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二十章 陈辛的心意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6057 2017-05-04 09:35:07

  国庆节秋水窝在家里陪陪家人,和今年刚上大学的弟弟聊聊,会会朋友中很快的过去了,穆国康也难得回家待着休息,也顺便处理一下郑州这边分公司的业务,倒是各自都过了个很温馨的假期。假期刚过,这天穆国康在办公室里处理公务,接到陈辛的电话告知人已经到了穆国康单位楼下,让穆国康等着他。

陈辛这天穿着宽腿牛仔裤,裤子膝盖处两个很大的破口,带了个墨镜,白色T恤外加一花色小夹克,加上182的高个子,长得倒是挺好,不过这形象怎么看也很浮夸啊。陈辛就这样吹着口哨来到前台,倚在穆国康公司的前台桌子和前台小张搭话:“嗨,美女”说着摘下眼镜,手抵着下巴说道:“你们老板呢,在哪个办公室?”

前台小张一看,马上微笑着问:“我们两个老板,您找哪位?”

“穆国康啊,有劳美女带我过去了”说着还向前台小张抛了个媚眼。

“您跟穆总约好了吗?您贵姓啊,要不我帮您问一下。”

“还问什么呢,赶快带我过去吧”陈辛说着不管不顾地径直往里走。前台小张一看赶忙小跑着跟在后边:“先生,不好意思,您不能这样进去。”

陈辛可不管这些,一直往里走,不多长时间就看到了经理室的牌子,直接推门进去,前台小张也跟着赶快进去。

穆国康带着眼镜这时正坐在办公室椅子上看文件。听到门响,抬头看向门口。

“穆总,不好意思,他非要进来,我没拦住”前台小张赶忙抱歉地说。

“没关系,下次再见到他就让他直接进来”穆国康表态。

“看吧,美女”说着还像前台小张摊了摊手。

“没事了,你出去工作吧”穆国康给前台说。

前台小张出去后,陈辛很不客气地直接坐到沙发上:“有什么好茶,给泡点,渴得很。”

穆国康摘下眼镜起身过来,坐在茶桌前开始烧水“喝什么,我这只有普洱和今年的青茶?”

“那就新茶吧。”

“嗯”穆国康答应着开始洗茶、泡茶……

“你说你也不把这整大点,就这几个办公室,连向导都不用找一眼就能找到你的办公室啊,不上档次啊”陈辛跟穆国康提意见。

“这只是个单位的业务前沿部门,重要的厂房、技术都在别的地方,要那么大并没必要,就算再大一倍还是入不了你这大少爷的眼啊”穆国康说着递给陈辛一小杯茶。

“得,你就挖苦我吧,你好歹这些都是自己的”陈辛喝了口茶后接着说:“哥们最近真是混背了,从前段时间回来,我妈是一顿折腾啊,跑了好几家医院,从里到外给我检查了好几遍啊,都快魔障了,把我真折腾得不行,最近几天才消停下来,而且停了我好几张卡了,我过几天估计得回我爸单位待着了。还是你好,起码不受制于人啊。”

“你也该好好休息些时候,检查一下也有备无患”穆国康接话说道。

“哦,对了,我让你约了大半个月岳秋水,你到底给约了没?”

“说了,她说没时间”穆国康简单明了地说明。

“岳秋水那单位,你给我说她没时间,你糊弄我呢吧,她一天忙什么呢,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我给你说啊,我让你帮我约是我在避嫌啊,你要是不给我约我自己单独去约了”陈辛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木制盒子,放到穆国康面前:“翡翠弥勒佛,帮我转交给岳秋水,聊表谢意。”

穆国康打开盒子,里边放着一通体翠绿的冰种翡翠弥勒佛吊坠,拿到手上试了试手感:“不错,是个好东西”说着把吊坠放进盒子里放回陈辛面前,接着说:“这个我恐怕不能做主替她收下。”

“哎,我让你转交,是因为岳秋水是你女朋友,我自己去送不合适,但是好歹人也是我救命恩人啊,我总得有所表示吧,不然我睡不着觉的,你每天都见她,这不顺手的事吗?”陈辛着急上火地说。

“我好几天没见到她人影了,改天你自己给吧”

“不是,你别告诉我你俩现在没住一起啊?谁信啊”陈辛调转话头。

穆国康一听,不自觉地揉了揉太阳穴,也没吭气。

“哎哟,穆国康,你说你怎么这么逊呢,岳秋水这么温顺的你都搞不定,那你还怎么管公司呢?”陈辛一个劲的嘲讽穆国康。

“还要不要喝茶了,不喝你就可以走人了,我还忙着呢”穆国康来了脾气。

“得得得,不提这个了,这周末啊,约上封庆和张伟进山去,最近山上叶子都红了,漂亮得很,周末虽然人多点,但照顾岳秋水啊,靠山那我们家有套小别墅,晚上咱就住那。”

