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六十七章:太子相邀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3390 2017-05-24 12:55:35

  夏宣宸收到来自莫怜雪的信件之后,整张脸都白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千挑万选,精心安排在老二和老四身边的探子,居然有一半都在这上面。

“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宣宸将这张纸甩在了桌案之上,他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他一直只当莫怜雪是个比一般女子聪明一些人,可是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竟然会跟自己来这一手。

“殿下,这会不会……是、是风月楼给的?”太子夏宣宸身边的近身侍从梁宽也甚是惊愕的猜测道。

“你认为,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姐会知道风月楼的存在吗?”关于这一点,夏宣宸是非常肯定的,他不相信风月楼会用这么机密的事情跟一个相府小姐做交易,可是她却真真实实的知道了这一切,让他非常的匪夷所思。

自从上次他见过莫怜雪之后,便一直着人查过,得到的结果也是再简单不过的,她就是相府的千金小姐,再无其他,他也知道二皇子夏景平曾多次向她示好,可是却在自己的皇叔介入之后,便也就此罢手了,如今他的皇叔在外游历去了,他便想乘此机会跟这个女子多些接触,毕竟聪慧美丽的女子谁都会喜欢的,更何况她的爹爹还是当朝宰相,他父亲最信任的大臣。

只是,现在看来,这个女子当真不简单,就连自己安插出去的探子,她都能知晓,而自己却对她一无所知,很明显她给自己的这些名单只是其中一部分,她的手里还有另一半,她此举这是在威胁自己。

“属、属下……”梁宽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殿下,这份名单若是落入了二皇子的手里,对咱们可是极大的威胁啊!”扯开话题,是他唯一能想到不被自己主子砍脑袋的法子。

“本宫自然知晓。”夏宣宸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女子,太聪明了,她似乎知道很多事情,本宫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殿下的意思是……”梁宽有些好奇的问道,主子这是要做什么?

“去,以本宫的名义,约见宰相府二小姐,就说明日本宫要请莫二小姐游湖。”夏宣宸决定当面见见这个女子,他要把事情弄清楚才行。

“是,属下这就去。”梁宽恭敬的应下,而后便退了出去。

来自太子府的请帖,直接送到了莫令枫的手中,他当场愣了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太子殿下居然想要邀请他的宝贝女儿去游湖?

“相爷,这太子殿下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莫青有些意外的看向自己的主子,虽说相爷告诉自己,小姐与救自己弟弟的事情无关,可是他心里最清楚不过了,是小姐不想让相爷知道,所以才会这么说的,若一切都是巧合,那他在相府待了这么多年便是白待了。

“我的雪儿,最近有些太受欢迎了些。”莫令枫皱着眉头,冷冷的说着,太子与二皇子之间的争斗他不是不知道,他们想拉拢自己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可他根本不想参与进去这场夺嫡的争斗,他只想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他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幸福,故而他也从未打过要与其中任何一方交好的打算,可是如今,太子却突然约见自己的女儿游湖,即便他心里再不乐意,也无法拒绝。

“相爷,老奴觉得,小姐是个有主意的人,这件事不妨让小姐自己拿主意吧!”莫青恰到好处的说道。

“雪儿确实长大了,做事也极为稳妥可靠。”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如此乖巧懂事,莫令枫便更加舍不得自己的女儿被搅和进这场夺嫡的争斗中,“走,去青毓阁。”

“是!”莫青应下,而后跟着莫令枫离开书房,朝青毓阁的方向走去。

来到青毓阁的时候,莫令枫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番情景——

莫怜雪此时正着一席青色的便服,裙摆被锦带扎了起来,而她则挽着袖子光着脚丫,站在院子里假山边上的泥地里面,笑得格外开朗的和身边的丫鬟们一起,在种着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莫令枫的眼前仿佛闪过了一幕再熟悉不过的情形,多年以前,也有这样的一个少女,挽着袖子、光着脚丫,站在花田里面,着一席浅蓝色的裙衫,梳着简单的发髻,笑得无比开朗的种着幼苗,这个少女,便是他莫令枫此生最爱的女子——沈宁刖。

想到此处,莫令枫眼中有些模糊,眉宇也跟着皱了起来,原本要责怪的话语也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雪儿,你在做什么?”

“爹爹,你怎么来了?”莫怜雪这才看到站在自己院子门口的父亲,笑得更加开朗明媚,“女儿现在身上有些脏,若是爹爹有事,先去那边坐一下!”

