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第二十二章 白族遗孤(二)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2962 2017-04-25 19:03:38

  “客官,您里边请!”店小二见又有客人,讪笑着上前。

门口的白衣女子朝里看了一圈,发现这大堂内都已坐满了人,好似连一个空位都没有了。

“店家,还有空位吗?”白衣女子将肩上背着的包袱往上提了一提,问。

“有有有,客官您跟我来。”小二屈着身,将白衣女子领了进来。刚才角落还有个点了壶白水的穷光蛋占着桌子不走,现在又来了个客人,自然是要把那穷光蛋赶开去。

白衣女子跟在小二身后,绕过那些坐满了食客的桌子,便到了那张空桌前。靳岚赫早已将桌子腾了出来,他现与薛老板一行人挤在一块,视线却似黏在那白衣女子身上一般,抠都抠不下来。

那女子着白色衣裙,青丝及腰,以一条红绳束起,英气十足。在她额上,束了条护额一般的绸带,将整个额头都遮了起来。

这桌子空着,那小二便不用浪费力气再赶人了。他将凳子摆好,讨好似的对白衣女子道:“客官,您坐这。”

那白衣女子似是注意到靳岚赫一直看着他,便也回望过去。虽不清楚靳岚赫为何这般盯着她瞧,但出于礼节,白衣女子便朝靳岚赫点了点头。她在桌边坐下,将包裹搁在一旁。

“客官要吃点什么?”那小二点头哈腰地问着,未等白衣女子答话,小二又道,“咱们店里有常客推荐的招牌菜,炭烧羊腿,马奶酥饼,甘草酿……”

“不必了。”白衣女子开口打断,“来一碗葱花面就好。”

小二还未说完,便将剩下的几个菜名给咽回了肚中。那脸上的笑僵硬了几分,快要挂不住似的,那小二却还勉强维持着笑意,道:“客官还要来点别的吗?”

“不用。”白衣女子回绝。

小二转身便走,边走还边撂下一句:“又是个穷光蛋……”

那句话声音不大,却恰好被白衣女子听见。她低垂着眉目,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自白衣女子进门起,莫伊格便也注意到了她。那白衣女子的身形与昨日她在石林遇到的那女侠极为相似,两人皆是一样,身上并未佩戴武器。莫伊格将竹筷往桌上一扔,道:“女侠?靳大哥你瞧,那个姐姐好像就是我说的女侠……”

莫伊格转头便朝靳岚赫道,一回过头,却未在自己身旁见到半个人影,倒是那索格朝她挑衅般地勾了勾嘴角。

那靳岚赫早已从座位上起身,黏到了白衣女子身侧。他拿指捻了捻额前的碎发,两眼眨都不眨,就这么看着白衣女子,道:“美人,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白衣女子面上莫名,答道:“没有吧?”

靳岚赫又换了个姿势,将上身往白衣女子处倾了几许,面色不改:“那为何我见到你,就好像我们上一世便相识一样?”

白衣女子看傻子一般在靳岚赫身上打量了一番,便明白了他的来意:“这位大哥,你搭讪的方式似乎有些老套啊?”

“方法不论新旧,管用就行。”靳岚赫道,“在下靳岚赫,不知美人名姓是何啊?”

“你的面。”白衣女子沉吟之时,那店小二便从两人中间插了进来,将碗往桌上一放,连瞧都不瞧那两人。

“伊玛。”白衣女子吐出两字,便不再搭理靳岚赫,拿起竹筷吃起面来。

靳岚赫默念着这两字,视线肆无忌惮地锁在伊玛脸上,道:“伊玛?这名字似乎与美人不搭啊。”

伊玛将筷子上的面“哧溜”地吃进嘴里,毫不避讳地与靳岚赫对视:“为何?”

靳岚赫两眼在伊玛眉眼间游移几个来回,道:“看美人的样貌,似乎不是戍国人,又怎么会叫这个姓名。”

戍国人长相粗犷,而伊玛眉目精细,一点都看不出有戍国人的样子。靳岚赫言下之意便是说,伊玛并非戍国人,却有着戍国人的名字,除非她这名字是假的。

对靳岚赫的怀疑,伊玛面色不变,答道:“我的养父母都是戍国人,有何问题吗?”

“美人都这么说了,自然是没有问题了。”靳岚赫嬉皮笑脸道。

那莫伊格见靳岚赫不再搭理自己,也不生气,她跟着坐到了伊玛那一桌,满面憧憬地双手拄着腮帮,眼中闪着光:“这位姐姐昨日是不是经过了罗哈石林?还打跑了一群马贼?”

