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五十章 正式分开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4853 2017-05-27 10:16:14

  秋水这边连着两天陪着弟弟岳小龙在大雁塔、大唐芙蓉园、兵马俑转了转,到第三天,岳小龙说是要找同学玩去,秋水也就不再陪着了。这两天穆国康打了好多电话,还发短息和微信过来约着秋水当面谈谈,秋水想了想,既然穆国康可能是误会了,误会就误会了吧,这样照穆国康的性子,生气完了就肯定不会理自己了,也就刚好就算了,所以也就打定主意不再解释了,反正怨谁都无所谓,这样穆国康也就不会太难受了,只不过自己受几句骂而已,无所谓了。而且也不能再拖下去了,还是要解决一下的,所以就同意去见穆国康,想着把穆国康房子放着的衣物也搬过来,把放在宿舍的穆国康送的比较贵重的礼物也还给穆国康。秋水在宿舍好好地整理了一下穆国康送给自己的东西,想起当时的场景,不禁又伤心了一番,包括钻戒、对戒、银行卡之类的收拾出来后,秋水却看着穆国康生日的时候送给自己的望夫石,真是有满满的回忆,想着反正看着也不贵的样子,就留下来做个纪念吧,剩下的也就收拾得妥妥帖帖的。

10月4日下午秋水约了穆国康,到穆国康家里去拿自己的东西,想着反正什么时候都得去,那穆国康总不会吃了自己,无非就是骂两句就由着他吧。秋水这边鼓了鼓勇气,一个人来到穆国康家门口,也没用自己拿着的钥匙开门,而是按了门铃,穆国康给开了门进去的。

进了门,秋水看了眼穆国康,好在没喝酒,精神看着也不错,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随便坐”穆国康对秋水说道。

“好,谢谢了”秋水道了个谢,就做在了客厅侧面的单人座沙发上。

“哼!”穆国康只是嘲讽地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就也跟着坐到了三人座沙发上。

“那个,我把你送给我的东西都整理了整理,一部分在你房子,这些是放在我宿舍的,我带了过来还给你,还有银行卡,都在包里,嗯,不过,我留了我生日的时候你送我的礼物,我想着也不太贵,就留作纪念了,你要是觉得你还想要,我给你寄过来,你说呢”秋水很是忐忑不安地说道。

穆国康只是看着秋水推过来的包包,又抬头看着秋水,说道:“岳秋水啊,前两天我在商场遇到的那个,你不解释一下啊,怎么回事啊,什么时候背着我交的男朋友啊?”

秋水听了很是怯怯地看了看穆国康,倒是也没什么激动的反应,就说道:“这个我不想解释,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们也分手了,跟你也没什么关系。”

“哼!岳秋水,你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怎么跟我没关系了,你们什么时候的事啊,我就说前段时间怎么看你怎么有问题,我还傻啦吧唧地以为我哪没做好了惹你生气了,感情你那时候就看上别人了,想甩了我呢,不停地找理由不想和我结婚,还抓着我的一点错借题发挥,要跟我分手。”穆国康缓了缓气,接着说道:“我看着那么好骗是不是,岳秋水,我对你怎么样,你摸着你的良心想想,你怎么敢…,你是不是觉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想要的时候就要,不想要了就扔了,你看我像是这么好惹的人吗,岳秋水,你惹错人了吧?”

“不是你说的那样子的,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只是和你在一起,但是我们现在都分手了,我都已经跟你说清楚了”秋水很是委屈地说道。

“岳秋水,我告诉过你了,我还没同意呢,你都敢再找个,你是不是当我是死人呢”穆国康动气地说。

“那你,那你也不能这样啊,那恋爱谈不成了,难道都怪我嘛,这种事说不清楚谁对谁错的,那你还想怎么样啊,你说出来,不行你骂我几句好了。总是要有个了结的,这样老是拖着对我们都不好的”秋水很是着急地说。

穆国康很是嘲讽地冷笑了声,拿起茶几上秋水放过来的包包,扔到秋水的怀里,说道:“你让我说啊,把我送你的东西都拿回去,我送出去的就不会收回来,不想要了想扔哪扔哪,别拿给我碍眼。”说着穆国康就站起身来,走到秋水坐着的沙发前,俯身两手抵着沙发扶手和秋水隔开一段距离,秋水吓得下意识往后仰了一下,抬头怯怯地看着穆国康。

“岳秋水啊,你听好了啊,把你外边乱七八糟的人和事都给我解决好了,好好地呆在我身边,我可以当作什么没发生过,我照样会好好对你,你暂时不想结婚也可以,依着你往后推吧。别再激怒我,我告诉你啊,要你再敢说些我不爱听的,我可保不准做什么不尊重你的事啊,到时候你别赖我啊。”穆国康面无表情地盯着秋水的眼睛说道。

