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第十三章 谜团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2796 2017-04-15 18:48:54

  拒霜昨夜休息的房间是在玉河药铺内,房间外便是临街而建的店铺,靠在墙边的是几列整齐的药柜,木屉上标着药草的名称。

药铺中空无一人,拒霜穿过铺子,那外面早已日头高悬。奇怪的是,连街道之上都未见有一人。空空荡荡地,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这里怎么连一个人都没有。”拒霜左右而眺,朝塔拉问道。

“首领说你的病需要静养,在此期间,除了获得他允许的人可以进出之外,其余人不能靠近这条街。”塔拉头也不回。

街两边的屋子皆是大门敞开,拒霜在经过一间商铺时朝内看去,屋子里同样没有一人,那屋中似是才被洗劫过,里面的摆设倒了一地。

拒霜又看了眼走在前的塔拉,欲言又止。

塔拉领着拒霜在街上绕了几圈,在一处院墙外停了下来。

那院子外设了一道木制的大门,上边挂了把锁,院墙则是以竹笆编成,足有一人多高。若是普通人,是无法翻墙而过的。大门两侧守了两名珞巴人,手持长矛,看上去凶神恶煞。

那两名珞巴人见是塔拉,抬手招呼道:“塔拉,你怎么又过来了。”

“你把首领的女人也给带来了?”另一名发现了跟在塔拉身后的拒霜,不免多打量了她两眼。

“别管闲事,看好你们的门就是了。”塔拉敲了敲门上的锁,道,“开门。”

其中一名珞巴人道:“要是咱们随便开门,里面的那些女人跑了怎么办?”

“废什么话,赶紧开门。”塔拉愠怒,“那些女人要是能从我眼前逃走,我塔拉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那两人拗不过塔拉,便依言开了锁。

塔拉伸手往门上一推,那大门便“吱呀”一声打了开来。

拒霜跟着塔拉便走进了院中,身后的大门又缓缓关上。大门合上的声音在这院中尤为明显,吓得拒霜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院中有两间竹屋,那屋子互相挨连在一起,其中似乎是相通的。屋上有两道门,一左一右,那门边分别守了一人,其中一人便是哈森。

“塔拉。”见到塔拉,哈森眼前一亮,整个人顿时精神起来。

“那些女人还算安分吧?”塔拉问。

“一开始她们还瞎吵呢,现在大概是没力气再闹了。”哈森道。

“你们什么意思?什么女人?”拒霜渐渐听明白了两人的对话,忙问道。

哈森愣了半刻,看拒霜毫不知情的样子,装傻道:“越姑娘,你咋也来了?”

塔拉冷哼一声,道:“是我带来的,看她什么都不知情,觉得可怜而已。”

“首领不知道吧?”哈森问。

“他不在,我是偷偷把这外族女人带来的。”塔拉支吾着,又抬了抬下巴,装作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道,“反正她迟早是会知道的,与其所有人都瞒着她,还不如让她自己看清楚。”

“塔拉,首领要是知道你就死定了……”哈森还想再说,被塔拉打断。

“到时候我自己会去领罚。”塔拉伸手,“把钥匙给我。”

哈森与塔拉对视半晌,将一枚钥匙递了过去。

“塔拉,你在做什么?”

院门外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塔拉回头,便看见单苍立在门边。那院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她与哈森说话的时候,竟然毫无察觉。

塔拉手中的钥匙应声落地,她后背冷汗涔涔,撞上单苍投过来的视线,顿时说不出一句话来。

“首……首领。”哈森咽了口唾沫,低下头恭敬道。他偷眼瞥向站在一侧的塔拉,她的脸色也变得不大好。

“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单苍并不理会哈森,他走至塔拉面前,将视线移到了拒霜身上。拒霜的脸色好了许多,也不像在病中时那样苍白了,她的唇上多了些血色,看上去似有了灵魂一般。

“你的病才刚好,怎么跑出来了?”单苍那灰色的瞳仁一看向拒霜,便让她支吾着不知该如何回话。

“我已经没有大碍了。”拒霜避开单苍的视线,轻声道。

“我送你回去。”单苍似是未听到一般,对拒霜道,“这里的事你不用知道,回去罢。”

又是这样,不管是什么事,所有人都要瞒着她。拒霜缴着衣角,紧紧抿着嘴,在单苍转身之际,将声音提高了几分:“这里究竟关了什么人?你们做的事,为什么要藏着不说?是怕我知道透露出去吗?”

