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五十四章:当场质问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2595 2017-05-17 12:32:25

  只是,莫怜雪并不知道,她自打离开南平郡侯府的宴请之后,已经在阮苑昏睡了一天一夜,故而待她回到宰相府的时候,已经是宴请后的第三天了。

莫青看到莫怜雪从络王府的马车上下来,便立刻迎了上去:“大小姐,你总算是回来了,相爷已经在大厅等候多时了。”

“莫青,我有些累,要先回青毓阁休息了,你跟爹爹说一下,我晚一些再去给爹爹请安。”莫怜雪是真的觉得身心疲惫。

“可是小姐,相爷吩咐,你一回来,必须去大厅。”莫青有些为难的开口,“沈姨娘与大小姐也在。”

莫怜雪稍稍愣了一下,莫青这是在提醒她,今日她是非去大厅不可了,而且似乎父亲找自己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好,我知道了。”莫怜雪不是笨蛋,她自是清楚莫青的话是在告诉她,今日她不得不去了。

大厅的正中央,莫令枫依然高坐于主位之上,在他的身边站着的不再是管家莫青,而是沈落芸与莫湘铃母女俩。

“跪下。”莫怜雪才刚走到大厅的正中央,莫令枫便气愤的怒吼道。

莫怜雪并不意外,也不做任何反抗,而后举止淡然的双膝跪在地上,她的目光平视,面色更是无比清冷。

“你可知错?”莫令枫继续无比严厉的喝道,他是真的非常生气,自己一向疼爱着的宝贝女儿,这次居然做出此等糗事,他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莫怜雪不说话,只是安静的跪在地上,她自认自己并未做错任何事,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在说那件事。

“相爷,二小姐毕竟年幼不懂事,难免没有考虑道相府的声誉和你的颜面,这件事你也别生气了。”沈落芸站在莫令枫的身边,一面装作贤良淑德的说着,一面嘴角却扬起一抹得意洋洋的表情。

“父亲,二妹年幼无知,还请您老人家莫要动气了。”莫湘铃也站在那里,眉宇紧锁,洋装甚是担忧的说道。

“我能不生气吗?她都做出此等事来了,让我如何不气?”莫令枫这次是真的气糊涂了,什么话都脱口而出,正因为是无比重视,才会如此心痛,“此等伤风败俗之事,这是一个女儿家该做的吗?啊?”

“父亲为何这般生气?女儿是做错什么了吗?”莫怜雪依旧面不改色,平静而淡然的问着。

“你……你还有脸问为什么?你在郡侯府做出如此有伤风化之事,还一点儿知错的样子也没有,你真当是我的好女儿。”莫令枫更气了,直接愤愤的一拍桌子。

“敢问父亲,女儿做出了何等有伤风化之事?”莫令枫依旧谈吐淡然。

“你……你……简直是要气死我啊!”莫令枫气得直拍胸口,面上的表情是无比的愤怒。

“相爷消气,消气啊!”沈落芸赶忙考过去帮莫令枫顺气,而后语重心长的说道,“二小姐,你实在太不像话了,怎么可以这样气你父亲呢?既是你做错了事情,就该认错啊!”

“父亲,女儿到底何错之有?”莫怜雪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她自是早就有所预料,父亲生气的自是自己在郡候府被云奕泽带走的事情,可她觉得,自己的父亲不该是非不分,连一个解释的原因也不给自己,故而她直接沈落芸,表情坚毅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在大庭广众之下,与络亲王卿卿我我,还擅自与他一道离席,做出此等伤风败俗之事,还敢在这里问为父何错之有?”莫令枫的表情狰狞,显然是气愤到了极点。

“如果父亲觉得女儿被人下了媚药昏迷不轻后被络亲王救走都算是伤风败俗之事的话,那女儿便无话可说,女儿甘愿受罚。”莫怜雪在地上磕了一下头,而后依旧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说什么?”莫令枫彻底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你刚才说,你被人下、下了媚药?”

“怎么?父亲难道不知道吗?”莫怜雪淡淡的冷笑着,眼中却是失望透顶的眼神。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令枫这下子彻底懵了,他为何听到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回相爷,奴婢曾回到相府跟守在您门口的下人说过,小姐在宴请上被人下了媚药,故而被络亲王救走了,因着怕影响郡候府的声誉,故而络亲王并未将此事声张,这才秘密将小姐带走救治。”青娘在此时走进大厅,跪在地上平静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跟我门口的下人说过?到底是谁?是谁没有及时禀告?”莫令枫气得当场爆吼道。

“回相爷,那个人奴婢从未在相府见过。”青娘再次漫不经心的说着,“奴婢还以为,是相爷身边新提拔上来的,那日那下人还说相爷与沈姨娘有话要说,让奴婢不得打扰。”

“你胡说!”沈落芸没有想到莫怜雪身边的侍女竟只用三言两语便要牵扯上自己,故而立刻出言怒喝道。

“都给我闭嘴!”莫令枫立刻冷冷的喝道,而后立刻站起身来,去搀扶自己的女儿,“雪儿,快起来,是为父冤枉了你。”

“父亲,女儿无碍!”莫怜雪直接推开莫令枫搀扶自己的手,面色寡淡的说着。

莫令枫愣了一下,自己的女儿这是在跟他动气,不然绝不会推开自己的手,顿时心中升起懊恼:“雪儿,是为父的不是,昨日为父忙于圣上交代的救灾一事,故而并未从下人那里听到关于此事的正确禀报,是为父大意了。”

“父亲,女儿身上的媚药刚解,有些累,先回去休息了。”莫怜雪索性后退了一步,而后恭敬的行礼,之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青娘和梅落也赶紧福身行礼,而后转身跟着莫怜雪而去,这是两人第一次见到莫怜雪竟如此生气,居然连自己亲生父亲的面子也不给。

得知自己冤枉了宝贝女儿,故而莫令枫并未因为莫怜雪不等他应下才离开而动气,只是在莫怜雪的身影消失在大厅门口的那一刻,便表情严肃的朝身后的沈落芸与莫湘铃怒吼道:“你们给我安分一点儿,若是再敢听信外面的传言在相府为非作歹,我决不轻饶。”

“是,相爷!”沈落芸立刻恭敬的应下,随即还不忘解释,“这次是妾身疏忽,竟然听信外面的谗言,险些冤枉的二小姐,妾身真的非常自责。”

“爹爹,女儿记住了。”莫湘铃则显得比之前更为稳重内敛,只是乖巧的应下了。

“那就好!”莫令枫不再多说什么,而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没想到那死丫头在你父亲的心目中这么重要,她不过再简单的一句辩解,便能让你父亲不再追求。”沈落芸的表情立刻变得无比不屑。

“那又如何?外面的传言可不是假的,不出两日,现在整个京都的人都会知道,宰相府的二小姐是个风骚的贱货,竟敢勾引男人,她便休想在京都立足了。”莫湘铃却一场的冷静,她下媚药的时候极为小心谨慎,她就不相信她会怀疑到自己身上来,而且,那媚药遇到烈酒之后便会起作用,时候便会立刻消散,根本无迹可寻。

“还是铃儿你聪明,那小贱人根本不会想到,此时会是我们做的。”沈落芸只要一想到莫怜雪即将名誉不保,心中便无比开心。

“母亲,日后咱们更要小心谨慎才是,今日之事虽然能毁了莫怜雪的声誉,可是险些却被抓到了把柄。”莫湘铃平静的叮嘱道。

“好,母亲记住了。”沈落芸赶忙应下,她的宝贝女儿自幼便聪明绝顶,若不是逼不得已,她倒是希望她能一直装下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