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五十六章:促膝长谈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3480 2017-05-18 12:17:52

  “月影独空照,影下只身立,仰空望孤影,何时知寂寥……”莫怜雪站在窗台前,望着夜空中的那轮明月,心中竟不由的感慨万千。

“小雪儿,你这样,让本王心疼了。”云奕泽在她念叨这些话之前,便已经来到了她的屋子里,终是忍不住走上前,将她拥入了怀中。

莫怜雪愣了一下,她本以为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却不想他竟在,不免有些惊喜,是的,很是惊喜,此时的她急需有人能够安慰自己孤寂的心境,而他却刚好出现了。

“云奕泽,谢谢你……”莫怜雪没有挣开她的怀抱,而是任由他抱着自己,至少让她在这一刻,贪恋一下他带给自己的安逸与宁静。

云奕泽并没想到,她竟没有如同以往一般拒绝自己,她这样理所当然的接受让他很是心满意足:“小雪儿,你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云奕泽,你这样半夜三更来我的闺房,真的很不好。”莫怜雪依偎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温和的说着。

“可本王是来找小雪儿商量事情的啊!”云奕泽说得无比认真,他喜欢她这般温香软玉的依偎在自己怀中,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梨花香很好闻。

“你查过那个地方了?”莫怜雪一听这话,立刻睁开眼睛,顺其自然的从云奕泽的怀里离开,绕过他走到了桌子边坐下,而后拿起茶壶和杯子开始倒水。

感到怀中立刻变得空荡,云奕泽有些后悔说这句话了,可他却也不得不转身走过去坐到了她的对面:“本王很好奇,小雪儿是如何得知那个地方有蹊跷的呢?”

“若我说是夏牧寒告诉我的,王爷可信?”莫怜雪将倒好茶水的水杯递给云奕泽,眼角是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云奕泽看着她手中递过来的那杯茶水,面上的笑容并未消失,只是他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出是玩笑的意味,却依旧一无所获。

整个房间里立刻变得安静起来,房内唯一点着的那跟蜡烛闪烁着微弱的光芒,被窗外吹进来的微风拨弄的轻微摇晃了几下,却依旧没有熄灭。

“只要是小雪儿说得,本王都信。”片刻的沉默之后,云奕泽接过她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的说道。

“王爷,我所知道的夏牧寒的事情,皆不是因为我是他的人,而是我恨他,所以才会知道。”莫怜雪每次提到夏牧寒这三个字的时候都带着本能的恨意。

“本王信你。”云奕泽认真的看着她,那是一双毫无谎言的眼眸,她所表现在自己面前的,都是最真实的自己,从她的每一个表情和眼神,他都能感觉得到,她对夏牧寒的恨意。

“王爷,我也很好奇一件事,你会信我,是因为我拥有利用价值吗?”若是因为这个理由,她会更容易接受一些。

“不,本王信你,便是信你,没有别的。”云奕泽说得无比认真,他从未想过要怀疑她,他所好奇的,至始至终都是她所知道的秘密本身。

“王爷,若只是因为这个原因驱使你来帮我对付夏牧寒,似乎有点太牵强了。”莫怜雪不是不相信他的诚意,只是她总觉得云奕泽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若是帮自己,也定是有原因的。

“不够吗?”云奕泽突然笑了,那抹弧度竟是这般蛊惑人心,“那本王便给小雪儿再加一个原因如何?”

“什么?”莫怜雪无比认真的看着他,这个家伙长得真的很好看,让她这个女子都有些嫉妒了呢!

“因为,本王想博得小雪儿一笑,好让小雪儿能答应做本王的王妃。”云奕泽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这个理由,绝对够了。”

“你……”莫怜雪再次被他说得脸颊绯红一片,不由的白他一眼,这个人怎么每次说出这些话来,都是这么脸不红心不跳的啊?

“那处锻造兵器的暗哨,本王已命人给毁了,不晓得小雪儿可还满意?”见她羞涩的避开自己的视线,云奕泽很是满意的扯开话题。

“你给毁了?”莫怜雪惊讶不已,“那地方若是给毁了,岂不是一点儿价值也没了?”

“所以啊!在毁了之前,本王已经将此事暗中透露给了太子。”云奕泽说得理所当然,而后将自己空了的茶杯拿到小妮子的面前,“没了。”

“……”莫怜雪无奈的只得给他满上茶水,而后没好气的说道,“你可真行,这么重要的暗哨,你竟然说毁就给毁了,这下子夏牧寒非把这笔账算在太子头上不可了。”

“这样才有趣啊!”云奕泽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这小丫头都明白是何用意,故而并未做过多的解释,“私藏兵器,可不是小罪呢!”

“可是即便太子怎么查,都只会查到这个暗哨是二皇子的,绝对不会怀疑到夏牧寒身上。”莫怜雪接过他的话说道,“而且,这个暗哨,二皇子亦是知道的,只是他一直以为是夏牧寒帮他暗地里经营着,却并不知道,那个地方私自锻造的兵器,足够五万大军的配备了。”这个人,说毁便毁了,当真一点儿都不觉得可惜吗?

