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三十章:发现跟踪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2220 2017-05-04 15:53:26

  李默回到青毓阁,面色虽然依旧是冰冷的,可是从他禀报的语气可以听得出,这次因为未能查探到任何消息而感到非常愧疚。

“这并不能怪你,只能说沈落芸这个人真的很谨慎。”莫怜雪到不以为然,她了解沈落芸母女,在这个相府,她们还未确定自己的势力之前,是绝对会谨慎行事的。

“小姐,会不会是李默被发现了?”梅落很是担心,上次大小姐要向小姐下药的事情,是因为她们事先得知,才能见机行事,可是这一次,要怎么才能破解呢?

“她们带来的人之中,并未有会武功的人,李默再不济也是边防营出来的,她们发现不了。”这一点莫怜雪是非常肯定的。

“呵呵……”梅落只得客气,小姐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啊!李默好歹是边防营出来的,什么叫再不济啊!小姐,你这样当着李默的面说出这番话,真的没关系么?

“小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兰落亦是非常担心的问道,她刚来相府,总是希望能得到小姐的派遣,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她可不想吃白饭。

“静观其变。”莫怜雪不再就此事多说什么,“兰落,你今日陪我出一趟门。”

“小姐要出门?”梅落很是不解的样子,都这个时候了,小姐还要出门?

“你是不是急糊涂了?再过半月便是芳华姐姐的生辰了。”莫怜雪轻柔的一笑。

“原来小姐要出门为郡主选礼物啊!”梅落这次啊反应过来,“那兰香园……”

“你守在府里,若是她们有什么举动,立刻让李默来找我。”莫怜雪有些无奈的叹气,这丫头似乎特别的小心谨慎啊!

这也不是现在就拥有的,在前世,自己还未将沈落芸母女视为敌人之前,梅落这丫头便总是特别小心谨慎,生怕自己会受到伤害,而且不止一次的旁敲侧击的提醒自己,还要小心这对母女,可是那个时候自己太过单纯,所以并且放在心上。

“是,小姐!”梅落见自己小姐一点儿都不担心的样子,也只得放宽了心,现在小姐已经不一样了,这是她无时无刻都在提醒自己的话。

马车从宰相府出发,莫怜雪和兰落坐在马车内,可是刚离开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兰落便露出异常紧张的表情,而后小声的说道:“小姐,咱们被人跟踪了。”

莫怜雪原本是闭目养神的,在听到兰落的禀报之后,她迅速的睁开了眼睛,眉宇微锁:“知道是什么人么?”

“回小姐,是个高手。”兰落继续如实回答,还真是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跟着小姐出门,便发现被跟踪了。

“你可打得过?”莫怜雪这么问并不是空穴来潮的,毕竟自己每次出门时,都是李默跟随保护,可他却从未发现过有人跟踪,可是放兰落跟在自己身边后,便立刻发现了,说明兰落的功夫不弱。

“奴婢不敢确定。”兰落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对方实在不是普通人,要不然她也不会在离开宰相府时候这么久才发现。

“那就是不能硬拼了。”莫怜雪的淡淡的说着,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并未的罪过任何人,怎么会有人暗中跟踪自己,所在让人匪夷所思。

“小姐放心,对方好像并无恶意。”兰落可以感觉出跟踪者的气息,好似并未有杀意。

“那我也不喜欢。”莫怜雪的眼中闪过一道危光,“改道,去司雪坊!”

“是,小姐!”外面的车夫立马应下,而后会动了马鞭,改变了方向。

祁峯稍稍愣了一下,看着马车的方向改变了,心中顿时明白过来,自己这是被发现了么?可是那个方向……是司雪坊,莫小姐要去找青娘么?

不再多想,祁峯立马止住了脚步,掉头放络王府而去——

直至马车停在司雪坊的门口,兰落才谨慎的说道:“小姐,已经甩掉那个人了。”

“那就好!”莫怜雪的心里多少有些明白了,“回相府!”

这一路上来,她一直很好奇是什么人会跟踪自己,她甚至怀疑会不会是沈落芸的人,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自己让马车改道来司雪坊,也只是一种猜测,果真不出自己所料,那个跟踪者,跟司雪坊有关系,那就说明,那个人是络王的人。

一想到络亲王云奕泽,莫怜雪的脸色便非常难看,那个妖孽的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祁峯回到络王府,单膝跪在地上将今日的事情禀报给了云奕泽。

“被发现了!”云奕泽颇为惊喜,看来小妮子的身边来了一个不俗的守卫么!

“是属下无能!”祁峯虽然不想承认,可这次是自己大意了,原本以为跟在莫小姐身边的只是一个略懂武功的小丫鬟,却不想对方竟如此厉害。

“罢了!”云奕泽今日的心情非常不错,“你先退下吧!”

“是,主子!”祁峯恭敬的应下,而后退出了书房。

“你在派祁峯跟踪谁啊?这么神秘!”一个身着白色衣衫的男子从黑暗中走出来,脸上是一成不变的微笑,那是一个俊逸非凡的男子。

“你很空闲么?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完成了?”云奕泽再次恢复冰冷,话语间竟一点儿情绪也听不出。

“我亲爱的洛王殿下,我这次可是偷偷进京的,能不能别我还未站稳,就给我布置这么有难度的事情?”白衣男子非常不满的抱怨着。

“北靖那边都安定下来了,你回京亦是早晚的事情。”云奕泽不温不热的说着,“更何况,你父亲已经受封南平郡侯,你迟早会被进封为世子。”

“那可未必,皇上只册封了父亲和妹妹,我与二弟却依旧官居原职,可见皇上并不想我们郭家因此壮大起来。”白衣男子毫不客气的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全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

“郭家战功赫赫,是西越的肱骨之臣,手握五十万大军,那个人有所忌惮亦是平常。”云奕泽倒是不以为然的很。

“你还真是做得出来,我郭家现在的处境,还不是你一手促成的。”白衣男子直接白眼,非常不客气的说道。

“郭廷玉,你现在是后悔了不成?”云奕泽拿起桌案上的茶杯,递到白衣男子的面前,笑得格外魅惑。

没有错,这个白衣美男子正是南平郡侯的嫡长子——郭廷玉,亦是西越国出了名的少年俊秀,十八岁便官居二品兵部侍郎的振国大将军。

“后悔?从我决定跟着你的那一刻,便不会后悔。”郭廷玉说得无比坚定,嘴角的弧度是无比的自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