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凝固的沙漏

第八章 情深

凝固的沙漏 纪何夕 3423 2017-04-26 19:52:44

  “栀学姐,花送给你!”今天花景年报了一束红色的玫瑰花送给林笑栀,今天是栀子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好浪漫哦!”婕妤表示惊叹。

栀子斜睥了一眼,“还不如给点钱花呢!”出于礼貌,还是收了下来,“谢谢啦!”抱着那束花转身就交给了婕妤。

“栀学姐,我还有话想说。”花景年一脸认真。

栀子无所谓坐下,“准奏!”

花景年谨慎地清了清嗓子,我回过头,不会吧!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栀学姐,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花景年紧张地喊了出来。

全场默......盯......

栀子沉了沉眸子,“我拒绝。”

“为什么?”花景年脱口而出。

“我不喜欢你!”林笑栀不是一个喜欢拖泥带水的人,当初就说得很清楚,到现在也一样,还是和花景年耗了三年,只能说,栀子有自己的执念,而栀子自己,就是花景年的执念。

花景年今天也是拼了,“我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我喜欢了你三年?你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三年来,我所有的一切都放在喜欢你的基础上,全心全意的喜欢着你,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接受我?”

栀子也没有犹豫,“没有为什么,当初我就说得很清楚,我不喜欢你,也不会接受你,叫你不要浪费时间,是你自己不肯放弃!”

“可是”花景年激动了起来,抓住栀子双臂,程傲阳刚想上前,佟妍就率先一杯水泼上去,栀子和花景年都被淋个正着。

一圈人更是一脸懵逼。

我定了定神,“很好看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还真不让人省心。

花景年也打了一个激灵,松开了手,“对不起!”低下头,走了出来。

程傲阳蹙眉,本来今天花景年和林笑栀能彻底摊牌,让花景年彻底死心,偏偏被佟妍阻止了这一切的发生。

栀子也抹了抹脸上的水,“我今天生日,你就这样招呼我?”转身去休息室换衣服。

婕妤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每次都泼水,就没点别的办法吗?”也是吓得够呛。

默默放下水杯,“来不及了,简单粗暴,还很有用!我进厨房看看。”可怜的花花。

梁婕妤叹气,收拾了一下被泼湿的地面。

花景年见我进来,“我知道,今天是我太激动了!”

“还要继续下去吗?她说了你们不可能。”我也在考虑,自己刚刚是不是做错了,应该让他们彻底说清楚,好过一直这样纠缠。

花景年摇摇头,“要是可以放弃,我早就放弃了,都刻在心里怎么能说放就放?我会继续努力的,老板,你一定要帮我!”

“我要怎么帮?”感情上的事,不食旁人可以插手的,也不是努力和执着就能得到的,“我劝你还是放手吧!”我垂下头。

花景年不信,“她的心早有打开的一天,我一定会等到那一天的!”

我叹了一口气,万一不是为你打开的呢?唉,略纠结。

程傲阳送了栀子一束用纸币折成的花,还真是“给钱花”呀!栀子双目放光,简直就忘了刚刚的插曲好吗!当然,见到钱,栀子这个小财迷肯定会心动。

说实话我一点都不羡慕,一点也不想知道到底用了多少钱叠的!

太有创意了亲,花景年更是怒发冲冠,磨刀霍霍。

程傲阳很聪明,什么也没说,今天是栀子的生日,最重要的是高兴。

我托着腮帮子苦苦思考,目光频频扫过他们,我到底该怎么办?

反而是程傲阳察觉了点什么,他从来都不是拖延的人,只会等待机会,然后把握机会,得到他想要的,就像猎人一样,一旦盯住猎物,绝对不容逃脱。这不是执念,而是势在必得。

他好像,找到了那个契机了。

这几天店里空空的,好像缺了点什么,是什么呢?

有客人上门了,我看过去,正好看到栀子抬头观望。可惜,好像不是那个谁!

看到我瞄她,嗖的一下就回头打自己的游戏。

哟,以为自己是小孩子吗?

这些日子我习惯了坐在店里码字,婕妤真是全方位的体贴,正当我想休息一下喝点水,她就端着水过来了。

“谢谢。”我接过水喝了一口。

“今天是第三天了!”婕妤莫名其妙说了一句。

什么?我还没get到点,“什么第三天?”

婕妤叹了一口气,“程先生已经三天没来了!”

程先生?我在脑海里搜索,哦,奥客先生啊!原来如此,就说缺了点什么,店里空空的!习惯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连我们这些局外人都习以为常,习惯这个人的出现和存在,别说天天被调戏的栀子。

这是什么把戏?难道是传说中的欲擒故纵?没道理啊,一声不吭难道要默默放弃?看程傲阳也不想是这么快就放弃目标的人啊!

我看了看程傲阳习惯坐的位置,再看了看看似很专心打游戏的栀子,还有默默注视栀子的花花,看来花花也看出栀子的异常。

回过神来,这是要变天的节奏吗?

