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凝固的沙漏

第九章 情生

凝固的沙漏 纪何夕 3309 2017-04-26 19:54:45

  店里只剩我一个人,还是和前天一样,我端着一杯酒,只是没喝,就这样静静地端着,好像在等什么,但是事实我没有在等谁。

程傲阳来了。

“我们已经打烊了!”我晃了晃杯子,一饮而尽。

程傲阳扯开一抹笑,“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来找你的目的。”

我身体逐渐冰冷起来,“找我?不应该吧!”

“我想你很清楚我的来意。”程傲阳敛起笑意,没想到佟妍居然在他面前装傻。

既然程傲阳想直接一点,那我也想乘机问清楚,“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我虽然常年出国取材,不在栀子身边,但按照你和我们之间的身份地位,不应该会有这样的发展!你到底是怎样认识栀子的,又是怎样爱上她的?”

“我跟栀子是在一场比赛上认识的,我是那场比赛的评委。”

就是栀子赢了西点师金奖的那场比赛,我正好外出了没有参加现场,婕妤估计也不记得程傲阳是那场比赛的评委。“那场比赛,她的全称专注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做蛋糕的时候,好像在做全天下最幸福的事情,她当时的表情让我印象深刻,我本来是不爱吃甜食的人,但栀子做的蛋糕,有一种治愈的味道,让人着迷。”

听起来好像很浪漫的样子,“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这段时间才想起来?”

“可能当时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喜欢吧!我好久没有吃到过那种味道了,家里催得紧,之前安排了一场相亲,我又没有中意的对象,那位小姐也喜欢做这些,但她并不能做出我喜欢的味道,看着那些东西,我就想起了栀子的脸,和当时吃过的味道,我找上门,第一次出高价买到她做的蛋糕,又一次尝到让我心心念念的味道,看着她有点得意的笑脸,我就知道我已经爱上她了。”

原来是这样,听完程傲阳的描述,我有些微醺。

程傲阳今日怕是得不到他想要的结果了,“洛管家!”

“是,少爷。”年轻的管家毕恭毕敬的上前。

“送佟小姐回家吧!”

“是。”

我回过神,告诉程傲阳栀子的行踪,“她去喝酒了,在Pub!”说到底我还是很担心,不过现在,还不是机会。

幽暗的小巷里,林笑栀恍恍惚惚地走着,看来是喝了不少,但还远没有到要醉的程度。

通常这种时候,总会有一些心怀不轨的坏人出现才应景。

果不其然,几位烫头小哥就出现了。

“哟,美女,这么晚了,一个人,不太安全吧!”说着吹起了口哨。

“要不要哥哥送送你啊!”几人身上也带着明显的酒气,看上去也喝的醉醺醺的,应该找***对象消遣寂寞的时光。

“跟着哥,一起共度良宵啊!”起头的人赤裸裸的调戏道。

“哼,遇到你们,才是真的不安全呢!”林笑栀冷笑。

“别怂啊,美女,来这种地方,也是准备要约炮的吧!”混混小哥笑了。

“小美女长得还不错嘛!真是便宜你了,今晚艳福不浅嘛!”

“我先看上的,兄弟,对不起了,你们还是另找吧!”那傻愣还自顾自的得意起来。

林笑栀冷冷一笑,准备从包里掏出什么。

就在这时,程傲阳带着一脸戾气出现了,“你们在干什么?”

林笑栀蹙眉,他怎么会在这?

混混小哥还浑然不知,喝得晕乎乎的偏偏小巷子还那么黑,根本看不清程傲阳的脸,“小子,凡是哦讲先来后到,这美女今晚属于我的!你还是明晚再来吧!”

轻佻的说辞让程傲阳怒不可遏:“放开她!”

那几个混混也清楚程傲阳是在搅局的,带头的混混已经上去就是一拳,击中程傲阳的肚子,引来一阵抽痛。

“来搅局啊!也不看看我兄弟是混条道上的!自不量力!”防不胜防的一击让混混们获得了先机,随后程傲阳便遭到围攻。

本来要英雄救美的程傲阳就像拿错了剧本一样被人围殴。

见程傲阳处于下风,林笑栀拿出电击器,小小的火光在漆黑的巷子里异常发亮。

“啊!”一个小流氓被电击中,瞬间身体发麻,“什么东西!”

林笑栀挡在程傲阳面前,冷冷地对着几人,“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原来你们是一伙的!”被击中的人瞬间恼了,“臭婊子!刚刚那是什么!”

“你说的是这个吗?”林笑栀扬了扬手中的电击器,按了按开关,顿时火光乍泄,“这可是个好东西,专门为你们准备的,刚刚还不是最大档呢!你们要不要试试,看起来挺爽的!”林笑栀冷笑着说。

可恶,“一起上,好好教训这对狗男女!”他就不信他今晚教训不了这两人。

一场混战即将开始,见林笑栀一肩包把首先冲上来的男人砸个头昏眼花,另一只手就把另一个人电得发麻,接着上的人更惨,被她直接踢裆搞定,在一个反手,满带柳丁的包包印了某人一脸疙瘩,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迟疑,简直是帅呆了,面对和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群殴,程傲阳也是惊呆了。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简直不能更厉害!

