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途同归

第九章 言家祠堂

仙途同归 休er 3559 2017-05-09 21:03:22

  夜半,言休愁一行人到达五福镇内的言家旧址。

凤浮暮看着贴着封条的石门,眸光一沉。

伸手一挥,原本牢固,经过十数年时光洗礼之后仅仅是沉落了些许灰尘的封条凭空消失。

凤浮暮冷哼一声。

区区圣者级别的封条罢了。就算等级水平是在九级,他的精神力可还是在尊王级别!

言休愁却还是在凤浮暮将封条销毁之前,看到了上面写的字,美目和凤浮暮一般,微微一沉。

“天成11年10月27日,言家上下三百五十六口全灭。”

恍惚之间,言休愁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一张樱桃小嘴就好像被另一个人控制一般,声线冷漠而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啧,真是好狠的心。”

另外四个人之中,本来只有本来只有洇流察觉到不对劲,而这一开口,所有人都像是看怪物一般地看向言休愁。

“小休休?”

凤浮暮有些迟疑,试探地开口。

“嗯。”已经恢复正常的言休愁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对于四人诡异的表情,只是向着凤浮暮露出一抹无害的笑容。

嘲风眉头皱起。

难道说,主人还处在失控状态嘛。但是,明明已经恢复正常了啊。可刚才的那句话,却根本不像是出自言休愁之口。

晚风吹拂,树叶之间摩擦发出“莎莎”声。

耳目一动,林轻衣挑起细长的眉毛,看向左侧的一颗梧桐。

原来如此嘛。

果不其然,那熟悉的声音带着陌生语调的话语再次从身后飘来。

“杀了人还很光荣?啧啧啧,邀功的嘛。”

林轻衣情不自禁地扶额。

就在头疼之时,脑海之中缓缓响起一道熟悉而又万分欠扁的声音。

“喂!林轻衣,为什么我脑子里想什么,小愁儿就会说什么啊。”

眼角狠狠一抽,林轻衣揉了揉太阳穴。

他……果然当真在意料之内的来了!

出门没看黄历,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真是添麻烦!

完蛋!

不过挺意外的是,往常自己说什么,他可是都不会在意的。可是今天却是预料之中,意料之外,真的采纳了自己的意见,将自己隐藏在了树木之间,没有一时冲动,咋咋唬唬地就跑上来跟他的小愁儿相认。

果然果然,他家小愁儿,在他心里的份量就是不一样啊不一样。

传音入密,林轻衣无奈的声音在少年的脑海之中爆开:“你给我待在这里!如果不想你家小愁儿发生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不要再瞎想了!退开!离言休愁三丈远!”

少年的身形猛地一怔,随即很快融入黑暗,退离。

林轻衣嘴角又是一抽。

他就知道!让他离心爱的小愁儿远一点?说什么他都不会答应的,那么就只好拿言休愁的安危来……

魔族那个冷酷嗜血,铁腕无情,阴晴不定,从来不让人近身三尺的尊主,居然为了一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违背自己的心意,被魔族的那帮家伙知道了,不得一个一个全部含恨而亡。

“我……”再说另一边,言休愁在洇流、嘲风、凤浮暮三人古怪的眼神之下,一双美目再次流露出水雾。

茫然不知所措地跺脚:“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反正我……我就是突然间脑海一片空白,然后就……”

林轻衣回过神来,看见被那臭小子一不小心影响到言行的言休愁,有些无奈。

送走了一个大魔头,忘记了这里还有四个小魔头。

当初真是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居然摊上这个烂摊子!而且居然还是自己主动摊上的……真是造孽?

“行了。”少年不悦的声音带着一丝威压扑面而来。

四人顿时下意识停止了动作,一齐看向黑衣少年。

林轻衣俊美得人神共愤的脸庞再一次布满寒霜,举手投足间,天生的王者气概,悄然流淌。

“你们不是要来看言家么。到了怎么不进去?难道就把在这里的封条拆了,然后参观一下?”

四人回过神来,连忙点点头。

凤浮暮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懊恼。

他可是朱雀的继承人!怎么会被这么一个人类给震慑到!哼,一定是因为刚才和小休休讲话太专心了!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没有说话,凤浮暮转过身,率先推开了言家尘封十数年的石门。

-----------------

言家主堂。

言休愁将木椅上厚厚的灰尘和蜘蛛网抹去,小心翼翼地坐上去,却还是发出了一声“吱呀”声。

凤浮暮一袭本来一尘不染的妖艳红衣,在走过言家多个院子之后,已经被无数蜘蛛网和灰尘落得被淡淡的灰色覆盖。

看着坐在椅子上沉思的言休愁,凤浮暮有些嫌弃地开口:“小休休。这里真的跟言子御有关系嘛?怎么会这么破破烂烂的……我衣服都脏了。”

言休愁白了凤浮暮一眼:“你家被封个十几年试试,我估计还比这里更脏呢!将就将就吧。”

凤浮暮一愣,随即憋屈地一撇嘴:“小休休,你变了!以前还会安慰安慰我的,现在反倒奚落我了!”

