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凝固的沙漏

第二十二章 婚礼

凝固的沙漏 纪何夕 2922 2017-06-19 14:50:15

  这件事过去之后,苏逸皓上门的第一件事就是质问佟妍,到底跟自己母亲说了什么,让自家母亲态度这么坚决,反对他和佟妍的事。

“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好妈妈跟佟妍说了什么?”林笑栀为佟妍撑场子,没想到苏逸皓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他刚刚说的话明明就有指责佟妍的意思,还真是不懂梁婕妤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人!

苏逸皓打小就没有过多的跟自家母亲接触,但每次他开口,都是有求必应,而且支持他的任何选择,这一次,她对佟妍的排斥让他产生了许多疑问,“我母亲是长辈,就算做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忍忍就好,我母亲她爱面子,你给就是,怎么还杠上了呢?这会对我们的未来造成多大的阻碍!”

佟妍看着梁婕妤的脸色,事到如今,苏逸皓母子俩还肆无忌惮伤害着婕妤,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么自私的人,“没有未来,我们两个,已经没有什么以后可言,我已经讲得很清楚了!”

“佟妍!”苏逸皓喊了佟妍一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明明就叫他的母亲帮忙劝劝佟妍,让他们可以走到一起,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而苏逸辰的表现倒是有些意想不到,“婕妤,你没有怎么样吧?我妈跟你说了什么?你别理她!”看来还是苏逸辰比较了解自家妈妈。

梁婕妤把苏逸辰抓住的手抽回来,摇摇头,“没事,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你母亲不太喜欢你到这种地方来,配不上你的身份!”

苏逸辰了然,“不要这样,别管我妈妈说了什么,这不能代表我!婕妤,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别说了!”婕妤打断,“你还是走吧!”

“别啊!”佟妍拦着苏逸辰,梁婕妤不解,“没想到苏逸辰你这么通情达理,欢迎以后常来!”

“佟妍!”梁婕妤很困扰。

“有什么关系,都是大人了,难道妈妈说不跟谁玩,就真的不跟谁玩吗?而且那根本就很莫名其妙!”佟妍觉得,苏母偏心真的偏得严重,如果梁婕妤真的拒绝了苏逸辰,可能真的会被安排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经营一段貌合神离的夫妻关系,至少现在,苏逸辰需要一个冲破“桎梏”的机会。

不得不说苏逸皓的妈妈是一位很自私的母亲,当初苏父为了娶苏妈妈,这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妇人,而且当时苏逸皓已经出生了,排除了千难万难才修成正果,苏母应该更能体会这种苦,现在为了自己儿子的继承权和家族企业,反而希望自己的儿子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来巩固家族企业。挺自相矛盾的一个人,苏父对这件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表态也没有反对,就如往常一样。

看来苏父也是一个明白人,不然当初怎么能把苏逸皓的母亲追到手,还雷厉风行的不让人反对。

所以苏逸辰的前景还是可观的,不过梁婕妤那边就未必松口了,因为她心里早就有人了。

佟妍对苏逸皓的态度越冷,梁婕妤就越殷切,但在这个复杂的关系当中,即便有人放下一点点,这紧张的局势也能暂时缓缓,偏偏喜欢一个人这种事,谁都控制不了。

是夜,花景穗坐在钢琴前,凝视着黑白的琴键,店里已经打烊了,林笑栀劝花景穗回去,但他还是直直地坐着,林笑栀看向佟妍,佟妍说:“你就先回去吧!有我呢!”

林笑栀不放心,但想到有人还在等着她,还是先走了。

佟妍看着花景穗,看来他已经依赖上那个人了,只是一段时间没来,花景穗就有这样的举动。

“小花花,你想弹琴的哥哥了吗?”佟妍摸摸花景穗的头,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花景穗拉着佟妍的手,让佟妍按了按琴键,佟妍叹了一口气,“对不起,小花花,姐姐也不会弹呢!”

花景穗垂下眸子,看到花景穗失落的样子,佟妍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音乐盒,笑着对花景穗说,“小花花你看!”

