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四十三章:进宫面圣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2735 2017-05-12 13:00:41

  皇宫内的御书房内,西越国的皇上夏靖承虽然已经四十出头,可是却依旧英气不减当年,两鬓皆有几缕白发,却愈发呈现的他威严尊贵,一袭云锦黑底龙纹的衣衫穿在他的身上,竟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冷漠,再加上他此时的脸上并无任何表情,故而让在场的几个皇子和大臣不敢多说一句话。

直到在内监的禀报之下,将络亲王请了进来,身为帝王的夏靖承立马路出和颜悦色的笑容说道:“十三弟,你可来了。”

络亲王云奕泽乃是先帝的第十三个皇子,与当时身为二皇子的夏靖承很是亲厚,再加上云奕泽并无争储夺嫡之心,当时他龙袍加身之时,云奕泽也不过四岁,故而当时参与夺嫡争位的其他皇子们,不是被贬就是死于非命,唯独身为先帝最年幼之子的云奕泽不仅如置身事外的局外人一般,在夏靖承在位期间,更是深受恩宠。

但即便云奕泽如此深受恩宠,也依然改变不了他必须改姓为王的规矩,西越国历朝历代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无缘皇位的皇子,在新帝登基之后,皆改为云姓,这也是为了防止谋反的事件发生,于皇族而言,改姓亲王,即便当着有无双才能,亦不可登基为帝。

“参见皇兄!”云奕泽单手放于胸前,弯腰行礼,这边算是礼数了。

只是,云奕泽的行礼实在太过敷衍,可即便如此也无人敢多说半句不是,毕竟连身为皇上的夏靖承都不曾怪罪,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反对呢!

“得了,你就莫要装模作样了,看着就假。”夏靖承毫不客气的笑着调侃,真不能怪他这个做皇帝的这么直接,实在是他跟云奕泽之间当真不需要这些虚礼来装样子,且他是深知自己这个十三弟是有多不喜欢做这些繁文缛节了。

“皇兄召见臣弟,不知有何大事啊?”云奕泽也不多说什么,直接进入主题,可话语间却尽是云淡风轻,言下之意就是“若无大事,便不要来烦我”的既视感。

“这对咱们西越国而言,绝对是大事。”夏靖承说得无比坚定和认真。

“都牵扯到国本了啊?那看来的确是大事了。”云奕泽不以为然的附和着,“那么,还请皇兄道明。”

“朕听说,你终于要娶妻了?”夏靖承毫不客气的脱口而出,那眼眸之中闪烁着的,分明没有丝毫的严肃,而是充满着期望的眼神。

云奕泽并未说话,他好像从未说过要成婚吧?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娶妻,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在场的其他皇子和大臣皆是不由的汗颜,虽说这皇上和络亲王的相处模式他们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可他们英明神武的皇上这般兴致勃勃的寻问络亲王成亲的事,到底是有多期待啊?

“朕还听说,未来的络王妃还未免及笄,可是真的?”夏靖承再次语不惊人誓不休。

“皇兄,不知你是从和得知,臣弟要成亲了,且未来王妃还未及笄?”云奕泽却是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十分淡定的问道。

“哎?你不是给莫宰相府的二小姐送去连朕都不肯给的雪参当礼物了么?”夏靖承无比坦然直接的反问道。

他的话极具震撼力,在场的其他人全都纷纷惊叹不已,他们只得到消息,说络亲王将雪参送于了莫宰相的嫡女养病用,却并不知道,这雪参还是皇上讨要过的,且络亲王还不肯给,而如今却送给了那莫小姐,难不成当真如皇上所说,络亲王这是要成亲的节奏了?

“原来这就代表臣弟要成亲了啊?”云奕泽好似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辞,感觉十分的新鲜,只是他的后半句话更让人无语到了极点,“那便算是这么一回事吧!只是小雪儿现在还太小了,等她长大吧!”

“扑哧——”原本已经拿起桌案上的茶杯品了一口上好的龙井,可是在听到云奕泽的话之后,夏靖承当即将一口好茶一滴不剩的喷了出来,“咳咳,你认真的啊?”

