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五十六章 穆国康和父母的对话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4229 2017-06-01 11:58:29

  穆国康到了父母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用自己的钥匙开了门后,里边一片漆黑,父母已经睡下了。穆国康却是没办法忍到第二天再去求证一些事,所以就敲开了母亲卧室的门,父亲也在,穆国康的母亲看着风尘仆仆的、神情很严肃的儿子,就急着问道:“小康,你下午不是说走了吗,怎么现在在家呢,怎么了呢,没出什么事吧?”

“爸妈,能不能出来到客厅坐会,我知道你们睡了,但是我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一下”穆国康给母亲说道。

“好好好”穆国康母亲应着,给穆国康父亲说道:“老穆,那我们就出去吧,快起来”,穆国康父亲不太情愿地被穆国康母亲拉了起来,起身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大晚上的,你急急火火地干什么,都多大人了”穆国康父亲训斥道。

“爸、妈,很抱歉,我有点急事一定要问问你们”穆国康只是坐在沙发边上,很是着急地说。

“小康啊,别急别急,什么事,你就问,别着急啊”穆国康母亲安慰道。

“爸妈,你们是不是对岳秋水做了什么?我要听实话”穆国康很是无奈地说道。

“小康啊,你不是跟那女孩分手了嘛,怎么突然问这个,我和你爸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穆国康母亲说道。

穆国康看了看父亲,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秋水的两张火车票,起身放到父母面前的茶几上“你们是不是背着我找过秋水,你们给她提什么要求了是不是?”

“小康啊,这你们不是都已经分手了嘛,现在旧事从提做什么呢,还是那女孩给你告状了啊?她答应我们不说的”穆国康母亲说完就后悔了,捂了捂嘴巴,穆国康父亲见了对穆国康母亲说了句:“好了好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完又面对着穆国康说道:“我让你妈找过她,我也跟你提过,你迟迟不做啊,现在这个社会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们只是对一些婚前要说清楚的事让她签了个简单的协议,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你这么晚把我和你妈从床上拽下来?你们现在不是分手了吗,这就相当于一张废纸,你想要,让你妈拿给你。”

穆国康听了,很是气恼地说道:“爸,我给您说过了,没必要,我们又不打算离婚啊,而且你们怎么能背着我干这事呢?妈,把它拿出来,现在就去拿。”

“好好好,小康,你别激动,妈妈就去,别生气”穆国康母亲说着赶快去卧室拿了协议过来。

穆国康接过母亲手里的协议,认真地开始看,却是越看越生气,等看完了全部内容,冷笑了声,控制不住脾气似的一拳就打在了木质沙发上。很是愤怒地站了以来,把协议摔到了茶几上,“谁允许你们背着我跟岳秋水签这种东西了?这是什么,这就是mai身契啊,爸,你怎么能这么对待秋水呢,她是你儿子爱着的女人呢,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是你爸,而且你既然说是那女孩是爱你这个人,也就不是奔着钱来的,签了又怎么了?”

