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四十三章 在结婚登记处兜兜转转的爱人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2424 2017-05-22 11:16:53

  周一早上秋水早早地就和陈主任一起去外边参加一个为期一天的会议,八点钟就从单位出发了,所以穆国康早上来秋水单位找秋水的时候刚好就错过了,穆国康心情着实烦闷极了。中午打了几个电话秋水还是没有接,更别提发的微信、短信秋水能回复了。到了周二晚上在几乎打爆了秋水的手机的情况下,秋水才接了电话,却是穆国康好说歹说都不愿意出来见面聊,只是说自己不会和穆国康结婚了,请穆国康也别再到单位来找自己,直到穆国康发火了说了几句难听话后,才跟穆国康吵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周四是七夕节了,秋水早早就起床后居然自己一个人去了民政局结婚登记处,9点钟时这里已经人满为患,前来办理结婚登记的新人就排起了曲曲折折长龙似的队伍。秋水来得很早,自己就一个人坐在满是一对对青年男女的民政局婚姻登记大厅的一排座位中间,前来登记结婚的青年男女挤满了整个大厅,工作人员也有条不紊地忙着审资料、录信息、盖章、办证,领完证的年轻夫妇有的还会兴奋地展示自己刚刚办好的结婚证,还有两对新人给自己也发了喜糖。秋水选在‘七夕节’这天登记结婚,是因为觉得特别有纪念意义,寓意着有情人终成眷属。情人节嘛,前几年秋水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有天晚上宿舍熄灯后大家闲聊时,聊到以后结婚的事,秋水就给舍友说如果自己结婚肯定要赶在情人节那天领证,多有纪念意义。在两人打算结婚的时候,秋水想着要是给穆国康说等到来年情人节领证,穆国康肯定是不乐意的,所以就觉得七夕是中国传统的情人节嘛,这天结婚也算是情人节结婚,于是就硬是非要等三个多月的这天来领结婚证,结婚嘛,秋水觉得得到法律承认的那天才是真正的结婚,结婚典礼在什么时候倒不是很介意。

秋水看着人来人往的新人,到处一片喜气洋洋,随着工作人员的叫号声、新人快乐的嬉笑声和络绎不绝的恭喜声,秋水甚至觉得自己能在这么嘈杂的氛围里,准确无误地听出来结婚处工作人员在结婚本上盖印章的声响,倒是衬托的自己多么凄凉。秋水木讷地看着这一切,有时候会有错觉,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自己也是来领结婚证的,随后秋水又想,如果自己原谅了穆国康,两人倒是也可以今天来结婚的,可是怎么当做没发生啊,现在他都这样子,以后还不是会变本加厉,这样想着就突然很是怨恨穆国康的所作所为,那一幕很是香艳的场景又在秋水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播放了一遍,真是讽刺啊,穆国康竟然觉得很正常,可见真是见多识广,都这程度了,穆国康竟然还觉得没什么,没看到的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真是太过分了。秋水一时觉得胸真是很闷,精神也恍恍惚惚的,做了个深呼吸,从包里拿出来放到静音上的手机刚好看到穆国康的来电,突然很愤怒地接通了电话。

“岳秋水,你终于接电话了,你人呢,你是不是觉得你能躲着一辈子不见我啊”电话那头就传过来穆国康很是生气的声音。

“穆国康啊,我问你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啊,本来我们今天是要来结婚的,可是,可是你前几天还能抱着别的女人在怀里,你为什么这么做呢,我前几年上学的时候就想好了,要情人节的时候结婚的,人都说这天结婚预示着有情人终成眷属,以后的日子会过得红红火火的,这么个好日子就生生地被你毁了,还把错都赖我身上,你口口声声地说只爱我一个,你就是这么爱我的啊,我以后什么时候过情人节都会想到今天,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怜的事了,人家都高高兴兴地在忙着办结婚手续,我在干什么呢?还有,穆国康,你在我生日的时候干什么了,在我生日的时候和我在一起,我以后还怎么过生日呢”秋水突然发泄似地讨伐穆国康。

“秋水,我都告诉你了这只是个意外,而且我也是身不由己,你别抓着它不放行不行啊,我以后都不会了,你人呢,在哪,我们见面说”穆国康很是着急地说道。

请23号到结婚登记处登记……,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亲爱的,快点,轮到我们了。”

秋水听到自己座位旁边的女孩激动的话语,抬头看了看,很是嫉妒和伤心,于是就对穆国康说道:“我在哪跟你有什么关系,穆国康,我们从此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说完秋水就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后的秋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征坐在那里,突然秋水就想到七夕应该是来自牛郎和织女的传说,人间的贫穷孤儿牛郎和天上的仙女织女相爱的故事,后来因为两人身份的悬殊,被玉帝和王母娘娘拆散了,只准许他们每年七月七日相会一次。想到这,秋水很神经地自言自语:“还怪人家别人,你看看你自己挑的日子,神仙一年都只能和自己的爱人相聚一天,你还要这天来结婚,弄成现在这样,怪谁了,还不怪你自己挑得什么烂日子啊”说完秋水就站起来拎了包走人。剩下四周几对情侣惊讶得目送秋水出门。其中一个女孩问身边的男朋友:“这人怎么了,神经兮兮的?”

“肯定是今天结婚被男朋友放鸽子,始乱终弃了呗”男孩说道。

“怎么能这样呢,真是太过分了”女孩很是义愤填膺地说。

……

穆国康在电话里也听到了叫号声,秋水挂了电话后,穆国康拨了几个电话秋水都没接,穆国康就急着赶到两人打算去登记的民政局结婚登记处,一个地方两个人在一天的不同时间兜兜转转,却是一样的错过。

穆国康从民政局出来后直接开车到秋水单位,门卫告诉穆国康秋水出去了,没见回单位。穆国康估计着电话秋水是肯定不接了,周一过来秋水单位的时候要了个秋水办公室的固定电话,就打了过去,是秋水办公室杨姐接的电话。

“您好,请问岳秋水在吗?”穆国康问。

“小岳现在不在”杨姐回道

“是杨姐吧,我是秋水的男朋友穆国康,我想问问她是不是还在开会啊,什么时候能回来呢”穆国康问道。

“哦,小穆啊,小岳下午请假了啊,她没给你说吗?”杨姐问穆国康。

“那个,我早上比较忙,刚好手机坏了,我打了两个电话也没见她接,那她明天在单位不”穆国康很是尴尬地说道。

“哦,怪不得,秋水请年假了啊,加上调休和周末的时间11、12天吧,我早上看她订了今天下午两点多的火车票,应该是回老家了吧,不行你再给她打打手机,估计在路上没听到吧”杨姐很详细地给穆国康说了秋水的行踪。

穆国康很是无力地闭了闭眼,“我知道了,多谢您了,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我再给她打打”穆国康给杨姐道过谢就挂了电话,颓然地趴在方向盘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