“我问问她吧。”

“哎,我给你说,就这么定了,一定要把岳秋水带过来”

陈辛说完把手里边的茶一气喝完,接着说:“就这事啊,到时候见,我走了,你忙吧。”

秋水还是对秦岭山情有独钟的,只要是进山的事真是随叫随到啊,即便有什么事也会排除万难的,所以周末的时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越过秦岭山分水岭(南北地理分界线)去看红叶,此时,秋意渐浓,茱萸已经红透,漫山遍野尽是层林尽染,红的黄的褐的,在曲径通幽的观景长廊上,一阵风吹过,一部分红的黄的树叶片片飘落,像一只只花蝴蝶在林间飞舞,像极了夕阳的余晖,染红了整个长廊。一行人行驶在山间赏景小道上,看山间渲染的绚烂色彩,如此美景,美不胜收啊。2点多的时候陈辛找了个很有特色的农家乐,吃完饭,又转了会,一行人驱车到秦岭山下陈辛家的别墅入住。

这是个独门独院的7房4厅7卫的别墅,富丽堂皇。晚饭是在别墅吃的,晚饭吃过后,几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陈辛动手给大家泡茶,穆国康和秋水坐在一起,封庆和张伟也和女朋友一起坐在一块。

“上次真是很感谢各位,我也算是在鬼门关路过了一回,要不是各位,估计今我也坐不到这里跟大家品茶了。”说着逐一递给大家一小杯茶,接着对秋水说道:“尤其是岳秋水同志,也真算是于我有救命之恩了,那个,送你个小玩意,佛,保佑您平平安安,一定要收下”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木盒子递给秋水。

秋水接过来打开看了后开口说道:“真不用了,陈辛,你太客气了,这个真的没什么的,不用小题大做”说着就要退回去。

封庆看到了一把夺过来,拿了出来,细细端详:“呦,通体翠绿,成色不错啊,是块好玉啊”

“哎,你懂玉不啊”张伟接话。

“不懂,不过辛哥出品,定是不凡啊,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啊,而且又是救命之恩,肯定价格不菲啊”封庆夸张地说道。

秋水一听,觉得收了真不合适,就对陈辛说:“那我真不能收,你看,你都请我们又逛又玩的,这礼物我就心领了,是不是啊”说着拉了拉穆国康的袖子。

“嗯,我们心领了”说着微笑着揽过秋水的身子。

“不是不是,岳秋水,这个是一定要收的,这个是我妈一定要我给你的,我妈都说了好几回了让你去我家做客,我不是怕你觉得拘束嘛,所以就帮你推了,可是这东西一定要收下的,没多值钱,你别听封庆他们胡说八道,就是个意思”陈辛说着从封庆手里夺过来又硬塞给秋水。

“值多钱”秋水问。

“哎,问价钱不合适吧,这我妈存着的,我也不知道啊”陈辛急着说。

“陈辛,是这样的,太贵了我真不能收的,你看吧,你也是穆国康的好朋友,那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当时的情况换谁都会那么做得,真没什么。虽然我不懂玉这些东西,但是看着色泽真得挺好的,你把它送给我,一来我不能贴身带着啊,要是穆国康送的还差不多,那我也不能倒手送人啊,你这样我真得很为难的,要不你改送我几本书吧,我很喜欢看书的,你送我几本书好了,是不是啊,穆国康,你也说句话嘛”说了摇了摇穆国康的胳膊。

“嗯,可以送她几本好书”穆国康笑着对陈辛说。

“哎哎哎,穆国康,你还能不能有点原则啊,你都成妇唱夫随了,我真是受不了你了”陈辛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玉塞到穆国康手里“别婆婆妈妈的,赶快拿上,不然我跟你急啊,还有,书改天送,就这啊,别推来推去的。”

陈辛塞给穆国康后,谎称要上洗手间,没给秋水说话的机会。

“嫂子,收下吧,不要白不要啊,辛哥这几年光我们知道的都送给他那一堆红粉知己很多值钱的东西了,他真不在乎,你不收,以他的性格,真会睡不着的”封庆也继续劝着。

“嗯,秋水,要不你就收下吧,也给陈辛减轻点负担”穆国康看着秋水的眼睛说道。

“那你收着吧”秋水很是无奈地说。

“好,我帮你收着”穆国康应道。

这件事终于就此告一段落了,封庆他们也嫌干坐着没什么意思,就提议打会麻将。几个男士一起到房间里的麻将室玩,封庆女朋友张璐和张伟女朋友也一起陪着,秋水待了一会就回房间洗漱了后坐在床上看书打发时间。

