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十一章 汽车越野赛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6580 2017-04-27 14:17:30

  (地点人物赛事均为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接近7月份,也到了汽车越野赛分赛区比赛的日子了。穆国康和几个朋友一大早就赶到了临近省市的比赛现场,沈雪想去凑热闹,就非拉着秋水过来看,也到了夏天,天气酷热。话说汽车越野赛发源于国外,世界上最著名的越野四驱赛事要属法国巴黎到非洲达喀尔的汽车拉力赛、由骆驼烟草及英国陆虎汽车合办的骆驼杯锦标赛、马来西亚四轮驱动车越野赛。我国的汽车越野赛虽然和国外成熟的越野赛事不能相提并论,但是近几年也在蓬勃的发展中,一年比一年办得好。

今天一大早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赛选手齐聚一堂,人数达到200多人,观众台上的观众满满当当的,一眼望去现场车型五花八门,国产越野车有猛士、北京jeep,哈弗、陆风;进口的奔驰G级、尼桑途乐、宝马、兰博基尼、玛赛拉蒂、悍马、丰田霸道、三菱帕杰罗等,还能看到一些北极星、庞巴迪、重庆环松、春风CF--X8沙滩车,还有一些很个性、外表奇特的改装车。

今天的汽车越野预赛有120多辆车参加比赛,赛道约1.5公里,设有飞车台、深水坑、双连峰、台阶路、连续坑位等障碍点。穆国康、陈辛、封庆等共十几人是一个车队。比赛开始后,几人在场地做准备工作。现场掺杂着各种轰鸣声和观众的尖叫声。话说,沈雪和秋水都是外行,外行看热闹嘛,尤其是沈雪,但凡看到惊险动作都要尖叫,看到深水坑内熄火的车辆就嘘唏。

终于等到穆国康出场,随着发车旗落下,穆国康驾驶的悍马和其他4辆车一起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冲入赛道,通过层层障碍,最终穆国康顺利地拿到了小组第一。陈辛出场后,只见陈辛驾驶的奔驰G级车,和副驾驶领航员一起也轻松地赢得了小组第一。在此后的比赛中还有车队的两个人成绩也不错。

趁着中午吃饭时间,穆国康给秋水他们介绍起来:“汽车越野讲究的是选手的胆量、气势和技术,这两年就算是我们业余组的比赛也越来越激烈。对一个车队来说,车手选择、战术安排、赛事运行、维修保障都是很重要的。我们几个人数陈辛玩越野时间最长技术最好,其他的都真得是很业余,也包括我,你看啊,其实每个小组赛的对手都是不一样的,怎样搭配不同技术水准的车手也是很重要的,当然车的性能保养也很重要。我们这次的比赛目标就是陈辛挑战前三,2个人挑战前十,其他人也各有自己的目标名次,说白了,也算是挑战自我,至于结果嘛,也不算很重要。”

沈雪听了接话说道:“秋水啊,我发现你老公特别谦虚,对吧?刚才比赛中简直帅呆了,特别是那个飞车环节,真是惊险刺激,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

“呵呵,你又多了个崇拜者”秋水也恭维穆国康。

“多谢夸奖了,不过明天的决赛怕是要让你们略微失望了。”

下午观看完比赛后,因为明天还有更重要的比赛,一行人早早就回酒店休息。穆国康却还拉着秋水在酒店院内散步。

“秋水,我觉得某方面你应该多像你朋友学一下”穆国康跟秋水建议。

“哪方面?”

“比如说,你从现在起改口叫我老公。”

“呵呵,想的美”秋水直接拒绝了。

“叫一声听听”

“不”

“叫不叫”穆国康说着把秋水压到了旁边的车上。

“快让我起来,被人看到了”秋水很着急,怕被别人看到。

“那你叫一声,我就放开你”穆国康继续威逼利诱。

“老公”秋水没办法,只好做出妥协。

“这才乖”穆国康说着拉起了秋水,顺势亲了秋水一口。

两人你亲亲我我半响才各自回房间休息,秋水回到房间,冲了个澡后,和沈雪两人窝在床上聊天。

“秋水啊,你男朋友是个富二代?”沈雪直接问秋水。

“富二代?也没吧,他自己和朋友合伙开个反光制品的公司,经济倒是应该挺好的。”

“哦,那他家里是做什么的?”