“穆国康,你这么做真得没什么意思的,那你总不能逼着我和你在一起嘛,强扭的瓜不甜的。我都告诉你了,我不愿意了,那你还想怎么样嘛,我又没有卖给你。”秋水说完就推了推穆国康,打算从穆国康的环线里出来,却是没有推动,又坐了下来。穆国康还保持着这个姿势,秋水也不想直视穆国康,就把头偏向别处,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

“我问你啊,岳秋水,你看上那人什么地方了,嗯?比我年轻,比我嫩是吧?”穆国康说着伸手过来倦了倦秋水的头发,秋水很是惊讶地转过头看着这样的穆国康,顿时觉得有点害怕了,也没敢回话,就只是怯怯地看着穆国康。

“怎么不说话了?你们有关系没,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啊,嗯?”穆国康恨恨地盯着秋水的眼睛,虽然没发火,语气还是很平缓,手还在卷着秋水的头发,但是秋水看着觉得这样的穆国康自己真得很陌生,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小声说道:“没有”。

“那就好,马上跟人断了,别在外面跟人搞暧昧,如果再有下次,岳秋水,这次有陈辛拦着,下次要是再这样,你试试看啊”穆国康威胁完秋水,就退了出去,重新坐到三人座沙发上,还松了口气似的做了个深呼吸。

“穆国康,我求求你了,就这样算了吧,我真是受不了了,你老是这样,真没什么意思的,你说吧,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就不能放了我啊,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会疯掉的”秋水看穆国康这样子,很是气急败坏。

“我怎么你了?”穆国康一听立马提高嗓子冲秋水喊。

“反正我不管,我已经给你说清楚了,还有这些东西反正我也还给你了,你爱要不要,我现在去收拾我自己的东西”秋水说完就起身往二楼跑去。

穆国康着实气着了,拿脚狠命地蹬了一脚茶几,把一个宽大的实木茶几一下蹬了老远,撞到电视柜才停下来,接着自己也站了起来,跟着秋水到了二楼的卧室。

秋水正在把自己的一些衣物从卧室的衣柜里拿出来撂在床上。穆国康看了一会,就上前去拽住秋水的胳膊,随手关了衣柜门,把秋水抵在衣柜门上,秋水推了几下穆国康没推动,就冲穆国康喊:“哎呀,你做什么呢,你现在到底想怎么样嘛?”

穆国康叹了口气,拿右手捏住秋水的下巴逼迫秋水和自己直视,秋水伸手反抗的时候,穆国康左手顺势抓紧秋水的两手,腿也压紧秋水的双腿,秋水一时也没办法动弹,只能看向恶狠狠盯着自己的穆国康。

“你问现在想怎么样是吧?我想问你啊,你是看不上我哪点了?岳秋水,我对你这么好,你是怎么对我的,你看上别人就怎么看我都不顺眼了是不是啊,还是你觉得我满足不了你的欲望,你要找个更年轻的呢,啊?”穆国康说着捏着秋水下巴的手使了使劲,捏疼了秋水。

秋水挣脱不开,就很是委屈地想哭:“你捏疼我了,穆国康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呢,我都说了我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了,你怎么都听不懂人话呢,你马上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呵!岳秋水,你要报警干什么啊,报警说我非礼你啊,好好好,你真行”穆国康说着松开秋水,到客厅把手机拿过来重新上到卧室后,把手机塞到秋水手里,很是歇斯底里喊道:“打啊,就说我想非礼你呢,怎么不打了?岳秋水,我告诉你啊,我现在就是要要了你怎么了,哼!就算是你打了电话,我现在就如你所愿,要定你了,大不了我进去蹲着去,让你可恶”说着穆国康被激怒似的把自己的衬衣脱了,还拉掉了几个扣子,随后就过来,拽着秋水,把秋水推倒在床上,还把床上秋水翻出来的衣服一股脑地扒拉到地上后,自己也压上秋水的身子,很是粗鲁地去扒秋水的衣服,在秋水挣扎下,还撕烂了秋水的上衣。