晚上九点的时候,穆国康回来了一趟,看秋水披散着头发在用功地看书,于是走到床边,凑过去亲了亲秋水的脸颊,秋水才抬起头来:“啊呀,一股烟味”。

“封庆他们都抽烟,没办法,被熏得。”

“你经常打牌吗”秋水紧盯着穆国康的眼睛问。

“偶尔陪客户打,今天纯粹是打发时间,总不能干坐着”说着捋了几下秋水的头发。

秋水揉了好几下眼睛,好笑地说道“呵呵,你都成俩个了”说着去摸穆国康的脸。

“那还看?看了多长时间了,看东西都成叠影了,不许再看了”穆国康两手按着秋水的太阳穴,给秋水做了会按摩。

“我们收陈辛的东西好吗,听起来好像很贵的样子”秋水担心地给穆国康说。

“没关系的,你不收,陈辛心意过不去的,我们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也送他个礼物就行了”穆国康安慰着秋水。

“我可送不起。”

“我来送,一样的”穆国康接着说:“你也出来看会吧,封庆他们女朋友都在,你也给我撑撑场面吧,嗯?”

“呵呵,好吧”秋水说着起身跟着穆国康来到麻将室,虽然开着窗,烟味还是很大。

秋水就坐在穆国康身边漫不经心地看着他们打牌,也帮忙端茶倒水的,眼看就到10点钟了。

“辛哥,有什么东西吃不,一会咱吃个面吧”封庆说道

“哎呦,我让做饭的人走了啊”陈辛接话说道。

“那怎么办啊,这地方好是好,现在去哪点餐去啊?”

“哎你们几个谁会做饭啊,去看看,给做点吧,你别说真挺饿的”张伟也附和。

张璐和秋水三人去看了看厨房的东西,也没多少菜了,就只有黄瓜、西红柿、胡萝卜、一些牛肉、五花肉,连个挂面都没有,倒是调料、葱姜蒜、米、面、油挺齐全的。

三人看完后折回棋牌室给大家说没什么太多东西,关键是没面条啊。封庆听了说:“不是有面粉嘛,随便做个面就行啊,真得有点饿,而且晚上整个面真得不错的,你几个不会连擀面都不会吧?”

张璐接话说道:“不会。”

秋水在穆国康背后伸手给穆国康肩膀象征性地按摩了几下,低头问道:“你喜欢吃面吗?”

还没等穆国康回话,封庆马上接话:“嫂子,这就是你不对了,你们也认识很长时间了吧,康哥最喜欢吃手工面的,吃什么主食点的都是面的,是吧?”

“那干的还是汤的”秋水问。

“干的啊,汤的有什么好吃的,嫂子你会做啊”封庆问道。

“那炸酱面吧,我看东西还齐全着,别的估计不行,菜太少”秋水接着说:“不过得差不多一个小时,面要现擀的,吃不吃啊”秋水对大家说。

“那麻烦嫂子了”封庆估计最饿,赶忙对张璐说:“也去帮忙。”

于是三个女孩到厨房忙活,张璐和张伟女朋友两人打下手,切葱姜蒜末和胡萝卜丝和黄瓜丝等,秋水和面后在醒面的时候,开始做酱汁。首先凉水上锅,锅里加8角2颗桂皮一片香叶两片,花椒若干,香菜两根、老抽一勺,然后把洗干净的五花肉整块放入锅中去煮二十分钟,然后把肉拿出放凉,切成小丁。取一个碗开始配料,首先,放三勺干黄酱,两勺甜面酱一勺芝麻酱。接下来就把刚才煮过肉的汤,均匀得缓缓地倒搅拌澥酱。然后锅里放比平时多点的油先爆香葱姜蒜,然后倒入切好的肉丁。翻炒的肉丁变得透明,然后缓缓倒入,调制好的酱汁,加入一勺生抽一勺老抽,一勺糖,火转中小火一直去搅拌锅里的酱直到完全收汁。酱做好后开始擀宽叶面,煮好后把面乘碗里后放上切好的葱丝、黄瓜丝和胡萝卜丝就大功告成了。一个小时后,炸酱面就做好了。

几个人到餐厅加餐。封庆刚吃了一口,就开始夸秋水:“嫂子,这手艺,真是不错,比外边大多数炸酱面都做得好啊!”

