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凝固的沙漏

第十八章 深思

凝固的沙漏 纪何夕 3467 2017-06-03 16:18:05

  纵使不放心,但花景年出国到学校报到的期限还是到了,花景年也不得不将弟弟交给店里的人,迈上了出国的旅程。店里还是依旧,好像没有因为花景年的离开,花景穗的到来而改变。但事实上,味道还是一样的味道,人却已经不是那一个人了,佟妍好梁婕妤乃至林笑栀,都特别注意着花景穗的内心变化。

林笑栀收敛了自己的随性,时不时也进厨房里帮帮忙,佟妍直呼她转性了,花景穗也是一如既往的不出声,任由我们如何逗他,但他很喜欢苏逸皓到店里来弹琴,于是每天期待苏逸皓到来了,除了梁婕妤,就数花景穗了,有时花景穗的情绪突然之间焦虑,苏逸皓都可以解决,所以苏逸皓真是神一样的男子。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推进,苏逸皓好像直接扎根在店里,怎么撵都撵不动,何况梁婕妤一直在刷好感刷存在,现在也和苏逸皓成为了朋友,但苏逸皓对佟妍的追逐,似乎并没有放弃过。

“很快就是我回国之后筹备的第一场音乐会了,到时候我希望你一定要来!”苏逸皓诚心诚意地邀请。

佟妍蹙眉,梁婕妤接过话,“哦,不知道我们有没有那个荣幸参加呢?”

“当然,我预留了一个包间给大家,希望到时候各位能够赏脸!”苏逸皓笑道。

苏逸皓这里说的大家,指店里所有的人。话说苏逸皓扎堆在店里之后,跟店里的人都渐渐熟络了起来,可以说他挺会跟人打交道了,知识阅历也都很丰富,得到梁婕妤的青睐,没想到像司宇岚这样的公子哥,他也能找到共同话题,乔绫就不说了,优等生和优等生之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更别说小花花和远在大洋彼岸的花花,因为帮助安抚了自家弟弟,让花景年能安心求学,花景年能不感激苏逸皓吗?

除了林笑栀,跟程傲阳在一起之后,日子过得越发的滋润,也就是抱着一副看戏的模样看着佟妍,梁婕妤和苏逸皓两两之间的追逐游戏。

担心倒是不担心,虽然有很多闺蜜俩因为一个男人闹得反目不堪的例子,不过她相信梁婕妤和佟妍,她们两个不会那么愚蠢。

在那样的激烈追逐下,佟妍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基本上处于四处逃窜的境地,佟妍根本不敢面对苏逸皓,她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冷静一下。

在这样寻常的夜晚,不满寂寞的喧闹在霓虹灯绿的各个角落里叫嚣,佟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走到一间Pub,打算暂时逃离心中的苦闷。

很多人都觉得酒是一个麻木神经的好东西,但其实不是,喝下去的时候,酒是冷的,连带着心也冷了,原来有心事的时候,“深思”真的会透彻心扉,即便这酒,还没有“深思”的半分凉意。

佟妍在黯然伤神的时候,有人注意到她了。

怎么最近到哪儿都能遇见她?一个角落里,戴金属边框眼镜的客人默默地凝视着吧台边上的佟妍,已经拒绝了第三个上前搭讪的人了,戴金属边框眼镜的男人虚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默默地注视着。

这种地方,挂名是做正当生意,但其实是蛇龙混杂,乱得够可以的。他今天也是跟着一个朋友过来的,据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但是坐了那么久,他的朋友还是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你到底说不说?”戴金属边框眼镜的男人在这种地方还是一脸沉稳严肃的样子,明显这种地方根本就不适合他,也不适合那个女人。

只是带他过来的人却从来没有这种观念,因为从小到大优越的生活环境让他走到那都左右逢源,根本就没有人敢对他动歪心思,只是此刻,他却一副小心翼翼,带着颤巍巍的语气对着男人说:“老大!我说了,你一定要冷静!不要冲动,也不要杀人!”

戴金属边框眼镜的男人阻止了友人继续出声,友人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家老大起身,跑到一个女人身边。

佟妍刚进Pub,盯上她的就不止那一位客人,还有之前在店里调戏乔绫的那一帮混混,那位老大至今还记得佟妍当时的一顿招呼,早早就等着,想借这个机会报复了!

看到这个女人自己跑到这种地方自投罗网,只能怪她自己不走运了!暗暗给做酒保的混混使了个眼色,用药迷昏了佟妍,眼看奸计得逞了,那女人不省人事倒在吧台上,他们准备把人搬走,却意外杀出一个“程咬金”!

“你们做了什么?”戴金属边框的男人看着昏迷不醒的佟妍,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看到那几个混混迫不及待的表情,不快的情绪进一步放大!他有种想揍人的冲动,担心佟妍现在的状况,握着她的肩,把人扶起来了,只见那人顺势倒在他的怀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几个人见事迹败露了,“你少管闲事,我的女朋友喝醉了,我带她去开房,碍着你什么事了?”

