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途同归

第二章 目标丹药协会

仙途同归 休er 3171 2017-04-26 17:40:51

  深蓝色眸中倒映着怀中美人的面容。深棕色的眸子丝毫不显慌张,只是一瞬讶异之后便恢复干净清明。

诱人的红唇勾起一抹痞子一般的邪笑,纤细的手指攀上少年光滑的下颚:“阿衣……你……终于夸我漂亮了,可是肯接受我了?”

林轻衣抽抽嘴角,镇定自若:“走出了这朗月山脉,我才发现我的休儿这么可爱呢。”

“呕,恶心死本座了。”红衣自树林中信步走出,挑衅地看了一眼林轻衣。

林轻衣“呵呵”一笑,松开了对怀中少女的束缚。

本座?亏这小子喊得出来。不过,这小子虽然并没有接受他母亲的位置,也没有见过他父亲,但依照身份,却是世上唯一的朱雀继承者,凤族少主。本座,喊出来倒也没有什么。

少年有些惊讶于突然出现的两人:“你们……说走出朗月山脉?难道你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朗月山脉么?”

言休愁笑笑:“是啊,我们从小就在深山里长大,与魔兽为伍,如今到了十五岁,这才决定离开山脉到外面来看看。”

虽说得脸不红心不跳都让少年差点相信,但这几人的穿着却是与他们所说的不大相符。

与魔兽为伍……衣着如此端正,如此一尘不染……?

少年扯出一抹笑容:“如此,便卖在下一个人情,让在下做各位的向导也让在下还了各位的恩情吧。”即便说了谎话又能如何,这些人不管怎么说可是救了他们,何况本就有一些高人出门不愿让人知道身份。看着些人的年岁,能够一招将六级魔兽打趴下,恐怕不是哪个大家族大势力中的天资极高的人就是改变了面容的老妖怪吧。毕竟到了玄者级别,便可以稳住青春。

林轻衣瞟了一眼两兄妹,也扯出一抹笑容来,点头道:“好。”

---------------------

“喂。”胳膊肘子顶了顶身边的林轻衣。

“嗯?”林轻衣动也不动,专心地烤着手中刚才杀死的魔兽肉。

“你刚才为什么要出手救那两个人?”言休愁偏过头,看着林轻衣完美的侧脸,不禁有些着迷。

“好奇?”

“嗯”

“那你就别用这种火辣辣的眼神看着我,我活了这么多年可从来都没有被一个女孩子盯着看这么长时间。”

言休愁不禁有些恼怒:“快回答我的问题!”

“嘁,你以为呢?谷瑟大陆,说实话我也不熟悉,不管怎么样总该找个人做向导吧。”

“嗯。”言休愁转过头,看着烤肉,沉思了起来。

不管林轻衣本人的那副鬼样子有多么招人讨厌,脑子还是不错的。的确。要想知道自己的身份,就要找到师尊和林轻衣那位朋友留下的一些东西。毕竟据说自己的身份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也是那位朋友送过来的。

在言休愁思考的时候,一直看似专心烤肉的林轻衣却转过头,看着言休愁的侧颜,轻笑一声。

他能说什么?解释为什么要救那两个人?难道要他说出来么,说那两个人可是……

蓝眸徒然一暗,随即缓缓勾唇。

这百年来发生的事情看来还真是不少,真是想不到,仅仅出来不到三天,就碰到了这么多老朋友啊。

“言休愁。”

林轻衣整理了一下情绪,带着一抹浅笑,向着身侧的言休愁开口。

言休愁转过头,一双璀璨的眸子与深邃的蓝眸对上的那一瞬间,林轻衣方才整理好的心,又一次有些慌乱。

不动声色深呼吸了一口树林间的空气,林轻衣薄唇启:“还记得我和你说的那位故人么?”

好看的柳眉一皱,言休愁凝重点头:“记得。唯一知道我身份的人。”

心底无奈笑笑,唯一?不,只怕有很多人都知道却不敢挑明吧。眸光一闪,林轻衣继续开口:“我们要找的,分别是她所契约的魔兽,还有所制造的至尊器器灵。”

狡捷的眸光一闪而过:“她是召唤师?”

林轻衣点点头。

“她是至尊?”至尊器,只有至尊级别方才可以打造的武器兼空间容器。

林轻衣微微一愣,旋即闷笑一声:“是。她是十至尊之三,大地之母。”

大地之母?

言休愁轻声念道。

这名字,不知为何,竟使她平静的心湖宛若投进了一块石头般荡起了层层微波。

莫名的熟悉,莫名的……悲伤?