伊玛放下竹筷,朝莫伊格看了眼,道:“你是?昨日那个商队里的人?”

“是啊是啊!”莫伊格连连点头,对伊玛还记得自己觉得欣悦不已。只不过伊玛只记得昨日确实有这么个商队被马贼所劫,却对商队里的人完全没有印象。

邻桌的薛老板也听见了这边的对话,他转过了身来,朗声便对伊玛道:“原来昨天救了商队的是这位女侠,我老薛就在这谢过女侠了!”

说罢,薛老板便端着酒一饮而尽。

伊玛被薛老板这突如其来地豪情谢意弄得有些不知所措,道:“你们不用一口一个女侠地叫我,唤我伊玛就好。”

那薛老板喝了太多酒,早已一副面赤微醺之色,他又往碗中倒满了酒,还想再敬伊玛,被莫伊格给按了下去。

“薛大哥,你又喝这么多,当心把伊玛姐姐给吓着了。”莫伊格很快便改口唤上了伊玛的名字,她转头便对伊玛一笑,复又道,“伊玛姐姐一看便是高手,可以教我几招吗?”

“家传秘技,不便外传。”伊玛拒绝。

莫伊格垂丧着将脸埋了下去,下一刻便听得一旁索格嗤笑之声。她倏地抬了头便朝索格丢了个白眼,道:“笑什么笑?”

“莫伊丫头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啊。”靳岚赫戏弄完伊玛,转而对莫伊格道。

“真的?”莫伊格一听这话,早便耐不住,已是跃跃欲试。况且还是靳岚赫提出的,若在教授时,两人之间有些触碰,那便再好不过了。莫伊格一想到靳岚赫耐心教导自己时的温柔模样,便捧着脸沉浸在臆想中无法自拔。

薛老板虽已微醉,两耳倒是灵光,他打断两人,道:“姑娘家学什么武,要真开始学,你舞地动剑吗?”

莫伊格不屑,道:“不就是舞剑吗?有靳大哥教我,自然很快就能学会的。”

薛老板将手按上莫伊格发顶,也不听她怎么说,对靳岚赫道:“靳少侠可别在意,这丫头就是一时兴起,真到要学,早便发懒跑了。”

“靳大哥教,我怎么会发懒!”莫伊格不满。

“看你整日就知道吃吃睡睡,满身肥膘就晓得,你就别浪费别人时间了。”索格又补了一句,说得莫伊格只顾生闷气,却找不出回嘴的话来。

听着几人说笑,伊玛缄默不言。直到话头停下,她才开口问:“各位对这一带可熟悉?”

“我和薛大哥来沙堡走了好几回商,算是熟的,伊玛姐姐若是想找好玩的地方,尽管来找我。”莫伊格抢着道。

“我只是想问昨日那些马贼。”伊玛道,“看昨日的情形,那些马贼似乎对石林的地形尤其熟悉,他们应该对过路商队出手不下数次,薛老板可有什么消息?”

“我们也是第一次碰到,之前从未有过。”薛老板答。

“那沙堡对那伙马贼也没有什么处理方法吗?”伊玛问。

“罗哈石林那条路早两年之前便很少有人用了,现在还往那里走的商队已少之又少,恐怕也就只有薛老板和乌老板两个商队经过。”几人敛言之际,靳岚赫突然开口,“那些马贼应是前不久才刚来的石林,因石林人迹罕至,所以才藏身在那里,劫些偶然经过的商队。只不过薛老板运气有些背,不幸遇到了马贼。”

几人视线皆落到了靳岚赫身上,莫伊格正奇怪他如何知道的这么多,那伊玛便问道:“你是本地人?”

反正胡诌没什么损失,还能赢得美人些许好感。靳岚赫便凭空编了些,说得好似真的一般:“我在这沙堡住了十多年,后来出去历练了数载,最近才回来的。对马贼的事也略有耳闻,不过这沙堡中少有人知而已。”

“原来靳大哥是本地人啊,你不说,还没人看得出来呢!”莫伊格道。

“是吗?”伊玛面露疑色,见靳岚赫如此笃定,便也打消了心中些许怀疑,将自己的目的道出,“我是偶然游历至此,听说附近有马贼出没,所以来此除恶。只不过……”

伊玛顿了片刻,继续道:“没拦住那些马贼,让他们给跑了。”

“美人是要找到马贼的据点,把他们尽数铲除?”靳岚赫道。

伊玛点头:“我在石林已找了两日,却一点线索都没有,也不知那些马贼藏在哪一处。”

靳岚赫嘴角一勾,连着那眼也弯了起来。他玩笑般地凑近伊玛道:“我对这一带很熟,不如我帮你一起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