“哼,爸您搞错了吧,这些可不止你们的东西,还有我的,而且这不光是财产问题,还有别的”穆国康说完重新拿起协议,手抖着指着上边的条款:“我们一个一个看啊,第一条,穆国康父母名下的所有财产岳秋水没有继承权;第二条,穆国康父母出资以穆国康名义买的房子两套秋水只有使用权,秋水不能要求作为共同财产分割。行,这两个算是,不过爸,这个签错对象了吧,该我给您签吧。第三、岳秋水和穆国康婚前财产为各自所有,婚后穆国康公司的收益岳秋水自动放弃增值权,不作为今后共有财产分割。爸,现在有婚姻法呢,婚前我们就不说了,婚后这么签是什么意思,嗯?第四啊,照这意思,两人膝下有子的情况下,有两套房子会放到孩子名下。爸,这两套房子是我的啊,我想怎么处理它是我的事,你们没有权利;还有下面的,岳秋水还要遵守约定辞职在家照顾家庭。这你们也要管,那是我和岳秋水之间的事,我们自己会处理;还要规定生孩子的事?爸,人也有父母,人也是人家父母手心里的宝贝,到我们家了成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吗?还要给我们生个男孩,要是生不了呢,我就跟人离婚是吗,还让人净身出户,那我是什么,我连畜生都不如了,爸、妈,你们怎么能这么干这事呢,这不糟践人嘛,这连卖shen契都不如啊,卖shen契还能得到点什么呢,而岳秋水签这东西,人得到什么了,连自己的都得赔上”穆国康说着眼睛里盈满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穆国康母亲看着儿子如此激动,赶忙着急地说道:“小康啊,这个怪妈妈,本来这个协议不是这样的,你爸和我我们拿过去的是说要是你们生个男孩后二处房产是给她自己的,她要让改成这样子的,你也要理解一下你爸爸,都想要个男孩传宗接代嘛,而且本来也不是说一定要她同意离婚,说是可以在外边抱养个你自己的孩子;还有她辞职了除了你给她的我们不管,我们还会每年给她50万补贴的,爸妈也没多亏待她啊,这些很多女孩就算嫁人了也得不到这些的,是她自己非要改,还生气了,所以……小康你别这样,妈妈看了很难受的,再说你们不是分手了嘛,现在我们就不要说这个了,也就张废纸是不是?”

穆国康听了母亲的话,很是绝望地冷笑了声。失去力气似的退了一步,做到了沙发上,低着头,双手插在略微带卷的头发里,紧闭着双眼,许久后才又抬起头来,很是颓废伤感地说道:“我现在才明白,岳秋水离开我,一点都不赖人家,我爸妈背着我,给人签了个这玩意啊,哼!岳秋水跟我分手的时候我怎么诋毁她,她都没有在任何人跟前说过你们一句坏话,她甚至晚上做梦都会惊醒,抱着我不停地哭,很可怜的,都没有透漏过半个字,而我呢,还以为自己有多么爱她,埋怨她没像我爱她那么爱着我,岳秋水愿意这样抛弃一切地跟着我,就只剩下我的爱了,人就只在乎我的爱了。而你儿子做了什么呢,我打着为了公司为了要她过上更好的生活的旗号,要她体谅我在应酬时跟外边的女人场面上的亲亲我我,怪不得她跟我说再跟着我人会疯掉的,我还能给人家什么呢,钱?哼,还是专一的爱情呢?这样的婚姻有什么安全感可言呢?什么都没了,要什么没什么,人为什么还要死心塌地地跟着我呢?”

穆国康父亲接话说道:“这女孩能这么轻易地离开你,也没像你说得那么喜欢你啊?说不好就是看得不到什么了,才不愿意继续跟着你呢?你平时这么聪明的,怎么这时候拎不清呢?”

“爸,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她只是在自我保护,你们背着我干这事,今年以来,她的精神状态已经不能算是太好了,整个人疑神疑鬼的。爸妈,人和人是不一样的,秋水跟着我过这种没尊严的日子,还要处处防着我在外面乱来,这日子能过吗?人想明白了,就算是爱着我,都不会跟着我的,你们防贼似的防着她,这种不平等的婚姻你们觉得…,你们不就是觉得人家庭条件不如我们吗,除了这个,你们看不上岳秋水什么地方了,爸您要这么说,干脆我找个傻子好了,好糊弄啊,那您也要问问,我看得上吗?我想还是要跟您说清楚了,是您儿子死乞白赖地想跟人家在一起,不是人家缠着我不放,而我让人跟着我过什么日子呢,岳秋水她真得很单纯的,没有那么多心眼的,但人也不傻啊?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不是我什么都按照你们的意思来,才是你们的儿子,要不就不是了。马上把这东西给我撤回来,这东西,没我的签字你们没问问作数吗?你们找熟人了吧?我在郑州等两天,要是你们不撤,我一个人去一样可以撤销了,我对这份协议有异议,我不同意,它做不了数,爸,这您也应该很清楚”说着穆国康的眼泪不住地流出来。

