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第六十六章 番外二 你们明显是嫉妒啊

邂逅你的霸道与温柔 揽月狐 4654 2017-06-04 17:50:03

  刚到3月份,穆国康和秋水也开始了正常的工作生活,穆国康仍旧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一天下午4点钟,穆国康刚回到北郊的新房,就接到陈辛的电话,说是家里整了些应季的野生鸣凤甲鱼、海肠子、黄花虾等,看着不错,给穆国康、封庆一人送过去点尝尝,穆国康也就答应了,一个小时后陈辛车就到了,封庆跟着一起来的。两人提着海鲜和两套精装书籍来到穆国康和秋水的新房,刚进去,就闻到一股花香。房子里很多地方摆着百合、玫瑰等插花,陈辛调侃道:“哎呦,穆国康,你这房子真是春意盎然啊,这不是到处都显摆着刚结婚,春风得意、乐不思蜀啊,这房间花香扑鼻的,怎么没把你腻死呢?”

封庆也搭腔:“就是,康哥啊,你最近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真人倒是见不到,不过也到处显摆啊,微信上以前也就很偶尔发个越野赛事、山里的风景什么的,连人脸都看不到一张。现在呢,一天就发些秀恩爱的照片,生怕人不知道你新婚燕尔似的。上次我和张伟、张震还在说,整个一个妻控啊,长此以往可怎么办呢?”

穆国康听了也只是笑笑,没接话。

陈辛、封庆自顾自地在房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把自己当外人。陈辛看了看小花园长出来的各色各样的蔬菜,给倚在不远处的穆国康说:“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穆国康,你还学农民种菜了,这简直是马上可以自给自足的节奏啊。这都是岳秋水弄的吧?”

“嗯,小丫头前些时候真是勤勤恳恳的,要不就是从老家带过来的种子,要不就在网上买的,弄得有模有样的,我也不好打击她积极性。下个月估计有的都能吃了,纯天然的,没任何农药的。”穆国康回答道。

“得,这玩意外面又不是没得卖,累不累啊”陈辛摇了摇头说道。

封庆也跟着笑了笑。

“秋水说这叫情趣,反正她也闲不住,插个花,捣鼓点菜园子也没什么,她想弄就弄吧。不过你俩这么说,我就当是你们嫉妒了”穆国康也很配合地开起了玩笑。

“这叫温柔的陷阱,辛哥你说是不是?”封庆立马找同盟军。

“没错,这个词用得不错。”陈辛接话。

两人调侃完穆国康,就坐在阳台上,穆国康给沏壶茶,三人边喝茶边聊天。

“你们俩最近忙什么呢?”穆国康问。

“我就我的饭店啊,我爸把另一家也让我上手打理,前一阵过年前后忙得不行”封庆回道。

“你说现在吧,你们也都难得有时间出来了,练车有时候都找不到几个人,有几个倒是一喊就出来啊,可是那技术,没办法说,得慢慢来。太无聊,所以我最近这一阵子跟我爸商量了一下,就到他下面的一个很小的工程单位去历练一下,有时候看看做生意的各色各样的人,还别说,挺有意思,就是人常说的啊,与人斗其乐无穷啊,一单生意做成功了,还别说挺有成就感。再说了,这么一来,生意上的人带过来的女的,也有很漂亮的,跟我以前交往的层次都不一样,海归、博士、连明星都有。所以,我觉得,没人陪着玩,就找他们陪着啊,与人斗斗心眼,还有层次高的美女陪着,还把钱也挣了,也是不错。我爸最近对我的表现是一百二十个满意啊,连看我的眼神都变慈爱了,先这样吧。”陈辛发表了一番谬论。

“辛哥,我开饭店也没见几个明星什么的,都还是很普通的啊”封庆接话。

“你开的是什么饭店,火锅,老弟,哪个老板带着美女去火锅店谈生意?”陈辛说道。

“辛哥,你不能这么说,我家生意不错的,效益很好啊,别小看这些小生意,平价的东西现在受欢迎啊,高端饭店倒闭的一个接着一个,生意惨淡啊。”封庆驳斥道。

“可是你在火锅店见不到真正有品位的女人啊”陈辛不屑地说道。

“那辛哥,你的意思是嫂子也没品位呗,嫂子有时候还会和她朋友光顾我的店的,你说是不是,康哥?”封庆拉出穆国康来。

“是吗,秋水都照顾你的生意了?”穆国康笑着说。

“那是啊,你就说火锅做得还是不错吧”封庆推销着自家饭店。

“嗯,味道还可以,尤其女的爱吃这些火锅了串串之类的,你要说秋水爱吃这些,还真是,前段时间又拉我去吃串串,就煤球火的那种,连个房间都没有,就是个大棚搭起来的地方,吃完了一身火锅味,不过女的真的爱吃那些。所以陈辛,你还别说,封庆家的店生意不错,别小看这些小生意,做熟了来钱也是比较快的,不压资金,资金的周转性也比较好,也不求人办事,不错。”穆国康肯定道。