“小雪儿,这便不关我们的事了左不过就是在朝堂之上,太子的人和老二的人会互掐到底罢了,咱们等着看好戏便是了。”云奕泽全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你还真是个不嫌事大的人,你这样做,可是在敲锣打鼓的告诉全天下人,咱们的皇上治国不当,竟让自己的皇子私藏兵器,这是要谋反啊!”莫怜雪承认,虽然这样做根本影响不了夏牧寒,他依然可以安然无恙,可是他所依靠的二皇子却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到时候皇上会怪罪的,也只有二皇子。

“这件事,老四不会让太子捅到皇上那里去,他只会想尽一切办法隐藏这一切。”云奕泽笑得格外神秘,“而只要他肯出手,即便是能瞒过此事,却……”

“你是要让他自己暴露自己,让太子怀疑他。”莫怜雪反应过来,无比惊讶的看着他,确实是他所说的一般,夏牧寒若是连这点掩盖的本事也没有,便不至于在太子和二皇子底下韬光养晦这么多年,若他将此事捅出来,二皇子便会完蛋,可若是他要隐瞒此事,便不得不在太子面前暴露真实的自己,云奕泽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太子一方看清楚自己真正的对手到底是谁。

“恩!小雪儿可真聪明。”云奕泽很是满意反应如此迅速的小丫头,“好了,时候不早了,本王先回去了,小雪儿可要好好休息哦!”

“慢走,不送。”莫怜雪根本没有要起身送送他的意思,依旧安静的坐在那里,轻声的说着。

“下次,本王再来。”云奕泽邪笑着丢下话,而后从开着的窗户飞身离开了。

在听到他下次还会再来的时候,莫怜雪当即额前出现三条黑线,这个人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清吗?他这样来自己的闺阁,当真是一点儿都不忌讳啊!

看着一个身影从莫怜雪的房内飞身离开,守在门口的兰落不由的滴汗,原来之前一直点自己穴道的人,竟是络亲王,他这是在跟小姐幽会啊!

想到此处,兰落不由的脸颊一片绯红,小姐,络亲王这样隔三差五就来一趟,真的没关系吗?

就在这天晚上,四皇子夏牧寒刚从二皇子府回来,便得到下面的人的禀报,自己秘密设在城外五百里之外山林里的武器暗哨突然发生了爆炸,于是他带着身边最信任的一些手下,连夜赶去了城外。

到达那处武器暗哨的时候,整个山洞都被滚落的石头堵住了洞口,在洞口之外,到处都是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都是他委以重任坚守在这里的暗卫,如今竟无一幸免。

看到还在不断冒着烟的洞穴,夏牧寒气得整张脸都扭曲了,他不顾一切爆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回四爷,我们也不知道,属下奉命运送这一次的兵器前来这里,可是刚刚进入洞内,便突然送洞外滚进来无数点燃了引线的火雷,将整个洞穴都给炸了。”站出来的回话,正是赫威镖局的总镖头贾荣升,“属下也是平静一切才逃出了洞外,却发现咱们的人都被杀了,属下便立刻命人去通知四爷了。”

“可恶!”夏牧寒气愤的一拳垂在山洞外的大树上,“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四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风天毅是夏牧寒身边的最得力的军师,他身居刑部副部司一职,在朝中甚为低调,却没有人知道,他是夏牧寒的人,今日他突然得到召唤,便赶忙赶来了武器暗哨,却不想见到的却是一副惨状。

“天毅,你来的正好。”见到自己的军师,夏牧寒的心中的怒火便减少了几分。

“四爷,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这里是可夏牧寒最重要的据点,里面所藏的武器足以配备五万大军的装备,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地方被人发现了。”夏牧寒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相反他也想知道原因,他一直想不明白,这里如此隐蔽,到底是谁发现了这里。

“我适才出城的时候,看到太子带着人也往这边赶,会不会是太子?”风天毅出城的时候,的确是遇到了太子亲自带着一对护卫朝城外而来,若不是他知道来这里的近路,或许现在已经被太子发现了。

“夏宣宸?”夏牧寒的瞳眸中满是惊讶,“原来是他,真是好样的,居然敢毁了我的心血,绝对不会放过他。”

“王爷,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相信太子的人马很快便会赶到这里,咱们还是想办法毁灭这里的证据才是啊!”风天毅不愧是夏牧寒的军师,总能在关键时刻替他出主意。

“用腐尸散,将这里的尸体处理掉。”夏牧寒是个极为稳重之人,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亦是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而后直接骑上马,“我们走。”

“是。”风天毅得了命令,立刻明然开始去处理躺在这里横七竖八的暗卫尸体,而后也骑上马背,扬长跟了上去。

所以,当太子夏宣宸带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只留下了一滩滩的血迹,整个洞穴都被炸毁了,根本挖不出任何东西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