或许是因为自己和她之间的渊源吧。她可没有忘记,是她把她送去师尊所在的地方的,恐怕,和自己也脱不了关系。

“我们第一个要寻找的,是她的风系契约魔兽,洇流。”

洇流?言休愁皱眉。

红色的身影自树林中闪出,手中提着一只山兔,听到“洇流”的名字之后神色猛然大变。

“林轻衣!你要干什么!怂恿小休休去找洇流?你是想要把她害死么?”

言休愁闻言不禁眸光一转:“林轻衣,洇流到底是谁。”

“嘁。洇流?谷瑟大陆现任术士工会会长。”

“什么?会长?她不是魔兽么?”

林轻衣点点头:“风系魔兽。大地之母如今已经身死,奇怪的是她竟然只是实力倒退回到玄圣六级。要知道我们几个可都是回到了尊者……至于谷瑟大陆这帮人,自然是看不出来她的真实身份,既然她的实力最高,便就是会长。”

寻路归来的粗布衣少年领着妹妹寻完路归来,正巧听到“会长”二字,剑眉皱起:“会长?是哪个工会的会长?”

凤浮暮道:“术士工会会长,洇流。”

“哦。她啊。怎么了你们要找她么?”

“你知道洇流?”言休愁开口。

少年撇撇嘴:“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这个会长在大陆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三岁小儿都知道这位会长到处乱跑除了遇到大事才会出现,领着术士工会会长的身份、丹药,却是个甩手掌柜的恶名。”

凤浮暮修长的身躯一抖,差点没站稳。

言休愁悄悄挪到凤浮暮身侧:“浮暮。洇流,怎么了?”

冷哼一声:“至尊契约兽中外貌最不靠谱的一个,内里也是最不靠谱的一个,你见到了就知道了。不过……她体内的血脉之力却是所有至尊契约兽之中最为强悍的一个。”

最为强悍却最不靠谱的么……

摇了摇头,言休愁向着少年开口:“煦沧。那你可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见到这位会长么?”

通过一个多时辰的相处,三人也摸清了这兄妹二人的身份。哥哥煦沧,16岁,风系术士六级,对上方才的六级魔兽差点丢了性命是因为还不能将风系元素完美地用来攻击,同级别的魔兽也比人类更为强悍些许,而且他还要分神保护只有7岁的妹妹煦泺。煦泺,水系术士一级。两人是孤儿,煦沧的记忆是在九岁的时候开始,刚有记忆的时候怀中就抱着刚刚出生的妹妹煦泺。因为没有父母也没有家,两人便生活在朗月山脉外围的小镇中,猎取一些没有系别没有实力的野兽来饱腹。

煦沧沉思一会,随即开口:“我只知道这位会长很喜欢吃丹药,特别是那种强身健体的丹药,最奇怪的就是,那种洗髓丹,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不成功就会死掉的那种,她吃下去却跟平时没什么两样!据说吃到现在不下十六颗,半点意外都没有发生!”

林轻衣的声音飘来,轻到只有言休愁一人可以听得见:“洇流自己的独特体质。她的身体从外面来说万分柔弱,极其容易就毁容啊什么的,但是内部却是铜墙铁壁,只会吸收,不会受到伤害,所以说所有的东西在她肚子中只会有益,副作用全部对她无效。这也是她恢复速度极快的原因。就算全身骨骼尽碎,只要十分钟,就可以恢复如初。就算器官被人拿走,只要半个时辰,就又会长出一个新的来!”

……???这???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办法将她彻底毁灭?!

林轻衣闷笑,就好像听得见言休愁心中所想一般:“人世间没有办法将她毁灭。可以说天地间唯有一个人知道毁灭她的办法,那就是她的主人,大地之母。”

……还是等于没有,既然是主人,又如何会将杀死契约兽的事情说出去!

言休愁的心中猛然颤抖。

这就是至尊的力量么……还真是强悍无比。不过,暗光一闪:“煦沧。如果进入丹药协会,是不是到了该提供丹药的时候,就会见到洇流?”

“应该吧。”煦沧有些奇怪地皱起了眉头:“但是也要看她的心情。”这言休愁,是要找洇流么……不过她的事情他应该也不好过问吧,既然提问,回答就是了。

哦?言休愁挑眉。

心情?不知道一瓶神品丹药能不能挑起她的兴趣。她的师尊言子御,可就正是一名神品炼丹师。在离开之前也给了她满满一个十平方空间容器的丹药和药材。

少女清冷的嗓音缓缓传入林轻衣的耳中,和先前林轻衣一般,声音不大不小,恰巧可以听得见,又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听见:“我,要去丹药协会。”

------------------------

炼丹师的级别和等级类似。实力一到三级为初级,四到六级为中级,七到九级为高级。玄者级别对应的是玄级丹药。尊者级别对应的是尊品丹药,圣者级别对应圣品丹药,神级对应神品丹药,接着最后是至尊级别的至尊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