穆国康狠狠地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爸,要是您真不放心,我签给您啊,你们的钱我一分钱都可以不要,我不要了,秋水她更拿不走。还有啊,我连老婆都没有,要什么孩子啊,抱养个自己的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在外边养个小的啊,有点道德没,我们家到底现在有多富有啊,值得你们这么处心积虑的算计。唉!那我也表个态啊,我这辈子就只要岳秋水了,如果人不愿意原谅我了,爸妈,哪来的孩子啊,孩子我就不要了,你们想抱养不是嘛,行啊,你们抱去啊。爸,我知道,您一直瞧不上我,我就是这样啊,我已经尽力努力让您看得起我了,但是我发现啊,没什么用。您就不怕你儿子受不了,再回不来了啊”穆国康说完就站了起来,很是沮丧地拎着行李箱不理不顾得走了出去,穆国康母亲赶忙去拦都不管用。等穆国康出了门。穆国康母亲跑过来给穆国康父亲说道:“老穆啊,可怎么办呢,你看小康看着很吓人的,不会出什么事吧,你倒是说话啊?”

“还不是被你惯得,都多大人了,脾气这么坏,还威胁他老子,以为我不敢一分钱不给他留呢,我这就都捐出去。”穆国康父亲很是上火地说道。

“老穆,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小康怎么了,我们小康干得比你哪个亲戚朋友的孩子差了,我儿子怎么了,我告诉你,老穆,小康要是被你逼得出什么事,我跟你没完。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就活儿子呢,你不把家产给儿子,你想干什么呢,我儿子出点事,你好在外边找个狐狸精再要个是不是啊?你想的倒是美。”穆国康母亲护犊子似的一反常态地反驳穆国康父亲。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胡闹什么呢,说些有的没的,我们现在在说你把孩子惯成什么样了?”

“小康也没做什么不孝顺你的事啊,他从小就这脾气,就是有点冲动,比你的脾气也好很多的,他从来不乱发脾气的。不行我们别干涉太多了,再说了,你说你看着咱儿子是吃亏的主吗,从小到大除了人家别人找到咱们来告状,哪有他吃亏的时候?孩子大了,小康也总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你也说他很有韧性的。再说他也就想找个自己喜欢的做老婆,也没在外边乱来,那女孩看着文文静静的,也不像是会耍心眼的,你儿子你还怕婚后他吃亏啊,他不欺负人家就不错了。而且话说回来,他不管怎么不让我们省心,但是很有责任心的,也不像一些我们认识的孩子那么在外边肆意挥霍家里的钱,在外边乱招惹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说他要是这样,你不更生气?家和万事兴。他这几年每次回来都陪着你玩、给你买这买那呢,巴结着你,你还想怎么样?就算他是为了让你同意和这女孩在一起,小康总有态度在那呢,找个他喜欢的,绑着他也可以,我们对那女孩好点,也给孩子点面子,到时候做做儿媳妇的工作,让她帮忙看着点小康,我看你儿子好像听人家的,一片祥和也挺好,小康自己想给人家什么,我们其实真得管不了的,最近几年小康发展的也不错,以后后劲很大的,不能戳伤了孩子的积极性,什么都想控制,也得给孩子点盼头的,一味地打压孩子,怕是行不通。别为这个小康万一想不开,出点什么事,你在哪找个这么大的活蹦乱跳的好儿子啊。或者他以后不好好发展事业了,在外边放任自己胡来,操不完的心的,得不偿失,你说呢老穆,你也说句话啊,别怄气。”

穆国康父亲叹了口气,拍了拍穆国康母亲拉着自己的手,“这样,我换个衣服,开车把你送过去,那就好好说,千万别再招惹儿子,我也想啊,你说得也有点道理,以后怕是我们都不能管了,儿子重要,不能管了,由着他去吧。”

“好好好,我们赶快走,对了,那小康问我协议的事怎么办啊,你要给个话啊”穆国康母亲忧心忡忡地问道。

“他怎么说照着他的办,明天我也过去,儿子大了,管不了了,我也老了,由着他吧。”

穆国康次日和父母办好了撤销手续后,才回的西安。

揽月狐

求收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