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凝固的沙漏

第十七章 沉沦不知

凝固的沙漏 纪何夕 3059 2017-06-01 10:34:55

  今日,佟妍终于忍不住像逃难一样逃到别的地方,准备把这些日子延误的稿子补上,不料撞上了一个熟人,应该说是熟客。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请问介不介意跟这位小姐拼一桌?”周遭都坐满了,服务生只好把佟妍带到其中一位一个人坐的桌子前询问能不能拼桌。

那位客人仰起头,恰好是戴金属边框眼镜的客人,世界那么大,却总是那么巧,怎么在这里碰上了?

“不介意。”带金属边框眼镜的客人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谢谢,请坐,请问要喝点什么?”服务生递来餐牌。

“一杯咖啡谢谢!”佟妍直接说,等到服务生走后,才开口跟那位客人打招呼,“好巧!”

那位客人点点头,继续埋头在电脑前,佟妍也事不宜迟,直接打开电脑开码,虽说两人先前根本就不熟,却是莫名的和谐,谁也没有打搅到谁,就这样,静静的,无言的忙着各自的事情,互不干涉。直到两人手上的工作都道一段落。

只是在陌生的环境,还有若有似无的吵杂声和音乐,两人都觉得不能尽兴,只是马马虎虎。

戴金属边框眼镜的客人忍不住了,“之前我提出的意见,贵店还没有酌情解决吗?”实在是不想换地方待!

佟妍有点尴尬,“说实话,我超想解决这个问题,但我确实是无能为力!”有什么办法能让苏逸皓知难而退呢?婕妤又喜欢他,她总不能......

看到佟妍一副纠结的模样,戴金属边框眼镜的客人也不好多说什么,默默扶了扶眼镜,继续休息。

随后佟妍接到了店里打来的电话。

“佟妍,你快回来吧!出事了!”梁婕妤着急地说。

佟妍听到对方忙音之后一脸懵逼,什么事这么急?匆匆收拾了一下,赶回店里,回到店里的时候店里已经开始收拾了,只剩下花花和婕妤在休息。

“出什么事了?”这么急把她喊回来!佟妍放下包。

婕妤放下抹布,“回来就好,你自己问花花吧!”

佟妍继续懵逼脸,“行,这里就交给我,你先回去休息吧!”

梁婕妤点点头,“好,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你和花花好好谈,就拜托你了!”收拾了一下,婕妤很快就走了。

好像很严重的样子,“说说,怎么了?”佟妍直接拉过一张凳子坐下来。

花景年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说了出口,“我打算去法国了,已经联系好了学校,我要去那边继续学习!”

佟妍怔了怔,“有这种机会为什么你不好好把握呢?很好,我支持你的决定!”

花景年笑了,“谢谢你,佟学姐。”

佟妍终于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能想清楚,真是太好了。”

花景年摇摇头,“我不清楚,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我,太渺小,太微不足道,什么都做不了,我现在想做一些不后悔,能让自己强大起来的事。”

“你想做什么,就直接去做好了,放心,店里还有我们几个,栀子压榨了你这么久,也该是付出的时候的!”佟妍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

“其实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学姐你。”花景年一脸期许地看着佟妍。

然后,佟妍跟着花景年回了家。

花景年住的地方环境并不好,非常的破旧,就连灯光也显得异常昏暗,家里只有一个人在等花景年回来,这个家的一切都收拾得整整有条,却还是显得落魄,空荡和冷清。

“请坐!”花景年招呼着佟妍。

佟妍一副不容置信,看着花景年的弟弟一脸呆滞的样子,她的脸色也一僵。

“这是我弟弟,花景穗,景穗,乖,去睡觉吧!”花景年摸摸自家弟弟的头,温柔地说。

佟妍惨白着脸色,听完花景年说他的故事。

花景年刚上大学那会儿,家里发生了伤亡惨重的意外,父母都在那场意外中身亡,剩下一个刺激过度的弟弟,本来健康的弟弟开始不说话了,只能简单地理解花景年的动作并模仿,久而久之,连花景年做西饼蛋糕的厨艺都十足十的模仿了,但还是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不说话,花景年一直在开导和想要治疗自家弟弟,可是因为经济原因,没办法送弟弟去看医生。

说到这里,佟妍直直地站起来了,快速地扇了花景年一巴掌,然后对他说:“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花景年的脸被甩到一边,没有说话。

“你知不知道你这些年蹉跎的是什么?你的大好青春!还耽误了你弟弟的治疗!”佟妍掩泪抽泣,“你的执迷不悟,让你弟弟待在这样一个环境!天天昏天黑地一个人等着你,需要着你,渴望着你,你就是这样对他的?”