这家伙不是不喜欢女子么?以前那次不是有胆大的给他送过女儿么?他不是将那女孩给一剑刺死了么?怎么这会儿竟叫莫令枫的女儿叫得这般亲昵了,还小雪儿呢!这家伙难道真的从良了?

“恩?皇兄以为臣弟在开玩笑?”云奕泽非常认真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夏靖承,话语间没有丝毫玩笑的意味。

自然,云奕泽的这番话足以令在场所有人哑然,这络亲王行事作风丝毫不按常理出牌,竟如此爽快的承认了要迎娶莫宰相嫡女为王妃的事情。

“那朕可得替莫宰相惋惜一下,他那宝贝女儿竟会被你给瞧上了,又一个姑娘要被糟蹋了。”夏靖承不由惋惜的摇摇头。

“皇兄,臣弟好歹是你的皇弟来着,你这样污蔑我,恐怕不妥吧?”云奕泽十分不客气的直言不讳,“再者,我何时祸害过别人家的姑娘了?”

“是是是,确实没有,是朕说错了。”夏靖承立马改口,“朕的皇弟如此英俊不凡、举世无双,谁家姑娘能做你的王妃,真是三世修来的福气。”

“皇兄说得真对,能娶到小雪儿为王妃,确实是臣弟三世修来的福气。”云奕泽生生的将夏靖承的话给倒了过来。

“咳咳咳……”夏靖承再次被口水呛到,这么肉麻的话,都亏他说得出口,也不怕人拒绝么?

以此同时在皇宫外的宰相府,莫怜雪眨巴着眼睛看向突然之间从屋顶上飞身问下落在自己面前的青娘,一声不啃。

“我说,你看够了么?”还是青娘率先打破了沉默,她都来了快一盏茶了,这小丫头却一句话也不说,到底是几个意思?

“你刚才说什么?”莫怜雪终于开口说话了,她的语气何其淡然。

“我不是说了么?我想做你的侍女。”青娘再次无比随性的说道。

“云奕泽把你赶出来了?”据莫怜雪所知,青娘是络亲王云奕泽身边的人,可是她现在却突然跑来跟自己说要做自己的侍女,她可不认为这会是真的。

“算是吧!”青娘点头应道,是祁峯通知自己,是主子让自己跟在莫怜雪的身边保护着,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变相赶走吧!

“算是?你怎么不说,是云奕泽派你来监视我的?”莫怜雪白眼,当真是犹如一个小孩子家家似的闹起了小脾气。

“话不能这么说,我家主子又不贪莫小姐你什么,怎么能说是监视呢!”青娘还是习惯性的脱口而出。

“看看,一口一个我家主子,如今却跑来说要做我的侍女,我哪里敢收!”莫怜雪轻柔的一笑,而后不慌不忙的拿起手中的茶杯饮了一口。

“我……”青娘彻底无语,她这是习惯了好么?这么多年来,他们这些人都是这么称呼的,要是真要一下子改过来,还真不容易。

“你回去告诉云奕泽,本小姐再不济也不需要他派人保护。”莫怜雪是在生气没错,这耍起小性子来,那可是执拗的很。

“莫小姐,这真不能怪我?我也是听命行事,若是你不答应,我回去便只有死路一条啊!”青娘见开门见山没什么用,故而索性打起同情牌来。

“索性你不是我的奴婢,你的生死,与我可无关。”莫怜雪就是这么冷漠的人,她可不会无缘无故大发善心,故而在毫不客气的说完之后,继续饮茶。

“你……”青娘再次哑然,她快吐血了,这个小丫头年纪轻轻,脾气倒是倔强,还有这周身散发出来的特殊气质和气场,到真跟主子有几分相似,只是主子是经历过生死之人,她可以理解,可这个小丫头却也拥有一样的气势,实在有点说不通啊!

“我早就说过,若想让我莫怜雪乖乖就范,除非他云奕泽能赢过我。”莫怜雪继续云淡风轻的说道。

“莫小姐,我还会回来的。”青娘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轻点脚尖,飞身离开。

心里却不由的腹诽:可亲可敬的主子哎!你这看上的,是什么丫头哦!这骨子狠劲,都能跟你不相上下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