析还是相关负责部门在行,现在资料找不回来了,办公室能有什么办法。

“他们自己弄丢的,他们不想谁想去”穆国康脾气立马就又上来了。

“别生气别生气”秋水连忙讨好穆国康:“你看啊,这些资料明天才用,现在到明早8点还有12个小时,还是有机会补救的。但是办公室恐怕不行,因为你也说一手资料都没了,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把资料往这里归拢,把相关人员、技术分析了什么的立马叫过来,重新弄啊。而且能者多劳嘛,办公室主任是调动不了这些业务部门的领导的,人家不会鸟他的,所以只好你发挥一下老板的作用了,他们听你的,或者你合伙人呢,都可以啊,至于责任问题,以后说也来得及的,是吧?”

“都快被气死了,这事还得我给他们擦屁股”穆国康重重地叹了口气,用办公室电话拨了个短号“让外边的人都过来”。

秋水乖乖的退到沙发那洋装继续看报纸。

不一会功夫,办公室里站了4、5个员工,静悄悄的,气氛令人窒息。

穆国康开口说话:“好了,现在这样,李主任(办公室主任)去通知业务部门所有跟着这个业务的人还有经理、预算的和前期跟踪调研的人员,就说我说的,马上回来加班,把和这个业务有关的资料全都带过来,回头明天的事结了,我给大家每人放两天假,加班工资也翻倍计算。肖雪把你那的手稿马上打出来,前台也搭把手;我给王总(穆国康合伙人)电话,让他带着工厂那边的相关负责的人都带着资料往这边赶,大家恐怕得加通宵了。出去吧,有什么事及时跟我说,我晚上都在”

大家一听,立马作鸟兽散。不一会,外边就传来电话声、跑动声,敲键盘声,一片繁忙。

办公室就剩下穆国康和秋水两个人,穆国康打完电话后,走到秋水身边坐了下来“是不是饿坏了,叫个外卖上来吃点?”

“哦,你吃不”秋水问。

“我就不吃了,吃不下”穆国康很是郁闷地说。

“那我自己下去找吃的啊,对了,需不需要我帮忙,我打打字还是可以的,速度很快的”秋水主动提出了要帮忙。

“不用,都是他们惹出的麻烦,让他们自己弄去。把好好地周末都给搅和了”穆国康还是很气恼。

“好了,别生气了,再生气就更老了,会没人要的”秋水调戏穆国康。

穆国康听到秋水这么说,立马把秋水的身子拉过来,让秋水坐在自己的腿上“你竟然嫌我老,小妖精,反了你”说着就狠狠地亲了秋水一口。

“呵呵”秋水笑出声后立马捂上了嘴。

穆国康好笑地看着秋水。

“快放开我,万一一会有人进来,被人看见了多不好”秋水说着就挣开穆国康的怀抱,穆国康也没有坚持,只是含笑深情凝视秋水。

秋水觉得穆国康的眼神太炽热,一时间有点口渴。于是赶快岔开话题:“嗯,那你真不吃饭的话就当减肥了,但是我要出去找吃的去了,吃完我就自己回去了,等你忙完我们再联系吧”

“不行,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穆国康很是霸道地说。

“没关系的,我打个出租就回去了”说着就打算起身,却被穆国康按在了沙发上。

“不许出去了,我叫个外卖过来,一会等我腾出空来,送你回我房子睡,或者就在里边的床上休息,你选一个”穆国康环着秋水霸道地宣布结果。

“那还是去你房子吧”秋水做出妥协“但是我洗漱的、搽脸的什么都没带啊,我也没带睡衣,太不方便,我还是回去吧”秋水说着就要反悔。

“先将就一晚上,你可以穿我的T恤,我不介意的”穆国康坏笑着倦了倦秋水的头发。

等秋水简单得吃过饭,穆国康趁着人还没到齐,坚持把秋水送到离单位很近的家里后,马上回单位忙去了。

秋水周末总是喜欢赖床睡懒觉,第二天早上10点多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秋水打开可视电话,只见穆国康公司的前台女孩抱着堆东西站在大门外,忙开门请女孩进来。

“您好,我是穆总单位的,您叫我小张就行了,昨天我们见过,穆总让我送点东西给您”小张谦虚有礼地笑着道。

“哦,谢谢啊,什么东西啊”

前台小张赶忙从抱着的包里掏出一堆洗漱的、睡衣、化妆品:“早上赶商场开门去买的,也不知道合适不,您看看,还需要别的的话我再去买。”

