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六十六章:有所打算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3254 2017-05-23 12:42:32

  回到兰香园,沈落芸刚走到房间里,便拿起桌上的一个水杯往门口的地上狠狠的砸过去,气得脸都绿了:“那个小贱人,这摆明了是在给我们母女添堵,她还真做的出来。”

“母亲,你生气也没用,爹爹那么宠爱那个贱人,如今他们父女和好如初了,那么这件纳妾的事,是迟早的。”莫湘铃虽然明白这个事实,却也知道自己根本改变不了,“她这是要借用给父亲娶妾之事,给自己找帮手呢!咱们可不能让她得逞。”

“你是说,要在这些侍妾里面,安插咱们的人?”沈落芸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铃儿,你说得没错,咱们绝对不能在这件事败下阵来,我立刻给你舅舅写信,让他物色几个美人。”

“娘,上次咱们出卖舅舅的事情,他不生气了吗?”莫湘铃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舅舅帮她们你,也是因为她们有利用价值,可若是她们没有了价值,舅舅当真愿意再帮助她们吗?

“我已经跟你舅舅写信说明过原委了,他没怪咱们。”沈落芸自信满满的说道,“毕竟,我是她亲妹妹,他还要考咱们进京入仕呢!”

“那就好。”莫湘铃听到保证的话,这才宽心了些,毕竟她们母女最大的靠山,依旧是在滨州茂城的舅舅,他肯帮忙对她们才是最大的助力。

而莫怜雪回到青毓阁之后,开门见山的问着青娘:“太子是怎么知道,程浩林的事情是群殴透露给他的?”

“那个……”青娘有些为难的样子,可最终还是选择了和盘托出,“小姐,咱们院子里,有太子的人。”

“你说什么?”莫怜雪当场惊讶到不行,她是知道自己的身边有云奕泽的人,怎么还有太子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姐,你也知道你爹爹的身份是当朝宰相啊!”青娘无奈的解释着,“想拉拢他的人不在少数,太子在相府安插自己的人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左右你才是相府的嫡女,他们几个皇子想从你入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啊!”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太子在咱们院子里安插了人手?”莫怜雪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刚来青毓阁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青娘不敢有任何隐瞒,“只是那个时候不敢确认是谁的人,只是知道咱们院子里有个会武功的高手。”

“是谁?”莫怜雪的眉宇微锁,她很不喜欢别人当她拿傻子耍,这个太子也不是善类,敢在她身边安插人手,真当她是吃素的吗?

“奴婢就是不敢肯定,所以才没动手啊!”青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对方的本事不小的,隐藏的极好,她好几次有所察觉的时候,却早已被对方给逃脱了,而且最近她挺忙的,所以还没揪出那人来。

“那太子可知道我去了环月茶楼?”莫怜雪担心的事情,便是自己的行踪被人知道的一清二楚,这样的自己实在太过被动了。

“不知道,因为不敢让我察觉,故而并未知道太多咱们的事情,只是莫青弟弟的这件事,是奴婢的失算,刚好让他们钻了空子。”青娘继续平静的回答着,主子在小姐身边安插了足够的护卫,太子的人根本不可能探求出更多的线索,这次的这件事情,权当是她太过大意了,全然忘记了院子里还有探子,故而才会被知晓了。

“看来,这个太子殿下,我也要让他明白一些道理才行啊!”莫怜雪的嘴角闪过一道媚笑,“梅落,笔墨伺候。”

“是,小姐。”梅落应下,而后朝房内另一边的桌案走去,拿出上好的砚台和浓墨,倒入晨露水,开始研磨起来。

莫怜雪走到桌案面前,拿出一张纸在桌案上摊平,将压石放在纸张的两侧,以防卷曲,顺手拿起挂在那里的毛笔,在梅落刚研磨好的墨汁里面沾了一下,随即便在纸上行云流水的写了起来,一张写完,再接着在另一张纸上继续写着。

没过一会儿时间,两张纸上都清晰的写了一连串的名字,两张纸上竟没有一个重名的,写完之后,莫怜雪将两张纸折叠起来,分别放进了两个信封里面,而后将其中一个信封放在了青娘的面前:“这个,你拿去给太子府,务必让他亲启。”

“小姐,这些名字,有什么用吗?”青娘不是很明白,上面只是写了一些人名,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这上面全是太子安插在二皇子身边之人的名字。”莫怜雪平静的说着,当初夏牧寒若不是在机缘巧合下抓获了太子身边的一个最信任的幕僚,夏牧寒和她也不会知道,太子在二皇子和他身边安插了这么多眼线,当初夏牧寒并未隐瞒自己这件事,故而她还清晰的记得那些人的名字。

“那另一封呢?”青娘可以明白自家小姐拿这份名单去给太子,是为了威胁他将青毓阁的探子给撤走,可是小姐为什么要准备两份不一样的名单呢?

