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途同归

第一章 启程

仙途同归 休er 3324 2017-04-25 21:26:57

  “师尊!”少女清冷的声线此时却透露着焦急。

两道身影自蔚蓝的天空飘下,其中白色的一道立在了大门之前,另一道水蓝色的身影则是飞快地跑向了大殿中央。

然而……大殿主位之上端坐的并不是预想之中的青色,而是一道金黑色的身影。

好看的柳眉迅速皱起,转过身,向右侧那道熟悉的青色移去。

“师尊!你……”少女看着男子长衫之上的那一抹鲜红,有一瞬间的怔愣。师尊……竟然受伤了……难道是他?深棕色的眸子移动,毫不畏惧地直视着主位上的男子。然,下一秒,却徒然怔住。

脑海之中,一根心弦猛然拨动了一下。

“林……轻衣?”不受控制的开口,少女深黑色的瞳孔之中,掩埋数万年的东西好像打开了某个缺口。

男子的瞳孔一缩,而她的师尊——言子御也同样满脸震惊。

沉默片刻,男子缓缓开口,好听悦耳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你……怎么知道本尊的名字?”

果然,不对劲。

不仅是灵魂没有被封印,不仅是肉体被重塑,不仅是重生!

至尊死后的重生,是没有记忆的,所有的一切会变成一张白纸,而她……怎么会记得自己!何况……自己还真和她没有过几面之缘。

在少许的期待之下,少女却如他所料般,轻轻摇了摇头,声音虚无飘渺:“我不知道……就下意识喊了出来……”

狠狠呼出一口气,黑金色长袍的男子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然而,少女却对着他龇牙咧嘴了起来:“喂!你是谁,我师尊的伤是不是你干的?!”

言子御徒然伸手,将身边的少女拽住。

“言休愁!”

“师尊!”

“嗯?城主大人竟然受伤了?还有……你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妖艳的红色闪现至少女跟前,挑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看着黑金色长袍的男子。

而那男子——林轻衣好整以暇地坐着,任由少年对自己打量。

那少女——言休愁的眉间燃起一丝怒火。

“喂!凤……”

话还会开口,来自林轻衣的声音已经将她打断:“朱雀和凤族那个老家伙的孩子?四万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本尊还以为是凤族那个老家伙为了不让别人登上他女人位置所编造的谎言呢。”

凤浮暮的眸中恍然出现一股烈焰,咬牙切齿地看着林轻衣:“你又是谁,怎么会……”

林轻衣轻笑:“你身上的血脉,在本尊这里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又如透明,本尊如何会……看不出来?至于本尊的身份……本尊看言子御你也该好好介绍一下了吧。”

一旁许久不曾开口的言子御一反往常的温和,面容之上一派阴沉之色,闻话,嘴角狠狠一抖。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曾经的十至尊之中实力排名第二,现存的三位至尊中实力截至目前最高的……幻神林轻衣。”

“至尊?”

言休愁的眼神徒然一暗。

林轻衣深蓝色的眸子之中清晰的倒映出言休愁的身影,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淡笑。

她……还是和四万年前一样啊。四万年前,怎么就没有发现……

深蓝色的眸子狠狠一颤。

怎么就没有发现,她这么诱人呢。

言子御深吸了一口气,阴沉着一张俊脸,唤道:“徒儿。”

言休愁猛然回过神来,看向言子御。

长长的睫毛轻颤,遮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绪:“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么?”

言休愁的身子一晃,难不成……难不成……咬咬唇,闭了闭眼睛:“是!”不管这个男人知道些什么,自己的身份,始终都是自己最为好奇的!

言子御叹了口气,闭上一双黑眸,道:“那么你便从今日起跟随着幻神大人……你终有一日会明白,你的身份……”

言休愁睁大了一双好看的杏眼:“什么?跟着他?那么师尊……”

言子御依旧紧闭着双眸,向言休愁开口:“待在这里,终会被黑暗吞噬,也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至于为师你不必担心,如果你想念为师了,只需呼唤一声即可。”一枚纯白色的玉佩出现在言子御修长的大手之中。

“什么?言子御!你居然要让小休休……”勾人的桃花眼中,此时满是焦急不安,“怎么可以!小休休她……”

“你要不要去,自己决定,为师不会干涉。”言子御依旧不动声色,不过身上的气势却明显向着凤浮暮压去!