“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我真的很喜欢栀学姐,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花景年捂着眼,泪从手中涌出来。

“你走吧,趁自己还有那么一点价值,趁别人还在你身上投注哪怕一点点希望,你就算爬,也要给我使命的爬,爬上去!我会暂时帮你看着你弟弟,也算是这么些年,栀子耽误你的,我们蹉跎你的,所有一切你错失的还有得不到的亏欠,这是我们对你的补偿!”佟妍低着头抽泣道。

花景年慢慢蹲跪下来,“谢谢!”

“我先回去了!”佟妍整理好心情。

花景年也迅速抹掉脸上的泪,“我送你!”

“不用了!”佟妍坚定的拒绝,她不想剥夺那个可怜的弟弟一点点与亲人相处的时间!

花景年最后也没有坚持,佟妍走到街口,再也忍不住泪眼婆娑,勉强地墙壁旁边,隐忍着。

最后还是打了一通电话给梁婕妤,“婕妤......”

不知道过了多久,佟妍低着头,看到了一双皮鞋在自己眼前,才缓缓抬起头。

是戴金属边框眼镜的客人,“你在这里做什么?”

佟妍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我没事!”

那位客人见到佟妍僵直的身体,朝佟妍伸手,“我送你回去吧!”

佟妍愣了一下,“谢谢!”伸出手来握住了他,好像可以从中汲取一点点的温暖。

夜色微凉,汲取着路人身上的温热,只是被人捂住的心,好像还是暖暖的,好像还能抵御一阵阵,无情的冷风。

这天店里挂上了休息的牌子,准备专门为小花花——也就是花景穗举办一场欢迎会,只是到场的,不止店里的内部员工,还有一位不速之客。

“苏先生怎么来了,今天店里休息,实在是不方便招待!”佟妍道。

“叫我逸皓,我是店里的钢琴手不是吗?所以算是自己人,不用招待!”苏逸皓熟稔的回道。

梁婕妤很高兴,跟在苏逸皓身后转悠,殷勤得不得了,苏逸皓保持着绅士的微笑,没有露出一点不耐。

反倒是主角的神色好像有点不对劲。

“老板,我想小穗可能是还不习惯面对这么多人,我想先带他回去!”花景年担心地看着自家弟弟的神色。

佟妍想着,还是要努力试试,“你先别忙活,等等看,小花花总有一天要习惯的,我已经和房东太太商量过了,她愿意将楼上的屋子租给我们了,你和小花花就先搬到这边住,别再回去了!”

花景年很感动,没想到店里已经为他们想到了这么多,这些年,他始终不觉得是荒废了,遇到了佟妍她们,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幸运,他从来不后悔,自己爱上林笑栀!他安心了,佟妍她们,肯定是为了自己和弟弟好而努力,那他也要坚定!

一干人在吃吃喝喝和逗“二花”(就是花花和小花花)的过程中,花景穗终于受不住双手抱着头,蹲在了角落,拒绝了任何人的攀谈,包括自家哥哥!

佟妍暗道不好,用力过猛,反而适得其反了!这下糟了!正准备打个电话问问心理医生这种情况该怎么办,苏逸皓给了大家一个噤声的指示,佟妍放下了手机。

苏逸皓一脸自信地走过去,温柔地拉起小花花就把人带到钢琴边,小花花一脸呆滞地看着苏逸皓,苏逸皓只是笑了笑,弹起了钢琴。

可能音乐是一种安抚人心的沟通方法,渐渐抚平了花景穗心中的不安,就好像透过音符,穿过外界的一切,打动了花景穗的心,也打动着梁婕妤的,甚至是佟妍的。

花景穗渐渐平复,好像知道了大家并没有什么恶意,都是关心着他,关爱着他的,额间的皱褶逐渐平复,和大家一样,心平气和地听着苏逸皓弹琴。

梁婕妤也一样,看着坐在钢琴前,就像坐在舞台上,正被一圈光晕笼罩的男子,心就好像陷阱去了一般,完全被男子俘虏,就算眼前是一团火,她也完全不会有任何顾虑,就这样扑过去,就算浴火焚身,最后落得粉身碎骨,都让她无法自拔。

看到梁婕妤向往的神色,佟妍刚好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怎么也按捺不住痴迷了起来?这个男人还真有把人逼疯的本事!还要让人躲到什么地步?他才肯放手,才不纠缠,才不让人沦陷?才能让人,抽离其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