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第二十一章 白族遗孤(一)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3106 2017-04-24 21:33:45

  客归酒肆是沙堡中唯一一座,也是最大的一座酒楼。往日里,这沙堡来往的商旅极多,运送着货物的商队到了沙堡,大多都会选择客归酒肆作为自己的落脚之处。

这酒肆除了供给酒菜,还提供住宿,所以不论白日还是夜里,商客皆是络绎不绝。

在酒肆的角落处,围坐了好几异国来的商旅。那是几名着粗布汗衫,敞着衣襟持杯高谈的别国人士。酒肆的大堂中,那些食客的谈论声或大或小,却都嘈杂无比,相比角落处的那几人,他们的言语之声便都被淹没在了其余的声音之下。

“老乌,这次我们能在沙堡碰到,也算咱哥俩有缘。”那稍显年长又生得粗犷的老板模样的人先端了满满一碗酒,往对面那人举了举,便仰着头,几口便将碗中的酒都饮进了肚中。

被称为老乌的那人见了,又不好推拒,便也给自己碗中倒满了酒,一口闷下。他咂着嘴,面上带笑道:“薛大哥,你是啥时候到沙堡的?”

“今早刚到的。”薛老板将碗重重一搁,“昨晚我那商队差点便被马贼所劫,不过还好,没损失什么东西,不然我这单可就白跑了。”

“有这回事?沙堡这条商路不一直都很安全吗?我一路来也没碰见什么,这哪来的马贼?”老乌道。

“我也奇怪,罗哈石林这条路,我也带商队走过不下十次,偏偏这次却碰到了劳什子的马贼。老乌,你说我这运气背不背?”薛老板说了两句,愈发觉得躁闷,便又倒了碗酒喝尽,才稍稍压下了那股躁意。

“薛大哥放宽心,你也说商队没什么损失,怎么能叫运气背呢?”老乌安慰道。

“也对。”薛老板点头,“说到马贼,昨日我刚碰到的那时,真要以为我这满车队的货就要折在那石林里了,不过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老乌问道。

“自然是有个女侠帮我们把那些马贼给打跑了呀!”薛老板正说得起劲,便被同桌的那名女子给抢过了话。

那薛老板不满的“啧”了一声,半带玩笑又半有不满地朝女子瞪了一眼:“莫伊格,你别插嘴。”

“呿,我偏要说。”莫伊格不满于薛老板,又接着道,“乌大叔,你知道那女侠是怎么一人就把那几十个马贼都给赶跑的吗?”

“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另一青年早便按耐不住想听下文。

“当时咱们商队才刚入石林,便从四面八方跑过来好多马贼,将咱们车队团团围住,车队的所有人都吓坏了。”莫伊格说得夸张,表情也作得很是生动,“我那时恨不得就钻到马车底下去,就怕那些马贼一看到我,就被我的美貌给迷住,那我岂不是不能跟着商队做买卖,要被马贼头子掳去当压寨夫人了?”

那青年满脸黑线,敲着碗打断:“你这姿色没把马贼头子给吓跑就不错了,还想去当马贼夫人?”

“我怎么了?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美貌,我跟你说。”莫伊格很是不服,撸着袖子便想干架。

老乌一把便将莫伊格给按了回去:“莫伊丫头,可别冲动,快讲讲后来怎么了?”

莫伊格朝那青年白了一眼,继续道:“后来?后来那些马贼见我们不乖乖交出货,举着刀就要来砍我们,结果被一名从天而降的女侠一阵痛扁,都落荒而逃啦!”

“这么简单?”那男青年嗤笑一声,道,“你这两句话可以说明白的事,非要浪费这么多口水。”

“老乌,管管你的人!”莫伊格往桌上一拍,朝青年怒瞪而去。

“行了行了。”薛老板看了半天,这才发话,“莫伊丫头,你也别和索格小子闹了,你不一早便嚷嚷着要来酒肆吃饭吗,赶紧吃着。”

“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青年又接了一句。

“你!”莫伊格夹了一大块红烧蹄膀便咬了一口,嘟着满嘴的油光朝青年龇牙咧嘴道,“当心我拿这只猪蹄抽你!”

“莫伊这丫头,被咱们商队的大伙惯得有些无礼,老乌你也别在意。”薛老板拿了酒坛便给老乌碗里倒满了酒,略带歉意道。

“哎,我才要说我这小徒弟不懂事,薛大哥你也别介意。”老乌道。

邻桌的一人侧目打量着身侧那桌人,他们几人的话一字不落地都被他听了清楚。半晌后,他才将脸转了回来,那双带着邪气的眉眼便从暗处现了出来。

靳岚赫两指摩挲着酒杯,杯盏中是清澈无色的甘冽酒水。他将酒杯举至唇边,装模作样地闻了闻,又抿了一小口,叹道:“这酒看着不错,吃起来怎么没味儿?”

