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五十五章 打抱不平的沈雪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2558 2017-05-31 12:06:56

  在郑州的时候,穆国康接到西安高铁站附近房子物业电话,催缴物业费,也告知房子窗户一直开着,怕是出事,提醒自己去看看房子。所以穆国康回西安的时候下了高铁就徒步走到小区,补齐了物业费又预交了一年后,就打开门去房子看看。这是两人分手后穆国康第一次到这个本来用作婚房的房子。房子里边已经是灰尘满地。桌子上、沙发、床上盖着的床单上都是灰尘,绿植也都枯黄了,一片死气沉沉。穆国康转着看了看自己和秋水两人一起买回来的家具和秋水自己独自添置的装饰品,满满都是回忆,但是现在看来也没什么意义了,秋水并不在乎不是嘛。所以穆国康随手关了几个窗户后也就拉了行李箱锁了门走了出去,却在小区内碰到了带着客户看完房子的沈雪。穆国康也突然想和沈雪聊聊,或许还可以听到一些秋水的近况。所以穆国康主动邀请沈雪一起坐坐,沈雪就安排穆国康在小区的露天贵宾休息区,从售楼部拿了些水果拼盘,才坐在穆国康的对面,自己随手用牙签扎水果吃。

“穆总,最近很闲啊,找我谈什么?我们两个,还是岳秋水啊?”沈雪调侃地说。

对于沈雪如此突兀的开场白,穆国康还真有点不适应,张了张嘴,一会才开口说道:“她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沈雪很简单地回答。

“哦”穆国康只是应了一声。

“怎么,岳秋水没有悲伤自怜、痛不欲生让穆总失望了吧”沈雪微笑着嘲讽道。

穆国康突然听到沈雪的这种语气,就不乐意了:“你这么说,好像是我抛弃了她似的。”

“不是吗?岳秋水那么喜欢你呢,也不可能是她主动跟你提分手啊?”

“岳秋水跟你是这么说的?她也好意思?”穆国康很是动气地说道。

“她倒是没有这么说,只是说你俩不合适,不过我猜啊,那肯定是你干什么了啊,这还用问”沈雪没心没肺地说道。

“哼,是吗,那岳秋水没跟你说是她看上别人了啊,死活要跟我分手的,这黑锅我可不背啊”穆国康很是气愤地说。

“不可能”沈雪直截了当地说。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亲眼看见的,在大庭广众下跟人亲亲我我的,怎么,连你岳秋水都不说实话了?”

“她自己承认的吗?还是你捉奸在床了?要不是这两点,你就别给我说岳秋水看上别人了。穆总,不是我向着秋水,岳秋水就根本不会这么干,这点上,恐怕我比你要了解岳秋水。她这人很有原则的,有时候几乎可是说是古板,做事一板一眼的。而且岳秋水这个人对待感情很被动的,自己明明很喜欢,但是只要对方不乐意了,再怎么舍不得都不会伸一根手指头去争取的,更别说能干出脚踩两条船的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倒是你穆总啊,看着可不怎么靠谱。原本我想着岳秋水跟着你,好歹衣食无忧啊,也许可以过得像个阔太太似的,可是那傻丫头看着也没那福气啊,有福不会享啊,你说你给岳秋水的钱,岳秋水花过吗,岳秋水拿着你的钱放口袋里,为了给你买戒指、结婚的乱七八糟的花光了自己攒的,还伸手问我借钱。我知道啊,您穆总财大气粗的不在乎这点小钱。别的我就不给你多说了,所以我说啊,你俩能分手,甭管是谁提出来的,肯定赖你的。”沈雪停下来吃了块水果,见穆国康没说话,又继续接着说:“本来你们刚分手的时候,我还劝几句,到底是秋水的初恋,不过后来我想想也对,你说就岳秋水的性子,听说结婚了还不能再上班了,要回家相夫教子去,就她,现在不愿意花你的钱还有自己的工资可以应付,到时候自己一个子都没有了,伸手问你要,她又有时候有点矫情的心高气傲,恐怕日子也不好过,想想也就算了,分了就分了吧,岳秋水和你分了,也可以再找个,总不会差到哪去,怎么都能过。不过就是有点可惜。”沈雪说完摇了摇头。

穆国康听了沈雪颇为激动的言辞,有点疑惑,“这些我并不清楚,不过不能再上班了是什么意思,我并没有逼着她放弃工作,是是,我希望她待家里,但是她想工作,我也没多说过什么啊?”

“那我就不清楚了,她也就说过这么一嘴,我再问她就打岔不愿意多说,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意思了。都分手好几个月了吧,穆总啊,我就不陪着你了,我还在上班呢啊,你也吃点啊,一会你走了我收拾,我真不能陪着你聊了,一会我们经理该有意见了”沈雪说完就起身告辞。

穆国康就呆坐在那想了会,起身走出小区,打了个出租车回处所。回到家后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冥想。过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走到客房,从抽屉里拿出上次秋水还给自己的手提包。打开了看,里面有自己送给秋水的一些首饰、钻戒、钥匙等,穆国康从里边找出自己给秋水的储蓄卡和信用卡副卡,信用卡穆国康知道秋水是没有用过的,因为手机短信提示和主卡一样是绑定在自己手机上的,每一笔支出都会有短信提示。穆国康就拿着这张储蓄卡,走到书房打开电脑,在网上银行上查了查余额,还是自己给秋水时候的300万,一分没少。顿时也就靠在椅子上抵着头闭着眼睛深思。穆国康想如果沈雪说的是真的的话,自己也没给秋水说过一定要她辞了工作回家相夫教子去,而且照着秋水对待工作的态度,又不可能会自愿放弃工作,因为自己提过,秋水很是委屈地拒绝了。那还会有谁呢?就只可能是自己的父母了。照着自己父母的观念,还是很有可能的。

穆国康这样想想,秋水去年过年去自己家里时确实是有点反常,连母亲给秋水的结婚礼物都没有拿,而且脸色明显很不好。穆国康很是疑惑得把家里秋水留下的包包、一些上次仓促中忘了带走的物品都翻了出来,把所有能检查的都检查了个遍,毫无目的地试图找到点什么。却是在一个手提包内侧的小口袋里发现了两张西安到郑州的往返火车票,都是一天的,6月26日。穆国康用手机查了查万年历,是个周五。看了这个日期,穆国康足足盯着它很长时间,周五周五,那段时间穆国康每天都要查日历看看离结婚还有几天时间,马上穆国康就想到了秋水很反常的表现,甚至半晚上做噩梦惊醒后还抓着自己不停地哭,自己怎么哄都哄不住,虽然第二天秋水给了个解释,但是现在看来恐怕不是那么回事了。她去郑州做什么,还要瞒着自己,而且当天就回来了。父母也跟自己提过关于两人财产的事,但是自己都敷衍过去了,还告诉父亲说没必要。而且照自己父亲的性格,以前刚毕业的时候自己执意违背家里意愿的时候,竟然整了个协议给自己,说是不照父亲的意思来以后一分钱都拿不到。想到这,穆国康就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开始在房子里踱步,最后还自言自语了句:“在秋水老家时我提了句协议,秋水好像说过怎么都爱签协议的,怕是我爸妈背着我做了什么吧,不行,我得回去一趟。”

想到这,穆国康拉了还没来得及打开的箱子,锁好了门,又坐晚上的高铁回到了郑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