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途同归

第六章 言家?

仙途同归 休er 2656 2017-04-29 17:11:27

  “休愁、轻衣、浮暮公子。”次日清晨,煦沧牵着妹妹煦泺的小手,敲开了三人房间的门。

“怎么了。”林轻衣一袭黑袍缓步而出,看着二人的模样,狭长的凤眸眯起:“你们要走?”

煦沧苦笑一声,向林轻衣拱手作揖:“轻衣公子搭救我二人之恩,已经报完。而与轻衣公子相识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世间有很多我们还未探索的东西,我们努力的空间还很大。所以我与小妹决定离开,历练一番。”说罢,从袖间取出一卷牛皮纸:“这是我绘制的谷瑟大陆地图。虽然不够全面,但是大地方和道路都有标示。”

林轻衣伸手接下,微微点头:“多谢。”

煦沧作揖:“后会有期。”

林轻衣躬身作揖:“后会有期。”

“他们要去哪里?”言休愁自自己的房间探出头,看着煦沧与煦泺渐行渐远的背影,偏过头看向林轻衣。

林轻衣将手中的地图交给言休愁:“走了。这是地图。”

“走了?”言休愁微微皱眉,随即舒缓开来。

也对,是该走了。他们与自己本就不是一路人。接下来要面对的恐怕也不是他们可以应对的。早些走也好,历练一番,他们终究会有一番作为的。

回过神来,言休愁扯住正欲转身离开的林轻衣的袖子:“林轻衣。洇流我们已经找到了。”

好看的凤眸闪烁着璀璨的星光:“把她叫出来,我来问她。”

言休愁明媚一笑:“好。”

至尊问至尊,也是目前最好能够让洇流开口的方法了。

--------------------

“喵!”从林轻衣的房间飞奔而出,洇流化作一道光芒扑入言休愁的怀中,再次现出本体。

言休愁安慰性地揉了揉洇流的猫耳朵,看向林轻衣。

林轻衣倚靠在门扉,正注视着言休愁的一举一动。

“林轻衣。”言休愁轻声唤道。

眸光闪烁:“洇流不知道你的身份。”

言休愁的神色明显透出一抹失望,怀中的洇流却向林轻衣龇牙。

什么不知道……这人就是在……罢了!隐瞒也好,她可没有忘记,魔族那里……

洇流思及此有些担忧地看了眼言休愁,内心竟有些认同了林轻衣的做法。

“那么……接下去……”

“洇流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她知道大地之母水系契约兽现在在浩海。”

“浩海?”

凤浮暮冷笑一声:“浩海这么大,里面居住的魔兽种类繁多,而且不乏实力高强者。我与小休休就算恢复实力马力全开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想在整个浩海找东西……未必有些太艰难了吧。”

林轻衣轻笑:“到了总是会有办法找到的。”

“那么。”言休愁闻言缓缓抬头,一双失望的眸子再次焕发生机:“就再次出发吧。”

洇流扯了扯言休愁的衣襟,开心地蹭了蹭。

这样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守护住自己所爱的超级可爱的言休愁才是她洇流生生世世唯一认定的主人嘛。

-----------------------

谷瑟大陆一路向东,言休愁始终别着丹药协会颁发的四星徽章,到哪里都很方便。凤浮暮总是调笑说早知道炼丹术这么吃香,他也拿他的凤凰火烤药材做丹药了,成效定然不比言休愁差。

“喂!”长桥上,凤浮暮突然从后面探出头来狠狠拍了一下言休愁的肩膀。

“我靠你干嘛啊。”言休愁夸张地揉了揉肩膀,龇牙咧嘴地看着凤浮暮。

凤浮暮撇撇嘴:“别装了,我知道你不疼。”

“噢呦呦……我这叫心疼……哎哟……我们浮暮长大了翅膀硬了居然嫌弃我了……疼死我了居然敢打我了。”

凤浮暮望天:“那要不我请你吃东西……?”

龇牙咧嘴的表情瞬间卸下换成期待的眼神:“好呀好呀请我们吃什么。”

“我们?”

