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凝固的沙漏

第十九章 抉择

凝固的沙漏 纪何夕 2947 2017-06-06 13:23:39

  夜渐浓了,店里早就打烊了,只有佟妍一个人静静地待着。佟妍把调了一杯“深思”之后,就把楼下的门虚掩了,把灯灭了几盏,只留下弱弱的一盏在那,不至于黑暗将自己吞噬。

在佟妍的视线里,没有焦点,最后,她才伫立在那一架钢琴前,站了许久。

她坐了下来,手指拂过一个个黑白交间的琴键。想起来第一次和苏逸皓见面的时候,他就是坐在这里,交织着欢快而又明媚的乐章,这样的苏逸皓,非常的耀眼,好像走到哪儿,都是主角,都身处舞台。梁婕妤眼中迸发的光芒,也是她从未见到过的,其实也是,这样耀眼的月辉,从来不单单属于谁。

没想到第二次见面来得这么快,也没想到,原来自己也映入了对方的眼里,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苏逸皓动心了,但婕妤,似乎也动心了。她其实有吓到,收到那么一束美丽高贵的香水百合,自己真的能接受吗?她,有香水百合那种纯洁和高贵吗?她配得上香水百合吗?她发现,苏逸皓和梁婕妤,都是同一类人,爱起来都那么直接,那么不服输,那么霸道。

随后便是她再也屏蔽不了的钢琴声,佟妍暗想,事情,可能朝她意想不到地方面发展了。

怎么办?她能怎么办,下意识的,她想逃。

再后来,花景穗的事情爆发了,她更是看到了苏逸皓更能打动人心的一面,花景穗的情形,得到了大家的怜惜,但是苏逸皓的,不仅仅是怜惜,更是安抚,帮助花景穗,就算这不是他应该背负的责任,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让花景穗依赖他,相信他。

希望结束这一切的日子,快点到来。

只是为什么,心会痛到整个人几乎窒息,为什么,眼泪还是控制不住涌出来,只是一刹那,泪流满面。

苏逸皓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佟妍一个人静静地端坐在钢琴前,钢琴上面,摆放了半杯浅蓝色的液体,散发着淡淡的酒香,也泛着淡淡的幽光,晦暗的蓝,像藏不住的抑郁,剪不断的忧伤。

佟妍哭了?哭得那么伤心?为什么?

苏逸皓忍住心痛上前去,一把抱住佟妍,“发生什么事了?”

佟妍定定地看着苏逸皓带来的那一束香水百合,被苏逸皓拥抱着的感觉,空气中萦绕着苏逸皓的气息,差点让人沉溺其中。不过瞬间,佟妍就从哪个温暖的怀抱中抽身出来。

“你怎么来了?”佟妍没想到自己拒绝的意味已经这么明确了,苏逸皓还会来这里。

苏逸皓没有让佟妍离开自己太远,依旧用双臂环住她不放,“你不去看我,我只能来了!”看来他注定是栽在佟妍手上没辙了。

佟妍垂了垂眸子,“我以为你已经懂我的意思了。”

苏逸皓才不相信佟妍会拒绝他,“我不懂!我不懂你为什么不去看我的音乐会,却一个人躲在这里哭!”苏逸皓定定地看着佟妍,不允许她有任何逃避的机会。

佟妍苦笑道,“你误会了,我只是喝了点酒,有点醉!”

“为什么要喝酒?”苏逸皓逼近佟妍的双眼,那么深情的目光,实在是让人无法招架。

看着这样的双眼,佟妍瞬间找不到任何回答他的理由,苏逸皓叹息了一声,“佟妍,你喜欢我吗?”

佟妍一颤,刚想摇头否认,苏逸皓就凑过来,夺住佟妍的双唇。佟妍骤然失去了属于自己的呼吸,唇边遍布着另一个人的气息。

这一瞬间,佟妍呆了,脑子里空白一片,明明她只喝了半杯“深思”,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已经醉了。

佟妍未能醉倒,因为本来站在楼梯口的梁婕妤,看到这一幕后,止不住震惊,往后退了一步,踢到了凳子。

佟妍瞬间就清醒了,她在做什么?和自己的好朋友喜欢的人接吻吗?佟妍使劲推开苏逸皓,梁婕妤对上佟妍的目光,没忍住撒腿就跑的冲动。

然而苏逸皓并未闪过一丝的波动,只是更加坚定地看着佟妍,逼迫她转向自己,对上她的眼睛,锁定她的情绪,托住她的下颚,“告诉我,你喜欢我吗?”

