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五十章:故意设计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3431 2017-05-15 14:28:43

  即便今日是南平郡侯为自己的小女儿举办及笄礼的宴请,可是在正式开席之前,男女宾客自是要按规矩分开招待的。

而之所以连四位皇子都到场了却还未开席,其原因便是南平郡侯按照惯例给洛亲王府递了帖子,原想着络亲王该是不会前来参加的,却不想竟得到了络王府管家的回复,说络亲王今日会前往南平郡侯府赴宴,故而到了现在也还未正式开席。

正当所有人都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时候,正厅外传来下人的通报声:“络亲王殿下到——”

顿时,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正厅的大门口,随即便只见着一席浅绿色衣衫的俊美男子在一个侍卫的跟随下,翩然若仙的从外面走来,那风姿卓越得宛若谪仙一般。

当云奕泽走进正厅的时候,南平郡侯立刻迎了上去:“臣见过络亲王,今日小女的及笄礼能得络亲王亲临,实在是我郭府的万分荣幸啊!”

“郡候客气了。”云奕泽温文尔雅的笑着,“能收到郡候的邀请,本王甚感荣幸。”他的话刚刚落下,身边的祁峯便将端在手里的锦盒递到了郭玉仁的面前,而后再次响起云奕泽略显平淡的声音,“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多谢络亲王。”郭玉仁甚感惊喜的接过祁峯递过来的锦盒,而后拿给了身边的管家,“王爷里面请。”

“恩!”云奕泽还是淡淡的应下,而后向前走去,见到四位皇子后,便温和的说道,“原来太子殿下也来了啊!”

“见过十三叔。”四位皇子立刻异口同声的俯首行礼问安,即便是贵为太子的夏宣宸,也是不得向云奕泽行礼的,毕竟谁都知道,这位络亲王可比他们四位皇子都要受到自己父皇的恩宠和信赖啊!

“恩!”云奕泽非常理所当然的应下,而后看向四位皇子身后的南平郡侯府的大公子,“原来郭大公子也会来的啊?”

“参见络亲王。”即便郭廷玉私下里与云奕泽的关系匪浅,可是在外人面前,他还是秉持着自己一贯冷漠的态度。

“请各位入席,宴会现在开始。”郭玉仁的声音在正厅里响起。

而后在场所有人开始纷纷入座,待所有人坐下,在郭玉仁双手鼓掌两下之后,便从厅内的正门处有十几个舞姬穿着异域风的服饰飘了进来,以此同时厅内响起了丝竹管乐演奏的旋律,那些舞姬便顺势开始舞动起来。

莫怜雪因着每次参加这种宴请都是独自一人前来,故而总是得到君侯夫人林珞碟的照顾,更何况今日还是来南平郡侯府参加郭芳华的及笄礼宴会,故而她的位置便仅此于郭芳华之下,再加上她的身份本就相对尊贵,故而其他人并未觉得这有任何的不妥。

“怜雪,今日怎不见你大姐前来啊?”君侯夫人林珞碟只是礼貌性的问了一句

“因为上次赏花宴的事,父亲命大姐在府里静心学习规矩,雪儿替大姐谢郭姨的关心。”在长辈面前,莫怜雪依旧是那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模样。

“你是个孩子心性,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心里藏不住事儿,你这个样子,可有被你那大姐和姨娘欺负了去?”林珞蝶甚是担心的样子。

“欺负不了,爹爹现在一天到晚都在大姐那边盯着,她们没空。”莫怜雪一边吃着手里的果子,一边微笑着说道。

“怜雪,你说你爹爹一天到晚都在你姨娘和大姐那里?”林珞蝶惊讶万分,心中顿时升起莫名的怒火,自己那苦命的好姐妹这才刚过了丧期,他莫令枫就迫不及待的要去宠着那个小妾和庶女了,而自己正儿八经的嫡女却不闻不问,他莫令枫当真做的出来。

莫怜雪早已不是真的小孩子,她说的这话虽然简单而稚气,却足以令郡侯夫人联想颇丰,自然而然会让年长者觉得,她这个嫡女被自己的父亲给冷落了。

郡侯夫人林珞蝶与莫怜雪的母亲沈宁玥可不只是普通的手帕交,两人当年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嫁人,感情比亲姐妹还亲,林珞蝶自是活泼跳脱些的,与沈宁玥的安静优雅正好相反,与现在的郭芳华和莫怜雪差不多。

如今听说自己最好姐妹的女儿被自己的父亲冷落,林珞蝶当场就怒了。

“郭姨,这没什么,毕竟大姐和沈姨娘刚回相府嘛!爹爹顾及她们多一些也是自然的。”莫怜雪越说得毫不在意,她的话就越有可信度。

自然,这也是莫怜雪的目的所在,她始终觉得自己的父亲太过心慈手软,更是容易听信谗言,自己身为她的女儿,都遭到了下行刺这样的事情,人证物证皆在,他竟还会轻信沈落芸与莫湘铃的辩解,这只能说明他把自己当孩子,说的话根本可信度偏低,既然如此,有些警告和狠话,她便让别人说于他听,而这个“别人”,正是身为郡侯夫人的林珞蝶。

“怜雪,若是你姨娘和大姐欺负你,你郭姨一准儿为你出头。”林珞蝶是真心疼爱莫怜雪的,故而对她的话,更是深信不疑。

“怜雪谢过郭姨关怀,我真的没事的。”莫怜雪的眼睛突然有些泛红,“只要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我真的没关系的。”

莫怜雪故意将最后的一句话说得格外小声,让林珞碟更加怀疑起来:“怜雪,最近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啊?”