言休愁一本正经点头:“是啊!请我们。”

光芒包裹住小猫,缓缓拉长,片刻后,小萝莉出现。而另一束白色的光芒也从言休愁手上的扳指中射出,待光芒散去,修长俊美的男子看着凤浮暮微微一笑:“浮暮公子,几日不见,你的修为还是没变。”

凤浮暮脸色有些怪异:“你……能不能别张口闭口就是修为,而且谁跟你一样修为是按照天算的啊!!!”

言休愁摇摇头,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凤浮暮的肩膀:“你自己挖的坑,再辛苦也得填了。今天呢,你就请我们四个吃饭吧。”

“四个?”

“是啊!”言休愁面不改色:“我,洇流、阿风还有林轻衣。不是四个么?”

凤浮暮嘴角一抽:“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言休愁抬起脚,踹向凤浮暮。

“我靠!你干嘛!谋杀啊!”

言休愁无辜的笑笑:“三岁那年,你答应了要做我的良心的!”

凤浮暮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三岁那年我懂些什么啊!非要拿黑历史说事嘛!”

嘲风“嘿嘿”一笑:“我还记得五岁那年,你跟主人打赌,你如果不会做饭就做主人的脸。然后你把厨房烧了。”

凤浮暮脸色一变:“你个小老虎是不是皮痒了!我靠!那能怪老子吗?老子是朱雀!是凤凰!五岁的时候还不能控制火焰好不好!”

嘲风有礼地浅笑:“厨房有柴火啊。”

洇流扯了扯嘲风的衣角:“风哥哥,那个……休愁喵和浮暮哥哥小时候真的发生过这么多好玩的事情么。将给我听听吧!”

一路上,洇流一直都是小萝莉的外表,而且内心也是一股清流啊……所以即便凤浮暮、言休愁、林轻衣和嘲风纷纷做了小萝莉的长辈,也渐渐摒弃了对洇流真实年龄的“深刻记忆”。

林轻衣看着四人的有说有笑,眸光微微沉下。修长节骨分明的大手抚上左右的大拇指。

曾经住在这里的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不过嘲风不应该是……那家伙的哥哥么……本体怎么会是老虎?难道是血脉变异的双形态么?

五福镇第一楼天福酒馆。

“林轻衣你居然真的不喝酒!你是女人吧?”凤浮暮已略有醉态,微醺的脸有些不屑地看着林轻衣。

林轻衣摇了摇头,果然和他老爹一个样子,身为上古第二大族,身份上虽然与至尊持平,但终究对于至尊还是有些轻蔑啊。

谁让上古的时候,第一大族、第二大族、第三大族分别是龙族、凤族和妖族呢,现今风光无限的“三族鼎立”人、兽、魔,在上古根本都排不上号。

不过,凤浮暮这个样子对待他,还能说明一点,也就是……他的确把自己的身份隐藏得很好。

唇角勾起一抹笑,抬手给自己到了一杯酒。

“并非是我酒量不好也不是不喝酒,既然你如此说,便喝一杯吧。”

言休愁微微撇眉。

林轻衣自从那天回来之后性格似乎更加古怪了些……更让人琢磨不透,飘忽不定了。

撑起因为有些喝醉而沉重的脑袋,言休愁放任自己和世界融为一体,而周围人的谈话也渐渐传入耳朵。

“来喝酒!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不过话说回来啊,我觉得吧,我们啊,还真该庆幸我们还好好活着呢!”

“诶?王兄何出此言?”

“你们没有听说么?三鼎镇的言家的店铺,又被人砸了!”

“哪个言家啊?”

“就是那个言家!那个在言城被灭门的言家!说话的那个言。”

“哦,那个啊,也不知道他们家是招惹谁了,这么倒霉。”

言?

会不会和师尊有什么关系,小时候问过师尊为什么没有家人,他似乎……

“我么?很多很多年以前,当我还在做我那个倜傥逍遥大少爷的时候,我们家,就悄无声息地被灭门了,上上下下三万多口无一存活,除了在谷瑟大陆游山玩水的我……”

难道说……

言休愁蓦然抬起头,好看的杏眼中布满激动。

言。

还真是个久违了的姓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