“你先别忙了,为父有事跟你说。”莫令枫无奈的叹气,自己的这个女儿,当真是越来越像她的母亲了。

“哦!”莫怜雪乖巧的应下,而后放下手中拿着的药材幼苗,从泥地里走出来,走到已经在石桌旁坐下的莫令枫面前。

梅落在这时端着一盆清水过来,让莫怜雪先清洗一下手上的泥渍,而后再将手中的锦帕递给她用来擦手。

“雪儿,你看一下这个。”待莫怜雪洗好手坐到自己的对面,莫怜雪才从莫青的手中拿过那张大红色镶金丝边的请帖放在石桌上。

“父亲,这是什么?”莫怜雪不以为然的拿起那张请帖翻看起来,在看到上面的内容和落款是,她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爹爹,这个太子殿下到底想干什么?”

“雪儿,你不喜欢太子殿下吗?”从自己女儿不耐烦的声音之中,莫令枫明显可以感觉得出,她不喜欢太子。

“爹爹又说笑了不是?太子又不是女儿的什么人,女儿喜欢他作甚?”莫怜雪回答得理所当然,她能喜欢太子吗?一个在她身边安插探子的人,她讨厌都来不及,她现在比较庆幸的是当初没选择太子跟自己合作。

“可是雪儿,太子想邀请你游湖,这个请帖,爹爹拒绝不了。”莫令枫知道自己的女儿聪慧,想必也是不想跟皇家的人扯上关系,所以才会如此反感那些皇子们的邀请,当初二皇子整日围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转悠,也不见她有给过好脸色,所以他可以肯定,自己的母亲定是教导过她,不能与皇族之人太过亲密。

“拒绝不了啊?”莫怜雪并不意外,当初二皇子赏花宴的帖子,她爹也拒绝不了,故而她也不以为然的很,“那女儿就去咯!”

“雪儿!”莫令枫有些心疼自己的女儿,故而心里更是难受的紧,“是爹爹不好,总是让你身不由己。”

“爹爹,女儿都知道。”莫怜雪温和的说着,“正所谓伴君如伴虎,这个太子殿下是未来的储君,咱们得罪不起,女儿会小心谨慎的,爹爹放心。”

“雪儿,你自幼便聪明,你能如此懂事,为父真的很开心,只是要委屈了你。”莫令枫无奈的叹气。

“不委屈,只要爹爹心疼女儿,女儿便一点儿都不委屈。”莫怜雪无比坚定的说着,即便如她爹爹一般,做官坐到了宰相的位置,也依然有许多身不由己的事情,那她便更不用说了,而且,她本来也是由这个打算,那太子见了自己的信件,她就不信他还能坐得住,这个结果也是在预料之中的。

“雪儿。”莫令枫的眼中不由的闪现泪光,可是看到此时此刻莫怜雪的打扮,便不由的扯开话题,“你这个样子,在干什么?”

“女儿在种草药。”莫怜雪不以为然的回答道,“女儿听说,有一种名为紫菱花的植物是极好的药草,其花朵晒干泡茶,不仅可以通气润肺,还可以预防风寒,女儿便想种来看看,兴许以后真的有用。”

“紫菱花?”莫令枫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草药,便不免也很是意外,“这种花还有这样的药效吗?雪儿是从哪里听来的啊?”

“上次女儿得了风寒,在刘御医的药箱子里面见过,女儿觉得那花甚是好看,便好奇问了一句。”莫怜雪回答的非常顺口,只是这个紫菱花的药效,远不止此,除了通气润肺和预防感冒,这种话花的根部还是炼制毒药的药引,故而甚为珍贵。

“原来如此。”如此罕见的花草,他也纳闷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会知晓,原来是从刘御医那里看到的,那便不奇怪了,毕竟刘御医是御医院的院士,医理药经他是最通晓的。

“爹爹,待紫菱花种成了,女儿再来请父亲赏花喝茶。”莫怜雪无比俏皮的说着,她在假山边上种植这种花草的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相府的密道入口便在这处假山,为了掩人耳目,她必须将这个次方隐藏起来,若是种了花草,便在外人眼里,只是个可远观的一道风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里竟是密道的入口。

“好,那爹爹先回去了。”莫令枫并未有任何的怀疑,笑着应下,而后起身离开了。

一直未说话的莫青在跟着离开前,朝莫怜雪温和的一笑,这算是他在向莫怜雪表示搭救自己弟弟的感谢之情。

待院子里只剩下莫怜雪等人,青娘便不由的一笑:“这个莫管家倒是个明白人,知道这次的这件事是小姐在暗处帮了忙。”

“正因为我是相府的小姐,所以爹爹从不怀疑我说的话,他更加不会想到,我在这件事上动了手脚。”莫怜雪轻柔的一笑,“我的好爹爹,从来不会相信,我有这样的能力。”这也是她一直在自己父亲面前装乖卖巧的原因,若是连自己的父亲都不会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那便更没有人会想到,她可以做很多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小姐,那太子的邀请,你真的要去?”青娘依旧好奇的问道。

“上次南平郡侯府的宴请,我本有意想测试一下他,可是事出突然,便从中打断了。”莫怜雪平静的说着,“这一次,我便亲自会会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