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凝固的沙漏

第七章 衰

凝固的沙漏 纪何夕 3649 2017-04-25 20:45:36

  最近店里的生意很好,营业额突突上涨,这就得益于店员的颜值在线,还有程傲阳这个魅力和身价都在线上的霸道总裁,嗯,数钱的时候的确有点淡淡的爽。

“早知道可以靠颜值赚钱,当初就不该委屈花花待在厨房,让他出来招揽客人了!”栀子笑道,没事数数钱,这日子过得真是不能再好了!

“喂喂,你把我们店的店员都当什么了!”梁婕妤对林笑栀的口不择言表示相当无奈。

我揶揄,“再说,现在店里最能招揽奥客的可是你啊!亲爱的栀子!”

“说得没错!”婕妤配合着我点头,“花花在厨房已经待不住了,再让他出来,恐怕得开战!”

林笑栀瞬间黑脸,朝着程傲阳勾勾手指头,后者好笑地上前。

“你是不是想喝我亲手泡的咖啡?”

程傲阳点点头。

看来今天林笑栀心情不错哦,平时可是出一百倍的价钱都没有的福利。

“可以,一百倍的价格,你也要喝!”林笑栀点名了。

佟妍知道自己踩到猫尾巴了,“怎么,你也舍得分点‘爱’给我?要不要这么有姐妹情啊?”

“当然,你可是朕最心爱的梓童!”林笑栀坏坏笑道。

我怎么能拂了她的意,只能乖乖受死,“那我可要好好品尝了!”想想,毕竟我的“牺牲”,能给店里带来利润,也是好的,就希望栀子不要太过分了!

随后,林笑栀端了两杯“爱心牌”特制咖啡出来,我是真的后悔了,不带这么不手下留情的!我们之间的信任呢?

程傲阳端着咖啡就喝了起来,样子看起来非常从容。

难道这杯咖啡没有我想象的这么恐怖?我试着尝了一口,直接喷了出来,恐怖的味道还在我的舌头上挥之不去,太可怕了,这简直就是舌头的噩梦!

“呸,呸......”我苦着脸,快哭了,“这是、什么东西!!太难喝了!”不对,不该用难喝形容,要用恐怖来诠释!!

梁婕妤端了一杯水给我,我灌了一大杯水,都没有把那个恐怖的味道压下去!

我夺过程傲阳的杯子,他到底有没有味蕾啊!“别喝了,这么恐怖的味道,你怎么能喝下去!”

看到佟妍一副惨样,梁婕妤顿时生气了,“栀子,你怎么可以作弄客人和佟妍?这样太过分了,再怎么说程先生都是客人,你不应该做这种事!”

林笑栀狠狠地盯着程傲阳,“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不是没有投诉么,还死缠烂打赖着不走!我只是应他的要求泡咖啡,又没有逼着他喝!更没有求他留下来,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林笑栀这个举动倒是让程傲阳逮个正着,程傲阳捏住栀子的下巴,温柔地说:“你错了!我是‘甘之如饴’!”然后目光坚定,“我是不会放手的!”

迎着程傲阳深情的目光,林笑栀败下阵来!

咦惹!!真是不能太肉麻了,我还在苦涩之中苦苦挣扎,也忍不住抖了抖,还是少惹这两个大变态比较明智!

说到底,程傲阳还是挺会追女孩子的,毕竟他做到了追女孩子的绝技,第一:坚持;第二:不要脸;第三:坚持不要脸!

有时候我都觉得粉色的泡泡太黏糊有点受不住,别说周围的人,司宇岚受了他的启发,越发紧追着乔绫不放了,还有花花,跟程傲阳比起来真是逊色很多,毕竟他还是太年轻,经历的事情太少,总是被林笑栀压了一头,比起程傲阳这只老狐狸,就像是纯洁的小兔子一样,所以这一仗,注定是败阵!

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多说了也无益,但作为知情者的我,的确是非常纠结。

我翘起手来拭目以待,一会看看林笑栀,一会看看程傲阳,好了,就下来我要押谁呢?还真是伤脑经。

程傲阳似乎注意我的目光,回过头来看了我一样,似笑非笑的,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

哎哟喂!真是太危险了有没有!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男人想上你,就怕想上你的男人他还有脑子!

只能祝林笑栀好运了,也是时候该有个人管管她了!花景年都追了三年了,一点成效都没有啊,栀子那颗有所保留的心,真的会为程傲阳而动摇吗?我努努嘴,纠结!

希望这场角逐,会有一个好的结局,不想这个世界,途添多几个伤心人。

“佟妍?佟妍!”婕妤叫我了!

我回过神,“怎么?”

“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你还好吧!还有没有很难受?”婕妤再给我端了一杯水。

我摇摇头,“没事了,幸好你没有试,太可怕了那个!我恐怕一辈子不会忘记那个味道。”以后还是不要惹那只“猫”,炸起毛来的确会“挠你”,太可怕了。

说到底,栀子是一个固执的人,能够为了一句承诺,执拗了十年,坚守这一个未知。

唉,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得到幸福?程傲阳会是你的幸福吗?花景年做不到的事,程傲阳能做到吗?还是再一个三年?

故事里的人,会被怎么安排?

“店长!”戴金属眼镜框的客人打断了,我的思绪。

“你好。”婕妤过去问了。

我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想事情,听到那桌传来了客人的投诉,我收回思绪,也走上前询问:“怎么了?”

