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05上架
  • 8110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劫亲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3744 2017-04-05 17:28:06

  驼铃声声,从望不到尽头的大漠中传来,隐隐约约的,覆裹在沙流与风啸中听不真切。在遍地金沙的丘岭之上,行来一队人马。那队伍中只有一架车辇,由两匹红棕宛驹牵引着前行,在马车前后,皆有随行侍卫相护,而在车队最前方,便有两只骆驼领路。那似真似幻的驼铃声响,便是系在骆驼脖子上的大铃铛中传出的。

这大漠之中,风沙尤劲,燥热的风夹带着无数沙粒,再加头顶让人晕眩的炽热日光,晒得人睁不开眼,更别说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准确地辨别出方向。若不是那两只引路的骆驼,这一行人恐怕早已迷失在荒漠中。

拒霜端坐于马车内,她掀起窗轩上的帷裳往车驾外望了一眼,那外边除了漫过天地的茫茫黄沙与几块几乎同沙色融为一体的怪石,便再看不到其它多余的东西了。

车队从清早进入大漠的边境,到现在已近戍时,但头顶上的日头比起正午来,似乎一点都没有减弱。拒霜在车辇内坐了快一整个白日,臀股早已经被压得僵痛不已,只想站起身舒活一下四肢,只要不让她继续待在这狭小的马车内便好。

只不过在队伍最前的领路人没有一点要停下休息的意思,拒霜又在车内坐了一阵,实在挨不住股间的酸痛,便对着帷裳外轻声唤道:“景儿,景儿……”

坐在车驾外的一名蓝衣婢女转过头,隔着一张帷幕朝内问道:“郡主,景儿在。”

拒霜将车帘揭开几许,便瞧见景儿已是满脸细汗,又看她唇色惨白,因久未进水而干裂起皮,有些不忍。“怎么晒成这幅样子?你去同闵副将说一声,让大家休息一阵,看你都热成什么样了。”

景儿忙摇头,低垂下头惶然道:“这怎么可以,景儿不过是个丫鬟,怎么能和郡主同乘在一驾马车内。”

这景儿是拒霜的随行丫头,两人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除了拒霜的娘亲,她便与这丫头感情最为深厚。这次拒霜是奉旨来单国这样的蛮夷之地和亲的,原本她是想将景儿留在大周,可是这丫头怎么说都要跟着拒霜一起,拒霜便只能带上她,遥遥路途中,也多少可以互相照应。

在相府时,景儿对拒霜还没有今日这般惧怕,她是藏不住话的性子,都是有什么便说什么。自从拒霜被泓帝册封为和亲郡主,似乎是因身份的隔阂,景儿突然便转了态度。

拒霜张了张口还欲说什么,景儿忙接着道:“奴婢去跟闵将军说一声。”

大概是不想让拒霜说错什么话,景儿才匆匆忙忙地跑去队伍前头。不一会儿,马车便停了下来。

总算可以出去喘口气,再不出去,拒霜都觉得自己的骨头快被颠散了。从车辇上下来后,拒霜两脚才触到地面,闵戎便从队伍最前奔来。

这个闵戎便是泓帝派来护送和亲队伍的,在这之前,拒霜从未见过他。不过倒是听父亲说起过,闵戎便是近年才被提拔上来的年轻将领,除此之外,拒霜便不太了解了。

“闵将军。”看闵戎的神色,似乎是有话要说,拒霜便先行开口。

闵戎从马上下来,朝拒霜行了一礼,道:“郡主,队伍只行了一天,怎么又要停下来休息?这般磨磨蹭蹭,几时才能走到牧城?”

“但是大家都十分疲累了,昨日也只休息了半夜,一早便起来赶路,迟到一些,我想戍王会理解的。”

拒霜这话看起来是为那些随行侍从着想,其实一部分也是因为她的身体状况吃不消。

“罢了罢了,那便再停下来休息一个时辰再走。”这闵戎也是个挺好说话的,他摆摆手,便牵着自己的马到一边喂水去了。

闵戎一走,景儿便递了水壶到拒霜跟前,低低道:“郡主喝点水吧。”

拒霜饮了两口清水,干灼的喉道才舒服了些。

马车内闷热,到了车外暴露在太阳的曝晒下,拒霜才觉得,待在车内还比较好,至少可以不用没一会便被晒出一身的汗来。这四周空旷,也没有可以躲凉的地方。

还没过多久,闵戎便又走了过来:“郡主,休息够了,也差不多可以继续赶路了吧?”

拒霜捶着还酸痛着的肩背,望了望头顶渐渐沉下的太阳。这休息的时间也过得太快了些,不过那日光也不像刚才那么炎热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拒霜问了一句。

“已过了半个多时辰。”闵戎答道。

才半个时辰,说好的一个时辰,怎么就不多休息会儿。拒霜不满。天气燥热,她的情绪也像是控制不住,对不顺意的人更是看不顺眼。

拒霜实是烦郁,便也不再去看闵戎,自顾自地上了马车,似是赌气一般,不发一语。

闵戎一直看着拒霜进了车内,才轻夹马腹,往队伍的最前方去了。还未等他跑了几步,便举手示意队伍停了下来。

车辇才刚起步,便又生生停下,连带着拒霜都被惯性推得晃了一晃。她扶住车壁,不耐烦地问道:“怎么回事?”

闵戎侧着耳细细听着,拂过耳廓的风声很是微弱,从风的那一头夹带着其它的声音,从远及近,向着他们而来。

那是马蹄声,而且来的人还不在少数。

“保护好郡主!”