“没问过,这也不好问吧,而且也没必要,不过应该还可以吧”

“他还有兄弟姐妹们吗”

“没问过”

“今天开的车是他自己的吗?他们几个开的那都是好车啊,100万朝上了。”

“这么贵的?我以前没见过这辆车啊,也可能是车队的吧,不知道,你知道的,我对车没概念的”秋水据实回答。

“我发现今天那个叫封庆的、还有一个,今天两个人带过来女朋友跟几个月前我们唱歌时见的不一样啊,还有那个陈辛,一看就是个油头滑舌的主。”

“是吗?我没注意啊,上次我有点紧张。不过你对陈辛的形容真是形象。”

“哎,岳秋水,感情我说这么多,你没一点觉悟啊?”

“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那个,你也别多想啊,穆国康以前有过几个女朋友你问过没?”

“几个女朋友?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啊,不过你的意思是他以前会有过好几个呢?”

“不是不是,其实过去的事也不是太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对你的态度,他对你怎么样?”

“还好啊,对我倒是还可以的。不过你说这个事情我改天要问清楚的。”

“秋水,我的意思呢,是如果穆国康对你是认真的,那我们好好交往着还是不错的,外形阳刚帅气又多金。但是呢,要是他只是闲着无聊找你玩玩,你还是要当心点呢。你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起码你要搞清楚这个的,这你一问三不知的,是吧,别人家哪天把你卖了你还在给人家数钱呢。”沈雪干脆坐了起来,接着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我们自己呢,一个人在外边还是要有自我保护意识的,不能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你说吧,要说人家如果是想跟你玩吧,有一段这样的经历倒也没什么不好,可你也不像是能玩得起的啊。”

秋水一时间,看着沈雪,说不出话来。

一阵沉默后,秋水开口说话:“那你说我怎么才能分清楚他是认真的还是不认真呢?”

“岳秋水,又不是我在谈恋爱,不过起码和你谈的时候不能脚踩两只船,要不就是你俩有矛盾的时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或者是时不时推脱忙对你避而不见等等,哎,反正我也说不清楚,我的意思是,秋水啊,你要注意保护自己,别受到伤害。”

“嗯,我知道”秋水应声后,陷入沉思。

秋水因为想得太多,没睡好,第二天早上留在酒店睡觉,沈雪跟着继续看比赛了,下午也就是决赛了,陈辛不负重望获得了业余组的第一名,穆国康也进了前十,这也是近几年最好的成绩,大家都很兴奋。颁奖仪式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时分,夕阳泻下柔柔的光,给大地镀上了一层华丽的金黄,穆国康所在的车队成员在一起摆出各种霸气的姿势拍照,有人甚至爬到车上做跳跃姿态,激情洋溢。秋水就这样看着他们,也能感受到他们的兴奋,但是又觉得有点和自己格格不入,好像确实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在秋水呆呆地想心事的时候,穿着红白相间赛车服,带着鸭舌帽的穆国康向自己走过来。

