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夺后

第054章 东珠应景作诗

夺后 妃倾城琪琪 1283 2017-06-08 20:10:55

  依着早已熟识的宫规,玉脂柔荑轻按住身前的一丝柔软,丝绢的凉意渗入肌理豁然间心安了下来。曼起朱唇,言辞袅袅如烟:“臣女钮祜禄东珠拜见皇上,太皇太后,皇上吉祥,太皇太后金安。”

太皇太后看了看名册上的记录,辅政大臣遏必隆的嫡出女儿,样貌倒是不错:“免礼,嗯,不错,想必也是琴棋书画都精通的吧?”

大殿里弥漫着清幽的云香,清芬缠绕交织,秋瞳如墨揽了清芬醉了流华,东珠莞尔一笑唇间一抹桃吐丹霞,轻一福礼:“回太皇太后娘娘,因阿玛教导有方,额娘时刻督促,臣女虽不敢称绝佳,却也样样娴熟应心。”

太皇太后看着钮祜禄氏谦逊有礼,想着名门之女当是有此风度,颔首:“正值早春时节,不如钮祜禄氏应着景作诗一首如何?”

低眉思衬须臾,清韶里的莺燕缱绻翩然濯耳。清风浦上的碧绿思涤撩开层层暖帐,绫罗锦绡于风间倾城,寒梅浅笑褪了娇颜,以缱以绻冷冷扶风的青丝……岁月静好。

盈眸婉转惊鸿,低眉浅吟:“绿案青丝映碧罗,丹霞巧绣芳魂烙,琼楼伊人胭脂醉,只缘笙箫揽潇湘。”钮祜禄东珠丹唇见笑靥不减,娓娓道出的词藻于心头摇曳几分。

再度福礼:“臣女拙词,还请太皇太后娘娘评正。”

诗句中词藻华丽,莞尔一笑:“这首诗不错,也看得出是你字字斟酌出来的。钮祜禄氏倘若往后进宫当妃嫔,是否会思念家中姐妹,可会觉得后悔?”

低眉颔首,唇间绽以默笑靥如花。府中姐妹她是长女,也是嫡女,可毕竟是生在钮祜禄氏这个大家族,姊妹情深一如池中相濡以沫的鱼儿,“回太皇太后娘娘,恕臣女冒昧,臣女自幼家中长女,必然知道出自达官显贵的八旗子女自小秉承家族遗愿历来参加后宫选秀,臣女若是后宫妃嫔只能一心念着伴皇上左右,心无旁骛,不曾后悔,思念姐妹肯定是有的,能为家族奉献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说着心里泛起了涟漪,说是思念何曾不想,若是嫁的自己一心人到白头,可是每个闺中女子心中梦。

自己本身性子及静,又认了鳌拜为义父,方才看见瓜尔佳青格儿以为是鳌拜的女儿便沾沾自喜,觉得后位非她莫属,可见皇上和太皇太后是极其讨厌那鳌拜的,听阿玛说那鳌拜自皇上登基,便有意拉拢她的阿玛故意挑衅年幼皇帝,壮大自己的集团,想爬到索尼大人之上,也害怕自己因着义女的身份选不了皇后,甚至妃嫔也不好多想。

抿唇笑而不语,想了片刻,太皇太后历经三朝,后宫安排的眼线自然很多,朝臣中也不乏眼线,甚是知道钮祜禄东珠为鳌拜义女,鳌拜有意拉拢遏必隆,遏必隆不好拒绝。

只能想着自己的嫡女认了他当义父,才对此事作罢,果真那遏必隆做事圆滑,并不想与人去争夺些什么,连女儿也教导如此,说话处处谨慎,半响问道:“你的家父到是教养出了好的女儿,哀家问问你若是沦为人妇,当是如何对上,如何治下?”

言罢心头便觉得有些险,毕竟如是言辞太过边缘。眼神不曾有任何闪烁,身体微有些紧绷却不曾有异动,入宫之前额娘的叮嘱说话要慎言慎行。

殿上虽久不曾有动静,可心头上却渐渐安稳下来。丹唇间的笑靥渐渐晕开一弯清流,不急不缓:“回太皇太后娘娘,沦为人妇,至于对上,自古由来,女子皆有“三从”之义,若臣女往后蒙恩得为一家女主之份,当以“从夫”为重,爱他所爱、敬他所敬,绝不能以阿谀奉承,盲目遵从为念,从者,皆以识分好坏轻重为本。”

妃倾城琪琪

亲们,琪琪写的小说希望大家多多收藏,送小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