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第四章 夜袭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3372 2017-04-07 09:40:52

  阿茹娜仿佛成为最后一根稻草,拒霜浑身脱力地倚靠在阿茹娜身上,任由她搀扶着离开。

在古纳村的这段时间太过平静安逸,让那场灾厄从拒霜的记忆中渐渐淡去。在她最松懈的时候,那恐惧却毫无防备地撞了上来。

拒霜仍然抓着阿茹娜的手腕不敢松开,葱白的玉指掐地太过用力,连指尖都被压得褪去了血色。她的手指无法控制地颤抖着,透白的细指下几乎可以看到细如蚕丝的暗红血管。

阿茹娜对拒霜的反应不知就里,但拒霜掐着她腕间的力道却有些近乎蛮横。拒霜的力气不大,那只手却是在一个地方圈箍着阿茹娜的手腕,箍地久了,手腕上自然被掐出一圈淤青。

“拒霜……拒霜!”阿茹娜只觉得腕上一阵痛麻,便张口想提醒拒霜松手,她喊了两遍,拒霜才如梦初醒般甩开了阿茹娜的手。

阿茹娜揉了揉酸胀的臂腕,伸手便覆上拒霜的额头,又探了探自己额上的温度,并未觉得有何异常。

“阿茹娜,若一个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恶人,却无人知道真相,人人都以为他是个英雄。换做是只有你知道他可怖的面目,你会如何?”拒霜唇色惨白,问道。

阿茹娜显然不明白拒霜的意思,歪头道:“拒霜为什么会这么说?”

在看到阿茹娜不解的神情时,拒霜摇头道:“……没什么,许是刚才跑得太急,有点不舒服,吓到你了吧?”拒霜牵强地扯出一丝笑,她的遭遇还是不要告诉阿茹娜的好,毕竟只有她一人,古纳村的人不会信她毫无根据的话。

在古纳村口站定的单苍将视线落在拒霜的身上时,便再没有移开。拒霜在看到他时,受惊的样子就像一只惧怕虎狼的野鹿,而单苍就是那只“虎狼”。

直到阿茹娜搀着拒霜消失在单苍的视线中,在他身后的特木尔才忍不住开口问道:“头儿,那个女人一看到我们就怕得要死,你还特地把她掳到这个村子来养着?这女人有什么能耐,值得你这么大费周章?”

特木尔是单苍的副手,跟在他身边已经十多年了。在一众珞巴族人中,也就只有特木尔敢这么直白地和单苍说话。

不过就算是单苍最为信赖的特木尔,被前者用无声地眼刀威慑后,也只能乖乖闭嘴,不敢再多说一字。

“她是大泓国送来的筹码,对斯兰来说,这个女人的价值,远远大于珞巴族的臣服。”单苍嘶哑的嗓音从面具下传出,让人听不清晰,“只要有这个女人,珞巴族的复兴会更快实现。”

一听说单苍是为了将珞巴族复兴,特木尔就一改之前的态度。他对拒霜还是抱着不屑一顾的看法,眼眶内似是被点起了一把火。“那个女人真的这么重要?!那还不把她给掳回来?万一给她跑了我们上哪找去?”

单苍见多了特木尔这幅狂躁的样子,他一向都是嗓门大如雷。单苍只抛下一句“她跑不了”,迈出的步子往反方向一转,对特木尔道:“那些野禽就由你负责分给村民。”

特木尔一手各提着两只飞禽,他没想到单苍在村口就突然改了主意。将猎来的禽肉送给村民还是单苍提出来的,在这之前,也就是单苍带领族人留在古纳附近的这数年,单苍从未做过相似的善举。特木尔实在猜不透单苍的想法,也不知自己的头儿究竟是哪根筋搭错要来古纳村“视察”。

“头儿,你看到那个女人以后就不对劲了!哎!头儿!”特木尔作死喊道。

可惜单苍头也不回,只当那特木尔是空气。

特木尔这话也只是玩笑,他不觉得单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影响自己的情绪,便也只是喊了两嗓子,与其他几人哄笑几声,便也将这事带过。

入了夜,村中的牧户才开始生起火做饭。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空中缀了些莹莹星火,忽明忽暗地,点不亮这偌广的天幕。

阿茹娜也从特木尔处领到两只野禽,那两只沙松鸡又肥又大,被阿茹娜炖了汤。

贴了几日的药膏,塔拉婶子的腰疾有转好的迹象。

晚饭期间,塔拉将炖好的禽肉一个劲儿地往拒霜的碗里夹,挨不住她的热情,拒霜推拒着用罢晚饭,才捧着撑地十足的肚子离席。

“呼……”拒霜倚在窗边,从外涌进来的凉风拂在脸上,带着浓郁的草香。她单手撑着下颚,无意识地扫过晦暗的天幕。

一道暗影在拒霜眼前一晃而过,快无声息。只是一瞬之间,便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拒霜“咦”了一声,睁大了眼在刚才黑影掠过的地方看了一遍,却是什么都没发现。大抵是自己眼花了罢。拒霜这么安慰着自己,却无法消除心中不安的感觉。

“咦?阿茹娜还以为拒霜已经睡了。”阿茹娜开门走了进来,见拒霜还倚着窗出神,随口道。

“晚饭吃得太多,有些撑着了。”拒霜摸摸肚子,答。

现在已是亥时,两人草草洗漱便相继睡下。

四更时分,拒霜从睡梦中辗转而醒,尚在梦中时,她便觉得浑身凉飕飕的。睡眼迷蒙间,拒霜伸手往旁侧一抓,将裹在阿茹娜身上几乎卷成春卷的薄被给拉了过来。她翻身转为侧卧,半阖的眼中蓦地撞进一道漆黑人影,顿时将她的睡意一扫皆空。