婕妤拉了拉我的袖子,“这位客人他说,他要的套餐是松饼和黑咖啡,现在变成了果汁和三明治!我们上错餐了!”

我看婕妤一脸为难的样子,我跟她说,“行吧,这件事交给我!”

因为这位戴金属边框眼镜的客人的餐是我擅自改的,这是店里的熟客了,基本上是熟到不能熟了,他每次都带着笔记本电脑到店里一坐就是很久很久,基本上把店里当成了办公室,能让客人觉得店里舒服自在,我们也是很高兴的。

他每次来,都点套餐A,雷打不变,那次店里太忙,端错了给这位客人的餐,他也没计较,往后,我在的话,都会给他换餐点,早上的话,套餐A有时会变成蛋饼和橙汁,晚上的时候,套餐A有时会变成松饼和牛奶,这位客人从来都没有说什么,黑咖啡比较伤胃,这位客人工作的时候很专注,时间又很长,所以就帮他改了一下套餐,我总觉得他是谁便吃啥都无所谓的那种人,我又看他脸熟的很,以为可以和这位客人成为朋友,就肆无忌惮了一点。

“真的非常抱歉!”我向那位客人道歉,“我们会给你换回来的!”

那位客人挑眉,“我记得,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我看了你们的餐牌,套餐A好像没有变吧!”

看来这位客人也不是说吃什么都一样啊,还不怎么好说话啊!

“这位先生,我们见你是店里的常客了,每次来都点黑咖和松饼,想让你试试店里其他的食物,毕竟见先生你的工作这么忙,三餐也不太准时,对胃不太好,所以帮你选择了不太伤胃的果汁,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解释给他听。

“照你这么说,你们这家店未免也太自作多情了,还给客人点餐!”凌厉的话从他嘴里脱口而出。

说是这样,但也不至于吧!起码没有收多过你一分钱呐!还被说自作多情了!“这确实是我们做得不好,请你原谅!”

“梓童!你是不是贱啊,用得着跟他低声下气瞎BB,爱来不来,不要就滚,还真没见过这种人!”栀子的声音从她打电玩的角落传来。

我蹙眉,我的皇上啊!求你不要添乱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这位客人心里极度的烦闷,收拾东西就走。

唉,还是搞砸了!我好像看到了毛爷爷都要挥手离我而去了,“总之,都是我不好,希望你能原谅我们,下次继续光顾!”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戴金属边框眼镜的客人还是走了,我垂头丧气。

婕妤看到我丧气的样子,“看你以后还说不说人家眼熟!好了,别伤心,就当被狗咬了!”

“知道了!”我点点头。

“你今天有点惨呢!”婕妤拍拍我的肩!

都不知道是谁害的!我无奈地看了看栀子,不知道是说她护短好呢?还是说她坏事好!

程傲阳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落井下石,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吹了个口哨,什么时候见到佟妍这个女人有过这种姿态,的确是没想到,还真是颠覆了当时她怼司宇岚那个架势啊!程傲阳真是没想到佟妍会做到那一步。

能屈能伸,还真是不简单!

其实程傲阳只是没想到,一件小事,一个小小的细节,会发生很多事情,很多意料之外的事,都是没有忍一时之过,造成的后果,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只是程傲阳不落井下石,不代表林笑栀不会!

“啧啧,都说了让你不要自作多情,多可悲啊!人家根本不领情!丢脸了吧!”栀子用非常欠虐的语气调侃我。

我哀怨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对程傲阳说:“我同情你,非常同情你!真的!”

程傲阳妇唱夫随,“哦,我不知道大作家KA你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从何说起?”

可恶,这是组队来欺负我?“太过分了你们!”我扑进一脸懵逼的司宇岚怀里装哭。

司宇懵逼中......

当时把他骂得那么一文不值,让他醍醐灌顶的人居然被人欺负到哭倒在他怀里?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对不对?

乔绫从厨房出来,司宇岚一个激灵,推了怀里的人一把!没有一点点防备。

佟妍:?!

还有没有天理了?人*权啊!人性啊!居然连司宇岚也欺负人!“你们都不爱我!”

这句话说完,连婕妤都憋不住笑了!

我又像无头苍蝇一样埋头乱扑,结果扎进了去而复返的戴金属边框眼镜的客人的怀里。

全场默......

还真是魔障了,今天的我一定不是真正的我,这一定是假的我!这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你?你......”还回来干嘛?我已经接受了失去你钱包里的人民币的事实了!

“结账!”本来已经走远了,想起还没结账,没有吃白食的习惯,他还是回来了,没想到见到这个女人这种表情,还真是值了,心情平复了下来。

佟妍简直是尴尬癌晚期没救了,“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好走不送了!

等他下楼之后,佟妍炸了,“给你们三秒钟给我忘记今天的事!三二一!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这样说定了!”说完之后一溜烟地溜进厨房!

众人又笑了,楼下的客人没有漏掉这一幕,带着愉快的笑容离开了,一洗工作上的烦闷。

佟妍进了厨房之后,发现花景年压抑不住的嘴角,“你就一直偷看吧你!你还笑!!别笑了!”

花景年表示,还不让笑!说好的人*权呢?金字塔底端的生物也是有人*权的好伐,偷笑又不犯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