“穆国康,你干什么呢,你再这样我真报警了”秋水害怕地喊着。

穆国康听了不但没有停下来,还更粗暴地对待秋水,并怒气冲冲地对秋水喊:“电话不是拿着呢嘛,你打啊”秋水却只是拿着电话,也没真去打电话。

这样很快就把秋水的衣服扒了个差不多,穆国康盛怒之下,也不管秋水的喊叫,夹杂着欲望和怒火,俯身下去很是粗鲁地对待秋水,还肆无忌惮地亲吻着秋水,并且时不时还在秋水身上制造出吻痕,秋水的反抗,在穆国康看来真是没什么大作用,穆国康只需一只手把秋水的两手固定在头顶,骑坐在秋水身上,单腿压着秋水的双腿就牢牢地固定住了秋水,使得秋水动弹不得,秋水的挣扎也就流于形式,没什么大用处。等看秋水不再反抗了,就作势去褪秋水身上最后的一丝衣物,秋水看了这样对待自己的穆国康,害怕过后就开始哭,很是可怜地哭,穆国康听了才起身用像火焰一样燃烧的双眸愤怒地看向秋水,气喘吁吁地,一会了许是觉得自己这么做有点过分了,冲动过后,看着哭着蜷作一团的秋水,突然就觉得于心不忍,于是俯下身,固定了秋水的头,让秋水直视自己“别哭了,你别哭了,我求你了,别再哭了”,秋水看穆国康停下动作来,哭着声讨穆国康:“穆国康,你这么对我,我会恨你的,我真的会恨你的”说完就又重新哭起来,还用很是哀怨和仇恨的眼神瞪着穆国康的眼睛。穆国康看了扭了扭头,又转过来以一种很是伤感和心痛的眼神看了秋水很长时间,但是秋水就一直拿仇恨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穆国康。穆国康如一盆冷水浇下,顿时觉得这样的秋水怕是自己真的要失去了,秋水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自己熟悉的温柔和怜惜,以前的秋水纵是不满意自己,只要自己留露出些许脆弱或是可怜,秋水总是会无条件地满足自己,并带着心疼和温柔,而现在,秋水只是用厌恶的眼神盯着自己。穆国康顿时觉得手上没有了一丝力气,绝望了闭了闭眼睛,流出了眼泪,颓然地从秋水身上退了下来,靠着床沿坐了下去。秋水看了拉了身边的被子把自己盖住,还紧紧地抓着被子,从高声哭到低声哭再到最后一抽一抽的不停地哭着。

穆国康很长时间也没再说话,只是闷着头坐在那里。直到秋水只是一抽一抽地哭了后,才开口说话:“秋水啊,你说为什么呢,为什么你就不愿意再留在我身边了呢,啊?你知不知道我多爱你啊,嗯?”

秋水听了还是不说话,只是不住地抽泣,楚楚可怜的。

“那人有什么好的,让你这么孤注一掷地离开我,我怎么挽留都留不住你啊”穆国康说这觉得喉咙噎得生疼,眼泪也默默地流了下来。

“你别哭了,我不会再这么对你的,没用的,不是嘛”穆国康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好啊,分手就分手吧,你想要不是嘛,我给你,别哭了”。

说完穆国康转过头看着蜷缩在被子里的秋水,突然觉得很是舍不得,也想像以前一样拥秋水入怀,但是一切都变了,自己还是爱着秋水的那个人,而秋水却不再爱自己了,或许秋水从来都没怎么爱过自己,穆国康觉得放开秋水,却又如此的不舍,只要想到不久的将来,秋水就会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却是越想越害怕,但是现在看来秋水是肯定留不住了,她是铁了心离开自己了。

“秋水啊,你想让我同意分手是不是啊,好啊,如你所愿,我放手,不过,秋水,你从现在开始半年之内都不能再交男朋友,你答应我了,我就放你走,我知道,我这么要求太过分,但是岳秋水,我受不了,我一想到你离开我马上会有别的男人,我受不了,我一想起来,我都恨不得杀了那男人。你现在年龄也不大,今年才22岁,就算是明年再找,也不晚,好吗?而且我也不会再去找别人了,行吗?”

秋水听了,也停住了哭,很是木讷地说了声:“好,我答应你。”

穆国康听见秋水开始说话,很是激动地拉了秋水的手,做最后的努力:“秋水,你就不能再考虑一下吗,我以后会对你更好的,你考虑一下吧,啊?”

“穆国康,你放了我吧,我求求你了,你说的我都会做到的,你自己想做什么我也不会管的,你放我走吧,好不好?”秋水很是可怜地摇了摇穆国康的手。

穆国康闭了闭眼睛,任由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随后抽回紧握着秋水的手,摇了摇头,说道:“就这样吧,你收拾一下,我一会送你走。”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的。”

“我送你,以后也没机会了。”穆国康说完就自顾自地起身绕过地上杂乱的衣物,到衣柜里拿了衣服,很是颓废地向门外走去。

就这样,等秋水仓促中收拾好自己的衣物,穆国康接过来,开车送秋水回住处,一路上两人也没开口说一句话,等到了秋水单位,秋水从车上下来,穆国康只是很是忧伤地看了一眼已经不屑于望着自己的秋水,就发动汽车绝尘而去。

……

揽月狐

亲们,我在第一章节前面安了个剧透,这章内容就刚好就接上了,只是一个技术上的修改,不影响剧情的发展的,有没有亲友情给个收藏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