听到这男人更是怒了,他根本不可能是她的男朋友,便对着自己的友人说了一句,“就交给你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那人看到男人搀扶着佟妍的样子,心里浮想联翩,顿时乐了,“老大!放心交给我吧!要我派人送你吗?”

男人眼里难得露出了冷意,“不用了,记住!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好咧!”那人来劲了,老大头一次交代的任务,一定要好好表现!

戴金属边框眼镜的男人刚想把人送去医院,程傲阳的电话就打来了,“把车靠路边停下就好,我的管家会把佟小姐照顾好的。”

看来程傲阳已经知道这件事了,程傲阳的势力实在是不容小觑,“为什么?”他为什么非要照他的话做?他们似乎,不熟!

程傲阳的嘴角勾了勾,这个佟妍,还真是一个神奇的人物,不过他相信此时在佟妍身边的这个男人,不会伤害到佟妍,这样就够了,“我只是怕佟小姐出事了,栀子会伤心,不过既然她现在没事了,就这样吧!”程傲阳不多加解释就挂电话了,看来洛管家就近照顾女神大大的心愿落空了。

程傲阳挂断电话不久,又拨回来,“对了!佟小姐应该没什么事,你把她送到酒店吧,我会派医生过去的。”

男人挂了电话,把人送到酒店之后,果然,医生已经在等着了,医生刚诊断好,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他蹙眉,他一把拉开门,人就冲进来了,看到有医生在,佟妍也是一副安然无恙的样子,来人——也就是司宇岚就安心了。

“司宇少爷,放心吧!只是普通的蒙汗药,佟小姐睡一觉就会没事了!”年轻的医生也认识司宇岚,就直接告诉了他佟妍的情况。

看来只是虚惊一场,司宇岚很快就交代了,是他之前惹出来的麻烦,差点就让佟妍卷入其中,还好佟妍没事,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赎罪了。

“谢谢你!”司宇岚之前在店里也见过这位戴金属边逛眼镜的客人,以为他也是佟妍的熟人,“你把那几个人交给我就好。”司宇岚眼中闪过一丝阴鸷,这种下三滥手段的人,实在是欠教训,他能想象,如果今天佟妍真的“羊入虎口”,会有什么后果,他绝对不能姑息养奸,不能就这样算了!

“他们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教训!”男人淡淡地说。

事已至此,司宇岚也没有多说什么,希望那群人运气好,不要再被他碰到!

等到司宇岚离开了,男人的电话响了,“老大,人我已经解决了,对了,你和那位美女是什么关系啊?是不是那种关系啊?”电话另一头的男人对于自家老大和佟妍的关系喜闻乐见,戴金属边框眼镜的男人二话不说挂断电话,看了床上的人一眼,看来他待在这也不好,既然医生已经诊断过了,他就不用继续守着了。

于是佟妍第二天醒来,一个人望着空洞的酒店房间,捂着头想了很久,都想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只当是有好心的人把喝醉的她送到酒店。

司宇岚在店里见到佟妍,也不好多说什么,他怕捅破了这件事,被乔绫知道,到时反而会让乔绫自责。

戴金属边框眼镜的男人隔天也出现在店里,见佟妍已经没事了,也没有将这件事挂在嘴边。

只是苏逸皓的音乐会一天一天逼近,音乐会的票也已经送到店里了,佟妍纠结万分,最后她终于做出可决定。

苏逸皓的音乐会来势凶猛,如火如荼,现在C市去多人都在一夕之间知道了苏逸皓这个人,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是苏家人,也是C市年轻一代可圈可点的代表人物,苏逸辰同母异父的哥哥。

话说这苏母年轻时可是一位大美人,先夫逝去之后带着年幼的儿子嫁入苏家,后来再与现任丈夫生下了苏逸辰。苏逸辰倒是对自家这个所谓的哥哥了解甚少,因为苏逸皓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出国去了,一直都没有待在本家,所以苏家兄弟二人根本不亲,甚至可以说是不熟。但是为了博得外界的名声,就算两人不明说,演也要演出一副兄友弟恭的表象。

所以苏逸辰全力支持苏逸皓的音乐会,还亲自到场捧场,按照秘书的汇报,他的大哥应该是迷上了某间咖啡店里的一个店员了。怎么又是那间咖啡店?那儿到底有什么邪门的?程傲阳好像已经“栽坑里了”,现在他的“好大哥”,也巴巴的守着那家店,这可真是耐人寻味啊!

佟妍今天并没有来,乔绫刚好这天有课,司宇岚自然巴巴地“护驾”,林笑栀就更不用说了,根本就懒得出门,更别说听这种对她来说等同于催眠曲的古典音乐会了,所以这第一场,只有梁婕妤和花景穗来了,等到音乐会结束了之后,梁婕妤找到了苏逸皓,送上了自己精心挑选的花,道喜了:“恭喜你,第一场音乐会圆满结束。”

苏逸皓还是绅士地笑着,“谢谢。”接过花,揉了揉花景穗的头,暗自可惜,可惜,她没来。

没关系,他是不会放弃的,就算山不来就我,那就由我就山吧!

只是苏逸辰看到梁婕妤送花那一幕,却是误会了整件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