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第十九章 玉河镇(八)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3034 2017-04-22 19:35:55

  眼前是一片灰雾沉沉的景象,似漂浮在云端,丽玛将眼睁开了一点,那眼看不真切东西,似被一薄纱蒙覆着。丽玛只觉得身上压了千斤般的重量,好似整个人在水中起起伏伏。

那脑中的意识还未恢复,丽玛只是无意地挪动了一下手臂,却从肩骨处传来钻入骨髓地痛。她蓦地便将双眼睁大,肩上的痛一直传入进脑中,将丽玛混沌的意识彻底唤醒。

“啊——!”丽玛回神之际,一声撕裂般的尖啸便从她的喉中破出。她回神之际,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身上的衣物已被凝结的血糊住,一睁眼,看到的便是满目的鲜红。看来不只是身上,便连她的脸上都满是血水。

在同屋角落的那男子被丽玛的尖叫声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他威胁似的朝丽玛低声道:“喊什么喊?还没被打够?”

丽玛借着屋外的光,才看清那男子对着她的那张狰狞的面容。她凝神回想,才忆起自己被拖来之前,是如何遭到珞巴人的暴打。

想到那原本同自己一起被押来的另几名女子都已被那些珞巴人活活打死,无边的恨意瞬时便将丽玛吞没。她不顾浑身的伤痛,伸着五指便抓向了那男子脸上。男子躲闪不及,被丽玛尖锐的指甲抓破了脸,留下几道长短不一的红痕。

“妈的!给我老实点!”那男子似乎也被丽玛那一抓给惹怒,他扬手便是一拳对着丽玛的脸砸了下去,疯了一般对着丽玛便是一阵狂风暴雨般地凌虐。

丽玛只觉心中绝望,恨意骤起,一抬首便朝那男子的右耳咬去。

只见得那男子的耳朵被咬下了大半,顿时鲜血淋漓。

“啊——!”这下换了那男子撕声惨叫,右耳处突然间传来的剧痛让他滚到了地上。他拿手一抹,便摸了一手的血。

趁男子滚落在地时,丽玛不顾浑身的疼痛,挣扎着便从桌上跳了下来。她口中还咬着男子的半只耳,腥甜的血气满溢在她口中。

丽玛双脚触地,腿间一阵痛软无力,她一个不稳,便跌在了地上。但现在不是顾及身体的时机,那男子还未从地上站起,只顾捂着自己的右耳痛呼。丽玛便吐掉了口中半只耳,碎耳混着血沫落了地。丽玛用那只未受伤的手撑着从地上挣扎而起,跌跌撞撞地便往门外跑去。

“你他妈还想跑?!”男子伸手一抓,便攥住了丽玛的头发将她拉了回来。

丽玛又是一声惨叫,那男子扯着她的头发便将她甩回了屋内。丽玛似是一件破物,狠狠撞上了桌沿,又跌滚在地。

那男子口中大骂着,骑到了丽玛身上,接着往她的鼻梁上又是一拳。被丽玛一咬,男子早已没了刚才那样的兴致。他殴打着丽玛,只是为了发泄。

丽玛被那一拳打得眼冒白星,半晌才缓过来。她歪着头,口中浊气不断。

男子见丽玛不再反抗,得意地凑近道:“你再跑啊!”

丽玛眼中杀意崩现,张口露出利齿便往男子喉间撕咬过去。现在的她,利爪被断,只剩这副锐齿,作最后的反击。

男子仰天痛呼,捂着颈间滚躺在了地上,再爬不起来。

丽玛扶着桌腿,几乎将胃中的酸液都给吐了出来,却还消不尽喉中那铁锈般的臭味。

那男子已经没法再动,丽玛颤着腿,勉强站了起来。她拖着两腿,极是狼狈地朝外挪去。

才一走出门,丽玛便迎面撞上了两个珞巴人。那两人是听到这屋中异常的动静才赶过来的,他们才一到这儿,便发现了想要逃跑的丽玛。

丽玛浑身痛苦难忍,好不容易才从那屋子逃了出来,却又碰上了两个男人。她已经再没气力去正面反抗,将步子一转,便逃进了屋内。

屋中陈设简单,丽玛看了一圈,都未找到可以防身的器具。她退到墙角,无意间便踢倒了一只瓦瓮。

那两个男人也追着丽玛到了门口,一眼便看到了倒地的男子,忙上前查看。

“蒙布!怎么会这样?”其中一名男子将那人扶起,问道。

蒙布抬手便往丽玛指去:“别让那娘们给跑了……”