似乎是为了确认一般,靳岚赫又往口中送了一杯白酒,摇着头道:“都说沙堡的甘草酿滋味鲜冽,好像味道也不过如此啊。”

“这位客官,您点的分明是白水。”一旁经过的店小二听了靳岚赫这话,特地停下了步子,俯下身恭敬地朝靳岚赫道,“客官要是想点甘草酿,小的这就给您上一壶?”

靳岚赫将酒杯中的白水饮下,将杯子放下:“不用了,本大爷就喜欢喝白水。”

“没钱就别装大爷啊,还非跑到店里占着位子不走,什么玩意儿?”那小二口中骂骂咧咧地便去招待其他人了,走时还不忘瞪一眼靳岚赫。

靳岚赫又拿着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拄着脑袋打了个呵欠。若不是因为身上没钱,点不起酒水,他也不至于坐在客归酒肆这半天,就为了听邻桌那几人扯皮。

不过刚才邻桌那些人似乎说到了什么女侠,只要是个姑娘,靳岚赫便起了兴趣,况且邻桌那小姑娘也长得不错,就是脑子有点问题。

靳岚赫一口便喝了白水,端着空了的酒杯便挤到邻桌那几人中间。

“几位大哥,你们说的马贼是个什么情况?”靳岚赫拨开索格,一屁股坐到了莫伊格的身侧,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莫伊格眼前一亮,差点便往靳岚赫身上扑过去。她转溜着眼珠,在靳岚赫身上看了个遍,才道:“咦?你也对马贼感兴趣?”

“实不相瞒,在下是一名游历剑客,以惩奸除恶为己任。刚才听到你们几位在谈论什么马贼女侠,便耐不住来问问。”靳岚赫往桌上扫了几眼,不客气地拿了酒壶便给自己倒了一杯,没脸没皮道,“几位不介意在下与你们拼一桌吧?”

“喂这酒是我们……”索格出声道。

“不介意不介意!薛大哥你说是不是?”莫伊格看到靳岚赫眼都直了,恨不得朝他多看几眼,若是现在有人赶他,莫伊格第一个便不同意。

薛老板对靳岚赫的举动丝毫不在意,爽朗笑道:“小兄弟随意就是。”

“那我就不客气了。”靳岚赫喝了酒,又夹菜吃了起来。他赶了几天的路,都没吃过一顿饱饭,连酒味都闻不到,现在有白食吃,自然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

“这位大侠……叫什么名字啊?”莫伊格一瞬不瞬盯着靳岚赫那豪放的吃相,道,“我叫莫伊格,最喜欢长得好看的男子了,尤其是剑客!”

“在下靳岚赫。”靳岚赫报上了自己的名号,他口中满是菜,话说得含糊不清,便索性灌了好几口酒,将菜都吞了下去,道,“姑娘长得也很是好看。”

“莫伊格,吃你的猪蹄吧!”索格不适时宜又打断了莫伊格,往她跟前那半个猪蹄看了眼,嘲笑道,“和猪蹄比你确实更胜一筹。”

莫伊格又想发作,被薛老板给按住:“靳少侠可别见怪,我姓薛,你便叫我薛老板就好。”

“老乌。”

“索格。”

待桌上几人都互报了姓名后,便又开始说起石林的马贼来。

“上一回,大概两月之前,我从那石林穿过,还未见到有什么马贼,不过那些马贼也不知是从哪来的,见到人就劫。”薛老板道。

“怎么沙堡也没什么消息,说石林有马贼出没?”老乌摇头。

“莫伊丫头,我可以这么叫你罢?”靳岚赫对那些马贼根本毫无兴趣,他只是想知道莫伊格口中的女侠,顺便再调戏调戏小姑娘。靳岚赫往莫伊格那边凑了凑,低声问道。

“当然当然。”莫伊格连点了几下头。

“你说的那个女侠,长得如何啊?”靳岚赫问。

“当时,我只顾着害怕了,也没怎么看清,就看到了一道白影从天而降,那些马贼就都捂着头跑了。”莫伊格耿直道。

“可惜了。”靳岚赫不免感叹,又问,“你怎么知道那白影是女侠的?”

“我没看到脸,不过背影倒是看得挺清楚的。”莫伊格道,“那女侠穿着白衣,好像什么兵器都没拿,就把马贼打跑了。”

莫伊格拿着支筷子,胡乱比划着,她话一落,那支筷子便指着门口不动了。靳岚赫顺着筷子往门口看去,便见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从门口走入。她在门边站了一站,往大堂内扫了一圈,便有一小二搓着手迎了上去。

熙熙攘攘的吵杂声似在瞬间便都静了下来,靳岚赫看着那抹白,将莫伊格挡在前的那支筷拨开,不可置信道:“白衣衬美人,如神亦如仙。本大爷没有眼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