“不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卷入这场纷争。”单苍将手掌覆上拒霜发顶,他的手掌宽厚,抚上拒霜头顶,带了些许重量。

拒霜被那手掌压地低了些头,奇怪的是,她的躁意和满腔的委屈在被那手掌触到的一瞬,便都散尽了一般。

“可我早已被卷入进来,抽不了身了。”拒霜只觉眼眶温热,她吸了吸鼻子,闷声道。

单苍沉默。拒霜并没有说错,早在他对那些大泓人下了杀手,将拒霜掳到自己身边时,她便被牵连了进来。

“等你养好身体,我就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单苍哑声道,“回去吧。”

拒霜朝身后瞥了一眼,竹屋上的门紧紧地关着。

“单首领说话可算话?”拒霜仰起脸去看单苍,眸光怯怯。

单苍略一点头,看向拒霜的眼中似乎带了些笑意,隐在面具之后,让人看不真切。

拒霜正想跟单苍离开,那竹屋内“砰”地传来一声巨响,那声响动来得太过突然,将在场的几人都慑在了原地。

“珞巴人!放我们出去!”只听得门内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喊叫,拒霜畏怯地往后退去,却一不留神撞上了单苍。她脚下不稳,差点便摔在地上,被单苍一手扶住。

“真是糟心。”塔拉抬手便抚上前额,对单苍道,“首领,一直把她们关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还是尽快把这些人处理了吧?”

单苍下意识便往拒霜看了一眼,道:“不行,为防万一,只能先把这些人先关在这里,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单苍并没有明说,许是当着拒霜的面有些在意。拒霜尚不知晓两人要如何处置里面的那些人,但她心中泛起的不安却告诉她,单苍并不打算放过那些人。

“回去吧。”单苍朝拒霜道。

离开之前,拒霜往院中望了眼。竹屋内砸门声还在继续,一下又一下,其中还夹带着女人尖声的喊叫。

竹屋内仍在砸门,丽玛坐在屋子的角落,低垂着头,两侧的长发遮住了脸。她一动不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有一名妇人贴在门后,不断地用拳砸打着木门。那手因为敲得太过用力,被门磨起了一层皮,手上浸出丝丝血水。她似乎不觉得痛,仍旧一遍一遍地砸着。

除了那一人,屋内其余的妇人都安静地缩在昏暗之中。她们也不是未试过像那女人一样,吵嚷哭号地控诉,只是屋外的人却对她们丝毫不加理睬。况且丽玛出去过几回,她回来时,便告诉那些人,待她将一名女子的病医好,单苍便同意放她们自由。

已经整整一日都未吃过饭的众人,似乎已经被那些珞巴人丢在了这间狭小拥挤的竹屋之中。

丽玛抬起脸,看着竹屋墙面上的那个小洞。那洞只有两指那么大,却刚好将屋外的日光给带了进来。她扫过屋内每个人的脸,她们皆是一副恹恹的神色,没有人有多余的心思再去注意这缕细小的日光。

门后的那女人砸得累了,呜咽着滑坐在地。她的手上淌着血珠,口中不断地重复着一个名字:“乌达……乌达……”

丽玛站起身,穿过众人蹲在了那妇人身侧。她抓起妇人的手,借着光细看。那伤口不深,只是刮破了皮。丽玛从药铺回来时,并未带上多余的药品。她攥着裙摆撕下一条布带,一圈圈绕上妇人受伤的手掌。

“淑婶,我们很快便会出去的。”丽玛安慰地拍着妇人的后背,道,“不管如何,现在我们也该好好保全自己,不能让您的儿子和我们的亲人白白丧生。”

“丽玛没有说错,只有出去了,我们才可能向那些蛮人复仇。”另一人出声。

丽玛警惕地朝门外瞥去,以手势压下屋内的谈话声,轻声道:“门外有珞巴人,还是先不要说太多,等那些蛮人的首领同意放我们出去后,再见机行事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