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第十六章 命令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3166 2017-04-18 19:29:38

  见门被打开,那名被叫做淑婶的妇人便率先站了起来。她倚在门边,双目凹陷,眼中爬满了血丝。身上所着的布衣也被蹭地满是灰尘,本就枯瘦的她在此时看来更显颓然。

来人便是那些害了她儿子的珞巴族人,在人群最前头的是一虎背熊腰的莽汉。

那人便是特木尔,他堵在门边,一掌拍在木门之上,瞪着两眼在屋内扫视了一圈。见屋中的那些人都垂掩着头,或是往里缩了一缩,没有一个人敢出声,便不耐地挤入了门内。

还挨在门边的淑婶被魁梧的特木尔一撞,一个不稳,后退两步便跌坐到了地上。那动静不小,丽玛听闻响动一下便将头抬了起来。

“臭娘们,别给俺挡着路!”特木尔朝淑婶啐了一口,恶声恶气地道。

丽玛见这情形,实在气极,便倏地站起了身。屋中人都是缩坐在地上的,丽玛这一动,便引得特木尔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特木尔拿眼在丽玛身上扫了一遍,又盯着她的脸看了片刻,才认出这是前两日他找的那名医女。同其他人一样,丽玛有好几日都未整理过自己的装束,衣衫又皱又脏,原本束在肩背后的长发此时也是躁乱不已。与其余人比起来,丽玛的相貌也算较为出挑的,即便现下一副脏兮兮的样子,仍难掩她原本清丽的容貌。

“你,现在出来。”特木尔将手往丽玛身上一指,又在屋中的其他人之中挑了几名长相尚可的女子,便转身出了竹屋。

丽玛摸不透这些珞巴人究竟要做什么,若果是单苍突然大发善心要将她们给放出去,又为何只挑了几人带走。

在竹屋外等候的几名珞巴人接了特木尔的命令,便进了来,拽着丽玛的臂膀便往外拖。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丽玛甩着手便想挣脱那珞巴人的桎梏,只不过她挣扎的气力实在太小,又怎么比得过本就健硕的珞巴人。“放开!我自己会走!”丽玛被拖着便往屋外走,她一手掰着那珞巴人抓在自己臂上的那只手,那手却似铁锁一般,怎么掰都掰不开分毫。

那些珞巴人似是押着囚犯一般,将丽玛及其余几名女子带了出去。

“塔拉妹子。”特木尔指了指身后的竹屋,朝一旁的塔拉道,“剩下的那些人你就随便分给兄弟们,让那些小子也尝尝鲜。”

塔拉自然知道特木尔是什么意思,珞巴族之中多为男子,在那场争战之中活下来的女人已是寥寥无几,而塔拉便是其中之一。珞巴族的女子大多悍戾,经历过战役的便更是如此。像特木尔那些人,已是数年都未曾尝过女人的滋味。如今这玉河镇被屠,留下的又是些手无寸铁的妇人,再之,特木尔又得到了单苍的准许,他同其余汉子一样,早便已按耐不住。

“德行。”塔拉极是嫌弃地瞪了一眼特木尔,虽是看不上他那副憨贪的嘴脸,却仍是依着他的话去做了。

“这儿就辛苦你了,妹子。”特木尔陪着笑,朝塔拉的背影道。

“快滚吧。”塔拉头也不回。

特木尔这才收回了视线,眼神在丽玛与其余几名女子之间来回转了几圈,大手一挥,道:“带走。”

丽玛被身后之人擒着双手,她奋力一挣,瞪着眼朝特木尔直视而去。

那特木尔也注意到了丽玛的视线,冷笑一声,同样瞪了回去:“看什么?!不服是不是?”

“呸!”丽玛朝特木尔吐了口唾沫,扭着被擒住的双手欲要挣脱,“你们这些蛮人到底要干什么!单苍明明答应过我,会放了玉河的镇民,他言而无信,根本不配为人!”

丽玛的言语激怒了特木尔,他扬手便将巴掌呼到了丽玛的脸上。那劈头而来的手掌将丽玛的脸都打偏到了一侧,她毫无防备地便挨了这一掌,只觉得耳中“嘤嘤”直响,除了尖锐的鸣响,她便再听不到周遭的任何声音。

“臭娘们,非要被打才老实。”特木尔朝那几名珞巴人摆手道,“赶紧带走。”

丽玛垂撇着头,还未从那一掌中回过神来,便被身后那珞巴人推搡着离开了竹屋。才未走几步,她便听得身后特木尔粗声粗气地道:“下次再敢对首领不敬,看俺怎么收拾你。”

只是特木尔的那话混着丽玛耳中的鸣响,落在她耳中,似是从远处飘来,怎么也听不清楚。

竹屋处起了不小的骚动,倒是让一直立在旁侧的哈森有些懵然。他是按着单苍的命令在竹屋守着这些俘虏的,现在那竹屋内已被带走了几人,看这情形,应是要将这些俘虏都给放了出来。

