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途同归

第七章 二重人格

仙途同归 休er 3219 2017-04-30 17:53:50

  三个中年男人有说有笑地喝着酒,上一秒还爽快高兴,下一秒其中一人就已经被一个突然出现的蓝衣少女掐住脖子拎了起来。

“你、你是谁、”被言休愁单手提起的中年男人一张老脸已经被憋出了红色。身边的另外两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兄弟竟然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给欺负,也没想那么多,挥起拳头就冲向了言休愁。

“你这小丫头片子竟然敢这样欺辱我们!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其中一个魁梧大汉大声囊囊道。

可惜那大汉话还没落地,一双苍白的手自他颈后伸出,狠狠勒住!

另一个人见状刚想要逃开,却在下一秒,也被勒住了命门!

一袭白衣落地,男子儒雅俊美,然而手上却狠狠勒着两个中年男人!

言休愁转过头,向着嘲讽微微点头道谢,随即看向另外两个男人:“抱歉,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本来是不想对你们怎么样的,就是想打听个人罢了。但是我这人呢,一向比较粗暴,问人的方法独特了点,刚才听你们辱骂我在意的东西,不禁又急了一点。可是呢,我又禁不起威胁,所以嘛……现在我突然就不想简简单单地问个人了。”

“你!我们什么时候辱骂过你在意的东西了!”

言休愁的脸上划过一抹古怪:“阿风,再勒紧点。”

嘲风点点头,手上加大力气,两人的脸憋出紫红色。

“怎么了小休休。”凤浮暮见状感到有些不对劲,刚才还有些熏红的脸,此时也已经恢复平时的颜色。

小休休这是……难道说又有谁说了言子御什么坏话,还是说了嘲风或者他什么坏话?

洇流伸出小手拽住凤浮暮:“浮暮哥哥,别去,这是休愁喵自己的事情。”

言休愁邪魅一笑:“我这人吧,其实最温和了,但是呢,我就是听不惯你那句‘惹了不该惹的人,正直公正有个屁用还不是死翘翘了,活该‘。就是这句,真是让我很生气啊。”

那人瞬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言、言家……你是言家的人!”

言休愁笑着点了点头,放开手中的束缚,道:“说吧,为什么这么说言家!”

失去了压力的那人畅快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将事情缓缓道来:“十三年以前,言家是着朗月帝国直辖洲允洲的第一家族,作风正直公平公正,在当时很受百姓爱戴,但是却挡了帝都雷家的路,没过多久就被灭门了。不过或许天不该绝言家,言家那时候的二少爷因为在外修习躲过了一劫,之后就去了西洲的三鼎镇重建了言家。”

啊……这样么……

“阿风、浮暮。”言休愁的一双眸子透露着些许疲惫。

“嗯。”嘲风、凤浮暮应道。

“去言家。”

言休愁话音落地,杏眼一合,身子向后倒去,一双节骨分明的大手自腰间探出,将少女单薄的身躯拦腰抱起。

林轻衣冰封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宛若春回大地。

“我带她回房间,你们善后。”

“诶!林轻衣!为什么是你啊!喂!”

洇流看似纤细的小手此时重如千金,狠狠拽住了少年的衣角。

“小洇流!你拉我干嘛,我要去救小休休!”

嘲讽儒雅一笑:“浮暮,主人在林轻衣身边应该没有事,当务之急,还是解决了三个人为上。”

凤浮暮瞥了洇流一眼,冷哼一声,转过身,随手提起方才言休愁问话的那个男子,大步往酒楼外走去。嘲讽挂起浅笑,两只手就好像拎小鸡一般,提着另外两个男人走出大门。洇流小手一挥,一块中级矿石落在掌柜的手里,小萝莉的声音冷淡疏离:“掌柜的。不用找了,多的就当作是我们给的赔偿吧。”

-------------------------

约莫一盏茶后,白色的男子牵着米黄色的小萝莉与红衣的少年自客栈背面,跃入房间。

黑袍的林轻衣摩挲着手中的墨玉扳指,三人无声的落地,在他耳中却依然清晰可闻。

一双深蓝色的凤眸中满是少女微动的容颜。眸光闪烁之中,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自眼底泛滥。

刚才那性格……还真是像极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

少年低沉好听富有磁性的声音自口中蔓延。

凤浮暮正欲走过去挡住林轻衣看着言休愁的那种让他浑身难受地起鸡皮疙瘩的眼神,却被嘲风一把拉住。

微微朝黑袍少年颔首,嘲风那一口宛若清风的声音悦耳而出:“主人的性格一向温和,就如同你平时看到的那样。但是一旦有人说了她所认定的人或东西什么不好,她就会变成这样。不仅是性格变了,就连实力……都会变的莫测。在仓岁城的时候有过几次,城主以神尊之力都未曾挡下,而且……主人下手还算收敛,城主却还是重伤休息了八个月。”