陈辛、张伟也连连夸赞。

穆国康只是笑笑没说话。秋水却是只看着几个人吃,自己却没吃。

“你不吃点”穆国康问秋水。

“不了,这个点我从来不吃饭的”秋水回话:“你也别吃太多,一会睡呢,不消化了”

“好”穆国康答应着却吃了一大碗。

吃完饭,陈辛坚持不让大家收拾残局,各自回房洗漱。穆国康冲过澡后上床,侧着身子抵着头微笑着看向秋水,开口夸秋水:“手艺不错。”

“你朋友都夸过我了”秋水大言不惭地说道

“哈哈,嗯,那你也算是上得厅堂下得了厨房了”穆国康抚摸着秋水的头发说道。

“也不是,我面差不多就这个做得好,别的我也不太会的。”

“只要会做这个就行,我最爱吃的就是面”穆国康凑过来吻了吻秋水的额头继续说:“还有,最最爱吃的就是……”

“什么”秋水傻傻地问。

穆国康坏笑着附过身对着秋水耳语:“你”说着轻轻地咬了咬秋水的耳朵,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秋水的全身,穆国康却又很深情地凝望秋水,低头开始寻找秋水的唇,秋水也攀上穆国康的脖子,两人深情拥吻。这次穆国康轻轻地褪去秋水上身的衣服,开始一路向下亲吻秋水,却也没有像前几次一样心急,秋水在穆国康的带动下,慌乱地脱了穆国康的衣服后,竟然翻身把穆国康压在身下,低头去亲吻穆国康,穆国康倒是任由秋水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直到穆国康真得忍不住秋水慢条细理的亲吻,翻身把秋水压在身下“小妖精,还是我来吧”说着就开始攻城略地,带着秋水一同走入那个神秘刺激的领域,身下的双人欧式铁艺床也跟着两人的律动嘎吱作响,直到两人都香汗淋漓,这场运动才彻底结束。事后,穆国康怀抱着秋水,彼此诉说着爱恋,夜很寂静,窗外一轮圆月洒下淡淡的银辉,很美。

……

几天后的一天,秋水正在办公室忙着的时候,办公室主任陈主任电话叫秋水过去。于是秋水顺便带上需要陈主任批阅的文件敲了敲陈主任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一开门,只见陈辛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士在陈主任办公室,秋水一时也摸不着头脑。这时,陈主任对秋水说:“小岳啊,这两位来单位说是你前段时间见义勇为,拿了锦旗过来想感谢一下你”说着指了指办公桌上的锦旗。秋水一看,桌子上真的放着一个写有“见义勇为好干部,一面锦旗感谢你”的锦旗,把秋水雷得是外焦里嫩,陈辛赶忙站起来说:“是啊,领导,一定要表扬一下岳秋水的这种精神的,要不是当时岳秋水给我做了半个多小时的心肺复苏,我的命就交代了”。陈主任刚要说什么,“陈主任,他弄错了,您等一下啊”委实惊讶郁闷的秋水说着着急地拽着陈辛的袖子往办公室外走,直到把陈辛拽到楼梯口(安全通道)那才停了下来,但还是很激动得紧紧拽着陈辛没放手:“你到底在干什么呢”

“我想感谢一下你啊,你看你们这种性质的单位不是很在乎声誉的嘛,所以我就想着弄面锦旗给你撑撑面子,对你总有好处的”陈辛立马解释。

“陈辛,你为什么要满世界的让大家都知道我给你做过人工呼吸呢,你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那人家会怎么说我啊,而且穆国康以后怎么来我们单位啊,你真是的”秋水很是激动地抱怨陈辛。

“不是,这是在救人啊,又不是在接吻”陈辛快人快语地答道。

“我不管,我给你说,你自己弄出来的事自己马上处理了,我一会十分钟后回来我们领导办公室,到时候我要看到陈主任认为你弄错人了,反正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然陈辛,你看我不掐死你”秋水说着真得狠命地掐了一下陈辛的胳膊,跺了跺脚走了,留下一脸迷茫的陈辛。

最后,陈辛倒是撒了个慌,说是他女朋友救得他,家里不同意他们俩在一起,所以撒谎骗了他,今天岳秋水一说,他才弄明白,而且赔礼道歉地走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只是陈主任竟然真得同情起陈辛,还对秋水说:“这做家长的也是,为了拆散一对恩爱的情侣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你看把小伙子都逼成什么样了”。也真是够可以的。

随后的日子,穆国康和秋水两人像所有热恋的情侣一样甜甜蜜蜜的,陈辛换女朋友的速度却是比以前更快了。转眼也就到了农历新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