“过来一起拍个照”穆国康也没等秋水同意就拉着秋水的胳膊向自己的车子走过去。随手把帽子扔在地上,对旁边负责拍照的两个朋友交代:“拍好点啊,看你们了”。

夕阳橙的悍马和夕阳的淡淡余晖交相呼应,走到车头前,穆国康突然就抱起秋水放到车的引擎盖上,同时饱含深情地轻吻秋水的唇、片刻后吻了吻秋水的额头,随后看着惊呆的秋水爽朗地笑了起来。并顺势也坐在引擎盖上,用左手覆盖住秋水的右手,满眼含笑地凝视着秋水,秋水下意识地看向穆国康,穆国康则伸手划拉了一下秋水的鼻子,两人久久凝视着彼此。接着穆国康跳下了车,把秋水腾空抱起,秋水慌忙下赶忙抱紧了穆国康的头部,穆国康则抬头深情地注视着秋水。等把秋水放到地上,穆国康逼着往后退了一步,这时秋水倚靠着车头,穆国康则栖身过去,凑在秋水耳朵边说道:“岳秋水,我爱你”,随后快速地拉起秋水。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如此得浑然天成,如此得唯美,穆国康的双眸至始至终含情脉脉地注视着秋水,秋水或惊慌、羞涩或欣喜的表情也流露出来,美轮美奂。

这短短的几分钟过完,大家反应过来,才开始起哄,吹口哨、尖叫。陈辛最是活跃:“穆国康,真是有你的啊,什么时候这么浪漫了。哎呀,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啊,怎么就我是孤家寡人啊”

在一番闹腾后,一队人马启程回酒店,打算略作休息,一起去吃饭、K歌庆祝。

沈雪和秋水也回到房间略作休息。

“秋水,有句话我要收回一下”沈雪不经意间提起话题。

“什么?”

“昨天我说穆国康到底对你是不是认真的话。我今天觉得吧,穆国康真得是发自内心地喜欢你,你没看他和你拍照时,哎呦,那种丝毫不加掩饰,大胆奔放的表现,一点都不拘泥造作,那简直,仿佛周围喧闹的人群都不存在了,眼眶满满的宠溺和望向你的激情都快溢出来了。那情形,伴着夕阳的余晖,连我一个外人都能感受到那种热情和心潮澎湃,也难怪你会动心。要是有人这么对我,下一秒天地崩塌了本姑娘也愿意陪着他一起死。”

“沈雪,你的口才越来越好了。不过你昨天的话我仔细想了一下,我还是有些担心的。”

“患得患失对吧,恭喜你,你总算是真正的恋爱了。这我有经验的,好歹我在大学也轰轰烈烈的谈过两场恋爱。”

“可是你哪次不是失恋了哭得稀里哗啦的,我既搭钱又出力地安慰你,你恋爱就不能找个靠谱的吗,没有结果的恋爱谈它你不累啊。”

“那就要问问靠谱的你是不是能爱上了,谁不想找个靠谱的啊。”

“那,那你说穆国康靠谱吗”秋水很认真地问沈雪。

“我只能说你能和穆国康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和我所知道的你根深蒂固的保守呆板的择偶观是背道而驰的。不过,秋水,爱情本就这样,不用去设定,你只需要问问自己的心,你最想要的是什么。连你的心湖都拨不动的男人,再靠谱也没有用啊。秋水,我觉得你值得更好的,其他的我也没办法回答你。”

“哦”秋水有点失望地应承。

接下来的晚饭是在一个包间里吃的,一行人分成两桌,吃饭期间,秋水总是时不时地看向封庆那边,起先封庆还和女伴聊得不亦乐乎,后来发现秋水老是看自己,很是纳闷。趁穆国康上洗手间的功夫封庆也跟了过去。

俩人洗手时,封庆神秘兮兮地对穆国康说:“康哥,那个,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嫂子老是偷偷看我啊。”

“谁偷偷看你?”穆国康好笑地问。

“就是你女朋友啊,不是,真的,你不信观察观察。”

“她看你做什么?你是不是喝多了?”

