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第七十五章:所谓抉择

涅槃重生之凤倾城 sedikit 3311 2017-05-27 14:45:14

  待屋内只剩下莫怜雪与兰落的时候,她整个人才彻底的放松下来,一手撑着下巴倚在桌子上,气息有些倦意的问道:“兰落,你去找莫青要人时,他可曾说告诉了父亲?”

“回小姐,相爷还不知道这件事。”兰落非常直接的说着,而后走过去倒了一杯茶水放在莫怜雪的面前,今日出门时,梅落交代过她,小姐昨日一夜未眠,务必要自己仔细伺候。

“那莫青可说了其他的?”莫怜雪拿起茶水喝了一口,她是真的累了,之前在福玉堂的时候因为有太多不可确定的因素,故而她一直保持着警惕,现在回到自己的地方,她才敢彻底的放松下来。

“莫管家说,今日相府做出这样大的动静,怕是早已在凉凤城传开了,相爷知道此事是早晚的,所以莫管家让奴婢转告小姐,务必想好说辞。”兰落依旧一五一十的回禀道。

“一会儿待青娘回来,你便回相府,去告诉父亲,就说我原是得知城外福玉堂有许多苦命的孩子,便想去施粥施药,却不想撞见了许多黑衣人要杀那些孩子,这才救下这些孩子并带回了庄园修养。”莫怜雪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还有,若是父亲问起详情,你就说待我回去之后自会解释。”

“奴婢知道了。”兰落应下,心中却不得不佩服莫怜雪,莫管家还担心小姐会受相爷的责怪,他哪里知道,小姐要想一些借口根本就是信手捏来,而且这番说辞毫无破绽,且极具说服力。

“小姐,你当真是愈来愈聪明了。”就在此时,青娘走了进来,她笑得格外爽朗,心中却不由的腹诽,小姐,你这样戏弄自家亲爹,真的没关系吗?

“回来了?怎么样了?”莫怜雪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带着那些孩子走后,福玉堂发生的事情。

“已经按照小姐的吩咐,将那些士兵换了衣服,丢在了福玉堂里,想必等到凉凤城的人得到消息赶到时,只会怀疑这些士兵是黑衣人杀手。”青娘温和的说着。

“很好。”莫怜雪静静的应下,“我要用这些人引出背后的黑手,既然他有自信可以摘得干净,本小姐自然也可以让他路出马脚。”

“小姐,南平郡侯府的小郡主和小侯爷也去了福玉堂。”青娘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奴婢已经按照小姐的吩咐,把话带到了。”

“恩!”莫怜雪却不以为然的点头,好似根本不在乎这两个人一般。

“小姐,小郡主倒是一如既往的相信小姐,只是那小侯爷却异常生气的样子。”青娘想了一下,还是把话说了出来,毕竟小姐这是为了南平郡侯府着想,被人如此误会,她当真替小姐感到不值。

“芳华姐姐最是了解我的为人,自是不会怀疑我。”莫怜雪面无表情的说着,“至于郭廷玉是怎么想的,都与我们无关。”

“小姐,你不生气吗?”青娘意外,她原本以为小姐与那郡主交好,定是与南平郡侯府的大公子亦是交情不错的,却不想小姐竟一点儿都不在意似的。

“为何要生气?”莫怜雪却一场平静,“青娘,你是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永远不要为不值得的事和不值得的人动气,毫无意义。”

“呵~~小姐说的极是。”青娘听到她这般说,这才一下子想通了,她怎么忘记了,小姐本就是个这样寡淡的人,哪里会因为这样的事情生气?

“小姐,既然青娘回来了,奴婢便先回城了。”兰落微笑着说道。

“恩,你去吧!小姐这边有我呢!”青娘原本还在为小姐被误会的事情而心情不爽,可是一下子想通了之后便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了。

“青娘,小姐昨天一夜未眠,若是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便不要惊动小姐了。”兰落走到青娘身边,故意压低声音说道,而后直接走掉了。

青娘明白兰落的意思,小姐昨夜未休息好,今日又发生那么多事情,肯定非常疲倦了,且小姐坚持要留宿在庄子上,便是为了能解决一些事情,那些下人和大夫虽都是有分寸的人,可若是真有什么问题,必定会来叨扰小姐休息,兰落这般交代便是希望若是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便不要去请示小姐,否则小姐会很辛苦。

“青娘,云奕泽身边的那个侍卫叫祁峯的,是不是还在京都?”莫怜雪并未听到兰落对青娘说的话,她此时正在想别的事情,故而根本没注意到。

“一直都在小姐身边暗中保护着,小姐要见他吗?”青娘若无其事的脱口而出。

“一直在我身边?”莫怜雪听到这话,眉宇不由的一皱,“为何你不早些告诉我?”

“我以为小姐你知道,所以才没说。”青娘明显感觉到了莫怜雪的不悦,小姐这是不开心了?可是为什么啊?难道就因为主子让祁峯暗中保护小姐?