看来……

林轻衣微微挑眉。

言子御那家伙可是神尊,把他打成重伤?看来用的是那家伙的力量吧……难怪难怪,刚才会觉得这么熟悉,这种感觉也只有在他身上才感觉得到。

闷笑一声,林轻衣勾唇一笑:“凤浮暮你们照看好她,我出去一趟。”说罢,人影一闪,眨眼间消失无踪。

嘲风笑着摇了摇头:“九级的实力就能把暗元素用成这样,不愧是幻神。”

凤浮暮冷哼:“那又怎么样。人家精神力可还是在至尊阶段呢!”

一边的洇流却面露疑惑之色,小手指情不自禁地塞入口中:“可是为什么休愁喵的实力被轻衣哥封印了,刚才的时候我却还是感觉到了那么强的威压……?风哥哥,浮暮哥哥,你们刚才,没有感觉到么?”

凤浮暮面上划过凝重:“没错。魔兽对于人类身上的威压感觉一向很强烈。可是刚才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是属于……神尊以上的!我感觉到过言子御的威压。小休休身上的比他还要强烈!”

嘲风的脸色早已阴沉一片:“身为主人的契约兽,我能感受到的远比你们更多。主人身上的,何止是威压的等级不对劲,她的威压中包含的气息根本就不属于人类!”

“什么?!”凤浮暮桃花眼狠狠一跳:“这么说……难道是?”

嘲风凝重地点头:“魔族。”

-----------------------

五福镇郊外竹林。

少年黑色的身影缓缓显出原身,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有些惊讶,旋即,很快的勾唇,冷声开口:“真是想不到,你竟然这样心急,这么快就追到这里了么。”

“哼。”蓝衣男子捂着胸口,身影自竹林中迈出,妖孽不似人类的脸色苍白得没有血色。

林轻衣微微眯起眸子:“果然不出我所料啊。为了保护她,你还真是不顾一切。”

蓝衣男子皱眉:“当真是她出了事?”

林轻衣微微一笑:“没有。只是有人说了言子御不是罢了。”

“言子御?”男子冷笑,“从本尊得眼皮子底下溜走还趁本尊不注意带走她的灵魂,这么多年没有找到他,现在找到了,这么多帐,也是该好好算一算了。”

“嘁。”林轻衣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言子御?他现在可是你最最亲爱的小愁儿的师尊。到时候只怕她一伤心,你心软的什么都不敢干了吧。”

男子身子一僵,没再说话。

“还有啊,你就想这个样子出现在你家小愁儿眼前?”林轻衣脸上浮现一抹怪异,“你是不是在黑暗中呆久了,脑子出问题了。”

“喂!林轻衣!你跟本尊的兄弟情谊早已恩断义绝,你今天跟本尊说这些干什么!”

林轻衣似乎毫不生气,只是浅笑:“她失忆了。而且,她现在是人类。”

男子的身子彻底僵硬:“罢了罢了,本尊就委屈一下,同你一般隐藏一下吧。”

翻了个白眼,男子的身影再一次消失。

“噗。”林轻衣差点笑出声来。

就算成了魔族尊主,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逗啊。明明早就破功了还要死撑……也不知道这样的性子,是怎么让临凩宫的那帮魔族对他这么畏惧的。

不过话说回来。

谷瑟大陆上还有言家也真是让人意想不到。言家虽然本身列为上古四大至尊家族,又是其中最后一个被灭门的家族,他早就料到言家肯定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这么简单。但是现在看来,这水,恐怕还是比外人所知的要深得多,言家势力的延展度,恐怕也比他预料的要大得多。谷瑟大陆,可是这片世界尽头的位面,在这里竟然都有言家的存在……不过言子御看来是并不知道谷瑟大陆上有言家的存在,不然当年一定会逃到言家。就算是为了仓岁山脉的那些老家伙,看着自己的家族分支被屠杀,也不会不出手相救。

看来,言家留的后手还真多,防备心也重得很。那帮长老们部署这一切竟然连自己家的少爷都不说么。还是因为言子御当年实在是太混蛋了?

不过若真的如他所想的这样,言家的后路早就铺好,而且势力蔓延地这么大。那么这么说来,除了言子御以外,言家总部死无全尸的那批人或许都还活着……甚至那些死了的老家伙其实也还活着,那场屠杀,不过只是一招出神入化的金蝉脱壳!

怪不得他总是觉得那帮家伙的尸首有种说不上来的奇怪。

言家的那帮老头,还真是,好算计。

摇了摇头,俊美宛若天神的脸上再次被冰霜覆盖。

不管怎么样,先去言家旧宅看一看,应该总会发现些什么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