闵戎当即便让所有人戒备,他不知道来的那些人是敌是友,最坏的情况,便是他们遇上了马贼。

闵戎的坐骑开始在沙地上来回踱步,向着那些蹄声来的方向嘶鸣,连它都感知到了危险,看来来者确实不善。

从沙丘的那头渐渐出现几个黑点,一直到黑点越来越近,慢慢化成人影,直到可以看清那些人的装束。

闵戎拔出了重剑,做出一副备战的姿态。

来人皆是粗裘装扮,蓬发披散,个个带着野蛮之气。他们在车队的不远处停了下来,似乎在观察着情况。

坐在马车内的拒霜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她按捺不住好奇心,将马车的帷裳掀开一道细缝,偷偷地朝外面看。

那些马贼人数众多,粗略看去,应有三十余个。为首的那人比起其余人显得更为高大健硕,而他的脸上正覆着一张面具,无人可看到他的样貌。

“来者是何人?”在不清楚对方意图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贸然出手的好,能避免交手是再好不过的,闵戎便试探地向对方大声问道。

哪知对方开口,却让闵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些马贼说的是蛮夷语,闵戎一个字都听不懂,对面大概也是完全不理解闵戎的意思,在说了两句之后,马贼那边领头的人干脆骑马往队伍冲了过来。

这一战是在所难免了,闵戎夹紧马腹,也往前跑了过去。为了避免交战时伤到拒霜所在的那架车辇,闵戎尽量离得远了些。

车外兵戎碰撞声骤起,拒霜躲在车内,脑中一片空白。她从来没有面对过今日这般状况,一时间想不出到底该如何了。

“小……郡主,你先在车内不要出来……”

帷裳外传来景儿的声音,拒霜往前靠了些许,最后干脆跪坐了下来,她将帷裳拉开,从车内探出头。在确认了景儿无事之后,便稍微安心了些。

“景儿……是马贼吗?”拒霜看了那些人的装束,且面色不善,但她还是不确定,语调颤抖地问道。

景儿知道拒霜是在害怕,便安慰似得笑了笑:“郡主,有闵将军在,不会有事的。”

希望如此罢。拒霜颇为担忧地朝闵戎那边看了一眼,他正与那名戴着面具的男子缠斗。

“郡主,快藏到马车里去,可别让那些马贼发现了你。”景儿将拒霜推回了车内,她放下帷裳,依旧守在车辇之前。

按时间长短来说,闵戎任副将之职的时间也不算短,他率兵也有两年之久,也积累了一些战场上的经验,且对于自己的身手,闵戎也是颇为自信的。但是这个面具男却将他压制住无法反击,闵戎咬着牙又生生接下那男子的一击重砍。他两手的虎口早被震得麻痛不已,却仍死死握着刀柄不放。

这个面具男每一招都像是巨石砸落一般,生地一身怪力。闵戎每接下一次那男子挥砍下的刀,便要退后几寸,光是要吃下这些重击都已是十分费力,更别说闵戎还有余力还手。

再看那名面具男,像是在与闵戎逗玩一般,只对着他的脸下刀。闵戎吃力招架,早已浑身破绽,但那男子却没有想要攻其破绽之处的意思。

闵戎每退后一点,便离拒霜的车辇更近一些。他分神往身后瞥了一眼,卯足力便朝面具男猛攻过去。若是普通马贼,根本不会有这般怪力,还有应对闵戎时从容藐视的态度,除非他不是马贼。

缠斗还在继续,渐渐地两方之间愈打愈凶,变为了厮杀。

闵戎这边的人早已所剩无几,外头兵刃交接之声也渐渐小了下去。拒霜躲在车内,也不敢再往外多看一眼,她不想看到那些血肉横飞的情景。耳中不断涌入外面嘈乱的声音,拒霜光是闭上眼,似乎就能看到那些让人作呕的场景。

“小姐快跑!”景儿在车外喊了一声。

隔着车壁,那声音混在厮杀声中,拒霜晚了半刻才反应过来,她抬起头还未来得及起身,所处的这架马车便被横劈开来。刀锋擦着拒霜的发髻,沿着直线将车驾砍成了两半。

乌发顿时如瀑般散落下来,几缕断发也随之飘落在拒霜的裙边。

拒霜神情呆滞地转过头,身后高大的男子举着长刀,同样也发现了躲在马车内的拒霜。

宛若天人。那面具男劈下的长刀生生顿在了半空。

那身大红喜服将拒霜白暂的肤色衬地更为惨白,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失了血色,垂散的墨发遮挡住了拒霜两边脸颊,漆黑的眼瞳中没有半点神采,尤如人偶,诡异却美丽到了极致。

在看到那男子手中闪着寒光的刀刃后,拒霜才像活过来了一般,几乎手脚并用地跳下车辇,不管不顾地往前跑去。

见那名面具男要追着拒霜过去,景儿一把便抱住了他提着刀的那只手:“你要对我家小姐做什么?!”

面具男子手一挥,便将景儿狠狠甩到了地上,后方的马贼很快便往她的腹上补了一刀。

景儿“噗”地吐出一口浓血,口中吐出微不可闻的两个字:“小……姐……”

面具男子注视着拒霜跌跌撞撞逃跑的背影,对身后的马贼道:“把那个女人抓回来,不要伤到她。”他的声音极为沙哑,像是堵在嗓内,低沉地让人极难辨别他所说的内容。

拒霜很快便被扛了回来,又被粗暴地丢到了沙地上。

“首领,这女人长得不错,这么久也该开个荤了……”把拒霜丢到地上的那个马贼一脸贪婪地将拒霜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眼神中赤裸裸地盛满了欲望。不过在他话还未说完时,便被面具男子一个冰冷的眼神吓得不敢再乱说话。

拒霜本就被吓得不轻,再看到不远处景儿凄惨的死状,更是哆嗦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干脆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