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六十三章 腼腆的秋水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1946 2017-06-02 15:54:04

  穆国康和秋水是直接到了饭店,到那里时已经是晚上7点钟了。陈辛和张伟已经在包间里等着了,封庆也在赶来的路上。穆国康拉着秋水进去的时候,秋水在饭店大门前很是犹豫地拉住给穆国康,“要不,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去了,等你们聚完了我过来接你。”

“怎么这么别扭呢,你又不是不认识,都见过很多次了”穆国康说道。

“不是,你看吧,我会觉得不好意思的,还有封庆他们都看我不顺眼的,会嘲讽我的,封庆都叫我小丫头片子”秋水很是委屈地向穆国康告状,就是不想进去。

“是不是啊?太不像话了,一会我替你出气,怎么能这样呢,走吧,以后总是要见的”穆国康很是没有原则地安慰秋水,好似真得忘了人家封庆是为了他打抱不平似的,真真是过河拆桥。

穆国康拉着秋水进包间的时候,秋水就很是尴尬地藏在了穆国康身后,而穆国康始终带着浅笑,陈辛见了,调侃道:“哎呦,你俩是真够能折腾的,还连带着我都不能安生。”穆国康拉开其中一个座位,让秋水坐好了才挨着坐了下去。

“得,这玩意在我那放了一个多月了,我都睡不着了,现在啊,赶快物归原主”陈辛说完就起身把碧玺镯子连带盒子一起放到秋水的面前。

“陈辛啊,今天我心情不错,不然照你这做法你该挨揍了”穆国康看着陈辛不痛不痒地威胁道。

“伙计伙计,别生气,我不是也被逼无奈嘛,一个救过我,一个是我的好哥们,帮着谁都不合适,所以我这一个多月都没睡好觉,很是发愁啊,这东西放我那就是一烫手山芋,这不,我不赶快过来赔罪了嘛”陈辛给穆国康倒上酒,很是谦卑地说道。

“嗯,下不为例啊”穆国康端起酒杯打算和陈辛去碰。

秋水见了,赶忙拉了穆国康的胳膊,着急地说道:“你腿还伤着呢,不能喝酒的。”

“哎,岳秋水,就喝一点,别一惊一乍的”陈辛说完给穆国康说道:“现在她就想管着你,那能行吗,拿出点男子汉气概来,还能惧内了,来来来,一定得喝了。”

穆国康看了犹豫都没犹豫,就把酒杯放下了,“也是,身体最重要,还发炎呢,以后吧。”

“哎呦,穆国康啊,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也就栽岳秋水手里头,翻不了身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这可是一瓶好酒”陈辛调侃道。

张伟也跟着起哄调侃穆国康,“就是,看着挺厉害的,以后也是个妻管严,没救了。”

这时封庆刚好推门进来,第一个就给穆国康打招呼:“康哥,真是不好意思,路上堵车堵得一塌糊涂,真是不好意思”,说完就挨着穆国康坐了下去,打算去给秋水打招呼。这边秋水本来就被调侃地很是不好意思了,一见封庆来了,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说了声要去卫生间,就急匆匆地走出了包间,封庆本来正要给秋水打招呼,一看这架势,到嘴边的话也给噎了回去。

“这是怎么了,看见我就走了?”封庆很是尴尬地问穆国康。

穆国康笑着摇了摇头,“还不是被你吓的,秋水恐怕最害怕你了,说你叫她小丫头片子。”

陈辛和张伟听了也跟着笑起来。

封庆很是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康哥,这你不能赖我的,我是为你打抱不平啊,你说那小丫头片子,哦,那岳秋水,你对她掏心掏肺的,她可倒好,背着你在外边跟人搞暧昧,我可提醒你了,回去要敲打一番的,别是被你宠习惯了,以后可怎么整。”

穆国康赶忙故作无奈地说道:“你提起这个我都头疼,我们怕是搞错了,上次那个是秋水的亲弟弟,过几天就成我的小舅子了,我正发愁怎么见面呢?”

“谁?你说上次那是岳秋水的亲弟弟”陈辛立马接话道。

“这个事真是个乌龙,好在陈辛你拦着我”穆国康后怕地说道。

“那你死定了,还没把人姐娶到手呢,就得罪了最不能得罪的。哎呦,你倒霉了”陈辛幸灾乐祸地说道。

封庆张着个嘴巴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停了一会才说:“你看这事弄得,都怪我嘴贱,煽风点火的,一会我给道个歉。”

“不用了,不赖你,你也是为我好。不过封庆啊,可别叫秋水小丫头片子了,你都把她吓跑了”穆国康半开玩笑地说道。

“那肯定。哎不对啊,康哥,你刚说过几天就成你小舅子了是什么意思,打算结婚呢这是?”封庆反应过来后问道。

“嗯,这个月10号先把结婚证领了,婚礼什么的等我腿好了再操办吧。过几天我请你们聚聚,把车队的都叫上,有女朋友的也带上,免得冷场”穆国康笑着说道。

三人听了也忙着给穆国康道喜。等秋水磨磨唧唧地回到座位上,封庆很是殷勤地给秋水倒茶端水的,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着,秋水也就不再好意思跟封庆计较了。今天的饭局穆国康还是硬逼着喝了几杯酒,说是喜事喝点没问题的,秋水也不好敷了面子。最后陈辛竟然喝多了,还拉着穆国康说道:“兄弟,你一定要对岳秋水好点,要是我发现你对她不好了,看我不揍你,岳秋水救过我的,我就是岳秋水的哥哥了”,说完还打算去拉秋水,被封庆拦了过去。最后封庆把车就撂在了饭店停车场,叫了个代驾把陈辛送了回去,张伟也叫了个代驾回去。秋水开车和穆国康一起回了家,也是又累又困,回家给穆国康吃了药,洗漱了趴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穆国康看着熟睡的秋水,低头吻了吻秋水的额头,也就关灯休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