林轻衣眸光闪了闪,最后还是一言不发,仅仅是看着言休愁做出选择。

------------

仓岁城外,仓岁山脉之中,三道身影急速飞驰。

一黑一红一蓝。

一路之下,蓝衣少女与红衣少年尊王级别威压全开,由于选择路线偏僻,这片区域也是低等级魔兽居多,故所有魔兽均龟缩不出。

然即将到达山脚下时,领头的黑衣男子徒然停下脚步,看着身后的一红一白,冷冷开口:“我会封印我们三个人的实力。我们出去之后所到达的地方是这个位面等级实力最为低级的大陆,谷瑟大陆。那里人的平均实力为七级,最高为玄者后期,我将会把我们的实力压制在九级左右。”

言休愁冷着一张倾城脸庞,点了点头。

“可以。”九级,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在一个帝国中应当算是中上游,既不会受到欺压,又不会太过招摇,而且赚钱……似乎这个等级也是最为合适。

“哼,随你们。”凤浮暮冷哼一声,理了理身上一尘不染的红衣。

他嘛……被言子御丢出来的。理由是……他舍不得言休愁就跟着她一起来好了,而且留着也是烦言子御……

林轻衣大手一挥,三人身边的光芒明显被削弱许多,最后只留下一层淡到几乎看不见的光芒。

凤浮暮瞟了一眼林轻衣,见他身上的光芒也如他二人一般,便冷哼一声不再开口。

林轻衣将手中出现的三串项链放在掌心,对言休愁道:“这第一串四色水晶项链是你的。遇到了无法抵抗的敌人,捏碎它,你的实力就会回来,捏碎一个,恢复一个等级。”

继而将手中另一条红晶丢给凤浮暮:“小子,你的。”

凤浮暮一抖,勉强接下。

言休愁点点头,率先向另一座山脉移动。

------------------

实力等级:初级阶段分为一到九级;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也是分为一到九级;往上是玄者级别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尊者级别三个阶段;尊者往上为尊王、尊皇、尊圣,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圣者级别,分为前中后三个级别;玄圣分为一到九级;神级分为神王、神皇、神尊,每个阶段分为一到九级;接着是半步至尊,分为前中后巅峰四个阶段,每个阶段又分为一到三三个级别。接着就是至尊,至尊等级无上限,最高是四万年前十至尊的老大,为至尊十二级。

系别:土水火风雷光暗。

职业:丹药师、武者、术士(魔法师)、召唤师

------------------

绪月帝国境内朗月山脉。

粗布衣的少年紧张地看着眼前一只六级风系魔兽,紧紧护住身后的小女孩。

“煦泺!躲在哥哥身后,不要出声!”少年向身后的女孩大喊一声。

女孩害怕地点了点头,看着逼近的魔兽,一双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即便很想大声呼喊哥哥,然而,却还是努力憋住,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在森林之中行进的林轻衣却停了下来,一双蓝色的眸子带着些许趣味地看着眼前的兄妹两。

凤浮暮不由低吼:“喂!林轻衣!你干什么!能不能不要走走停停!”

林轻衣挑眉,语气平和,却大有一副你耐我何的模样:“怎么?本尊乐意?”

言休愁狠狠拽住凤浮暮:“浮暮!”

凤浮暮眼角一抽,不再开口。

一丝黑色自林轻衣的掌心缓缓凝聚,向六级魔兽射去。

粗布衣的少年一滞,而身后的女孩也惊得忘记了恐惧。

不知觉中,魔兽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一声闷笑自林中传出。粗布衣少年蓦的向林轻衣的位置跪下,清脆的声音回响在林中:“不知是哪位大人出手相助,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言休愁深棕色的眸子转向林轻衣,而此时,林轻衣的一身气质竟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还是一样的凤眸,一样高挺的鼻梁,一样诱人的薄唇。

可是……瞳孔猛然一缩,他眼角的沧桑不见踪影,眸中的深沉也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独独属于年轻人才会有的狂热与激动!看上去,不过是和她一般年岁的少年!

林轻衣看着凤浮暮和言休愁震惊的表情,低声一笑,回过头,大步迈向那对兄妹。

“你是不是叫做煦泺?”林轻衣看向粗布衣少年身后的女孩。

少年下意识地将妹妹挡住,面对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竟然让他有一种……压力!

“你就是刚才救我们的人?”

“怎么?不信?”林轻衣挑起眉峰。

少年一咬牙,毫不畏惧地对上林轻衣深蓝色的眸子。

这人真是奇怪……竟然是这样的眼睛……

狠狠吸了口气,开口:“就算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也不可以打我妹妹的主意!”

“哦?”林轻衣颇有些感兴趣地笑了笑,大手一挥,一道狂猛的精神力量将言休愁自树林中卷出,黑袍一抖,美人已经落入怀中。

凤浮暮愣住!

他……果然留了后手……即便实力在九级又如何!他的精神力量!依旧是在至尊!从来没有后退!而言休愁和自己也仅仅是区区尊王,如何能够抵抗!

“林轻衣!”言休愁顺手捏了一把林轻衣试图让他放开自己,而林轻衣却好似根本感觉不到一般,笑吟吟地对着少年开口:“你妹妹?抱歉啊我可不感兴趣,若说美人,我怀中这一个可不是一等一天上地下仅有一份的倾城美人?”

休er

多多非礼有益于感情发展hhh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