秋水见状,很是不好意思“不用了不用了,真不好意思,还麻烦你一大早去买这些,你们昨天晚上还加班着呢,你说他也是,够小题大做的,我见了他说他”秋水很是为女孩抱不平。

“别别别,您可别,您帮我说句好话呗”女孩赶忙回答:“穆总说,他大概中午12点左右就能赶回来,让您等他吃午饭”。

两人寒暄了一番,等房子就剩下秋水一个人时,秋水开始整理面前的一堆东西:洗漱用品、minito真丝睡衣、全套的雅思兰黛红石榴系列、小棕瓶眼霜、精华,碧欧泉的紫隔、fancl的卸妆油、圣罗兰妖艳玫红色口红,外加大瓶迪奥真我香水。秋水心想,眼光不错,不过真是不花自己钱不知道心疼啊,秋水平时可舍不得在专柜买这些。

等穆国康中午回到家,秋水已经洗漱完毕,闲着无聊,正在书房上网看新闻、听音乐。听到门响,就从楼上下来。

穆国康正在换鞋,一脸的疲惫。秋水突然有点心疼,立在楼梯那停了下来。

“事情怎么样了?”秋水问道。

“还算顺利”穆国康说着微笑着走过来亲了亲秋水的脸颊“我换个衣服,一会我们出去吃饭”说完就绕过秋水上楼。

秋水坐在楼下客厅沙发上,穆国康换了身衣服下来,紧挨着秋水坐了下来。

“合同已经签了吗?”秋水递给穆国康一杯水“水温刚好”。

“签了,也算是有惊无险,剩下的会有人跟进的”穆国康接过一气喝完。

“晚上真加了通宵啊,没睡觉吗”

“嗯,一屋子人忙了一晚上,早上吃了个饭就过去了,客户下午的飞机走”穆国康接着说:“哦,对了,早上洗漱的拿到了吧?”

“嗯,不说你们单位那女孩真的眼光不错,除了东西太贵外都挺好的,你一定要表扬一下的”秋水接着说:“对了,我八卦一下啊,你们单位给普通员工的工资是不是很高啊?”

“呵呵,要不你把你那工作辞了过来我这上班来,工资翻番,年底还有奖金,比照经理级别的,怎么样,考虑一下,我说真的”穆国康笑着揉揉秋水的头。

“不”秋水直接拒绝。

“为什么?”

“首先我对现在的工作无论从性质还是工作氛围上,都比较满意;其次,要跳槽的单位老板脾气太大,受不了;第三,鉴于我们现在的关系,万一哪天我们闹掰了,我连赖以生存的饭碗都保不住了,风险太大”秋水一板一眼地列举,却不小心惹得穆国康拉下了脸。

“胡说什么呢?”说着穆国康板正秋水的身子,很严肃地说:“以后不许再说什么闹掰了分手之类的话,听到了没。”

“呵呵,那个,我只是打个比方,又不是说真的”秋水解释,随后又咕噜了一句“再说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的事。”

“你再说,小心我现在就要了你”穆国康突然倚过来,竟然骑在秋水身上,两手按住秋水的双手,霸道地去吻秋水,最后竟然惩罚似的咬了一下秋水的唇。随后,穆国康紧紧地盯着秋水的眼睛,此时穆国康也许是没休息好,眼眶遍布红血丝,气恼地看着秋水,秋水有点震惊穆国康激烈的表现,心还砰砰直跳,也有点小心疼。

“还敢不?”说着穆国康作势要拉扯秋水的衣服。

“不敢了不敢了”秋水连忙告饶。

“这还差不多”穆国康终于起身,重新坐到沙发上,询问秋水:“早上是不是又没吃饭,想吃什么,我们出去吃。”

“你不瞌睡吗?我们附近随便吃点什么,我就回去了,你回来睡觉吧,眼睛里都是红血丝”秋水关切地说。

穆国康听了,终于展开了笑颜,身体倾向秋水“心疼了?”

“嗯,现在当个老板也不容易啊,我刚有一刹那真觉得你好可怜啊”秋水用很同情的眼神看着穆国康。

“呵呵,嗯,你的想法总是很特别”穆国康开心地笑起来:“不过,我很开心你会心疼,走吧,出去吃饭。”

两人吃完饭,秋水原本打算直接回住处,但是在穆国康的软磨硬泡下,同意在附近逛逛,穆国康回去补觉,等晚上一起看了电影,才把秋水送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