“我……没事!”莫怜雪用力吸了一下鼻子,那有些泛红的眼睛和娇柔的样子,实在太过引人怜惜了,“郭姨,今日是芳华姐姐及笄的好日子,咱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好不好?”

“好!”林珞碟是知道莫怜雪的倔强,故而并未再追问下去,即便现在她还不知道原因,可她可以去当面问莫令枫,这件事,她绝对要弄清楚。

“母亲,有我保护雪儿妹妹呢!我看谁敢欺负她。”郭芳华无比自信的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是做姐姐的,自是要保护妹妹。”林珞碟说得何其理所当然,“只是,你若能如你怜雪妹妹那般乖巧知礼,为娘我也不用整天担心你嫁不出去了。”

“母亲,父亲总说我像极了年轻时候的你,你都能嫁的出去,我应该也没问题的。”郭芳华毫不忌讳的脱口而出。

“你这丫头……”林珞碟当场气急,却一想到今日的场景,便硬是没有发作,“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呵呵……”看着母女两人的互动,莫怜雪开心的笑了起来,“芳华姐姐,我小时候可听母亲说过,郭姨可是个十足十的美人呢!”

“这我认同,毕竟看我们三兄妹就知道了,一点儿都不像爹爹的粗犷,这就足以说明,母亲的确是个美人胚子。”郭芳华立马笑得无比俏皮的说道。

“得了得了,少耍贫嘴了。”听到女儿变着法的夸自己,林珞碟的心情大好,但看向旁边的莫怜雪,又升起怜惜,“怜雪,你母亲走的时候你还小,如今却已经长大了,你娘若是知道你如此懂事乖巧,相信也能感到欣慰了。”

“怜雪知道,母亲一定会看到的。”莫怜雪重重的点头,她一直相信母亲能够看到自己为她报仇的一天。

歌舞散去,正厅里的议论声也渐渐安静下来,入座主席位的太子殿下突然看向莫怜雪所在的方向:“听说莫小姐在赏花宴那日献艺了一曲,不知今日可否有幸见到呢?”

“就是说啊!都被二皇兄说得心痒痒了,听说莫小姐的舞艺世间罕见,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呢!”三皇子夏宇安也跟着应和着。

莫怜雪看向他们,又看了一眼二皇子夏景平,面上的表情未变,可是心里却十分的不悦:这个二皇子,今日是跟自己杠上了是吧?

“太子殿下和三皇子见笑了,小女子拙技,实在当不起世间罕见之说。”莫怜雪放下手中的果子,悠然的起身行礼,而后云淡风轻的说道。

“哎!莫小姐谦虚了,那日莫小姐的舞艺在场许多人都见过,绝对是惊艳无比。”二皇子夏景平立刻开口说着,他虽然早就打算放弃迎娶莫怜雪的打算,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她再舞一曲,那身姿,那媚态,他至今难忘。

“雪儿,你若实在不想跳,就装喝醉酒了。”林珞碟不晓得为何今日这几位皇子三番四次的要来招惹莫怜雪,可她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故而坐在那里轻声说道。

“是。”莫怜雪应下,若想拜托这些人的纠缠,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故而她刚准备开口说道,“回太子殿下,小女子有些……”

“莫小姐舞艺惊才绝艳,想必即便是喝了些许果酒,也该不会影响发挥的吧?”夏牧寒却像是知道她要接酒醉为由推脱似的,立刻笑盈盈的说道。

这个小女子虽然年纪不大,却早已生得娇柔妩媚了,特别是她适才在开席前竟能如此轻易便化解了太子与二皇子之间的尴尬局面,就最够引起他夏牧寒的注意了。

莫怜雪心下有些温怒,眼眸中溢出藏不住的冷漠,就这么直接看向夏牧寒,那明亮灵动的眼眸之中,竟是无尽的寒意。

夏牧寒在对上那双眼眸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他不记得自己又得罪过这个小丫头,可是不晓得为什么,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似乎都会莫名的讨厌自己,这种明目张胆的情绪他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得到。

这是要逼她不得不上去表演,可莫怜雪实在不想这么早就展露头角,故而非常不自觉的看向云奕泽,却意外的看到他那较有兴趣的目光,好似根本不打算管管这件事的样子,这下子,莫怜雪的脾气上来了。

“既然几位殿下这么有兴致,小女子便献丑了。”莫怜雪绝对是因为看到了云奕泽那事不关己的姿态后一时冲动才做出的这个决定。

云奕泽本没想到这小丫头竟会这么容易便答应了,他适才只是想看看她会有用什么方法来回绝,因此故意做出事不关己的姿态的,不过只要想到又能一睹小丫头的舞艺,便觉得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