“没喝多,今天我也顶多喝有两三两酒。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整得我神经兮兮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两人回到饭桌,各自坐下,穆国康确实是觉得秋水这顿饭吃的有点神不守舍,几乎没吃什么。秋水今天好像总是心不在焉的。

穆国康给秋水乘了碗何首乌野生刺参汤“怎么吃这么少?把这个吃了。”

“哦”秋水应了声,开始机械地扒拉碗里的汤,到最后竟然把碗里的两个刺参都剩了下来。

穆国康看了,随手又在秋水的碗里乘了点汤,放在秋水面前:“在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碗里就这两好东西你还把它都剩下了,吃了吧,晚上你都没吃什么。”

“有点腥,不想吃”秋水回道。

“不行,必须吃了”穆国康压低声音说道:“要不我喂你?”

“啊?”秋水这才抬头看向穆国康,妥协道:“我自己吃吧”很不情愿地扒拉着碗里的刺参。

除了秋水外,一顿饭也算热热闹闹地吃完,大家各自开车往订好的KTV赶。秋水不想去,也不想扫了穆国康的兴致,谎称身体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不打算跟着一起去唱歌。穆国康让大家先走,让沈雪坐封庆他们的车先过去,自己和秋水待在车上。

“哪不舒服呢,要不要去看看”穆国康说着用手附在秋水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

秋水挡下穆国康的手:“没事,就是头有点疼,你把我送回酒店你就过去玩吧,我看今天都很高兴的,也别为了我扫了兴。”

穆国康只是盯着秋水看。

“怎么了?”秋水问道。

“我觉得你好像有心事”穆国康看着秋水。

“没有啊”秋水低着头也没看穆国康。

穆国康板过来秋水的身子,右手捧着秋水的脸让秋水直视自己的眼睛,无奈地笑笑“那你干嘛一直盯着封庆看啊,人都找我告状了?”

“谁盯着他看了,我看他干嘛呢”秋水坚决不承认。

“没有吗?岳秋水,你可别看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啊”穆国康洋装生气的样子问。

秋水好像被侮辱了似的,马上就不愿意了“我惦记着他?我为什么要惦记他呢,真是的,我只是看他这次带的女朋友和上次的不一样,多看了几眼罢了,真是的,这种人怎么可能是我的菜。”

“哈哈哈,哎呦,秋水,你这么气愤做什么呢,封庆想怎么做是人自己的事,你晚上就为这闷闷不乐呢?还有,封庆不是你的菜,那我呢,算不算你的菜?嗯?”穆国康说着暧昧地问秋水

“哼,油嘴滑舌”秋水还是很气愤。

“呵呵,好了好了,你只需要看好我就行了,别人的事我们就不操心了好吧?”穆国康说着开始启动汽车。

秋水其实很想问问穆国康以前有几个女朋友,不过想想却问不出口,也怕得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加上今天穆国康心情很好,也不想因为这个惹得他不高兴,所以就此作罢。

等车子停到了KTV门口,秋水才反应过来“不是说先送我回酒店吗?”

“一起吧,你又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且你都睡一上午了,再睡就成小猪了?陪陪我吧,再说,我还想听你唱歌,走吧”说着硬是拉着秋水进了KTV。

包间里面早就热闹非常了,穆国康和陈辛、封庆他们还要了灌装啤酒边喝边聊。几个女士边吃零食、唱唱歌,还有情歌对唱的,好不热闹。到了中场,封庆他们要秋水也唱几首,说什么唱的好不能浪费了。秋水有了上次的教训,很积极主动的自己去点了两首歌,并在点歌台那唱了两首歌。一首是莫容晓晓的《黄梅戏》。

从小爸妈就对我讲

黄梅戏它不是很好唱

模仿着大人身段模样

实现了我的愿望

面对这爱情的考量

冯素珍是我学习的榜样

女驸马的故事伴我成长

我的公子又在何方

为救李郎离家园

谁料皇榜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哇

好新鲜哪

这是一段经典的旋律

让我醉怎么能够忘记

…….