手机收到一条来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佟小姐,我是程傲阳,这几天我去S市出差了,希望你转告栀子一声,等我出差回来,就会去看她,谢谢。

原来是出差啊!那么问题来了,我托着下巴看着手机,既然是出差,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给栀子,却要发到我这边来让我转告?还是到了第三天才发消息过来,前两天干什么去了?

而程傲阳这头,发完短信之后,他就把手机给管家保管了,“洛管家,你觉得她会帮我吗?”

姓洛的年轻管家低头,这些事他全部了如指掌,“这就要看佟小姐清不清楚少爷您的意思了。”

程傲阳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她会懂的!”因为这是她好朋友的幸福,她不会弃之不顾的。

这边,佟妍托着腮,有点无奈,唉!我容易吗我?

“栀子!”我朝着吧台那边,还是保持着手托腮的姿势,叫了一声。

栀子没有听到。

看来很“专心”在打游戏啊!

“栀子?”没应!“陛下?!皇上!!”我再叫。

“啧!”栀子终于听到了,“吵什么!”

“我说,你家那位几天没来了,你不着急吗?”我换了个姿势,还是一副惬意的样子。

婕妤看了过来。

“我巴不得他人间蒸发呢!”栀子气冲冲地说。

啧啧,好毒,“怎么?这会儿不否认人是你家的了?有没有想人家啊!”我挑眉。

花景年在厨房冒出头看着我,一副我要背叛他的神色看着我,我耸耸肩,没办法,我不能枉顾事实。

“滚,被吵着姑奶奶!”栀子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唉!”我叹了叹气,“你家那位说他去出差了,叫你记得想人家,还说一会来就来看你,高不高兴!”

“少来!”栀子傲娇道。

婕妤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我朝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在问,花景年则一副失神的样子回厨房,然后烤糊了几盘饼,还差点调出媲美栀子的“黑暗咖啡”的饮品。

我早早就把人赶回去,栀子把钱数好了,也一早就走了,剩下我和婕妤。

婕妤一边收拾一边问我,“我有很多问题,但不知道怎么说,你和栀子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我是不知道的?”

“......”我默然,放下手里的抹布。

婕妤了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你不说,肯定有你自己的理由,但如果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尽管开口!”

婕妤很体贴,一直以来都在支撑和扶持我们,但是有些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明,特别是关乎栀子一生的幸福,“我现在在做一道选择题,关乎栀子的幸福,但我不能说出选项,你说我该怎么办?”

“跟程傲阳有关?”婕妤试着问,但她好像不纠结我的选项是什么,只是很轻松地说,“我说佟妍,这道题,你不管选什么,只要栀子最后能够幸福,不就足够了?”

我愣了愣,的确是这样没错。

婕妤又说了,“我能看出来,栀子有些在乎那个程傲阳,看来花花是彻底没机会了!这样也好,花花努力了这么久,都没有打动栀子,我还以为是什么原因呢?爱情这种事真是太神奇了!不是靠努力争取的,要看缘分,不管那个程先生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只要他们相爱了,就是平等的。”

“你也觉得栀子是在乎程傲阳的对吧!”我怔怔地问。

婕妤笑了,“不是很明显吗?旁人可能看不出来,我们一起多长时间了,她那点小傲娇,怎么逃脱得出我的‘法眼’,还有你,佟妍,如果是为了栀子的幸福,你能帮就帮一把吧!”说着,婕妤搭上我的肩。

我让婕妤先回去,我需要一个人静静的想。

吧台有好几瓶酒,是栀子为了一时好玩想学怎么调鸡尾酒而准备的,正好婕妤也有兴趣,我们就“任性”了一回,栀子擅长调一种叫“紫瞳”的鸡尾酒,泛着绚丽的紫光,婕妤喜欢“血腥玛丽”,我,则喜欢自己调一种叫“深思”的酒,以蓝色为基调,喝下去很凉很凉,容易醉,酒量不好的人基本上一杯就上头,喝的时候毫不察觉,只会有一种凉从心里涌出来,就像沉入深海,又像身处冰窖。

我为自己调好一杯“深思”,静静地喝了起来。

两天后的晚上,轮到我和花花打扫卫生。

栀子算好账目之后,“我约了朋友去喝两杯,先走了!”

栀子要去泡吧了,花花皱了皱眉,拉住栀子,“栀学姐!”

栀子冷冷地盯着他,“放开!”

花花抓着栀子的手不妨,“你去喝酒,不是为了他对吗?”

看着花花将近哀求的语气,栀子还是冷冷道:“我去喝酒,不为谁!放开!”她使劲甩开花景年,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花景年很难过,我知道花花早就察觉出来了,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但同时,他又怎么服气,自己爱了这么久,终归还是这样一个结果。

“你还是放手吧!”我劝道。

“不!不要!我不会放手的!”花花吼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