“另一封,是要夏牧寒的。”莫怜雪漫不经心的说着,“若是太子不能将青毓阁里的探子给撤出去,我便将这上面他剩下安排在二皇子和夏牧寒身边探子的名单,交给夏牧寒。”

“那奴婢要清楚的告诉太子这另一份名单的事情吗?”青娘很是钦佩自家小姐的胆识和勇气,这是公然挑衅太子的意思啊!

“不需要,若是他看了第一份名单后还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也不必让他知道了我有第二份名单的事情。”莫怜雪轻柔的一笑,“只是,我相信他是个聪明人,不会不明白的。”

“是,奴婢知道了。”青娘应下,将第一份名单的信件收好,而后转身离开了。

“梅落,去请齐妈妈来。”莫怜雪突然冷冷的开口说道。

“是。”梅落没敢问为什么小姐突然要自己去请齐妈妈,她只管去按照吩咐办事就可以了。

齐妈妈前些日子得了重病,故而一直在修养着,这几日稍微有些好转,故而莫怜雪便趁着有空,想把该处理的事情给处理,她之前让青娘将府里的一切动向帮自己监视着,若是有什么消息,她都会第一时间知晓,故而即便齐妈妈身边的那几个副手之前都做了什么,即便是梅落不说,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没过一会儿,齐妈妈在梅落的搀扶下来到了莫怜雪的面前,她虽说身子已经有些好转,可还是有些虚弱,见到莫怜雪的时候,齐妈妈立刻准备行礼,却被制止了。

“齐妈妈,我找你来不是让你跟我行礼问安的。”莫怜雪的面色清冷,就这么端坐在那里喝着茶水。

“是,小姐。”齐妈妈在相府待的时间最长,故而一看到莫怜雪这番架势之后,便知道今日小姐找她必然有事。

“齐妈妈,你年纪大了,身子不好,将养着也是应该的。”莫怜雪放下茶杯,不紧不慢的开口,“只是,你似乎并未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啊!”

“小姐明鉴,老奴不敢!”齐妈妈立刻被震了一下,跪倒在地上。

“你是母亲在时便得用的老人,审时度势的能力不需要我教你,若是你当真有心无力到被人算计了也不知道,那相府便再无你的容身之处,你可明白?”莫怜雪绝对不相信一向身子康健的齐妈妈会无缘无故的病倒,而此时此刻在厨房掌事的那几个副手却如鱼得水得很,这便足以说明,齐妈妈是遭人暗算了。

另外,莫怜雪即便不去想也知道,在相府会做这些事情的人,除了沈落芸和莫湘铃,还真没有别人有这个胆子,毕竟自己那日回来时如何发落了自己院子里的那个丫鬟,相信不会有人不知道,她们母女这是要将府里原本的这些掌事给一个一个的处理掉,好安插自己的人。

“是老奴的疏忽,竟让人有机可乘,老奴在相府多年,绝不会容忍心思不正之人在相府为非作歹,还请小姐放心。”莫怜雪讲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齐妈妈又岂会不知道,小姐这是在警告她,若是不能妥善处理自己下边那几个投靠了他人的奴才,那她自己便是被处理的那个,她一大把年纪了,若是离了相府,当真是跟要了她的命没什么区别啊!

既然小姐愿意给自己一个机会,她便必须好好把握,如今的小姐早已不是年幼无知的小孩子了,左右她才是相府的正经主子,她很清楚这一点,故而不敢有所侥幸。

“辛苦齐妈妈特地跑一趟了,梅落,送齐妈妈回去吧!”莫怜雪很满意齐妈妈的答案,便决定再给她一个机会,她相信齐妈妈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相府的那些个下人们,总是会有贪心之人,即便一日两日没法被人收买,可人总是有弱点的,被人利用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若不是她知道齐妈妈并未答应成为沈落芸母女的人才遭人暗算设计,她也不会亲自见她,更不会特意给她这个机会,另外一个原因,是齐妈妈毕竟是相府的老人了,她也是知根知底的人,故而若是真替换了,还却是有点儿可惜。

“多谢小姐!”齐妈妈知道小姐已经原谅了自己,故而便感激的行礼起身。

“是,小姐。”梅落再也同一时间应下,而后搀扶着已经站起身来的齐妈妈,离开了。

也是在这一刻,梅落心里再明白不过了,她一心隐瞒下来的事情,小姐原来早就知道了,只是小姐并未说出来,只是想找机会解决此事,而小姐亲自处理的话,却有些说不过去,故而才将刚刚病愈的齐妈妈找了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