一束束眼泪涌出眼眶,滑过佟妍的脸颊,直接落在苏逸皓的手上,佟妍没有说话,只是挣脱出来,摇摇头。

看到佟妍一脸痛苦的样子,苏逸皓实在是不忍,但是佟妍,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正视自己的心?

这件事过后,梁婕妤开始躲起了佟妍,在这一间小小的店里,上演你追我躲的游戏,也难得她们施展开来!林笑栀撑着腰,放眼看着这两个明显有事儿的家伙。

佟妍扶额,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一切她都选择好了,情况却变得越来越糟!

自从开了第一场音乐会之后,苏逸皓逐渐忙了起来,来店里的次数少了,苏逸辰却是不时不时出现在店里,苏逸辰来店里的时候,时不时观察梁婕妤,而梁婕妤并没有发现,反而让程傲阳发现了。

这就奇怪了,什么时候苏逸皓兄弟俩像着了魔一样巴着店里的人?“收敛一下吧!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苏逸辰抚了抚下巴,“你说这女人到底什么好的!有什么特别的吗?”自从知道自家大哥有喜欢的女人之后,苏逸辰脑海中就闪过无数的念头,虽说着苏家的兄弟从小到大都不熟,但不代表和气的表象下,这兄弟二人就相安无事。

可以说从小到大,苏逸辰都妒忌着这个同母异父的大哥,就因为不是苏家的继承人,苏逸皓从小就享受着他苦寻不得的自由,虽说他哥总是往世界各国的送,但他也是自由自在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像他,教育,交友乃至以后的婚配,可能都不由自己做主,而他们共同的母亲,也因为常年不能陪在大儿子身边,感到愧疚和亏欠,对他百般宠溺,这让苏逸辰如何不嫉妒?

所以他想报复苏逸皓,但他想不通,梁婕妤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却始终没想到,自己的目的对象一开始就已经找错了,毅然而然地对梁婕妤出手了,但对方未能Get到他的暗示。

这就让他更加没耐心了,这种不解风情的女人到底哪里吸引人了?没趣!

但苏逸辰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这天他又兴致缺缺地守着,正好他哥今天也要来,他要当着自家哥哥的面,调戏那个女人,借机挑衅,没想到这个幼稚的计划尚未实施,意外就发生了。

跟在苏逸皓后面上楼的这位客人,二话不说就拿着棒球杆开始砸人,佟妍一个眼疾手快就推了苏逸皓一把,那人挥了个空,开始砸吧台了,恰好那时店里人少,佟妍守在厨房门口,让林笑栀进去看着花景穗。

林笑栀迅速进了厨房拉住花景穗,安抚着他蹲在角落,捂住花景穗的耳朵,温柔地安抚他的情绪。

而厨房外的情况实在是不堪入目,苏逸皓两兄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那个人就开始疯狂砸店了,佟妍守在厨房,那人正要朝她挥杆,梁婕妤就扑过去拉住那个人挥杆,那人很快就像梁婕妤施虐,佟妍也扑上前了,两个人抵死缠住那个男人,凑近那个人,他身上并没有酒精的味道,看来是吸毒了,神志并不清楚,就在佟妍分神思考的时候,那男人一个用力,就把梁婕妤和佟妍两个女人甩开,梁婕妤甩在地上,佟妍直接甩到了楼梯口,一脚踏空滚下楼去了。

苏逸皓看到佟妍滚下楼去了,一个激动冲到楼梯口,正好给了施暴男子很好的攻击机会,施暴男子用力挥杆,即将打到苏逸皓的侧肩,梁婕妤直直地冲上去挡了那一杆,倒在苏逸皓怀里。

当时梁婕妤只有一个念头,那是钢琴家的手,绝对不能受伤,她听到了骨骼“咔啦”的一声,暗想:“还好,他没有受伤!”

这一声敲醒了苏逸辰的神经,苏逸皓不会打架,但他会,他从小就接受继承人的训练,没少练散打,有苏逸辰出手,情况明显控制了下来。

佟妍这边滚下楼梯之后,程傲阳正好来了,扶起佟妍查看了一下情况,佟妍直接昏过去了,把她放到随之而来的戴金属边框眼镜的男人的怀里,就奔上楼。

戴金属边框眼镜的男人二话不说叫人看住佟妍,把车子开过来之后联合路人,把人抬到车上,飞车赶往医院。

而另一边程傲阳赶到之后,情况就得到了控制,但店里损失惨重,除了林笑栀一直待在厨房看着花景穗的情况,两人毫发无损之外,梁婕妤受了伤,吧台和几张桌子都砸烂了,佟妍昏迷不醒,店里真的遭到了空前巨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