“康哥,你这么说就对了,不压资金啊,前期的投入一年就回来了,吃这饭不能赊账吧,流动性一点都没问题,我家配料不错的,味道也是杠杠的,对了,康哥,我还想问问,你说把这店开到郑州怎么样?”封庆很有兴致地问道。

“火锅店开到哪都行啊,只要味道好啊,不过那边人吃辣子的还是少,味道上要改良一下,也不说不能有辣子,要有特色,也要迎合当地人的口味。别的布局什么的,你家做这个的,比我熟悉啊,不过这店要人看着的,而且我看你们不是不发展加盟店吗,都是自己在做啊”穆国康说。

“这生意嘛,越大越好啊,只要挣钱啊,加盟店我们是不做的,萝卜稀了不洗泥,弄不好有些无良商家乱来,把牌子都砸了。不过外地的试试看也不错,改良一下,我爸是不可能自己出资,保守,倒是我想弄,我爸说反正我就那点钱,剩下的我可以找合伙的什么,他不管,在外地吗,牌子都不一样,不过核心的东西都可以用这边的,怎么样,有想法合伙干不”封庆趁机拉赞助。

“呵,封庆,没看出来啊,想法挺多。怎么个合作法呢,你知道的,做餐饮不是我的老本行”穆国康笑着问道。

“前期调研一起干,郑州人多啊,我带上几个伙计,咱一起去郑州吃吃看看,看看生意好的老字号火锅店味道怎么样,你找几个本地人,口味什么的他们有代表性啊,改良一下咱的味道,迎合当地人的口味,完了,找地方啊,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啊,你老家啊,哪繁华哪适合开这个,你比我熟啊,场地、手续之类的需要打点的你来弄,一定要挑好地方。按投资额来定份额啊,具体的要是你有想法,我们具体再说啊,我觉得这事能干啊,你说呢,康哥?”封庆极力劝说道。

“这些都好说,不过那开了怎么管理呢?我没时间”穆国康说道。

“这管理模式已经很成熟了,我们家好几家店呢,有些找的人合适了,我爸都不太过去的,经理也有利益分成的,货源都是统一的,不允许私自进货,看效益说话的,很好控制的。再说,高铁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就是刚开始需要盯着,我自己盯着去啊,等稳定了就不需要这么订着了。主要是场地的选择和当地的一些关系还有资金,我一个人也开不起来啊,具体都可以商量,咱伙计了”封庆说。

“就是说我主要看场地,还有一些手续关系,资金就可以,再出点人,试试口味,不行找个本地的师傅去问问,调整好了,具体经营我不管,营利了按约定来,赔了也一样是吧?”

“差不多这个意思”封庆说。

“你可以前期考察一下,再做决定,出资都没问题的,我也有点闲钱,暂时用不到,可以考虑啊,不过经营我不想插手,做个投资也不错,你考虑好,我们具体商量”穆国康应了下来。

“哎,你俩这生意都谈上了,不行我也插一杠子?”陈辛好不容易接了句话。

“辛哥,您能看得上这小生意,您说的很小的工程单位都比我家加起来大很多行不行,别起哄了?到时候开业了你来捧场我就高兴地不得了了。”封庆自嘲地说道。

“那行,那肯定得去的,我给你们备个大礼。”陈辛说道。

“今年时间还早,要开也是深秋开业,旺季,我就着手弄了啊,康哥?你放心,虽然我不了解郑州人的口味,但是我们店十来个河南人呢,都说口味没问题的,稍加改良,一般都不会赔了”封庆问。

“生意嘛,总是有赚有赔的,当然我们不能打无准备的仗。如果能干,我们再好好商量吧。对了,一会秋水应该就回来了,一起吃个饭吧”穆国康说道。

“不了,晚上我还有个应酬,不是刚开始干嘛,我爸派了几个得力干将指导加督促,也正儿八经地学点东西,我还得去呢,就是抽空给你和封庆送点新鲜的,赶快做了,这东西不能放。也给岳秋水说啊,我给她买了几本书啊,让她好好学习”陈辛嘱咐道。

