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四十七章:耍耍性子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2885 2017-05-14 16:02:00

  自那日下棋对弈之后,云奕泽便再没有来过莫怜雪的闺房,可自打那天自己给他写信之后,他竟每日都有信件通过青娘送到莫怜雪的手上。

只不过,信上的内容大多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话,比如什么小雪儿可用过膳食?再比如小雪儿今日的这身绯色裙衫当真妖娆!再或者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本王甚是思念小雪儿之类的,让莫怜雪很是纳闷,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得知自己今日穿了绯色裙衫啊?

虽说青娘是他派来的,可也一直安分守己的跟在自己的身边,哪怕是这些信件,都是当着自己的面,从一直雏鹰的脚上拿下来的啊!应该不是青娘说的才对啊!难不成自己的院子里还有别的监视者?

像这样每天轻松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月底,南平郡侯府的郡主郭芳华的十六岁及笄礼如期而至,而参加宴会的帖子早就送到了宰相府。

因着青娘本就是司雪坊的绣娘,故而此次莫怜雪要出席郭芳华的及笄礼宴会要穿的衣裳皆是处在青娘之手,是一袭绣着茶花暗纹图案的浅绿色裙衫,搭配的头饰亦是精致的琉璃钗和白玉步摇,将莫怜雪整个人呈现得娇俏可人。

刚准备走出大门的莫怜雪却被自己的父亲唤住:“雪儿,带上你的大姐一道去。”

莫怜雪稍稍愣了一下,竟没想到,莫湘铃不知从什么时候便已经衣着得体的跟在自己的父亲身后,婀娜多姿的来到了宰相府的正门口,而令她更没想到的是,父亲居然解了她的禁闭,还让自己带她去参加南平郡侯的宴请。

“父亲。”莫怜雪并未直接应下,即便意外,可依旧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更是直接无视了莫湘铃的存在。

“雪儿,你大姐即便之前对你做了有欠考虑之事,可她毕竟是咱们相府的大小姐,今日若是未能与你一同出席,恐会为府里招来非议。”莫令枫知道自己这样做未必会让自己的小女儿接受,可他也必须出此下策。

“父亲,府里并未准备给庶女出行的马车。”莫怜雪非常直接且果断的说道,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她不想让莫湘铃一道去,今日这样的场合,她莫湘铃一个区区庶女,根本就没有资格出席。

“那便同你坐一起。”莫令枫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只是他似乎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便是莫怜雪即便这些时日来一直很是温顺可人,但她也是有脾气的。

“不如女儿将自己的马车让给大姐如何?”莫怜雪本就不是个良善之人,故而即便是面对极为宠爱自己的父亲,亦是非常的直接且执着。

“雪儿,你知道为父不是这个意思。”莫令枫的眉宇微皱,果真还是非常不习惯这样倔强的宝贝女儿啊!

“父亲,即便女儿遇刺这件事,是大姐与沈姨娘一时糊涂犯下的错事,可既然父亲下了禁足的令,还未到一个月的时间,父亲以让大姐同女儿一道去参加南平郡侯府的宴请为由提前解了禁令,女儿便不说什么了。”莫怜雪不温不热的说着,“只是,似乎父亲忘记了,那次在二皇子府上举办的赏花宴上,大姐的失态,可是让所有人有目共睹过的,父亲当真要为了相府的声誉着想,让大姐一道出席么?”

“这……”莫令枫即便甚至这是来自女儿赤裸裸的威胁,可还是无言以对的很。

“父亲,女儿手中的帖子是郡主送于女儿的,上头只写了女儿一人的名字,若是父亲觉得无伤大雅,女儿便让大姐一道前往参加宴请便是。”莫怜雪看了一眼始终保持沉默的莫湘铃,她是不知道莫湘铃是用什么方法让自己父亲同意她出席南平郡侯府的宴请,可既然自己打定注意不让她出席,便绝对不会改变主意。

“罢了罢了,是为父考虑不周。”最终,莫令枫还是不得不妥协了,回头对莫湘铃说道,“铃儿,你二妹说得没错,赏花宴那件事还未过去多久,你实在不适合出席今日的宴请。”