接下来又唱了首刘珂矣的《半壶纱》,秋水唱歌的时候穆国康含情脉脉地注视着秋水,秋水唱歌总是很有感觉,如果说上次秋水的歌诱惑了穆国康的话,今天秋水的歌却是很迷人的,漂亮又唱歌好听的女孩总是特别招桃花,看着秋水,听着秋水的歌或许就能让人刹间心动,秋水看似恬静的外表下总是能给穆国康带来很多惊喜。

直到闹到了晚上23点,大家才结束这一天的行程,启程回酒店。穆国康因为喝酒的缘故,秋水负责开车。穆国康坐副驾驶,沈雪在后边。

路上,穆国康问秋水:“你还会唱黄梅戏?”

“会一点”秋水回道。

“以前有没有人说你唱歌真得很不错?”

秋水还没来得及回答,沈雪抢着答话:“岳秋水的歌在我们学校还是很受欢迎的,每年秋水都会在学校的联欢会上代表我们院系唱歌的,而且每次都会迷倒一大片的。”

“呵呵,沈雪这是夸张的说法,你别听她的”秋水很是尴尬地说。

“我没夸张啊,你说大二那年你唱那个李玟的《你是我的Superman》后,连着两周我们去饭堂吃饭,后面都有人起哄,叫哪个男孩的名字是吧,而且我们宿舍还收到好多你的礼物呢,还有那个姜彬不是……”

“沈雪,闭嘴”秋水急着打断沈雪,竟然急踩刹车,把一车的人都吓了一跳。

短暂的静谧后,“嗯,那确实是很受欢迎”穆国康说完就看着秋水:“你小心点开车。”

三人一时无话,不多长时间车子就开到了酒店。穆国康让沈雪先回房间,自己和秋水说几句话。

“嗯,也很晚了,要不我们就回去吧?”秋水觉得还是应该赶快离穆国康远点,都怪沈雪这么多嘴,真是史上最坑闺蜜的朋友。

但是却没听到穆国康回话,秋水没办法只好抬头去看穆国康,却见穆国康正看着自己,又赶快移开了眼睛。

“给我讲讲你大学时候的故事吧”穆国康开口说话。

“什么故事?”

“比如说你的感情?”穆国康挑明了自己的目的。

“大学啊,倒是吧,也没什么可说的,我也没谈过什么正儿八经的恋爱”秋水马上澄清。

“哦,是吗?”

“真的,我骗你做什么,都是沈雪乱说”秋水说完还认真地点了点头。

“哦…”穆国康还是看着秋水不表态。

“呵呵,那个,是这样的,我大二的时候是在学校的联欢会上唱了个歌,后来吧,也像沈雪说的那样,是吧,嗯,其实这也很烦的,人家送来的东西我给宿舍的舍友说了都不许收的,我到现在有些都没分清谁是谁呢。打那以后我就没有再在什么公开场合唱过那个比较那种感觉的歌了。真的,你说吧,上次要不是沈雪给我点的歌,我是不会在你朋友那唱那首歌的,我也是被逼的”秋水毫无章法地为自己辩解。

“那个姜彬?”

“姜彬啊,姜彬”秋水捂了捂脸,许久才抬起头来,叹了口气,继续说:“姜彬和我一级,我们不是一个院系的,我们,我们其实也没什么的”秋水说到最后一句声音都非常小了,还带着些许无奈,而且眼圈泛红,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于是秋水把头扭过一边后仰了仰头忍住了泪水。

穆国康刚想说什么,秋水却接着开始说:“姜彬是我们学校篮球队的,人很阳光,他先追求的我,后来吧,我就答应做他女朋友了,可是,我答应做他女朋友的第二天他就躲着我了,都好几天了也不说什么,也找不见人,我们宿舍的人也很气愤,沈雪她们就去找姜彬,后来,我听别人说姜彬说‘就是一杯清水,也没什么意思’”说着秋水的泪水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下来了。

穆国康心好像揪了一下似的,很心疼地拉过秋水搂在怀里,又重重地亲了一下秋水的额头,安慰秋水:“不哭了,那是他没福气。对不起,我不该逼你说这些的。”

……

揽月狐

地点人物赛事均为虚构,请勿对号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