眼见着塔拉走近,哈森便挂了笑,憨傻地直看着她。

“阿参,你去看看那里面还有多少人,全都把她们给带出来吧。”塔拉越过哈森,连一个眼神都未给他,朝那名叫阿参的青年道,“看着点,可别让她们跑了。”

“哎,我知道。”阿参将头一点,提着矛便同其他人一起进了竹屋。

“塔拉,你不是在照看那个大泓郡主吗?”见塔拉不搭理自己,哈森便径自迎了上去。

一提起拒霜,塔拉便莫名气愤,她一生气,便又对着哈森发起了自己那无名之火:“别在我面前提到那个外族女人,只要不看到她,我到哪不是一样?”

哈森连连点头,一副“你说的都对”的神情:“首领打算要怎么处置这些女人?”哈森在竹屋也当了好几日的“门神”,单苍这一下令,那他便也不用再与那些俘虏困在一块,可以被调去做些别的差事了。

“还能怎么处理?”塔拉看一眼哈森,又想起特木尔那张数年都未碰过女人的猥琐嘴脸,心底一阵恶寒,语气怪异道,“赏给你们这些劳苦功高的人呗。”

“啊?”哈森显然未反应过来,愣着张脸,朝塔拉眨了两下眼。

“装什么傻。”塔拉“呿”了声,拿手拍了拍哈森的颊侧,道,“你已经不是十七八的小伙子了吧?女人的滋味你没尝过?”

哈森抿着嘴,那张脸被塔拉的手拍了两下,便迅速地涨红:“我……不是……那啥……”

塔拉收回了手,眼角余光瞥向竹屋内。那些女人陆续地都被押了出来,塔拉往一旁让了两步,随手便扯了一名女子出来。

“喏,这可是首领赏你的。”塔拉将那女子塞到哈森怀中,眼中有些微的嘲弄,“你要实在不懂,就去问问其他人是怎么做的。”

“我……我就算了吧?”哈森将怀中那怕得瑟瑟发抖的女子往外推了一把,摆着手,怂地往后退去。

塔拉连连摇头,道:“没吃过猪肉,你不会连猪跑都没见过吧?”

哈森似乎也看到了塔拉的嘲意,他吞了吞口水,虽仍是红着脸,神色却认真了不少:“我,我也是见过的。”

塔拉不再说话,又将那名女子推了过去。

屋外的动静似乎有些异常,拒霜朝窗外看去,便见数名珞巴人从街道的另一端结伴而来。直到那些男人走近,拒霜才看清,他们之中还带了几名女子。

那些女子被人拖拽着便往街边的屋铺中去,即使隔得远,拒霜仍能看到那些女子脸上的骇惧,还有那几名珞巴男子的吵嚷声。

拒霜将手扶在窗台之上,直到看着那几人走入商铺,心中才渐渐泛起不安。那些女子长得不似塔拉那般强悍,拒霜在珞巴族时,也并未见过她们,很显然,她们便是被关在竹屋内,原本是这玉河镇的镇民。

拒霜才向单苍提出过要求,请他放过那些无辜之人。但是为何现在,那些珞巴人要拖着那几名女子。

那几人是从竹屋的方向来的,拒霜退回到房间中央,定了定心神,便朝房门外去。

在这房门口站了一人,拒霜还未跨出门,便被他拦了下来。她定神看去,才发现守在门口的是满都拉图。

“你是……上回那个人?”拒霜见着满都拉图的脸,便想起面前这人是曾守过营帐的那名男子。

满都拉图对拒霜的讶异丝毫没有反应,他仅是漠然地瞥了一眼站在门边的拒霜,又如一座石雕一般拦在了门口。

拒霜静默半刻,终是按捺不住急切,朝满都拉图道,“不管是不是单首领安排你在这里看守,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出去,可以请你让开吗?”

满都拉图一动不动,似是完全未听见拒霜的请求。

不论拒霜再如何急切,那满都拉图连一眼都未再看她,只是守在门口,不让拒霜离开房间半步。

知道自己已是出不去,拒霜便退而求次,想要从满都拉图口中套出些什么。

“我只想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拒霜仍守在门边,不肯回到房中,她捏着袖口,对满都拉图道,“单首领是不是决定要将那些镇民给放了?”

听到这话,满都拉图才有了一点反应。不过他只是移了移眼瞳,视线在拒霜脸上顿了片刻,才挤出一句:“首领说过,玉河镇的事,你不要管。”

“可……”那些镇民实在无辜,拒霜无法坐视不理。“我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请告诉我……我不想同之前那样,什么都不了解,什么都不能做……”

拒霜放低了自己的姿态,言语越来越轻。她实在懊恼自己,便连哀求都无法换来他人的回应。

“就算你知道了又怎么样。”满都拉图冷冷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