“可是父亲……”莫湘铃的脸色立马变了变,她从沈府回到相府也许久了,可是正是参加的宴请也只有二皇子府上的赏花宴,可这唯一的一次也因为自己的大意和莫怜雪的陷害,弄得名声受损,故而她才会想要去参加今日南平郡侯府的宴请,为的就是一洗前耻,让自己的名声能得到认可。

“大姐,你即已回了相府,这京都的宴会无处不在,大姐难道还怕没机会参加么?”莫怜雪索性直接笑着对莫湘铃说道。

看着笑得无比爽朗的莫怜雪,莫湘铃的心里即便再恨,也还是不得暂时隐忍下来而后故意向前走了几步,在莫怜雪的身上碰了一下,无比关切的说着:“二妹妹误会了,姐姐只是怕妹妹一个人参加这样容重的场合,会觉得寂寞无聊罢了。”

“多谢大姐关心,只是妹妹与南平郡侯家的郡主自幼便相识,南平郡侯府妹妹也常去玩耍的,又岂会寂寞无聊呢?”莫怜雪再次扯出一抹毫无温度的笑容,闻到莫湘铃身上那股浓郁的胭脂香味,本能的倒退几步,而后对自己的父亲说道,“爹爹,时辰不早了,女儿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莫令枫也终于扯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应道。

不再多说半个字,莫怜雪在青娘的搀扶下,朝门外台阶下的马车走去,在踏上马车的那一刻,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在走上马车的时候,青娘故意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还站在相府门口的莫湘铃,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到一抹得逞后的笑容,只是自己不明白,她都没去成宴请,怎么好像一点儿都不失望呢?反而害羞笑得那么开心。

这次出席南平郡侯府的宴请,莫怜雪只带了梅落和青娘,由兰落在青毓阁守着,她的院子可不能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免得到时候被人有机可乘。

在马车内坐下,梅落见自己小姐一直白这张脸,便忍不住开口劝解道:“小姐莫要生气,相爷绝对没有恶意的,许是受了蛊惑。”

“相爷那样子根本不是受了蛊惑,而是他在心生愧疚吧!”青娘绝对是个有话直说的人。

“青娘姑姑……”梅落真是服了眼前的青娘了,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小姐现在正在生气呢!她居然还在火上浇油。

“别叫我青娘姑姑,老娘没那么老。”青娘的性子实在太过贪玩,她即便年纪摆在这里,可她还是个不服老的人好不好?

“青娘,我交代你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莫怜雪却突然冷冷的开口问道。

“已经按照小姐的吩咐,在开始动工了,兰落在守着呢!”青娘回答问题从不拖泥带水。

“大概需要多久完工?”莫怜雪继续云淡风轻的问着,这也是她需要兰落留下来守着院子原因,她的青毓阁,正在秘密的进行着一项浩大的工程,那便是在她房内建造一个底下密室。

“不出七日,便可初步完工。”青娘再次非常肯定的说道,那些能工巧匠都是她亲自找来的,那鬼斧神工的本事可不是说说的,不过是在一个闺阁里私造一个密室罢了。

“那挖出来的泥土呢?掩饰好了?”莫怜雪再问,不是她不相信青娘的本事,只是她总要询问明白才行。

“小姐放心,奴婢跟莫管家说,小姐对院子里的假山不甚满意,想改建改建,故而那些挖出来的泥土,全都用在了假山改建之上。”青娘再次回答道,一开始她想了许久都没办法解决那些从密室里挖出来的泥土该怎么处理,可是小姐是怎么说的?她居然说院子里的假山不够精致,若是能改改就好了,她才终于明白过来,小姐这是要拿改建假山为由,替修建密室做掩饰。

“过些时日,在假山边上开一块地出来,在那里种一些洛桑花。”莫怜雪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那种话极难种,小姐种它作甚?”青娘好奇的问道,这个小姐总是能相处不少莫名其妙的点子来,但大多都是她摸不着头脑的。

“洛桑花性凉,种在假山下的阴影下,存活应该不成问题。”莫怜雪不紧不慢的说道,“而且,此花甚好入药。”不管是配置毒药还是调制解药,都是不可多得的良药,最主要的原因是此花在西越国甚少见,若自己能种植成功,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