花景穗一脸茫然,佟妍把手机放平,然后弹起了八音盒,流畅的音乐从手机了流露出来,花景穗眼镜亮了,一语不发地盯着手机的屏幕。

佟妍见花景穗能还能接受,还好,花景穗不是习惯了那一个人,只是执着于音乐而已。

佟妍弹完了一曲之后,花景穗欢喜地拿着手机就回去了,佟妍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呆滞地坐在钢琴前,眼前浮现的,却是另一个耀眼的人坐在这里弹琴的侧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来了,那人直接来到佟妍身边,佟妍才反应过来,不过不用回头,她就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因为她已经熟悉了这样的气息。

佟妍垂了垂眸子,“我们已经打烊了!”说着站了起来准备走。

苏逸皓拉住佟妍,开门见山地说:“我要走了!”

佟妍没有说话,苏逸皓又说了,“先回维也纳,再巡回参加各种音乐会,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会来华国......你,跟我一起走吧!”

苏逸皓拉着佟妍的手,维持了这个姿势一会儿,佟妍就挣脱开来,摇摇头,准备离开。

苏逸皓叹了一口气,然后对佟妍说,“至少在离开之前,我想为你弹一曲。”

佟妍怔了怔,还是没有出声,苏逸皓拉着佟妍坐在凳子上,按着她坐下,看着她,想要吻一吻佟妍,佟妍别过脸。

苏逸皓怔了怔,还是放弃了,转过头,双手放在琴键前,开始为佟妍弹奏。

苏逸皓弹的是《梦中的婚礼》,这背后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离开心中的爱,那么幸福还能存在吗?弹完这一曲,苏逸皓吻了吻佟妍的额头,才说:“对不起,我只能想到这种办法。”如果你跟我走,我们一起离开,如果你不跟我走,我还是会爱你。

“再见!”苏逸皓跟佟妍告了别,就离开了。

佟妍恢复了独自一人坐在钢琴前,终于落下眼泪,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苏逸皓离开的消息,梁婕妤是从媒体得知的,苏逸皓并没有告别,就只身离开了,可能是爱而不得,也有可能是不爱的人,深陷其中。

佟妍没有说什么,梁婕妤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店里的气氛日渐下沉,林笑栀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就问了一下程傲阳。

既然是这样,就由程傲阳做东,请这三个姑娘赏脸吃一顿。

这样也好,佟妍在就想宰程傲阳一顿了,这次算他识相,主动送上门来!

梁婕妤也觉得程傲阳和林笑栀在一起这么久了,是应该请一顿闺蜜饭了,现在才想起来,这顿饭也拖得太久了吧!

为了彰显程傲阳对林笑栀两个好朋友的尊重和重视,程傲阳决定在非常高级的大酒店,请她们吃饭。

于是她们几个,就穿着盛装,来到这种她们平时也不常来的地方,也不会不拘束就是了,说起来林笑栀可以一边抠脚一边啃鸡爪打游戏,转个身就变身成美丽大方的淑女陪程傲阳出席各种场合,本就是一奇葩女子,那奇葩女子的朋友,肯定也不是物欲横流的拜金主义者。

看佟妍就知道,心里装了一个世界的人,眼前的金碧辉煌就真的只像云烟一样,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也是一个阔达的明白人。

梁婕妤也是一如往常的娴静大方,好像穿着华服踩着精致的鞋跟走在昂贵的大理石上,跟穿着围裙和懒人鞋在店里穿梭差不多,没有半分多余的表情,这在程傲阳的印象大大加分,不愧为自家老婆的朋友。

说到底还不是妻奴!

用酒店的气氛很好,食品也是经过精心安排的,就是桌上的气氛有些安静,虽然说这样的氛围是需要安静的用餐,但林笑栀,程傲阳,梁婕妤和佟妍两两相对,但都在自己吃自己的,有什么意思?

林笑栀最先受不了了,在桌底下就踢了踢程傲阳,示意他赶紧想办法。

程傲阳看了看对面的梁婕妤和佟妍,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吃的是西餐,菜上来了之后,程傲阳就在挑菜,挑好了之后就慢条斯理的切牛排,切好了之后默默地跟林笑栀换了一份,把林笑栀不喜欢吃的挑出来和切好,这一切做的驾轻就熟,直接惹得佟妍和梁婕妤鸡皮疙瘩都起了。

看着林笑栀被照顾的很好,梁婕妤很高兴,佟妍见状,也从碗里叉了一个东西到梁婕妤盘里,“吃吧!你不是喜欢吃这个吗?”

梁婕妤看了看佟妍,笑了,“嗯!”

气氛渐渐好起来了,林笑栀心里的石头也落下了,笑了笑,放心地吃程傲阳给她切好的牛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