言休愁无奈地摇头:“人嘛,总是会长大的。”

“主人。”原本干干净净的出尘白衣也已经有些灰扑扑。

更显眼的是他手中抱着的一捆书卷。

嘲风看着言休愁有些莫名的眼神,开口解释:“刚才洇流在偏房发现了一个密室,那间密室里面,就摆着这些书籍。”

“那洇流呢?”凤浮暮撇眉。

“啊!我来啦!”小姑娘额头上的刘海已经被汗水浸染,为一张本就萌得出奇的小脸更添一丝可爱与干劲。

言休愁撑起脸,看向洇流:“洇流,这些书是干什么用的?”

嘲风却是微微一笑:“洇流发现了之后,就引我去了那密室。主人,你看看,这些书卷上所画的。”

言休愁闻言不禁有些好奇,凑上前去,拿起嘲风手中的一卷竹卷,摊开。

待看清上面的图案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凤浮暮听见,连忙将脑袋也凑了过来。在看清楚那清清楚楚的图案之后,与言休愁一样,直抽冷气。

两人对视一眼,一个答案脱口而出。

“三十六天罡阵!”

三十六天罡阵,乃易学阵法之王,可以驱邪避凶、招吉纳祥、催贵催官、消灾解难、化煞镇宅、肋旺催财、增功激能、修真得道无所不能,可谓是天下第一大阵。此阵妙用无穷,属万阵之尊,仅此一阵就可代替百千万阵,一阵通则百阵皆通。

嘲风一向冷淡的脸庞却勾起了一抹温和的笑容,将洇流怀中抱着的其中一卷递给了两人:“主人,你再看看这个,就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把它们带过来了。”

言休愁瞥了一眼嘲风,小心翼翼地打开竹卷。

即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忍不住倒吸冷气。

偌大的主堂寂静无比,好半晌,凤浮暮有些飘忽的声线才再次传来:“《易经》。”

随着名字的道出,言休愁、凤浮暮、嘲风三人的思绪缓缓飘向久远的年代。

七年前,他们三个人坐在仓岁城满园桃花树下,所学习的第一本易学著作,就是手中的这本,一模一样毫无差距的《易经》。

轻如鸿毛的脚步声被主人压抑的正正好,恰巧能够提醒到每个人,有人来了。

三人回过神来,就听见少年熟悉的声音。

“嘁。”少年磁性的声音之中带着惯有的冷漠暗讽,“这还只是凤毛麟角。言家,果然不如我们所想的这样简单。”

洇流微微一笑:“你们没有在这片大陆上待过。至于我,即便再两耳不闻窗外事,也多多少少听到过关于言家的传闻。相传一百七十年前,言家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不传的小家族,但就是在那一年,言家却迎来了一个外来的言家人。那个时候,所有人才知道,言家并不是只有这片大陆上有。那个时候我就联想到了会是他们……但是碍于我的伤,我还是暂且只能闭关修炼。等到我出来。也就是十年之前,却得到消息,说那个神秘的人已经离开了六年。而言家在步入苍盛之后,也开始逐渐没落。”

言休愁却是柳眉一皱:“洇流,你想到了哪个他们?”

洇流的身形一滞,旋即勉强挂起一抹笑容来:“言子御。”

三人脸色大变,只有林轻衣略有兴致地挑眉。

“怎么你们,认识?”

凤浮暮已经在心里狠狠诽谤。

何止是认识?!那可是他们几个学问知识武功修炼所有所有的一切的传授者!即便他只是收了言休愁一个人为徒,但是他和嘲风的所有东西可也都是师承他的。

嘲风眼角一顿,憋了半晌,声音都有些古怪:“没什么。那个林轻衣,你发现了什么?”

林轻衣闻言一挑眉,没有回嘲风的问题,而是反问:“你们呢?都发现了些什么?”

凤浮暮哼道:“还能有什么?这里的灰尘还有蜘蛛网都可以当棉被盖了。寒冬绝对冷不到你。”

言休愁伸手敲了敲桌子,制止了凤浮暮的吐槽:“主堂,右侧的宅院,一切正常,只不过风水很奇怪。”

林轻衣赞赏地点头:“没错。风水和布局都很奇怪,压根不像是正常人家的宅院。”

言休愁灿若星辰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沉思。

说得对,这里的风水和布局,都……

“按照风水来说,此地为凶地。而且布局更是大凶。”言休愁有些茫然。

在言家发现了《易经》,但是这里的风水却这么奇怪,绝对不会是这里的主人不知道这是大凶,应该是……故意的。

林轻衣勾唇:“不错,你们随我来。”

-------------------------

言家后院,青砖白瓦,换作之前,应当还是有一番风景。

地面之上,杂草丛生,显露出一幅十分奇怪的图案。

林轻衣的目光看向言休愁:“言子御昔年可是精通所有阵法,作为他的亲传弟子,本尊相信你还是能够看出些什么的。”

言休愁看着满地杂草,面色凝重:“你是说,这里这些杂草的布局,是阵法?”

凤浮暮的身子一软,向言休愁身上靠去,一根修长的手指,指向杂草的地端:“小休休。你看,地上的这些石板可是排列得非常紧凑,而这里却有杂草生长,所以说。杂草生长的这里应该是空着的。”

言休愁点头:“阵法下面,有东西。”

仔细端详阵法片刻,言休愁和凤浮暮对视一眼,彼此眼中,满是了然。

两人齐齐出手,精神力自掌中流淌而出,触碰到阵法之上。

喝声响彻言家宅院:“扭转乾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