“还不滚!”林笑栀像女王一样对匍匐在地上的“臣民”下令。

几个混混被打的屁滚尿流地逃跑,这简直太恐怖了!这么彪悍的女人亮瞎他们的狗眼!

“哼!”林笑栀冷哼一声收起自己的“武器”,一只手从背后搭上她的肩,差点忘了身后那位“废材英雄”程傲阳。

“喂,你死了没有!”

还真是那张薄情的小嘴能说出来的话,程傲阳苦笑,“下次不要来这种地方,危险!”

“要你管!”林笑栀把人甩开,随即听到“哐当”一声,程傲阳便倒地不起,嘴角还渗出血丝。

“喂!程傲阳!喂!你醒醒!喂!”林笑栀吼了几声,摇了摇程傲阳。

只是这天晚上,幽深的小巷只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昭示着声音主人的恐慌。

第二天一大早,佟妍在床上被电话吵醒,揉揉额角,有些不太舒服。

“佟妍,死了死了死了,完蛋了啦!”林笑栀慌乱的声音传来。

一大早就诅咒我这样真的好吗?“如果我死了,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

“不是你!是程傲阳那家伙!”

“他死了?”

“不是!”

“那到底是怎么了!”我耐不住性子,有点烦。

然后栀子把昨天的情况一一说了,话说她彪悍地赶走那群流氓之后,程傲阳就昏过去了,林笑栀把人送到医院,束手无策,正要给佟妍打电话,幸好跟着程傲阳的年轻管家适时出现,安排好一切,谁知道程傲阳伤得太重,直接被打成内出血了。

“听起来跟我有半毛钱关系?”程傲阳也太矬了一点不!

栀子的声音一秒冷下来,“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告诉他我去喝酒的!”

“好吧!他这一吐血,不知道C市的经济市场得动荡多久了,多少股市要大跌,不知道多少人要跳楼咯!”我接着吹嘘道。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

我揉了揉额头,“难道你在担心人家?”

佟妍这句话直戳林笑栀的内心,“不可能!”然后就断线了!

既然不可能那你心虚什么,还挂电话,简直是欲盖弥彰!我回拨过去。

“干嘛!”这次林笑栀很快就接了,故作镇定地问。

“他醒了没?要不要我过去一趟?”发生这种事,于情于理我们都要关心一下,不过我很奇怪整件事情的走向罢了。

“算了,你来了也没用!”

本来就不想去,我根本就不担心栀子会怎么样,毕竟能一个人群殴一群汉子,这战斗力,也没谁了!

不过栀子也没有等到程傲阳醒过来,因为程傲阳的妈妈赶来了,程妈妈倒是拿对了剧本,就像寻常的偶像剧一样,“贵族”妈妈看不起“灰姑娘”林笑栀,更何况程傲阳这次受伤,本来就是为了救林笑栀,于是更不待见了,直接就赶人。

唉,怎么那么狗血,我才没有脑补“恶婆婆”甩支票让栀子离开自己的儿子的剧场呢!虽然现实实在是差太多,不过栀子肯定会接受的,毕竟那么多钱!

只是作为“栀子猫”的饲主,自家“猫”犯了错,她还是要跟在尾巴后边收拾了,这不,栀子傲娇又犯了死活不肯来看程傲阳,婕妤要顾店,我只能抱着果篮上门了。

“少爷,为什么当时不让保镖出手?”作为管家他真的好大压力好伐?分分钟被少爷的母上威胁饭碗不保,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因为如果这样,佟小姐就看不到后续发展了,不是吗?”程傲阳笑了笑。

我:......“拿自己来当赌注,太冒险了吧!”还把自己弄这么惨!

年轻的管家轻轻颔首,收好我的果篮之后就出去了。

“不知道这一局我是赢了还是输了呢?”程傲阳继续打趣到。

的确,程傲阳这一句大获全胜了,“结果显而易见,不过代价实在太大了。”

“我是不会放弃的!”程傲阳坚定地说。

“即便是你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阻碍?”我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家伙,软磨硬泡就算了,还来苦肉计,实在难以招架!

“我会扫平一切,只是栀子那边,还要佟小姐多多关照!”

我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一句,程傲阳不仅赢了栀子,还赢了我。太可怕了这个家伙,真不想与虎谋皮,实在是太难缠了!

“少来这一套,我可承受不起你的托付!”我摆摆手。

程傲阳保持着有耐心的微笑,“我倒是想和佟小姐亲近,你是栀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还是叫你的笔名,KA?”

还带商量的?这样直接的暴露我马甲不大好吧!分分钟引起路人围观,毕竟我也是有脑残粉的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