“陈辛,以后这书就别买了,秋水就是刚好帮了你,别一天惦记着,你再这样,我都不欢迎你了。弄那么多书干嘛呢,别是给我培养出一个书呆子来。”穆国康很是不满意地说。

“哎呦,穆国康,你这也越来越没自信了,看着挺牛逼个人。我这就算是认了个妹妹了,不行啊?再说岳秋水认我做个便宜哥哥,多好的事。受欺负了还可以找我给她撑个腰,怎么,你现在觉得岳秋水也有个很强硬的后台了,你不能在家耀武扬威的了?所以,穆国康,你小子要是对不起岳秋水,我可第一个不会饶了你的”陈辛很是豪言壮语地宣誓道。

“哈哈,辛哥,你说估计你上次那女伴后悔死了,怎么不自己学个心肺复苏呢,多管用的,一下就能当陈太太了。”封庆当笑话似的对陈辛说道。

陈辛听了立马迫不及待地解释:“封庆,你说什么呢,什么陈太太?你想歪了吧。就是一救命恩人,你这么说,要是你给我做人工呼吸,我把你娶了啊?”

封庆也好像感觉自己哪说错了,穆国康脸色都不太好了,就赶忙说:“我用词不当,你瞧我这臭嘴,真不让人待见。康哥,别见怪,你知道我的,说话不经过大脑。”

“嗯,我都差点误会陈辛?”穆国康说完就瞅着陈辛。

陈辛故作吊儿郎当的样子,调侃道:“穆国康,你把岳秋水当个宝贝似的,就看着谁都想跟你抢是吧。岳秋水可不符合我的审美标准,我喜欢高挑时尚的,而且对有夫之妇也不感兴趣。就你一天宝贝似的。我就是送了几本书,又不值钱,就是聊表心意,我很知恩图报的。”

“没关系,秋水也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哎呦,得了,穆国康啊,你就自恋吧,行了,那我们就走了,改天出去练练车去,再不去,手都生了”陈辛很是无奈地说道。

“好”

……

等两人走了后,穆国康看着陈辛送过来的东西,很大的野生甲鱼,目测4到5斤的样子,想着给秋水补补也是不错,就给秋水打电话让回家吃饭,得知秋水7点多才能到家。穆国康也就打算露一手给秋水看看自己的手艺,要说别的手艺没有,自己爱吃这些海鲜之类的,家里的阿姨也不敢上手宰这些东西,拿去菜市场就觉得麻烦,都是穆国康自告奋勇宰杀的,所以就在附近买了点鸡肉、香菇之类的辅料,加上家里的绍酒,做了道“清炖甲鱼”(具有滋阴凉血,补中益气,固表生肌的功能)。又做了韭菜炒海肠、清炒黄花虾、调了个凉拌葱花豆腐,等秋水到家的时候已经收拾的七七八八,秋水看到穆国康竟然下厨了,还做了几个菜,每份量都很大,很是惊讶。问道:“老公,你还会做这些啊?”

“呵,我会的东西很多的,你以后慢慢发现吧。”穆国康自卖自夸道:“今天陈辛过来给送了些新鲜的海鲜,还有个野生甲鱼,很大个,估计怎么也得十几年了,很不错,我就给你炖了,也给你补补。”

“甲鱼?在哪呢?”秋水问。

“在那喂着呢,一会吃饭时乘给你,这个虾你别看它个小,皮薄肉嫩的,很鲜的,市场上也不好买到真正好的,陈辛送来的还不错”穆国康边忙边说。

“要我帮忙吗?这么多我们肯定吃不完啊?”秋水看了这么多菜,才两个人吃,就算穆国康能吃都吃不完,又是晚上,也不敢吃太多。

“嗯,确实很多,不过海鲜不能放,死了就不好了,所以只能一次就做完了,吃不完就算了”穆国康说道。

“那多可惜,要不我找沈雪和她男朋友过来帮忙解决点?”说着很是殷勤地洗洗穆国康做饭时候用过的餐具。

“也行啊,我也想找个机会,谢谢沈雪,老是没时间。也叫上她男朋友吧,不过这个点人估计都吃过饭了吧”穆国康问。

秋水听了立马给沈雪打了电话,沈雪还没吃饭,听说有很难得的新鲜海鲜吃,表态就是吃过饭了也可以帮忙解决点,也很是不客气地拉着男朋友来秋水家蹭了顿海鲜大餐。穆国康又做了个菜,凑齐了四菜一汤。沈雪在饭桌上还一个劲地夸穆国康,穆国康倒是也很乐意在秋水的朋友面前露一手好厨艺,装装好男人的形象,倒是在很活跃的气氛下吃完了一顿饭。饭后,沈雪还坚持留下来和秋水一起收拾完残局,穆国康和沈雪的男朋友在外边下了会围棋,等两人收拾完才告辞了回家。穆国康和秋水洗完澡,穆国康少不了缠着秋水亲热了一番才作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