另一人见状,便朝丽玛逼了过去。

丽玛还想往后退,脚步一动,便撞上了背后那堵墙。眼见着那男子大步便往自己扑了过来,丽玛弯下身便拎起脚边的瓦瓮,往前掷了出去。

那瓦瓮中装了东西,原本就有些分量,现下更重。丽玛单手将那瓦瓮甩出去时,手中一滑,那瓮便脱手飞了出去,砸中了男子的脑袋。

只见得瓦瓮碰着男子的脑门时便碎裂了开来,里面装着的咸菜合着泔水淋了他满头满身,也溅了不少到丽玛的身上。

男子登时便往后栽去,躺在地上便不动了。

没想到丽玛会这般难对付,另一人放下蒙布,叫嚣着从身后抽出了一柄宽刀便朝丽玛砍了过去。

丽玛将膝弯一曲,跪在了地上,才勉强躲过那一刀。她已然激怒了那名珞巴人,想必自己会很快便死在这里。丽玛忍着肩骨处的剧痛,两手扒在地上,欲从那珞巴人的脚边逃脱。

那人低头,抬脚便踹向丽玛的胸腹,将她踹飞了出去。

丽玛横飞着撞上了门,眼前一黑,吐出一大口血来,便缩着没有了动静。

那珞巴人走近已晕厥的丽玛,口中低骂一句:“妈的。”举了刀,便朝丽玛的腹处捅了下去。

“啪”地一声,一珞巴人撞开门闯了进来。

“首领,不好了……”那人扶在门边,喘了几口粗气,道,“咱们的兄弟……不知道被谁给杀了……”

单苍正同拒霜对峙着,一听这话,便转过身对着那人道:“怎么回事?”

“蒙布,老撒他们的尸体就在那屋子里躺着!”那人答。

守在房外的满都拉图与那刚来的珞巴人离得近,听了这话也不免侧过头留意了一眼。

“带我过去。”单苍并未多言,率先出了屋子。

眼见着单苍出了房间,拒霜突然道:“等等,单首领。”

单苍停下,朝拒霜看了过去。

“我……我也去。”拒霜向前两步,便想跟上。

满都拉图将手一拦,看了单苍一眼,静候他的命令。

单苍略一沉吟,朝拒霜道:“过来。”

满都拉图闻言,便将手放了下来,看来之后他便也不用在这药铺看守了。

拒霜才出了那门,身后便被一人给拉住。她往后一看,见是单苍带回来的那女子,便朝她道:“你同我一起罢。”

那女子猛点了几下头,便小心地跟在了拒霜身后。

几人穿过了几条街,便到了那人所说之地。

单苍最先进了屋子,在里面环视了一圈。这屋子是一家临街的铺子,不过里面的东西差不多都被珞巴人给搬抢一空,剩下的不过是桌椅之类的物件。

铺子中空空荡荡,那中间有三个人的尸体横在地上,惨状不一。

拒霜越过单苍,瞥见了其中一人血呼啦差的脑袋,捂嘴忍着恶心往后退去。她未注意脚下的石阶,后仰着便要倒下去,被身后那女子给扶了住。

“多谢。”拒霜轻声道谢,换来那女子涩涩一笑。

那三具尸体皆倒在异处,想来是行凶之人匆忙中做下的。单苍在蒙布身旁蹲下,那蒙布衣衫不整,身下那物还暴露在外,右耳失了一半,血糊了满脸,但致命伤却在胸口那处刀伤。

单苍将蒙布的尸体翻了过去,伸手往他后背一探,便摸到了那贯穿胸背的刀伤。他又看了其余两具尸体,其一的致命伤是在额顶,另一人则是在喉间。

这三人在珞巴族中虽未练过武,但珞巴人生来高大勇武,比气力也不输常人。能将三名大汉放倒,那人也定不是简单之辈。

单苍在那三具尸体边查看了一番,脚下一顿,便立在了门边。

撒里格的尸体便是倒在门后几寸之处,在那门侧,留有一小滩血迹。距撒里格有一段距离,这血不知是谁的。

单苍的视线在那血迹上停留一会,便顺着门扇看去。那木门上亦留下了点痕迹,单苍将手抚上木门,门上留下的似乎是被撞击造成的破损。

再看屋中,地上满是瓦瓮的碎片,还有满地的咸菜。看来这屋中是经历了一番打斗,且与珞巴族三人交手的是名女子。

“吉鲁,去把特木尔找来。”单苍头也不抬,对还立在门口的吉鲁道,“封了玉河镇所有的出口,看住那些女人,一个都不能让她们跑了。”

“我这就去。”吉鲁一点头便匆匆离开。

屋中的景象太过血腥,拒霜只看了一眼,便将头别到了一侧,不敢再去看。

单苍查看完毕,见拒霜仍站在门外,面上失了血色。他便大步走近,将手伸了过去,道:“走罢。”

拒霜见了那般凄惨的情形,腹中已有不适,屋外日头又烈,她早已站立不稳,却仍硬撑着等单苍出来。

单苍向拒霜伸了手,拒霜下意识便往他的眼看了过去,复又垂下头来,犹豫间便将自己的手放入了单苍掌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