“那我身边发生的事情,云奕泽应该全都知道了?”莫怜雪不喜欢这种时刻被监视着的感觉,他云奕泽还不是自己什么人便在自己身边安插这么多人,到底是几个意思?

“大概知道一些吧?”青娘也不敢肯定,毕竟现在主子是在北靖国,消息能不能顺利传给主子还是个问题,想必一些必要的事情凌羽会飞鹰传书过去。

“算了,你把祁峯叫来吧!我有事要让他去做。”莫怜雪感觉很无力,左右看在云奕泽让这个祁峯的人暗中保护自己的份上,她便不去计较了。

“是,小姐。”青娘不敢多言,于是便转身离开了大厅,去唤祁峯。

没过一会儿,一身黑衣的祁峯走了进来,看到莫怜雪闭目养神的端坐在主位之上,他非常恭敬的行礼:“属下参见莫小姐。”

“祁峯是吧?”莫怜雪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却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便不由的皱眉,仔细打量过来眼前的祁峯后,她冷冷的问道,“你刚杀过人?”

祁峯先是一愣,自己的确刚刚杀过人,可是他已经换过衣裳了,莫小姐是怎么知道的?即便心里很是意外,但他还是如实回答道:“适才在庄子外有监视这里的暗卫,属下擅作主张给解决了。”

“是谁的人?”莫怜雪知道今日之事必会迎来幕后之人的监视,可是也没有这么快才对啊!

“是太子殿下的人,应该与今日福玉堂的事情无关。”祁峯继续如实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说,太子的人在暗处监视我许久了?”莫怜雪的眉宇再次皱在一起。

“三天了。”祁峯毫不犹豫的说道,“只是今日之事会牵连小姐,故而属下才会下了杀手。”

“以后直接把人弄晕丢回去,若不然会引起怀疑,我不想让人知道我跟络亲王的合作关系。”莫怜雪淡淡的说着,之所以她会这么说,只是不想把事情变得更复杂,若是别人单纯的以为自己和云奕泽的关系还好,可若是一旦性质发生变化,那么自己还没开始筹划,便已经成了众矢之的,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她想得到的。

“是,属下记住了!”祁峯既然得了命令要保护莫怜雪,便会遵从她的意愿,“不知莫小姐找属下何事?”

“你应该认识江湖上的杀手组织吧?”莫怜雪直接了当的问道。

“小姐,你找杀手组织做什么?你要杀人的话,直接吩咐……”青娘即惊讶又兴奋的说着。

“明日我回城的路上,需要演一场被刺杀的戏码。”莫怜雪打断兴奋异常的青娘,平淡的说着,“这件事,必须要闹大,我要让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福玉堂的事情。”

“莫小姐希望属下去找一股江湖上的杀手势力假意刺杀,借此来将此事闹大?”祁峯有些意外的问道。

“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法。”莫怜雪非常坚定的说道,“今日之事,不管在福玉堂发生了什么,我又从中起了什么作用,都会被人刻意压下来,若是此事不够大,很快就会销声匿迹,那我的这一番谋划便是白费心机,我既然决定为这些孩子做些什么,便决不会让这件事就此揭过。”

“小姐的办法是不得不行之,可若是简单的刺杀,也根本引起不了关注啊!”青娘还是有些不明白。

“所以,我必须受伤,且险些丧命!”莫怜雪无比认真的说着,“没有什么比宰相嫡女在福玉堂救下险遭屠杀的孩童后在回程途中遭遇刺杀,险些丧命来得更震惊的事情了。”

“可是小姐,你不可以受伤的……”这是青娘绝对不允许发生的,此事主子不知道还好,可是偏偏风月喽一直在暗中给主子传递消息啊!

主子现在最在乎的便是小姐,先不说主子若是得知小姐受伤后她与祁峯的命会不保,再者,主子现在在北靖国所谋之事凶险万分,若是因为担心小姐受伤而分心,那可是会送命的啊!

“我自当知道受伤不是好事,可我若是遭了行刺却毫发未伤,那便毫无可信度,反而会引起怀疑,那才是最大的损失。”莫怜雪无比坚定和执着,她决定的事情,绝不会改变。

“莫小姐,你可知,因为你的这个计划,会死多少人?”祁峯在莫怜雪的脸上看到了似曾相识的表情,那坚毅且永不更改的性子,与主子可谓是如出一辙的。

“我自知道,可若是因为会死人而不去做,有些事便永远都不会改变。”莫怜雪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会让祁峯与青娘为难,他们本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被云奕泽派遣在自己身边,可若是自己受了伤,想必他们会受责罚,可若是自己不这么做,她便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孩子被杀死,至少在云奕泽那里,她可以向他求情保全青娘与祁峯他们,所以她毫不犹豫的选择去做这件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