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夺后

第045章 故意刁难

夺后 妃倾城琪琪 1325 2017-05-22 14:05:12

  “来人,把乌雅德婉给我按紧了,门关好了!”诗语手一挥,高香雅她们行动起来,这可吓坏了瓜尔佳青格儿。

“你敢动试试?我可是辅政大臣的女儿,你们这是要作死么?”青格儿本是瓜尔佳府中的金丝雀,整日里养尊处优,没人敢惹她半分,如今却落在了这蒙古女子手中,很是不甘心。

“哈哈…哈哈…辅政大臣的女儿,你只是个次女,何须提高自己的身份,知道我是谁么?哈…我可是来自科尔沁贵族三等公的女儿,那可是太皇太后的母家人,你说你个辅政大臣的次女在我眼里算些什么?”一巴掌打在了青格儿的脸上,一个踉跄青格儿打趴在了地下。

素手,执起青格儿的脸蛋,冷笑着道:“皇后之位只能是我的,哼……”起身走到德婉身边。

诗语拿起桌上一杯烫好的茶水,略抬眸,流苏拂过,淡雅不失气质,且美中不足罢,丹凤眼轻挑来到被摁着的德婉身旁蹲下,德婉会意想着挣脱。

却被诗语拽起发丝,扯下其头上绢花,扔到地下,踩了个稀巴烂,冷眼道:“乌雅德婉,你仔细瞧瞧你身边求情的那些个人,一个是你的知己,一个是你的侍俾,一个是你的同寝,可这些人却待你如何?”

说着随手将那杯烫茶泼向了德婉的脸上。

德婉痛不欲生,撕叫了起来,却被诗语拿起帕子堵住了嘴巴,“唔…呜呜…唔…放开我,好痛,”不管德婉怎么个叫法,厢房外好像寂静般似的无人听到。

接着诗语又命人拿出绣针一一刺入德婉的十指肉上,德婉痛的摇着头,眼泪掉下来,撕心裂肺的喊叫着,十指不停的流血染红了她的衣裙。

诗语捏起她的下巴,轻笑,微微扬手:“让你在多管闲事,今日让我给你好好个儿上一课,先说说那打碎了的玉,那可是青格儿故意碰的马佳诗双撞碎了我的玉,还有你的芳仪姐姐精选时呈上画作也是被她绊的,就连着那个云锦做的布娃娃也是她陷害芳仪的,你不知道吧,呵呵,还有你不知道的,那便是今日我丢失的金线,明明知道我在搜宫,确偏偏没告诉你,你说瓜尔佳青格儿还会和你情同姐妹么?”淡淡的面庞,好似和蔼可亲,却又总是触及不到内心深处,在恰当的时机远离,恰当的告诉了德婉发生的一切。

德婉听了瞪大眼睛,不相信这一切的发生,平日里她待人不错,为何各个都要背叛她,那么是谁将金线放入了她的枕头下面?难道?不会,不可能?不会是她的,她轻轻抬起头瞪着眼睛看向马佳诗双那方向,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她倔强的依然瞪着眼珠子,来回打转,觉得眼泪不再会流下泪了,缓缓的低下了头。

马佳诗双摇了摇头,也跟着哭了起来,好似委屈。

诗语又拿起针扎入一根手指甲盖里,朝着马佳诗双方向望去,咬着牙说着:“你是不是已经猜到是谁将金线放入你的枕头下面,对了,就是她…棠儿,主仆情深的棠儿……哈哈,”说完走到马佳诗双身后跪着的掌事宫女棠儿,将她拉了出来。

棠儿吓得直求饶,眼泪哗哗流了出来,哭着求到:“对不起小姐,奴婢是迫不得已的,奴婢鬼迷了心窍上了秀女马佳氏的当,奴婢知道你对奴婢的好,奴婢感恩戴德,这就求死还了你的清白,”说毕便冲向旁边的墙上碰了上去,额头留了血。

这样的举动可是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本想着吓唬吓唬,却不想闹出人命,德婉也被吓坏了,棠儿本性还是不坏,德婉脱离了摁着她的手爬到了棠儿身旁抱起她,不争气的眼泪流了出了:“棠儿,你这是何必呢,就算如此,也不必轻贱了自己的性命,我信你便是,”德婉抽泣着,拿出帕子擦掉了棠儿额头上的血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