拒霜倒吸一口凉气,咽下差点便冲出口的尖叫,她想借着夜色将阿茹娜摇醒,然而那人影只一眼便发现她已醒来,两大步便到了床前。

“阿茹……”拒霜才反应过来欲喊,被那黑影一掌给堵了口,余下的细微呜咽便怎么也冲不出口来了。

那人影捂着拒霜的口鼻,视线在她与阿茹娜之间游移,大约是在确认什么。拒霜才有机会看清那人影的样子。

面前之人身着黑衣,但凡是暴露在外之处,都以黑布所覆。那人掩藏在夜色中,拒霜如何都看不到他的面容,只注意到他别在腰后的一对弯刀,在暗夜中透着让人惧怕的赤光。

拒霜摸不准他的身份,她被那黑影以一手便压制住动惮不得。两人力气太过悬殊,拒霜亦不知那人来意,她不敢胡乱挣扎,就怕那人一怒下便拿刀砍了自己。

那人在拒霜和阿茹娜之间看了几个来回,捂着拒霜的口鼻,另一手将她拦腰环起,打算撤退走人。拒霜以余光望向熟睡中的阿茹娜,在被那黑衣人提起之时,赤脚便踹向阿茹娜的臀股间。

拒霜这一踹,动静不大,却将阿茹娜生生唤醒。

拒霜体轻,那名黑衣人拎着她跟拎着一只鸡崽无二。他迈步欲走,被身后的阿茹娜给扯住了腿。

阿茹娜趴在床沿,上身已完全滑落到地面,两手抱着那黑衣人的一条腿,不让他在上前一步。

那黑衣人挣了两下,完全甩不脱阿茹娜的桎梏,便从腰后抽出那把鎏金弯刀,对着阿茹娜的双手便砍了下去。

拒霜脑中“嗡”地便炸了开来,脑中景儿惨死的一幕与此刻的景象重叠,她下意识便对着黑衣人的手掌咬了下去。齿间生疼,漫入口中的血腥味熏得她几欲作呕。

不过这一咬,倒是让黑衣人吃了痛,对着阿茹娜挥下的刀刃也顿在了半空。黑衣人将拒霜往地上狠狠甩了下去,瘦弱的肩骨磕在地面,撞得她浸出了薄泪。

“坏人!不许欺负拒霜!”阿茹娜的喊叫震住了那名黑衣人,她心中也怕得要死。刚才若是那弯刀直直便劈了下来,她的两条手臂早已被砍。

“拒霜快跑!”

拒霜从地上爬起,便听得阿茹娜在她身后这么喊道。她心中咯噔一响,回头往后看了一眼,那黑衣人的注意已被阿茹娜引了过去,她现在该是回去救阿茹娜的,但黑衣人的目标很显然就是自己。拒霜不敢走近半分,便做了与那日一样的选择,不再去管阿茹娜的情况,爬起身便往门外直冲而去。

那黑衣人还想再追出去,被阿茹娜一把便扯住了腿。他口中“啧”了声,抬脚便将阿茹娜踹飞了出去。

只见阿茹娜在地上滚了几圈,便狠狠撞上了桌脚。

黑衣人也没空再与阿茹娜纠缠,提着弯刀堪堪追了出去。

阿茹娜躺在地上缓了片刻,忍着背后的钝痛坐起身来。那黑衣人腿劲太重,阿茹娜只觉得背后痛麻无比,她弓着背,忍了好一阵才将那阵痛缓了过来。

拒霜有危险。阿茹娜不顾还痛着的后背,也跟着追了出去。

屋外寂静一片,夜幕之下,阿茹娜看不清太远的景物,也无法辨别拒霜和那黑衣人往哪个方向而去。她拖住那黑衣人不过片刻的时间,拒霜应该并未跑得太远,她还留在这附近。

阿茹娜忽地想起堆在自家后方的那垛干草堆,便蹑手蹑脚地绕到屋后。

“拒霜……”阿茹娜往四下看了一圈,确认无人之后,朝那垛草堆唤道。

那草垛动了动,便见得拒霜从后面探出了头:“阿茹娜?”

“嘘!”阿茹娜作出噤声的动作,又警惕地朝两边看了看,才又道,“跟我来。”

拒霜乖乖跟上,却不知阿茹娜是想要如何。

两人在村中七绕八拐,最后到了朝鲁屋后的马厩之下。

“那个坏人找不到你一定还会回来。”阿茹娜道,“拒霜待在村子里太危险,你快骑着小石头去找巴图鲁,他会帮你的。”

阿茹娜正想起身将小石头牵出马厩,被拒霜拦下:“阿茹娜,我不想去……”拒霜想起单苍那张森冷的面具,心中便一阵发怵。

阿茹娜只以为拒霜是害怕独自骑马离开,便安慰道:“没关系,小石头现在驼地动人了。”

拒霜还想再说,阿茹娜便似见了鬼一般,盯着拒霜身后片刻,随即便动作极快地将她推上了马背。阿茹娜抬手拍向小石头,那马儿嘶鸣一声,便载着拒霜往远处跑去。

拒霜回头再望,才看到距阿茹娜不远处的那个黑衣人。她心中大惊,紧紧攥着缰绳,只顾不停地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