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三章:敌我明了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2360 2017-04-24 14:59:55

  滨州茂城的沈府虽不是官宦世家,却是个百年经商的大家族,所积累的财富虽不至于富可敌国,却也是富贵凌云的。

她的外公沈自临虽还健在,却也早已将生意交给了他唯一的儿子,亦是母亲的弟弟沈常。

沈家有着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事沈氏后人,不得入仕为官,百年以来,沈氏的当家都遵循着这个规矩,故而沈氏家族不仅强大而繁荣,更是人人平安。

只是这一代,沈常却是个例外,他被叮嘱照顾沈落芸母女,却也早已有了入仕为官的心思,故而在那一世里,沈常在教育莫湘铃上也是花了不少精力,就是希望能借她的入京,攀附权贵,以此来为他打通官路。

所以,莫湘铃能顺利进入宰相府,以至于后来夏牧寒如此看重她,亦是因为莫湘铃的身后有沈常的存在,在外公死后,他顺利的接替了当家之位,且在沈落芸和莫湘铃的协助下,成功投靠夏牧寒,在官场挣得一席之位,成了户部尚书,官居二品。

自然,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可既然她知道了沈常是与沈落芸站在一起的,保不准暗害母亲的人中没有他,那么自己,亦是不会放过他。

马车停在沈府的正门口,莫怜雪还未走下马车,沈常便迎了上来:“姐夫真是一路辛苦了!”

“常弟!”她的父亲莫令枫也礼节性的唤了一句,他的面色始终冷淡而带着威严。

那是她的父亲,在上辈子被自己害得心力交瘁,最后却不得不辞官回乡,身为女儿,未能在他身边尽孝道,实在是她的不孝。

想至此,莫怜雪不由的眼睛一红,鼻子一酸,她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的孝敬他老人家。

“这位便是我的侄女雪儿吧?”见到莫怜雪走下马车,沈常立马笑容可掬的套近乎,“当真是女大十八变,时间过得真快,雪儿都十一岁了吧?”

“雪儿,见过你舅舅!”莫令枫招呼自己的女儿过来,温和的说道。

“是,爹爹!”莫怜雪收拾好情绪,乖巧的应下,而后走上前,微微福了福身,“见过舅舅!”

即便面上乖巧可人,莫怜雪的心里却是极为唏嘘的,自己都十二岁了,这个所谓的舅舅非但从未去京都看望过自己,还将她的年纪记错了,如今却还在这里与她套近乎,当真是毫无诚意可言。

印象中,自己的外公还是个极为稳重正直的人,按理说他老人家教养出来的儿子,该是极稳妥大气的,却不曾想到,沈常竟是个溜须拍马、沽名钓誉之辈,实在是沈家的不幸。

“姐夫与雪儿定是舟车劳顿了,快快进府歇息歇息,老爷子可是盼着你们呢!”沈常依旧满脸笑容的说着,活像一个酒楼的小二,当真是献媚得很。

“好!”莫令枫淡淡的应下,而后率先走进了沈府,正眼都未曾看一看沈常。

莫怜雪跟在后面,却在无意间捕捉到了沈常脸上极快的闪过一道不屑的表情。

莫怜雪早已不是那一世不经世事的小女孩了,历经了如此多的背叛、陷害与设计之后,她也早已练就了一幅不动声色的表现,自顾自的跟了进去。

若是她记得没错的话,在沈府的大厅里等着的,可不止她的外公沈自临,还有沈落芸母女俩,她们这是要给她来一个措手不及,让她毫无思考的时间,以此来达到进相府的目的。

只是,她们未免太过性急了些,她莫怜雪岂会让她们如意?

刚刚步入沈府的大厅,端坐于主位之上的沈自临也亲自走上前行礼:“老朽参见宰相大……”

这“人”字还未说出口,莫令枫便迎了上去,直接扶起正欲行礼的沈自临:“岳父可万万使不得,这叫我如何受得起啊!”

“多谢宰相大人体恤!”沈自临自问是愧对这个女婿的,自己最为宠爱的大女儿嫁与他不过数年,竟撒手人寰了,这个女婿亦是痴情,竟多年不曾再娶或纳妾,着实不易。

“岳父客气了,您是玥儿的父亲,亦是我的父亲,万不可似刚才这般行礼了啊!”即便对沈家其他人都不怎么待见,但对于沈自临这个岳父,莫令枫绝对是真心实意的。

“好、好!”沈自临活了这把年纪,能有如此体恤的女婿,实在是三生有幸了。

“岳父快快入座!”莫令枫搀扶着沈自临坐下,而后唤道,“雪儿,还不过来见过外公!”

莫怜雪听罢,便落落大方的走上前,先是跪下磕了三个头,而后起身行礼:“外孙女莫怜雪见过外公,祝外公康泰!”

“这便是玥儿的女儿么?”沈自临喜出望外,连忙招手,“过来,快让外公瞧瞧。”

“是,外公!”莫怜雪依旧是乖巧的应下,而后走了过去,今日的她分外落落大方、优雅知礼。

前世,她的父亲与祖母疼她、宠她,倒让她养成了些许刁蛮的性子,总是活泼跳脱一些,虽说这没什么不好,可当这样的自己与优雅可人的莫湘铃比较,却显得分外不懂规矩,故而让自己的外公即便喜欢自己,却也依旧偏向知书达理的莫湘铃。

所以这辈子,她也必须成为让外公喜欢的外孙女,绝不能让莫湘铃有任何机会来贬低自己。

“是、是了,长得真像玥儿……”沈自临略显苍老的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不愧是我沈某人的外孙女,长得真是俊极了!”

“父亲,瞧您这激动得,您的外孙女可不只这一个,铃儿也……”沈落芸刚想开口排挤几句,却被硬生生的给打断了。

“你给我闭嘴!”沈自临厉声喝道,面色明显冷了一半。

“外公,她们是谁啊?”莫怜雪故作一脸好奇的问着。

沈自临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雪儿,这是你的姨母和你的湘铃姐姐!”

“原来是姨母和表姐啊!”莫怜雪开心的恍然大悟,随后微微一笑道,“见过姨母,见过湘铃表姐!”

沈自临看着如此懂事乖巧的莫怜雪,心中升起无比的怜惜,依旧温和的对她说道,“雪儿,你姨母说话没个分寸,你别往心里去。”

既然她外公把她当孩子,那她便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见招拆招便是!

“外公,姨母说得也没错,姨母也是从沈府出嫁的女儿,自然湘铃表姐也是您的外孙女,您就别动气了。”莫怜雪的这番话看似说得无意,却也句句戳中沈落芸的痛楚。

言下之意便是讽刺沈落芸不守妇道,连自己姐姐的未婚夫婿都敢染指,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竟做出了此等伤风败俗之事,让自己的家族背负骂名之外,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自然,这一层隐晦的含义,也没几个人听得出来,毕竟说会去深究一个十二岁少女的话有什么深意呢?

只是,沈自临却因为此话非常恼火,他并不是气莫怜雪的话外音,而是气自己这个小女儿的伤风败俗,让他丢尽了颜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